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八百一十七章 汉官威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一十七章 汉官威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被枪口指着,跋忽勒的脸色顿时变得很不好看。而在这个距离上,再高的武艺,都敌不过火铳!

    “唰”、“唰!”

    跟着跋忽勒来的二十名商队成员,纷纷怒吼着从马背、骆驼背上的货物中,抽出刀剑,与费状元等人对持。

    他们二十多人的商队,从吐火罗地区,翻越葱岭、昆仑,通过关山隘口而来,一路上马匪、强盗不绝,能走到此处,岂能没有防备、武力?

    他们不是善茬子。

    东市的吃瓜群众,在火铳被亮出来时,便开始悄然的向远处散去。而等月氏人的商队亮出刀剑时,这一段繁华的东市街面上,已经被清空。看热闹的人都躲在店铺后,在远处,偷偷的瞄着这里。胡地时常上演武力冲突,围观众们,经验丰富。

    场面中的气氛,骤然的紧张起来!

    郭娥娘,俏丫鬟小兰,以及四名护卫,在场中,则被晾在一旁。小兰脸色微微发白。这已经超过她的想象。郭娥娘还算镇定,妙目注视着双方。

    刚刚喊着“胡儿下马道歉”的一名年轻护卫,则是懦懦不敢言。短铳连发五发,周军两人,可射杀十人。但,这些胡儿的人数众多,可以将他们都杀光。

    跋忽勒骑在马看着费敏政,过了一会,忽而笑了笑,拱拱手,道:“费大人,在下是月氏国的使节,无意在城中生事。改日再等向这位姑娘道歉可好?”

    他想各退一步。固然,他不惧怕这位小官。但是,他并不想葬身在这敦煌城中。他今年才24岁,还有大把的时间,享受生命!

    费敏政哂笑一声,身姿站的笔直,直面刀锋,无所畏惧,道:“雍治十四年春,龟兹国王子侍卫在京中闹市拔刀伤人。你知道朝廷怎么处理的吗?

    时任大学士何新泰,令有司缉捕,连坐二十余人,尽斩于西市。遣使问罪乌孙国王。

    告示天下,曰:煌煌上国之民,有罪,有司问之,岂能见辱于胡儿?吾辈之刀剑不利乎?吾朝之枪炮不利乎?我亦要问问你,是谁,让你有胆子,在敦煌欺辱我汉家百姓?”

    这些话,第一次在街市上,对着普通百姓说出来。令闻者热血沸腾!

    “好!”

    店铺中,有汉民出声叫道。左边十步远的一家茶肆中,柜台里的胡人掌柜,约五十多岁,轻叹着:“不图今日复见汉官威仪!”

    那是,多少年前的旧事?大约是一百多年前,周朝开国之初吧,他听老人说起过。周朝的史书上是这样写的:周治敦煌,十年,移风易俗,百姓乐业。

    在胡化了数百年的敦煌,国朝在开国初,只用了十年的时间就完成教化,个中细节可以想象:什么叫做汉官威仪!

    费敏政断然拒绝了跋忽勒的提议,因为他深知,这件事的象征意义。这关乎到朝廷的威信、名望。在此时,一定要立威。就像何太师在五年前的做法一样。并且反问!

    跋忽勒脸色变得极其难看。眼中闪烁着凶厉的光芒。他在思考,他有无把握躲过短铳的射杀!

    局面僵持着。

    …

    …

    东市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这时,管理东市的官吏们匆匆前来。

    说时迟,那时快!从跋忽勒突然出手,到费状元呵斥,不过,过去十分钟左右。提举司的官吏们并没有失职!

    管理东市的提举司王大使带着副使,吏员上前了解情况。跋忽勒制止了手下们的愤怒,述说着。郭娥娘等人亦有吏员认出来。此女美名传遍敦煌。

    这边,费状元对王大使表明身份,吩咐道:“胡儿不愿意下马道歉,你们提举司无法处理,你去通知贾参议前来。我留在这里。”

    “是,钦差大人!”,王大使弯腰行礼。腰低的非常厉害。盖因为,作为一个九品,不入流的官员,他相当清楚费状元的地位:宰辅大学士的秘书。而且,简在帝心!此次回京之后,必然会官升一级。

    王大使离开后,费状元看了一眼还骑在马上的跋忽勒,其眼神飘忽。他知道这胡儿在想要不要暴起发难。但,费状元神情沉静。他并不畏惧这胡儿发难,将他杀死!

    胡儿,必须要道歉!

    他不畏惧死在此事上,为国家、朝廷而死,是青史所褒扬的!而他心中,亦相信亚圣所言: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郭娥娘等人被提举司的小吏带到街边来。这里都动刀动枪了。城中曾有传闻,郭家要将此女送给贾参议做小妾。他们这些小吏,还是认真对待这个传闻为好。

    俏丫鬟小兰,看着街上对持的双方,在郭娥娘耳边小声道:“小姐,原来是位钦差大人!他看起来好年轻啊!”

    小姑娘喜欢看英俊的男子。而费状元,被雍治天子点为状元,国字脸,仪表堂堂!状元代表着一国的脸面。今年,他同样是24岁的年纪。

    郭娥娘一阵无语,小声道:“你还是担心,我要回去被禁足多少天吧!”

    …

    …

    郭娥娘这边说话时,跋忽勒亦在心中衡量着。他才知道自己判断失误。这位“打抱不平”的年轻官员,是钦差。这让他颇为顾忌。傻子都知道若是大周朝的钦差被杀,月氏国会面临着什么样的局面。他刚刚表明身份了。

    周军可是刚刚击溃了二十万拔野古联军,并且攻占龟兹。恢复对西域的统治,在他们看来,只是时间问题。月氏国将会再次成为大周的羁糜州。

    跋忽勒咬了咬嘴唇,突然开口道:“费大人既然要在下道歉,在下亦愿意化干戈为玉帛。何况是向一位美丽的姑娘赔礼!”

    说着,翻身下马,将背上的长剑挂在马鞍上,走前两步,向街边的郭娥娘抚胸行礼,道:“在下月氏人跋忽勒,向姑娘道歉,今日言语唐突,还望见谅!”

    跋忽勒的主动,让长街上的人,让远处,店铺里围观的人,大跌眼镜!

    但,同时,这无声的时刻,仿佛有无数的呐喊在许多人心中响起!万胜!大周万胜!是那天周军们发出的铺天盖地,如浪潮一般的呼啸的声音!

    费敏政微微一笑,心中的不舒服感消失,而后是满满的成就感、使命感。他到底是一位君子:胡儿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郭娥娘看看费状元,再轻声道:“我原谅你了。”又加一句,“还请你日后遇到我,退避三舍,不要再来打扰我。”

    听着郭娥娘柔柔的声音,还有她这番话,跋忽勒心中满是遗憾感:很有内涵的美人啊!不只是长的漂亮。“在下省的!”

    跋忽勒退开,向费状元点头致意,准备离开。

    这时,东市里街市中响起一阵脚步声。就见一名年轻的官员,被几十名随从、官吏簇拥着前来。

    来者正是贾环。

    东市里,街上、店铺中围观的胡人,在此时,似乎都微不可差向后缩了缩身子。刚才远处还有些许的议论声,此时,场面再安静了几分。鸦雀无声!

    可以理解,这是贾环的官威!亦可以理解,这是当日,菜市口,大炮轰出来的效果!也可以理解,城中胡商的代表人物,以骨利为首的六名胡商,全部被贾环抄家带来的效应!

    或者,还有杀胡令,那血淋淋的震慑的缘故!当日,贾环在州学中,当中宣布的!这事,敦煌胡汉尽知。

    费状元迎上两步,笑着拱手,道:“子玉,别来无恙!”

    贾环笑着费状元打招呼,“子充兄!你刚进城,我就接到消息,正想来找你。刚好过来。正遇着王大使。”

    费状元歉然的一笑,又略有些自豪,道:“害你白跑一趟,胡儿畏惧王法,已经低头,下马向郭姑娘道歉。”

    贾环扫了扫街边的郭娥娘。红颜祸水啊!他在来的路上听过经过。然后,目光落在跋忽勒的身上:一个扎着红头巾,很风骚的胡儿。眼神带着冷意。

    跋忽勒深深的吸一口气,他深怕压不住出手的想法,直视着贾环,道:“在下是月氏国的使者,见过这位大人。方才的误会,我已经澄清。并得到郭姑娘的原谅!”

    贾环哂笑,做一个手势,淡淡的道:“道歉有用,还要法律干什么?”

    贾环麾下的家将,跟着贾环的手势,踏出,排,端着火铳排开。正是周军威震天下的三段式射击阵列。

    三排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对面的月氏商队。哧哧燃烧的火绳,在傍晚繁华的东市中,清晰的传到所有人的耳朵中!

    还有贾环的声音,“将他们拿下!本官早就颁布新令,胡儿胆敢在敦煌城内拔刀者,罪加三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