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八百四十五章 沙场秋点兵(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四十五章 沙场秋点兵(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六月十七日,来自吐火罗易俊杰的书信,抵达疏勒。带来了吐火罗地区的最新消息。

    疏勒的筹措粮食战略受挫。

    十七日晚,与众下属会商后,疏勒节度使贾环令大军出葱岭,攻伐吐火罗诸国。兴大军以讨不臣!用周军的刀剑、火器,来为周军赢得粮食、尊严!

    因为,道理只在大炮的射程内。

    正处在狂飙突进时刻的疏勒,立即就动员起来。粮食、火药、棉服在点数,装运。骆驼、马匹、牛羊在准备。官府对外发布了雇佣民夫运送的命令,每日工钱1银元。兵营里的新兵们在严苛的训练后,得到出征的命令。

    战争来临了!

    三日后,六月二十日上午。晴。秋高气爽,蓝天白云。

    疏勒城南的兵营中,鼓声隆隆。校场上,一队又一队的士兵们列阵,然后直接从点将台前,踩着整齐的步伐,在雄壮的军乐声走过,步出军营,开赴前线。

    校场北面的点将台上,贾环正给即将出征的沈迁、杨纪、黄观等将校送行。

    贾环穿着石青色的文士衫,腰悬玉佩,身姿挺拔,气度沉静。他举着酒碗敬诸将,道:“孙子兵法有言: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然而,有些仗,不得不打!本官在此祝诸位将军旗开得胜!在吐火罗,打出我大周的威风。”

    沈迁时年二十一岁,一身白袍,星目俊脸,腰悬将军剑,身姿修长,英姿勃勃,朗声道:“定不负使君所望。”带着诸将饮酒,从点将台上下来,早有侍从牵着良马过来,沈迁翻身上马,沉声道:“出发!”

    一众将军各自上马,融到队伍中,跟着三万大军出了军营、城池、山口。

    上将拥旄西出征,平明吹笛大军行!

    贾环在校场上,目送着众将、大军远去,心中沉静。

    他知道,营外的大道,城中的大街,城外的官道,两旁都是送行士卒们的爹娘、妻子、儿女。这些才脱下旧时衣,穿上战时袍的士兵们,有几人可以回来?

    然而,他驻疏勒,要对北庭之战的粮食负责!

    …

    …

    沈迁率三万大军从乌云山口走著名的瓦罕古道,抵达乌浒河畔的护密国。

    在于阗镇的庞泽,则率领着新招募的两万士兵,出葱岭守捉,越连云堡,再沿瓦罕河岸,抵达护密国。

    两支军队,将在护密国的都城塞伽审城汇合。

    六月二十八日,庞泽带着前军抵达连云堡。看着这座坐落在山峰、谷地间险峻的城堡,绵延的兴都库什山脉阻隔着视线,放眼看去,全是山峰,白雪皑皑。

    庞泽对着随从们感叹道:“真是险地啊!难怪唐和吐蕃之争,这里是战略要地。”

    他早因沈迁在西域立功,而放弃了心中的执念,不想再回京城参加科举。而是想做一番事业。此次子玉派他募兵两万,跟着周军名将沈迁攻入吐火罗,这令他感到大展拳脚的机会即将来临。

    以生员身份,在军中官授疏勒军判官。

    几名随从们笑道:“庞大人学识渊博,纵古论今。”乌斯藏地区是周朝的都司,有驻藏大臣代表中央朝廷参与管理。连云堡地势险要,但其实并无大的军事价值。

    原小勃律、大勃律都是大周的牧民所居住的地方。

    庞泽笑一笑,打马前行,马蹄踏在谷道上,兴致勃勃的吟诵道:“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

    …

    …

    贾环派出五万大军征讨吐火罗时,他派出的信使已经去往北庭。他虽然拿到疏勒,碎叶,河中的权限,但并不包括对吐火罗的开战权限。他需要向齐总督禀报。

    战时情况特殊,先斩后奏齐总督并不会为此而对贾环心生间隙。北庭之战的胜利,是首要的。

    纵观西域全图,贾环所在的疏勒,始终是处在侧面战场上。主战场一直都在北庭。

    但是…,这只是对周朝而言。

    实际上,在大周雍治十九年秋初,贾环所知道的两大帝国都处在战争的阴云中。

    在印度的莫卧儿帝国实际上正处在王朝的末年,他们在与马特拉人的作战中,连连败北。一度连首都德里,都处在马特拉人的兵锋威胁中。只剩下富庶的旁遮普、信德等地在支持着。

    这一情况,正在被从阿缓城南下的易俊杰一行所打听到…

    …

    …

    波斯帝国在河中的情况,略微复杂些…

    疏勒城。

    贾环再送走沈迁之后,再次令张四水招募、编练新军。同时加紧向龟兹索要燧发枪。工匠门格外完成的燧发枪,都会有奖励。这是他和齐总督的协议。

    傍晚时分,一场秋雨落在城中,城中疏勒府衙外的一间酒楼中,贾环和前来行商的郭家商队首领郭维等人吃着酒。身边有两三名郭氏子弟陪同着。

    细雨浸润着疏勒城中的屋舍,在酒楼的二楼看去,成片成片的黑瓦屋角。鳞次栉比。

    酒楼的二楼早就被清空。贾环在临窗的酒桌边,看着雨色,微微沉吟,叮嘱道:“有劳郭老丈在撒马尔罕帮我打听一下石大家的消息。可以的话,尽早派人来疏勒给我回复。”

    郭维身边的一名青年欲言又止。

    郭维看了他一眼,制止了他,笑着道:“贾使君言重。小老儿一定竭尽全力,将石大家的消息带回来。”

    他们此行的目标其实是丝路北线的恒罗斯,而非河中的第一大城撒马尔罕。因为,从敦煌、于阗的南线过来,沿途的商人都告诉他们河中正面临着乌兹别克人的战争。

    他们的货物,只能往恒罗斯去卖。

    但是,贾环有要求,他当然愿意去撒马尔罕一趟。郭家的生意不是最重要的,帮贾环做事才是最重要的。因为,贾环一定会弥补郭家的损失。

    据沿途的商人所言,河中这场战争的起因正是因为石大家。波斯帝国的皇帝阿巴斯大帝时年四十一岁,年富力强,喜好美人、丝绸、艺术。

    而在河中声名鹊起的石大家,正入了波斯帝国河中总督卡利米的眼,准备将她献给皇帝。

    然而,石大家似乎有所察觉,并没有去撒马尔罕表演,而是从石国的都城拓析城转道去了恒罗斯。丝路北线,这一段正处在乌兹别克人钦古可汗的控制之下。

    波斯帝国的河中总督卡利米联合粟特军三万人,袭占了恒罗斯城,将石大家带回撒马尔罕。但,这引起了钦古可汗的愤怒,率五万大军顺着锡尔河而来,收复恒罗斯城后,兵压河中。

    据闻,钦古可汗对石大家的美貌亦非常感兴趣。

    贾环点点头,举起酒杯,和郭维喝了一杯酒,道:“有劳了。”商人的消息,他自是全部都知道。易俊杰送来的最新消息,乌兹别克人正和粟特人的军队在河中水陆交通要地俱战提对持。

    要说石玉华是红颜祸水,有海伦、埃及艳后之姿,引发两国战事,这其实多半是牵扯在她身上的。

    以贾环看来,多半还是丝路的原因。涉及到两国的经济利益,所以才爆发大战。

    但是,现在两国已经兵戎相见,外面的流言这就由不得玉华了。全部落在她上。不知道多少年后,她是不是会被历史贴上“祸国殃民”的标签?

    当天下午,郭维就率领着商队,在雨中,准备从天山南脉的山口出葱岭,前往宁远国,沿药杀水前往俱战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