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八百四十六章 沙场秋点兵(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四十六章 沙场秋点兵(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北庭,金满县。

    初秋时节,北庭草原上的风景极其的美丽,绿油油的草原如同厚厚的地毯,在风中如浪!

    一队骑兵从草原上奔驰而过,进入金满县。金满县郊,俱是良田,阡陌纵横。金色的稻穗在田野中起伏,快要到收割的季节了。沿途随处可见烽火堡,农民。快到收获季节了,胡骑骚扰日趋激烈。

    金满县城中一处大宅院被征为临时的总督府行营。齐总督便是在停留在这里。

    午后时分,他正在院落中的胡杨林徘徊,思考着北庭的局势。曾季高落后半步,和齐总督纵论。齐总督脸上带着笑容,北庭的局势非常不错。

    杨渭、胡炽两人落后几步,跟着。仆人们离的更远。

    少顷,一名长随按着信件进来,跪地道:“大帅,疏勒贾参议写来的信。”

    齐驰接过信件,翻了翻,递给曾季高,笑道:“子玉向吐火罗出兵了。呵,他这脾气啊!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一个人!”贾环在京中,有睚眦必报的名声。

    身后,胡炽心里轻轻的叹口气。根据新月卫的情报:因为北山下京观的事宜。沙陀人被拔野古孝德鼓动,参与抵抗周军的活动。当日,洗劫北庭汉人的有沙陀人。现在那里还有很多汉人奴隶。可见,有时候太强硬,不是好事。

    曾季高没点评贾环为人如何,沉默的看着信。那日贾环从疏勒回龟兹,他便没有去迎接。大丈夫,何须对同僚卑躬屈膝?看完信,微微蹙眉,道:“

    大帅,我当日建议,不给贾环攻打吐火罗的权限,没想到他还是去打吐火罗。若是胜了还好说。若是不胜。整个西域的战略都将受到影响。”

    若北庭之战因军粮不够而失败,将贾环杀了都不够弥补的!

    齐驰背着手,看着天空中的白云,很平静,微微一笑,道:“季高没看到他出兵的理由吗?一为筹粮,二为练兵,三为扬国威。”

    曾季高晒笑道:“那什么燧发枪排枪击毙战术,只怕是借口而已。”他并不看重。

    事实上,周军的战术,火器,只要用兵得当,不出现粮草被断,在特殊地形被围,友军叛变,内奸投敌等事,足以横扫草原诸部。试验新战术,他不是反对,他的思想还是很开明,但是,这几个月能出成果?

    于北庭之战,西域之战,毫无用处。明显的借口。原因,只怕还是因为他同学、使者被吊打,他在吐火罗诸国中颜面尽失。

    齐驰哈哈一笑,不再说这个话题,道:“诱敌之事,准备的如何?”

    曾季高自信的道:“大帅,没有问题。”

    水稻快要到收获季节,拔野古孝德和沙陀人的联军骚扰的越发频繁。显然,他们感受到周军增兵所带来的压力。要从周军的粮食上做文章。

    周军要做一个陷阱。

    …

    …

    金满县往北,是一片大漠,越过大漠,便是沙陀人放牧的草原。然而,随着周军增兵至十万人,只隔着骑兵四五天距离的沙漠显然不够安全。

    拔野古孝德和沙陀人联军的大营而在准噶尔盆地的东断,乌伦古河旁。这里已经是葛逻禄人的地盘。其实,拔野古孝德的联军之中,就有数千“讨生活”的葛逻禄骑兵。

    蜿蜒的河水,在初秋的上午,特别的清凉,干净。

    一顶顶的帐篷在草原上散开,牛羊成群。

    拔野古孝德,牵着他的妻子乌尼日的手,在河边散步,侍女和随从们远远的跟着。

    拔野古孝德穿着蓝色的棉布长衫,左衽胡服,带着圆帽。时年十六岁。身躯高大,充满着阳刚、英武之气,五官如若岩石般冷峻。很英俊的美少年。

    带着如同岩石般冰冷的气质。微微蓄着胡须,更添他几分男子的魅力和成熟。一表人才。不熟悉他的人,很难将他和残忍、嗜杀的屠城刽子手联系起来!

    他往日冷漠的双眼中,此时带着柔情,握着乌尼日的手,道:“王妃,我委托你全权代表我出使碎叶。你可以作出你认为的任何可以的决定,我只要你带来突骑施奉德可汗的援军。”

    乌尼日被成为王妃,并非因为拔野古孝德已经成为拔野古部的台吉。而是,他习惯于称呼这位漠北草原知名的美人,他从拔野古土门那里抢来的女人。

    以拔野古孝德的心性,他是不可能对任何女人和颜悦色的!但是,乌尼日显然是一个另外。这并非因为她是拔野古孝德妻子,而是她的作用。

    自打去年冬进入北庭之来,同罗两万骑兵随大将婆实返回漠北。拔野古孝德在剩余三万残军中的势力便摇摇欲坠。他手里只有五千人马。

    但是,他倚重伏重,分化拉拢,将其余所有反对他的拔野古、回纥、薛延三族的部落首领十几人给杀光,兼并其部众,得兵一万八千人。成为三万残军名副其实的首领。

    而安抚那些奴隶,部落里牧民的工作,全部是乌尼日做的。她将拔野古孝德的部落打理的井井有条!提供了大量的牛羊、马奶、乳酪等物资。还有兵源。

    否则,紧靠他和沙陀人共计约6万人的联军,怎么可能在周军的打击下支撑得下来?

    乌尼日穿着美丽的蓝红相间的长裙,头戴金饰,身姿高挑,苗条。有着微长的脸型,柔润的美眸,挺秀的琼鼻。肌肤雪白。二十三岁的少妇在权力的滋润下,越发的雍容。乳挺臀圆。

    乌尼日清秀的容颜上露出妩媚的笑容,道:“将军,我会带来援军的!”

    临近中午,乌尼日带着数百人和礼物,从乌伦古河旁出发,准备绕过准噶尔盆地,沿着草原,前往弓月城{今伊宁市},整个富饶的伊犁河谷都是突骑施人的地盘。再到碎叶。

    骑在马上,乌尼日回头看着拔野古孝德温柔、充满希望的笑容,嘴角略过一抹释然的笑容。她自由了。

    …

    …

    漠北。拔野古部的王庭。

    秋天的草原上,雄鹰翱翔,牛羊吃草。一对璧人骑着骏马,在王庭南面的草原上尽情的奔驰。秋高气爽啊!

    大批的侍卫,远远的跟着。

    男子白皙玉面,剑眉星目。一头青色的长发,扎在红头巾,背着长剑。卓尔不凡。其俊朗的容貌、阳光的气质,在他温和的笑容下,展露出来,足以令任何草原上的少女心醉。

    正是月氏国内的贵族,大将军苏檀的儿子,跋忽勒!时年二十五岁。

    女子十八岁的年纪,骑在马上,一身白衣。没有女骑士的英姿飒爽,反倒有些娇媚可爱。她面莹如玉,双眸澄澈似水。娇美无匹,容色绝丽!

    正是拔野古部伊林可汗的爱女,宛国公主。她现在还没有出嫁。

    宛国公主在马上回眸一笑,如娇花初绽、婉丽非凡,令人不可逼视,清声道:“跋忽勒,你要回吐火罗的月氏国了吗?那和漠北隔着万里之遥啊!你我此生还有再见之时吗?”

    跋忽勒温和、阳光的笑着,“殿下,当然有。当春天到来时,我会从阿缓城出发,翻过葱岭,顺着天山,抵达漠北草原来找你。那时应该在秋天。就像现在这样!”

    甜言蜜语。

    宛国公主用手背掩嘴轻笑,美眸落在跋忽勒身上。有一种异样的神采。

    跋忽勒心中得意。

    贾环派他到北庭来夺取宛国公主的芳心,令其忘掉拔野古孝德。他这应该是算成功了吧?

    确实到了该分别的时候了。拔野古前往北庭的八万联军,只怕快要抵达金山以北了。

    贾环如此辱他,将他投到银矿里挖矿,他岂会善罢甘休?贾环嘴里说欢迎漠北联军再入北庭,只怕还是怕吧?他和宛国公主,都是持相同的意见,出兵!

    拔野古部需要北庭的草原,土地为拔野古部提供兵源,人口,牛羊!

    这算是他给贾环的一个惊喜吧!嘿!

    …

    …

    以天下为图:北庭军,疏勒军,吐火罗,粟特联军,乌兹别克人、突骑施人的奉德可汗,拔野古孝德,漠北,这么多方散落在西域的图册上。

    同属一方,或者联盟,或者对持。在秋风吹过天山南北时,沙场秋点兵!

    战争就要爆发了!

    试看今日之域中,是谁家之天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