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八百零四章 郭府酒宴(下)-当时只道是寻常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零四章 郭府酒宴(下)-当时只道是寻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见贾环神情微微有些感叹,郭纶心里会心的一笑。《 贾参议说有旧,很好理解嘛!石大家风华绝代!

    其舞蹈、歌声、容貌、气质,均是他生平所未见,一流的人物!贾参议正当年少,身居高位,有爱慕之心,很正常。

    郭纶主动的道:“我二弟常年往返葱岭以西,我着他打听着。今年春节前,他定会带着商队返回敦煌。或许,他那里会有石大家的消息。”

    贾环轻轻的点头,“也好。”

    贾环找郭纶询问石玉华的消息,对郭家而言,是一种很亲近的表现。这个姿态做出来,关于参与瓜分“战利品”的事情,不必说太多。酒宴中,便没提这事。

    约下午两点多,酒宴结束。郭家安排贾环三人并随行的20名家将稍作休息,消酒后再返回敦煌城内。

    小雨未消,成片的屋舍,沐浴在小雨中,古朴、幽静。屋舍内,则是装饰的精致。比不得京中世族,但亦有别致之处,带着敦煌本地的风格。

    贾环在一名娇俏的侍女的带领下,横穿院落,花厅,到一处幽雅的小间中。

    娇俏的侍女偷偷的打量着贾环几眼,确实如同传说中的年轻,只是容貌平实,未免配不上孙小姐。小丫鬟心里想着,福一礼,告辞退下去。

    贾环没注意,打量着小间。这是一处花厅,转过碧纱橱,里头是卧室。安置着床榻、桌椅。临窗处是一张书桌,两旁是书橱,墙壁上挂着一副沈周的山水画。颇为雅致。

    贾环满意的点头,正准备休息时,身后传来脚步声,一名十六七穿着淡青色薄袄的少女走进来。她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银盘,上面是官窑茶具。

    此女容貌清纯秀丽,行走间,葱黄的绣花鞋不露,身段婀娜。很美丽的姑娘!

    少女行礼,低头道:“娥娘见过贾大人!”然后,懦懦的半天说不出话。一张瓜子俏脸憋的绯红,香腮两团酡红的红晕,令她娇艳难言。

    贾环好笑,他哪里不知道怎么回事?洒脱的道:“行了。你们郭家的美意,我心领了。你回去吧!”

    郭娥娘的名字,他当然听说过。郭纶的孙女。其长子的女儿。当日,胡商骨利就是想要讨此女为妾。其美貌之名,敦煌皆知!有好事者称其为敦煌第一美女。可见一般。

    郭娥娘愣了下,心里松口气,随即站起来,谢道:“谢贾大人!”

    在进来之前,她想了很多,但她没想到竟然会如此简单的“过关”。传说中,这位贾参议,风流多情。她自问有几分姿色。

    这是她和贾环的第一次见面,要说讨厌贾环,肯定不会。但是,她非常的抗拒家里用这样的方式,将她送出去。她所幻想的婚姻:应当是有一个英俊的男儿,骑着马,过敦煌,令她倾心相许,然后风光下嫁。

    贾环笑一笑,摆摆手,温和的道:“不客气。你去吧。郭员外那里,我会说明白。”

    美女在他面前,多少还是有点优待的。

    他娇妻美妾数人,感情深厚。但,绝不会自恋到认为天下的女子见到他就会一见倾心。哭着,喊着要跟他。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他无意当这种恶人。

    郭娥娘展颜一笑,“谢贾探花!”高挺的鼻子,充满灵性的大眼睛,很有立体感,在笑起来时,透着一种朦胧、清冷的姓感。十六七岁的少女,竟然有如此风情。

    她正要走时,外面钱槐欣喜的声音在走廊中响起,“三爷,三爷,家书。”

    贾环一听,顾不得郭娥娘,大步跑出去,“拿来。在哪里?快拿来。”

    小雨淋在庭院中的梧桐中。满树黄叶。走廊上,钱槐手中拿着厚厚的一叠书信,装在油纸包裹中。“三爷,这里。”

    贾环拿过来,就在客厅里,拆开书信,凝神阅读起来。

    “夫君惠鉴,再启者钗。风雨晦明,时殷企念。家书至而天已秋,妾病愈亦再思君。山高路远,乘梦难至。西域极地,问君平安?夏末秋初,携诸妹游于莫愁湖畔,闻君之词,唱响渔舟,如在昨日。思往昔闺中君语,轻诵君赠妾诗,潸然泣下…”

    “姐姐…”贾环低声轻唤,眼中微红,心头仿佛被堵着。思念,在心头,在回忆的画卷中,漂浮。。他又如何能忘记她的微笑,戏虐,娴静,秀雅。

    他当日离金陵,安慰宝姐姐说:难得夫妻是少年。终究是为他的追求做掩盖。酒醒长恨锦屏空,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

    贾环心情激荡,接着拆第二封信。

    “环哥惠鉴,敬启者黛。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曷至哉?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

    贾环只读这一句,眼泪便落下来。

    这是诗经-秦风中的句子。为女子写思念在外服役的丈夫。形容他此时,很贴切。感同身受。他能想见林妹妹拿着细管笔,坐在她喜欢的窗前的檀木椅中,在湘妃纸笺上,徐徐的,一字字的写下这段诗句的心情。

    想着今年春,在金陵时,和林妹妹相处的一幕幕: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如今,想和林妹妹说一会话,看着她,都不能。

    情绪激荡,贾环再也读不下家信,走到里间的书桌边,将他记忆中的纳兰性德的原词录下来。浣溪沙: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他吟诵了几遍,心中的相思之情,不减反增,并未排解。将毛笔放下,喟然叹道:“走吧。”

    带着钱槐,先行离开郭家。

    他并不是一个喜欢情绪外露的人,读家书,自然是在自己家里最合适。而这会儿,实在是情难自禁!再者,他想要给她们回信。郭家这里并不合适。

    …

    贾环在书桌边书写时,郭娥娘在一旁观看着。她自小受到良好的教育,能鉴赏这首词的精妙。传世之作!这样的诗词,就这样简单的,遗弃在她家中的书桌上。

    而等贾环放下笔,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离开,她心中浮起些难言的情绪。

    她以为她的姿容,足以引起任何男子的关注。所谓:贱妾蒲柳之姿,只是谦词而已。

    然而,贾环很有风度的拒绝她家中的安排,很和气。但,等到她目睹贾环看到他的家书时的反应才知道,她在这位名满天下,手握大权的男子心中,只怕真的如蒲柳之轻。

    她好像错过了什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