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八百二十章 逃跑之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二十章 逃跑之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十一月底,蒲桃城中,短暂相逢的两支商队,于次日分别启程。戈壁滩上,在冬月的寒风中,沙尘飞扬起,蒲桃城若隐若现。

    那些悲惨的故事,激励着众人!

    让人恨不得能立即光复西域,解救她们,解救在胡骑马蹄之下痛苦、"shen yin"的同胞。

    然而,光想没有用。还要落实到行动中。

    驼铃叮当,响在戈壁上。在蒲桃城中,宣讲杀胡令、废汉奴令后,近百人的商队迤逦前行。

    …

    …

    雍治十八年九月初,北山战役结束,周军大胜。十月,龟兹被周军攻占。十一月,消息在西域各地传开。

    十二月初二,哈密城中,残破的城池中,街市如同冬季,冷飕飕的没个人。

    中午时分,哈密城中大街的酒楼中,五万联军名义上的主帅拔野古孝德召集四族中千户及都统议事。除开城内外掌握军队的千户,计有36名胡将。

    同罗族大将婆实,回纥大将乌特勒两人带着麾下的将领在座。这两人就统率着近三万人。占据着残军中的大部!

    蛮族的社会组织架构,最大的组织架构是族,下面是部落,再分姓氏,家庭。

    以蒙古人为例,蒙古是族名。他们习俗、语言相同。在成吉思汗统一之前,蒙古高原上还有:塔塔尔人、蔑儿乞人等。被征服后,才都列为蒙古的部落。

    而成吉思汗出自蒙古乞颜部。在蒙古人的可汗忽图剌汗死后,蒙古人分列为泰赤兀部、乞颜部。成吉思汗的父亲也速该就是乞颜部的首领。

    这是两个大部落,下面还有许多小部落依附他们存在。

    而乞颜部中,就有很多姓氏。部落里的贵族,可能是一个单一姓氏的小部落,也可能是几个姓氏合成的。其下属的牧民、奴隶,组成最基础的家庭单位。

    此刻,漠北,哈密城中的情况就是如此。比如,拔野古,同罗、薛延、回纥,真论起来,其实都该叫铁勒人。但是,他们势力强大,就等同于是单独的一个族群。各族下面还有各大小不一的部落。

    五万残军,分属四族,但有许多小部落组成。像同罗、回纥还好,有旗帜人物,大将坐镇。而如拔野古、薛延纯粹就是散沙。还有如吐谷浑首领伏重这样依附的小部落。

    寒冬腊月,哈密城外寒风凛冽。酒楼内,烧着火炉,架着大锅,羊肉在锅中,热汽腾腾,脂香流溢。

    众胡将分席依次而坐。

    拔野古孝德时年16岁,坐在主位上,环视着一干胡将,缓缓的开口道:“龟兹被周军攻占,我已经决定,率军返回北庭。联络沙陀、突骑施、葛逻禄等部,再和周军大战。”

    拔野古孝德话音刚落,大厅中顿时有五六名胡将反对。其中一人冷笑道:“孝德将军将大军失利的罪名扣在土门台吉身上,我们都认可。但你却像胆小鬼一样要逃跑,就这样的胆子,你怎么配做联军的主帅?”

    这是拔野古部的一名贵族,任千户。

    “哈哈!”大厅有十几人放肆的大笑起来。这让大厅中仿佛充满了哄笑声。由此可知拔野古孝德这个年轻的主帅,在联军中的威望。

    拔野古孝德本是依附在蒙古察哈尔部的一名小部落首领。逃到漠北。得到宛国公主的青睐,几乎成为驸马,所以才能在军中有地位。现在,他娶了土门的妻子乌尼日。这算什么了?

    这时,同罗大将婆实开口道:“孝德是我们联军的主帅,他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慕容你笑什么?”

    大厅中的笑声顿时戛然而止。

    回纥大将乌特勒冷然的道:“现在是寒冬,柔远城有周军窥视,我们如何穿越大漠,攻打龟兹?若是龟兹没有丢失,我们自然去龟兹。现在,只有去北庭。你想去死,别拖着我们。”

    两名大将表态,附和声顿时响起。其余的四部贵族们自然不敢再多言。

    拔野古孝德轻拍着木椅扶手,脸上浮起残忍的笑容,冷幽幽的道:“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就定了。拔野古慕容当众挑战我的权威,来人,将他拖下去砍了。”

    “你敢?”拔野古慕容当即愤怒的跳起来。

    但…

    几名吐谷浑的披甲士兵进来,将拔野古慕容砍翻,然后拖出去。大厅中鸦雀无声。

    外面的叛乱,以及拔野古慕容的亲信,儿子,自然有同罗部去处理。

    拔野古孝德微微一笑。宣布他巩固权力后的第一道命令,“将那些汉人的老人、小孩都杀掉。我们即将弃城,前往北庭过冬。”他的族人,亲卫,依附于他的吐谷浑部落,再加上吞并拔野古慕容的部落,他的势力将增至3000人。而在将来,他的部众还会更多。

    …

    …

    哈密城东,拔野古孝德的营帐中,拔野古孝德接纳了主动来投的几名小部落首领的效忠后,回到后面的帐中。

    身姿修长的少妇美人乌尼日正在帐中忙碌着,指挥奴隶将饰物、衣衫收起来。二十二岁的少妇,皮肤白皙,该凸的地方凸,该圆的地方圆。带着水一般的娇嫩,风情迷人。

    见拔野古孝德一身披甲进来,乌尼日展颜一笑,迎上来,道:“将军回来了。”奉上马奶酒,服侍着拔野古孝德换下衣服,劝谏道:“我听闻将军要将城中数千名老人、孩子都杀掉,这怕是会使得汉奴们反抗!”

    拔野古孝德坐在椅中,捏捏乌尼日的脸蛋,将她拉到怀中,笑道:“我的王妃,要施展仁义,也要看时机。军中的粮食不多了。”他喜欢称乌尼日为王妃。这能增加他御她时的兴致。

    他嘴里如此说,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他要让汉人,尝到他曾经饱尝的痛苦。

    乌尼日微微垂下眼睑。心中多少有些后悔。拔野古孝德,人虽然年轻,但有才略。她掌握不住。而且,此人非常的嗜杀。将来,只怕会败在此事上。

    她或许应该考虑下她的未来。

    …

    …

    十二月初五的夜晚。弯月走过云层。寂静的哈密城中,寂静无声。数千胡骑在城中集合。刀光、马蹄在月夜中闪着寒光。

    黑夜里的屠杀即将开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