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八百零九章 哈密城中(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零九章 哈密城中(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哈密,是唐时伊州的首府。\.\.位于吐鲁番盆地的东侧。通称哈密地区。而伊州是北庭的核心组成区域。

    北庭都护府在蒲类海北岸,伊州西北的甘露川设伊吾军。这里是一望无垠的草原。而往西越过折罗漫山,便是北庭的中心:富饶的庭州。设有金满、轮台、浦类三县。

    唐朝的安西都护府设立,先是侯君集平定吐鲁番盆地西侧的高昌,即今吐鲁番市,唐军再往西击败龟兹国,在龟兹城设安西都护府,随后几十年扩展有四镇全境。

    说的简明些,从地图上看,周朝大军,若要收复西域的首府龟兹,必然先要夺取哈密,再攻高昌,再攻龟兹。

    而若周军要占据富饶的北庭,养汉民,蓄物力,同样要先攻占哈密。否则,往北的山区、草原绕道的话,哈密城所在的位置,会时刻威胁着周朝大军的腹部、后路。

    十月初,西域大雪纷飞。战事休,牛羊入圈。不仅仅是敦煌、瓜州一带,哈密地区,同样被白雪所覆盖。

    哈密城西的大帐中,从北山退守到哈密的拔野古土门,正在和心腹大将婆实密商。

    如同汉族的房屋一样,胡族的帐篷,一样可以根据内部的装饰,区分出不同的风格、品味、格调、等级。而拔野古土门作为拔野古部伊林可汗的弟弟,位比王侯。自是有金银器皿,瓷器、地毯等物,装点的金碧辉煌、华丽富贵。

    而在没有工业化,没有机器的时代,这都是依靠大量的奴隶的双手来完成。

    在此时,王帐中的所有的奴隶都已经退下去。

    拔野古土门和马奶酒,微微的叹口气,沉吟不语。

    拔野古联军,一共四个部落:拔野古、同罗、薛延、回纥。只是以拔野古部为主。而非拔野古统治其余三部。而今哈密城中气氛微妙,说的明白些,就是谁该为此次北山的惨败负责!

    同罗族大将婆实,为人沉稳、低调。当晚,作为主帅,拔野古土门安排他率部先撤,保留着有2万同罗族的精锐军队。他深得土门的信任。

    婆实四五十岁的年纪,头发柔顺,梳着小辫子,穿着精美的皮甲,安静的坐在胡杨木案几后。

    拔野古土门忽然的叹道:“拔野古孝德该杀啊!他若是能一把火烧掉敦煌的粮草。即便我们在北山被切断后路又如何?只要这一战击溃周军主力。别说攻占敦煌,河西走廊都将是我们的放马地。可惜啊!”

    婆实心中骇然,他喜欢求稳、打呆仗,不喜欢变通。但并不意味着他智商不行。低声劝道:“台吉,听闻宛国公主很中意孝德,只等这次大胜回师后,两人就将完婚。”

    宛国公主是拔野古部伊林可汗的爱女,极为得宠。若用拔野古孝德抵罪,平息四部的愤怒,将来回漠北恐怕有些麻烦。

    拔野古土门冷淡的一笑,道:“宛国公主看中的才俊多着。他也要回到漠北,才有成为塔布囊的可能。”

    昏暗的烛光下,拔野古土门的神情看起来晦涩不明。杀意如帐外冰冷的雪,冷冽如潮涌来。

    婆实心中一惊,没再多说什么。

    台吉的亲卫还有数百人在。不需要他动手。他要做的,只是在事后,弹压各部,不要内乱。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大难度。拔野古孝德在军中崛起的太快,并没有什么坚实的根基。

    ….

    …

    十月初八。

    先于拔野古土门等人撤到哈密城中的拔野古孝德,占据城东的一块区域。

    这里原本是整齐、精致的住宅区,名叫善水坊。但城破时,被胡骑夷为平地。带头烧杀的人,便是拔野古孝德。只是此时,他的心情和当日踏破哈密时,大为不同。

    拔野古孝德带着三万拔野古部的骑兵前往敦煌偷袭,又有吐谷浑近万胡骑为前驱。但仓皇撤退时,只有带了约三四千人回到哈密。此时,城东善水坊这里,只有拔野古孝德自己的部族亲卫约两百人,以及吐谷浑名王伏重的部族约一千多人。

    夜晚时分,帐内很温暖。

    年约十六岁的拔野古孝德,狠狠的咬着烤羊肉,眼中的光芒幽幽。案几前的烈酒,一口未动。

    足见此人的心性。

    陪着吃酒的是吐谷浑名王伏重。比之当日在敦煌城南的驿馆中间贾环,他仿佛衰老了许多。一张方脸上,神情灰败。带着大头长裙帽,一边饮酒,一边劝道:“孝德将军,非是小王以己度人。此次战败,必须要有人负责。谁负责?你兵权被收。这是先兆啊!”

    打仗,他不行。但是当了一辈子的首领,揣摩人心、利益他还是很在行的。

    而他是跟着拔野古孝德来到哈密。拔野古孝德若被杀,他的结局恐怕好不到哪里去。

    拔野古孝德神情微变,大口的吃肉,仿佛很饿。这是他在逃亡漠北时养成的习惯:饿怕了。在做重大决定之前,他一定要吃饱。看似不经意的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伏重脸上闪过一丝狠戾的神色,不自觉的压低声音道:“孝德将军,此战之罪,在主帅土门王爷。你当联络诸将,共商大事!”收缴拔野古孝德兵权的,正是拔野古土门。仔细品味,再结合城内的暗流、传言。这是刀架在脖子上了。必须死中求生。

    拔野古孝德一声讥笑,道:“你当王叔在军中的威望都是假的吗?这件事,只要一个人的支持就行。同罗部的大将婆实。”

    伏重一脸的愕然,“这…”

    婆实手中握着两万兵马,确实是哈密城中最大的势力。有他支持,自然可以压下反对的声音。但他可是土门的亲信。怎么可能将他说服?

    拔野古孝德拿起手帕擦擦手,起身,拍拍伏重的肩膀,“你去悄悄的集合兵马,我们今晚就动手。”

    伏重手中的酒杯一下掉到地上,仿佛是因为拔野古孝德拍他的肩膀,他没拿稳。实际上,是他心中情绪的真实反映。他给吓的。坐言起行。

    可是,谋杀大军主帅,这么大的事,就这样草率的决定?不失败才有鬼!

    拔野古孝德笑一笑,走出营帐。他早就看出来,伏重只是嘴巴利索而已。

    片刻后,营帐外传出马蹄声。

    …

    …

    城西一处帐篷中,一名身姿高挑,苗条的年轻女子,正在镜前由侍女梳妆。她约二十多岁,很典型的胡人容貌:微长的脸型,柔润的美眸,挺秀的琼鼻。肌肤雪白,青衣素洁。清秀的容颜中,带着美人的妩媚。

    同罗部的贵女:乌尼日。同时是拔野古土门的别妻。乌尼日是芬芳的意思。

    这时,一名女奴进来,跪着道:“王妃,孝德将军求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