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827章 不是很痛快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27章 不是很痛快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春风花草香。龟兹城,布政司衙门中,西侧大堂中。于右布政使刚送走访客,在公房中独自品着茶,欣赏着窗外的月季花。嘴角带着笑容。

    这时,公房门口,一名书吏冒头,汇报道:“大人,疏勒镇蔡知府求见。”

    于右布政使微微一怔,再转过身,笑呵呵的道:“请他进来吧!”

    蔡知府是左布政使韩伯安的心腹。现在。连他也坐不住吗?

    几日前,铁勒贵族居可在被查出和去年龟兹失守的大案有关。官场嗅觉再差的人都知道:齐总督要对铁勒人秋后算账。当日在轮台县收受铁勒人贿赂的官吏全部将银元上缴给总督府。

    现在,谁还敢和韩伯安来往?不怕牵扯到这样的大案中去吗?

    蔡知府在大堂后的一间厢房中等着召见,想着刚才在门口的场景,忍不住一声长叹。

    国朝布政司设左右布政使。因而,布政司内,以中庭为界,分东西两座大堂。分属左右布政使。左布政使居东,右布政使居西。在往日,于布政使这里,空荡荡的。但现在,情况却是反过来。

    大势如此啊!

    蔡知府正感叹着,小吏进来,道:“蔡大人,于大人有请。”

    …

    …

    傍晚时,布政司衙门,东大堂。韩伯安从公房里出来,往后绕行。布政使和县官一样,住在衙门后。

    听着隔壁的喧闹声,韩伯安心中一阵萧瑟,落寞的走在冷清的衙门中。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

    …

    龟兹城作为西域的中心,丝绸之路的南道的交通要道,非常繁华。城市周长六十余里。城池正中为原龟兹王宫。布政司衙门在王宫旁。这条长街上,还有着按察司,守备司,龟兹府府衙,县衙,铸造局、东市提举司等等衙门。

    三步一衙,五步一署。一座挨着一座修建。而总督府作为新设立的衙门,反倒是设在城西。

    傍晚时分,贾环从总督府里出来,约着好友庞泽、秦弘图到四海酒楼吃酒。

    他虽然为布政司左参议,但权力来源于齐总督。一直都是在总督府办公。

    随着总督府、文武官员抵达龟兹,各个衙门开始运作。龟兹城初步恢复活力。四海酒楼中,人声沸腾。贾环三人在二楼的雅间中吃酒。龟兹这里的口味,和敦煌就不一样了。敦煌是陇菜风味。龟兹这里便是西域风味,偏酸辣。

    金色的夕阳挂在楼角。落在雅间中。酒楼上下的声音,微微传进来,听得并不真切。

    庞泽一袭青衫,喝着酒,笑叹道:“子玉,韩老大人只怕现在难受的很。嘿!他太主动了。”

    秦弘图黑黑的皮肤,微微一笑。

    贾环吃着一筷子手抓羊肉,笑道:“大家都习惯我搞诬陷,没习惯我虚晃一枪啊!”

    “哈哈!”庞泽仰头一笑,道:“子玉,虽则坑了韩老大人一次。但心里怎么感觉还是有点不痛快呢?我想,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来西域之后,都是大开大阖的反击。这种挖坑的算计手段,我都快要不适应了。”

    这是说笑。

    秦弘图笑着插话道:“士元,那是因为子玉还没有牧守一方。若是子玉在齐总督这个位置,一本奏章就将韩方伯给弹劾回老家去。”建议道:“子玉,若从来西域的目的来说,你可以向齐总督请求出镇一方。”

    当前的形势,齐总督要坐镇龟兹,治理龟兹地区,全力为北庭之战供应钱粮。这是当前的首要任务。可以说,所有的目光、焦点都在北庭。

    而以西域之大,贾环的才华,和齐总督的私交,完全可以申请治理去一个重镇。

    至于,转运粮草的事宜,有胡炽胡钱王在,和贾环定立的一些规则,运筹办法,使用的阿拉伯数字,这完全不是问题。

    贾环来西域,趟这滩浑水,最主要的目的是什么?

    抛开光复西域、报效国家这个大的背景。最主要的,是取得诸将的支持,为日后进入军机处铺平道路。纵观历史,宰辅若不懂军事,手下一定要有能打的大将。

    出镇一方,方有可能执掌军权啊!而只有执掌军权,令将校听令,有上下级关系,才算是嫡系的关系。有嫡系才好办事啊!

    庞泽轻拍着桌子,赞同道:“子玉,恭斋这个提议好。”齐总督是一个好上司,但出镇一方,明显更合适。贾环不像总督府其他的幕僚,他身上有官职。只要加一个临时差遣,即可独镇一方。

    贾环微微抿嘴,沉吟着,心里有些心动。

    他作为后勤主官,和西征大军的诸将都熟识。要说,他来到西域的目的,其实已经达成八成。无非交情的深浅而已。

    他现在的目标,是辅佐齐总督在雍治二十年平定西域。他想要在雍治二十年冬,带沈迁启程,返回京城,让三姐姐的婚礼如期举行。而当前的任务是北庭之战。

    秦弘图是从他的角度来考虑,提出一个新的思路。

    这个思路,确实有可行之处。因为,齐总督的目光在北庭。而以西域之广袤:国朝当前,安西四镇只有其二,更别说吐火罗、河中地区。他若出镇一方,往西扩展疆域,亦是符合快速平定西域的大目标。

    贾环内心之中,从未认为他是北庭之战中不可或缺的人物。他于军略并不擅长。幕府中,真正长于军略的是曾季高。他若是能取得出身,必然能成为一方督抚。

    他出镇一方,治理地方肯定没有问题。但,是否能拓展疆域,光复旧土,他心里还是有疑虑。军国大事,不是纸上谈兵。是要流血牺牲的!明朝末年,文官带兵,误了多少事?猛人如袁崇焕、孙传庭、卢象升等人,毕竟是少数。

    他心里如何没有顾虑?

    贾环想一想,举杯和两位好友喝酒,轻声道:“这是一个好思路。不过,现在来看,很难。总督府现在很忙。我不大好向齐总督提出来。再等时机吧。”

    这个时候向齐总督提出出镇一方,完全是为个人前途考虑!这会给齐总督,给同僚,留下很不好的印象。他们是一个团队。只为个人前途,说不过去。

    庞泽、秦弘图两人对视一眼,遗憾的轻叹一口气,举起酒杯喝酒。

    …

    …

    夕阳和长夜,慢慢的过去。

    在紧张的政务、军情中,三月二十二日上午,龟兹城外的长亭,贾环等人送程攸启程前往疏勒。

    他准备游说疏勒镇归顺朝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