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七百九十九章 捷报(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九十九章 捷报(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九月初一晚,新月如钩,挂在暗蓝色的苍窘中。风吹过敦煌城内外的屋舍。

    城南的驿馆中,贾环在自己幽静的小院中,酣然入睡。他满心的心思都尽去,放空思绪休息。

    于整个战局而言,敦煌这里击溃来犯的胡骑,是局势转化的关键,但不是结束。最终要看瓜州前线的战况。

    但,对于贾环而言,这场战役中,他的任使命已经完成,重担卸下。等待着预料中的大胜结果即可。敦煌城破的危机解除,他便可安然入睡。

    睡梦中,贾环梦到了很多人:宝姐姐、林妹妹,薇薇,诗诗,韵儿她们;还有他的那些娇俏、美丽、可人的丫鬟们;还有柔媚、温柔、如水的可卿;还有三姐姐,云妹妹她们;还有师生、朋友;还有他这十年来所经历的艰难、困苦、美好的事情。

    他在疲倦、劳累之后,彻底的放松下来。

    西征的开局,很完美!

    …

    驿站中华灯初上,灯火点点。喧闹声不断。钱槐和胡小四轮流守在院落的门口,挡住了一众拜访者。

    敦煌城外的大胜,已经足以使得贾环早前获取的威望可以“兑现”:若是敦煌城破,胡人占据,贾环的威望自是无用。现在,很多人想“投资”。

    约晚上七点多,和驿丞带着两名心腹小吏过来,想给贾环还一个最好的院落:三进的小院,有一个小花园,挨着街边,方便进出。

    钱槐道:“等我家三爷醒了,我报给三爷知道。和大人先请回吧。”

    接着,郭家的族长郭纶带着三个儿子前来下请帖,请贾环去郭家吃酒,“当日贾大人说解决骨利的事情后再到郭府吃酒。一直未曾有时间。老朽特来相请。”

    稍后,便是汪学士来拜访,但因为贾环已经睡下,留下几句话,便告辞。

    紧跟着,便是西域布政司的同僚。

    小院门口,拜访的人们络绎不绝。都被钱槐挡回去。此时,贾环还在熟睡中。敦煌的月夜,静谧、怡人。落在小院正房床榻的浅灰色帷幕上。

    …

    相比于敦煌城内战胜、喜庆、欢乐、兴奋的氛围,数百里外的瓜州城则是充满了紧张、忙碌的氛围。

    敦煌周军大胜的消息,早就由信使快马送到。而拔野古部的联军还没有收到这个消息。傍晚时分,周军大将乐白便率麾下的京营趁夜出战,仰攻北山的胡人营寨。

    总督府中,信使不断。

    大堂里,幕僚们齐聚。齐驰一身暗青色的常服,居于大堂主位中,缓缓的喝着茶。

    他对自己的定位有着清晰的认识:治政文臣。因而,从不干预前线的指挥。战阵之事,尽数托付给大将,只掌握全局。

    瓜州城距离北山不远,炮声、火铳声,在城内都足以听到。但总督府这里,衙门深,屋舍多,只是隐隐听到些许声音。但,从攻击的时间,可以推测出战局并不顺利。

    乐副将已经率军仰攻了近一个时辰,还没有攻占北山的野马峰。北山山脉呈一个雁行状。野马峰是其西北段的一处山峰,扼守着通往哈密方向的要道。

    简而言之,若是周军攻占了野马峰,以火炮的射程为周长,可以掐断拔野古部联军的主要退路。

    一名幕僚忍了忍,还是出声道:“大帅,要不要派信使催一催乐将军?”

    齐驰想一想,摆摆手,沉稳的道:“再等一等!”

    ….

    北山,常年都是棕色。只有低洼的泉水处,生长着植被如:假木贼、霸王、麻黄、小盐生草、针茅、锦鸡儿、蒿属等。

    然而,在这平静的山脉中,九月初一的夜晚,战火纷飞,血色浓郁。

    野马峰下不远处,副将乐白的大旗已经插到这里。月夜中,十几名将校围着他,“将军,火炮已经运过来。”

    乐白一身铠甲,脸上带着血污,他是阵上的猛将,刚才斩杀了不少胡骑。眼睛中露出锐利的光芒。

    而在间隔数百米外,山峰背后的一处山坡上,拔野古土门的中军大帐设在此地,此时,不少胡骑将领正跪在地上请命。一名大将哀求道:“台吉,撤吧!从早晨打到现在,我薛延部已经死伤了数万儿郎。再这样下去,大军就要崩溃。”

    同罗大将婆实亦单膝跪地,劝道:“台吉,周军正在猛攻野马峰。而敦煌那里还没有消息传来。再这样下去,大军就将被堵在北山、瓜州、大漠之间啊!”

    拔野古土门坐在胡杨木大案后,沉思了一会,痛苦的叹口气,不得不无奈的放弃他心中的想法:他寄希望于敦煌那里获胜。但是,已经这个时辰,还没有消息传来。

    拔野古土门低声下达命令,道:“婆实你带本部两万人先撤,保护大军后路。其余各部依次与周军脱离接触。先撤离北山。”

    他在事实上,承认偷袭粮道的计策失败。而经过一天的鏖战,拔野古部的联军不敌周军:在白天主动发起进攻后,被打残五万人;夜间时,防线正被不断的被突破,至有后路被断的风险。他不得不下令撤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拔野古的战略意图:在今年冬天到来前,将周军赶回到嘉峪关内的战略目标已经失败。

    作为二十万大军的统帅,他心中如何不痛苦?心都在滴血。但,他不得不面对现实。若是还心存侥幸,只怕手中这十几万大军都回不到北庭。

    大帐中的众将松口气:幸而大帅没有固执,纷纷领命而去。然而,就在小半个时辰后,一则消息传遍胡骑联军:野马峰丢失,被周军火炮封锁。大军退路已断。

    对于拔野古不而言,局势一溃千里!

    …

    北山,九月初一的深夜,战争之神:火炮的怒吼,贯穿了整个夜晚的主旋律。将无数狼奔豕突的胡儿的哀嚎都遮掩住。映红了整片北山山脉!

    炮声令北山后的拔野古联军的后勤部落,惊疑不定。而后信使赶来,痛哭流涕,赶着牛羊,往后撤退,准备跨越大漠撤往哈密。这炮声,对于周军,对于西域被屠杀的汉民而言,是华丽的乐章!

    山坳间,低谷处,无数的胡儿在慌乱的奔走,逃跑。更有数不清的大周军人扑过去、追杀。

    瓜州城内外,在得知野马峰被攻占的一刻,万胜之声,不绝于耳。那一夜的风华,已经无须再过多的描述。这场激烈汉胡的碰撞,至此,已经毫无悬念!

    “呱!呱!”

    天明时分,微风吹过略显寂静的战场。惨败的旌旗,无主的野马,战死的尸体伏倒在荒野、山沟、戈壁上。秃鹰、乌鸦在空中盘旋。

    数万征调而来的民夫,在清理着战场。统计着数据。还有,执行齐总督的京观命令。

    大战已经结束,战争的余韵,正在飘散。

    在瓜州城中,总督府的书房中,城中喧闹的声音还可听闻。西域总督齐驰,在书桌上,亲笔起草给朝廷的奏章:

    大周天威,十八年九月初一,臣齐驰率军与蛮族战于瓜州、北山,大胜之!斩首五万余,俘获近十万,牛羊、骆驼、马匹百万头。报捷于陛前…

    九月初八,西域捷报至京师。朝野轰动。rw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