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八百一十五章 读报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一十五章 读报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脚步声在书房外响起。

    钱槐在门外,说道:“三爷,汪学士和魏教谕来了。”

    贾环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作为现代人,都知道货币霸权的重要性。看看英国、美国这两代世界霸主就知道。但是究竟怎么通过货币来获取利益,影响力,他需要回溯下。反倒是执行贯彻杀胡令的事情,他并不怎么在意。

    步骤都是定好的。

    “我这就去客厅里。”贾环在书桌边整理了一下回信,拿出来,在门**代着钱槐,“你把这些书信,走驿站发回京中。”

    “诶。奴才知道。”钱槐笑嘻嘻的应下来,拿着书信,跟着贾环往外走。

    贾环约汪学士和魏教谕来,是想谈一下,翻译、宣讲、教学三个方面的事宜。西域中,最通用的语言,是突厥语。而不是汉语。西域要书同文,语同音,还需要下大工夫。教育历来都是要数十年,才能见功夫。

    沙州府的府学要考虑向组织学员,搞大规模的基础教育、扫盲教育。

    现在,西域日报已经创刊,但是想要这份报纸获得应有的影响力,首先要获取足够的读者。这需要读报人。不断的在繁华、热闹之处读报、宣讲。

    而在早期,读报人必然是要精通汉语、突厥语等。这是翻译。同时,他需要一些翻译,下沉到各部落中,将杀胡令宣讲开。而非仅仅只有在敦煌城内发酵。

    此刻,他麾下贯彻、宣扬杀胡令的商队:由娄冻、郭灌、韩无功的堂弟韩汤等人组成,约百人。商队已经跟着程攸去安西四镇之一的于阗。

    稍后的一年时间中,他们将往整个西域走动、宣扬。

    这支近百人的商队,具备“兑现”杀胡银的资格。

    …

    …

    十一月底,一向少雨的敦煌,罕见的下起小雨。淅淅沥沥,带着深冬的寒冷。直到下午四五点许才逐渐的停歇。

    敦煌城东门处,一名约十七八岁的青年独自背着书篓,顺着城外的官道走来。他穿着一袭青长衫,身姿修长,容貌普通,身上带着书卷气。

    此刻,东门外,一名五十多岁的读书人,穿着厚厚的棉衣,正在城门口的告示区墙壁下,给一帮围观的百姓讲着张贴在上面的西域日报的内容。

    冬季农闲。这些天来,读报的活动,正在城中,镇中展开。此时是晚饭前,约有近百人汇聚在这里。

    青年站在人群外,听着老童生摇头晃脑的在那里解读各种文章,花边新闻,消息资讯,还有围观百姓的起哄。热闹的场面。消息传递开。他神情微显复杂!

    他是梅翰林梅和歌的儿子梅用卿,表字明治。离开京城到西域有五年了。而今年春,西域局势崩溃,他跟着父母、兄弟姐妹由哈密卫撤离到瓜州。

    近日,沙州府府学的魏教谕给他父亲写了一封信,邀请他来府学就读。他收拾行李,自瓜州而来。一路所见所闻,俱是西域左参议贾环的消息。

    比如他的诗词:浊酒不销忧国泪,救时应仗出群才。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

    比如:眼前所见的读报活动,正在不断的传播,提升着汉家百姓自豪、自信的废汉奴令、杀胡令。

    他父亲被贬西域,原因便是因为贾环的反击,雍治十三年的乙卯科舞弊案。

    而他原本和贾环妻子薛宝钗的堂妹薛宝琴订婚,这桩美好的婚事亦被退掉。据闻薛小妹姿容美丽,才情出众。此刻,她已嫁做他人妇。卿可还好?

    听闻贾府的宝二爷,性情放诞,不思进取,常做惊人语。每日嬉游于花丛、丫鬟中。和贾环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方向。名传西域的贾参议,是什么样的人呢?

    梅用卿轻轻的长叹一口气。

    …

    …

    这时,官道上,走在梅用卿身后,一支二十多人的商队中,骑在高头骏马,头上扎着红巾的男子哂笑道:“堂堂男儿,无故叹什么气?”摘下骏马上的酒壶,对着梅用卿扬一扬,“在下月氏人跋忽勒,上好的烧刀子酒,要喝吗?”

    很生硬的汉语。

    梅用卿看了一眼马上的英俊武士,目光从他背着的长剑上掠过,拱拱手,道:“兄台客气。在下不用!”转身走向城门内。

    “汉人的文士,就是如此文弱!”跋忽勒洒脱的一笑,仰头倒酒,咕咚咕咚的大口喝着烈酒,相当的豪迈!

    将近傍晚时,阳光落在跋忽勒的修长健美的身姿上:头巾、胡服、长剑、骏马,构筑城特有的西域风情画面。

    商队中响起一阵附和的哄笑。接着,商队中的胡儿各自取下水袋,痛饮烈酒。附近不少人都将目光落在跋忽勒身上,还有这支月氏商队中。

    官道上不远处,牵着一匹马的青年文士,约二十多岁,仪表堂堂,微微蹙眉。他能从这颇为引人注目的胡儿话中,听出轻视的意思。这让他心中不舒服。

    国朝定鼎以来,吊打四方诸国。近日,更是大破胡骑二十万联军。西域这里的胡儿还敢有轻视之心?

    城东门处这里的插曲,很快就淡去。月氏商队在城门口检查过后,进入敦煌城中。

    跋忽勒骑在名马上,顺着敦煌的长街,带着商队,前往东市,进行贸易。一路观察着敦煌城。他们自西而来,绕到东城进城,就是要到东市买卖货物。

    东市,顾名思义,位于敦煌城东的区域,主要划拨给商人进行集中的贸易。将近傍晚,东市之中异常的繁华。市内货财一百行,四面立邸,四方珍奇,皆所积集。

    设有:客栈、笔行、酒肆、铁行、肉行、雕版印刷行等;还有赁驴人、买胡琴者、杂戏、琵琶名手、货锦绣财帛者。

    一名汉女带着侍女和随从侍卫从金银店铺中购买首饰出来,恰巧和跋忽勒的马队,相向而行。顺着阳光,跋忽勒看到她美丽的容颜:高挺的鼻子,充满灵性的大眼睛,清纯秀丽。

    跋忽勒眼睛亮光一闪,他生平所好者:烈酒、美人。马匹便堵在汉女的面前,然后翻身下马,露出一个很帅气的笑容,道:“这位美丽的姑娘,你就像昆仑山峰上的白雪般纯洁。如同雪莲花一般盛开,我可以知道你的姓名吗?”

    汉女尚未答话,其侍女不满的娇斥道:“登徒子!”

    国朝理学占据着主流。但是,经济大发展。江南地区,常有小娘子出来踏青。丢个绣球砸你,未必没有。而西域这里,深受胡风,女子出行,一样不会遮盖容颜。

    但是,给男子当街拦路问姓名,这是相当失礼的行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