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八百四十四章 出征吐火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四十四章 出征吐火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将近六月初,吐火罗月氏国境内,极其的炎热。这里夏季的平均温度比疏勒要高。

    月氏国都城阿缓城,坐落在兴都库什山脉西地势平坦的高原、乌浒河河畔。月氏国下辖十四州,人口约两百万。其都城正是吐火罗地区的第一大城。贵霜帝国曾经在这里创造出辉煌的文明。

    阿缓城中人口众多,商贸繁华。南道的丝绸之路上,这里一个很重要的节点。波斯人、突厥人、粟特人、汉人、月氏人;来自信德、旁遮普的天竺人等在城中汇聚经商。

    在阿缓城,往西可去呼罗珊的赫拉特,至库法、巴格达、大马士革。往北,经由吐火罗第二大城市,王庭国的都城步师城,解苏国的都城杜尚别,翻越波悉山,抵达河中的水陆枢纽俱战提。

    往南穿过兴都库什山余脉,至喀布尔。在往南就是,印度河畔富庶的信德、旁遮普。这里盛产粮食。

    阿缓城城北,临乌浒河的一座酒肆中,易俊杰和康把总等人一起饮着酒。眺望着乌浒河上来往不停的船帆,情绪比较低落。

    相比于刚进翻越葱岭进吐火罗地区时在护蜜国受到的待遇,现在所受到的待遇,简直是天壤之别。他们在月氏国等了数天,还没有任何官府人员和他们接触。

    康把总身材魁梧、健壮,捏着酒碗灌了一口,道:“老易,现在怎么办?”

    易俊杰满脸络腮胡子,一身文士衫,满头汗,叹道:“唉…,能怎么办?再等等看吧。”

    月氏国是吐火罗诸国中最大的国家。若是无法说服吐火罗归降大周,那其他诸国就不要想。同样的,如果月氏不同意使用大周银元,不同意出售粮食,其他诸国能同意的,肯定比较少。

    这样一来,连最低的目标:采购五十万石粮食的任务都很难完成。所以,他只能在阿缓城等着答复。

    “唉…”随行的几名军士纷纷叹气。这鬼地方太热了。谁都不想多呆。

    众人正说话间,突然酒肆外来了一大群月氏国的兵士,裹着白头巾,宽松的灯笼裤,拿着刀枪。簇拥着一名衣衫华丽的中年男子进来,他身边跟着驿馆的小官。“苏檀大人,这就是疏勒的使者,易俊杰。小人亲耳所听,他在驿馆中辱骂国王陛下。”

    名叫苏檀的中年男子,扫了一眼易俊杰,傲慢的道:“你就是疏勒经略使贾环的使者?”

    易俊杰还是很有语言天赋的。吐火罗地区流行的是波斯语,他出使吐火罗近一个月,能将波斯语听的七七八八。这时,站起来,用汉语解释道:“这位大人,在下并无辱骂贵国国王之语。”

    私下里,发几句牢骚,这算辱骂?那他平日里说几句“特么的”,也是骂人?

    苏檀晒笑一声,道:“不必狡辩。我儿跋忽勒在你们的贾经略使手中是何等待遇?不过是城中拔刀而已,就被贬为奴隶。来人,将他们拿下!”

    苏檀的姓氏是哈迪德。为月氏国内的三大姓氏之一。身居高位。他儿子跋忽勒的书信,从北庭,经由敦煌,走西域南道,通过丝路传回来。里面详述了周军、拔野古部、北庭的军事、政治情报。

    但是,相比于这些,他更在意儿子在敦煌银矿里挖矿的经历。经过询问信使,他知道全部经过。

    “锵!”

    月氏的士兵迅猛的涌入酒肆中,将试图防抗的易俊杰、康把总等十几人按倒在地,捆起来,再拖起来,带走。易俊杰、康把总等不断的辩解,但是无济于事。

    月氏士兵冲进来时,酒肆中肤色、服饰各异的各国商人就都个个避开,看着这些汉人被抓走,议论纷纷,揣测着缘由。消息随后就传遍整个阿缓城。

    第二天上午,皇宫门口贴出告示,将于明日上午八时许在城北门口行刑,鞭打周使。

    这则消息,引起整个阿缓城的关注。而关于易俊杰等人的身份,过错的信息、资料很快就传遍阿缓城。

    六月初一的上午,阳光落在城北的平原上。易俊杰等近五十人赤罗着上身,被绑在城门外的木架上。每一个木架便都有一名拿着长皮鞭的士卒站立。

    苏檀穿着一身蓝色的丝绸官服,坐在城门头,头顶上有圆顶伞遮盖着。一干月氏官员、军队簇拥着他。苏檀看着木架四周围观着的众人,数量约有数千人,满意的点头,看看太阳,喝令道:“行刑!”

    易俊杰等人犯的错并不严重,不过是辱骂月氏国王萨兰。被判鞭50。

    “啪!”

    沾水的鞭子抽打在易俊杰的身上。他平日里笑嘻嘻的,喜欢吹牛,心里打定主意不要发出惨叫声。以免丢了大周的威风。他不是商人,而是使者。这鞭子打在他身上,打的是疏勒经略使贾环的脸,打的是大周朝廷的脸。

    然而,等鞭子打在身上,他才知道:真疼啊!

    “啊….”易俊杰偏着头,惨叫,“嘶…”身上顿时出现一道血痕。而康把总等周军士兵被打的破口大骂,“尼玛的!”“尼奶奶的,杂种啊!”“狗娘养的。”

    各种骂声不绝于耳!被挨打,不能还手。还要被人围观,且他们只是私下里发几句牢骚就被那老狗公报私仇,这种憋屈的感觉,令他们极其的愤怒、屈辱!

    “啪!”“啪!”“啪!”

    鞭子抽打的清脆声音不断的响起。人群中,不少人都在指指点点的议论着。

    “打的什么周使?瞎说!如果是真正的周朝使者,苏檀大将军有这个胆?这是周朝地方上一个官员的使者。那名官员还是代理知府。地位很低。而且,此人曾将大将军的儿子贬为奴隶。”

    “哦…”有人恍然。

    “北庭之战还没有结束。这位周朝的地方官,派一个使者前来,就想我们吐火罗归顺,实在是异想天开!痴人说梦!不知所谓!”

    “哈哈。就是!这位代理知府,真是狂妄的没有边。也不照照镜子他是谁?到月氏国来指手画脚!”

    易俊杰,周军被士卒用沾水的皮鞭抽的惨叫声不断,身上全是一道道血痕。触目惊心。而随着被鞭打的次数增加,时间流走,在炙热的太阳下,他们无力再骂,奄奄一息。

    鞭50,相比于杀头,被贬为奴隶挖矿等刑罚而言,这是一个很轻的处罚。毕竟在人家的地头上。但,这却是一种酷刑!

    然而,他们得到的是嘲讽,奚落!

    城头上,苏檀看着被鞭打的易俊杰等人,心中郁结的恶气,才算是稍微出了一些!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他的儿子可是给人关在银矿里当奴隶挖矿数月。要不是,他在月氏国力无法做主,他是真想将这些人都送到波悉山银矿中当一辈子矿工。

    今年开始的北庭之战,周军未必能胜。漠北准备派出援兵。若是周军失败,那必定无力西顾吐火罗。在周朝没有大败拔野古部联军之前,月氏国不会投降周朝!

    …

    …

    易俊杰等人被鞭打后,并没有被打死。而是被人送到阿缓城中的医馆中。当然,诊金,药费都得他们自己出。

    医馆之中,在深夜里,略微恢复了些的康把总问身边的易俊杰道:“嘶…,老易,现在怎么办?”月氏国并没有限制他们的自由。但出使的事情肯定泡汤。他现在想回去。

    易俊杰平日里嘻嘻哈哈,喜欢吹牛,这时倒像正使,道:“老康,咱们这把算是载了。我打算写信给贾使君,将我们沿途的情况告知他。派一个兄弟送回去。我们继续往南走,听说那边的粮食比月氏这里还要多。”

    他是读书人,要忠于职守。

    康把总顿时苦着脸,无奈的点点头。本以为跟着易俊杰出来一趟,轻松简单的捞一个功劳。不想到月氏这里白挨了一顿打。被打的死去活来。

    受得这个罪哟!谁挨谁知道。

    …

    …

    六月十七日晚。才到立秋,疏勒的天空直到晚上六点多,才徐徐变暗。炎热的暑气还在大地上没有消散。很闷热。令人烦躁。

    疏勒城中的府衙二堂后的书房中,虽然有冰块供应,但是房中的众人都感到闷、燥、不耐、愤怒、挫折感。

    贾环看看他的班底:沈迁,秦弘图,张四水,柳逸尘、杨纪、胡鼐,解参,等易俊杰写的一页书信传回到他手中,沉声问道:“大家怎么看?”

    贾环的语气虽然平静,但是透漏出的意思很明确,他想要出兵吐火罗!

    厢房中,一时间略有些安静。

    要向北庭大军供应一百万粮食,单靠疏勒地区和于阗镇的粮食,绝对是不够的。必须要向吐火罗、河中地区购买粮食。粮食,是战略物资。出口受到管控。

    而河中地区正受到波斯势力的影响。军中的斥候,已经将基本的情况打听清楚:波斯人设置了河中总督,联络粟特九国,和北面草原上的乌兹别克人作战。

    疏勒要购买粮食,只能通过吐火罗。

    但是,现在这一战略,因为月氏国的“敌意”,无法实现。而没有粮食,贾环别说养活自己招募的士兵,他供应北庭的粮食都不够数目。

    “使君,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说话的是幕僚解参。

    他曾是左都督牛继宗的心腹幕僚,后来兵败,投靠副将苗骐,在苗骐被贬之后,他留在敦煌。贾环来疏勒时,将他抽调过来。他辅佐处理细微琐碎的政务,是一把好手。但就是比较容易畏战。

    秦弘图坐在沙盘旁的椅子上,打断解参的话,道:“解兄,易俊杰等人在阿缓城被当众鞭打,被打的可是我们疏勒、大周的脸面!”同学被打,他们还要忍着吗?月氏国王以为他是谁?蕞尔小国!

    解参不满的哼了一声。

    沈迁表态道:“打吧。我率军去。一边打一边练新军。等吐火罗打完,新兵就是老兵。我们可以北上碎叶。”他一表态,军方的将领纷纷表态支持。

    贾环点头,道:“我坚持要打吐火罗的原因,有三个:第一,收购粮食,第二,扬我国威,第三,练出新兵。

    去信给士元,他率领新招募的两万大军直接越过葱岭守捉,走连云堡,攻入吐火罗。伯仁将招募的两万团练给于乔。再调一万敦煌军。计五万人,由乌云山口出瓦罕谷地攻入吐火罗,在护密国会齐,由于乔统一指挥。”

    商议了一番细节后,众人告辞离去,为大军出征做准备。贾环留下沈迁在地图沙盘前说话。书房中安静,有虫鸣从庭院里传来,月华如水。

    沙盘上,蜿蜒、险峻的葱岭道路,尽收在眼底。秦弘图负责军中情报部门还是非常用心的。周围的地形图都勘探出来。吐火罗地区,由兴都库什山脉分割成两部分,西部的高原平坦,富庶。孕育了贵霜帝国。还有现在的月氏国:人口两百万,胜兵10万。

    贾环在沙盘前微微沉思着,轻声问:“于乔,吐火罗之战,能否打赢?”明亮的烛光照在他消瘦的脸上。私下里的相处,他的情绪有些外露!非常的凌厉,带着杀气!

    有些东西,在明面上是没法说的。比如,他的同学易俊杰在月氏国被人吊起来打,他能用这个理由出兵吗?不能的。但是,他派老易出使,给人吊打,他内心中会没有情绪?而且,还是为他背锅——跋忽勒之事!

    当他是泥菩萨吗?

    他曾经给跋忽勒承诺,不杀月氏国人,但是跋忽勒的老爹这样行事,那就对不住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沈迁容貌英俊,身姿修长,一身白衣。这段时间节制疏勒军以来,气度更加的凝练,英姿勃勃。到京城里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姑娘。这时,他轻轻的一笑,道:“子玉,如果吐火罗诸国是易俊杰信中写的情况,问题不大。呵,你可算是找到出兵的理由!”

    最后一句是打趣了。

    他对易俊杰被月氏国吊打,感到不满。但是没有书院体系的人那么愤怒。他毕竟和易俊杰接触得不多。

    贾环苦笑着摇摇头。

    易俊杰的信中,同样提到,根据吐火罗的消息:石玉华现在就被困在康国的撒马尔罕。

    公事、私事,谁说的清楚?

    他之前一直困恼如何练兵,缺少时间。然而,吐火罗不肯臣服,要继续观望,保持独立的地位。那么,这不就是一个好机会?

    当然,他依旧可能还是赶不上北庭之战。但是,他不会将没有训练的新兵送上战场。

    “于乔,这次出征,一定要将燧发枪的排枪战术,试验出来。一定要将军队和粮食带回来。北方,还有一场艰苦的大战等着我们!”

    沈迁神情郑重的点点头,道:“我会的。”

    大盘鸡已经改了。改椒麻鸡。这个应该不是现代菜。欢迎书友们指点。虽说是架空,还是要符合大致的时间线吧。另,上一章写错了,三元里改八里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