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七百六十章 混合双打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六十章 混合双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书房内,纯金的兽头香炉中焚烧着静神、怡人的檀香,青烟袅袅。窗外,明月如钩。

    卫弘坐在书桌后的椅中,卫康,卫阳父子俩则坐在左侧的一套圆桌桌椅处。

    今日是七夕。七夕乞巧,这是内眷们的节日。卫氏爷孙则聚在一起闲谈、说话。

    意态悠闲。

    毕竟,京中的大幕已经落定了啊!而华墨出京平叛,此时执掌军机处、朝政的正是卫大学士。

    卫阳品着香茗,好奇的问道:“爷爷,天子对子玉的奖赏还没有下来?”不是想赖账吧?

    而整个闻道书院的团队,其实都在等天子对贾环的“态度”。奖赏就是态度的一种。

    卫弘知道孙子什么意思,摆摆手,道:“天子有他的考虑。”赖账倒不至于。只是此一时,彼一时。

    贾环虽有功劳。但天子重赏了贾环的父亲贾政。外界挑不出天子的错来。

    再者,冰冻三尺非一日寒呐。贾环一系列的运作让天子改变心意,收敛对他杀意。但,并没有改变天子对他根本的看法。

    再大的功劳,这都一个多月过去,在天子心中渐渐的淡了。

    卫康洒脱的笑道:“阳儿,别担心贾子玉。以他的水准,还能有事?哦,他上次不是给你们说他想回金陵住一段时间?”

    卫阳就笑,确实不用担心,答道:“是的。父亲。他林表妹有思乡之情,他打算带家眷去金陵住几年。”

    卫弘端起茶碗,笑着点评道:“这小子滑头!”语气很是赞赏。雍治天子的性格比较强势。少在他面前晃,对贾环而言,才是最好的自保方式。而贾环显然明白这一点。

    …

    …

    七月初九,天子移驾乾清宫。乾清宫是皇宫中的后三宫中的第一座宫殿。明,周的天子都以此为寝殿。

    天子自搬到西苑疗养后,便很少回这里住。但今日显然是一个例外。今天是前皇后,汪皇后的出生日。谥号:孝庄贞庄弘惠光烈恭天承圣睿皇后。

    当年,每到这个时候,雍治天子都会为汪皇后好好的庆祝一番。太子,晋王,楚王都有寿礼送来。然而,斯人已逝。盛景不再。

    雍治天子带着太监许彦,独自在坤宁宫中缅怀往事。自早上进去,下午时才出来。这令在乾清宫中等候的杨皇后,吴王,晋王等人颇为担忧。

    今日是汪皇后的生日,来的都是雍治天子身边比较亲近的人。包括汪皇后的一个哥哥,一个弟弟,俱是封侯。

    雍治天子走进乾清宫的次间,见等候的人比较多,心中不喜,摆摆手,道:“你们都去吧。有这份心就好。燕燕和皇弟留下来陪朕说会话。”

    汪国舅,晋王几人都颇感沮丧,今日原本是亲近天子的好机会。但摄于天子的威严,不得不跪拜后,退出。

    乾清宫是天子处理日常政务,批阅各种奏章,召见大臣,接见外国使节,举行家宴的地方。同时,有书房,寝宫的功能。皇子们读书的上书房,亦在乾清宫周围的庑房中。

    雍治天子和杨皇后,吴王说话的次间,是他的书房所在。

    书房中,以明黄色为主格调,飞檐翘角,书橱用度,陈设古玩,尽显皇室的华贵。

    雍治天子坐在龙椅上,喝着茶。成瓷的茶碗,名贵异常。对吴王叹道:“家事不宁,让皇弟看笑话了。”吴王两度证明他的忠诚。雍治天子对吴王的信任非常高。

    吴王坐在椅子上,忙道:“臣弟不敢…”

    雍治天子打断吴王的话,“不必为朕隐患。两个逆子!”语气颇有些愤然。

    他连给楚王祭奠皇后的机会都不想给,将楚王赶出京城。他本意是想钓几条大鱼,没想到浮上来的却是楚王。难道,他的位置,将来会不是儿子的?

    这话吴王不好接。

    杨皇后一身宫装,气质端庄、优雅。珠圆玉润。一颦一动都透着皇家礼仪的风范。成熟的美妇。她开解了雍治天子几句。御书房中的气氛方才缓和过来。

    吴王想一想,道:“陛下,臣弟近日倒是遇到件可笑的事情。前几日贾环跑到我府上拜访。想请我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陛下当日没有在含元殿答应,不就是答复吗?像他这样聪明的人,却是个官迷,竟然想不到这一层。”

    雍治天子听得一笑,舒服的靠在椅中,道:“他哪里是想不到?是想的到,但还不死心。”

    吴王呵呵一笑,恭维道:“陛下圣明。臣弟抹不过情面,在陛下面前帮贾环提及此事,请陛下恕罪。”主动承认“错误”,这就是吴王的聪明之处。

    雍治天子微微一笑,“这有什么罪?贾环是你儿子的老师嘛!听说澄哥儿最近很上进?”

    吴王笑着点头,一脸的欣慰,道:“就是喜欢捣鼓一些乱七八糟的玩意。还是陛下给臣弟的主意管用。”

    雍治天子很受用,笑道:“贾环此子,才华还是有的。白璋说他能折腾事,这话不假!朕都快要压不住他。国朝并不需要一位神童出身的权相。”

    这是把话说透彻了。他不会启用贾环。

    吴王附和道:“陛下明见万里。”他还没傻到当面反驳天子的话。虽然,他心里为贾环感叹:多少有点不值!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雍治天子笑起来,伸手虚点着吴王,“你啊…”

    这时,杨皇后轻笑着柔声道:“陛下,你既然不打算给他官职,何不赏赐点别的东西给他。免得令忠臣寒心。上次圣寿节,贾环不就出了个好主意?”

    雍治天子目光柔和的看着杨皇后,这是前皇后之后,他所钟爱的女人,道:“燕燕,他那是有求于朕。不过,燕燕的话亦有道理。”皇后的面子要给呀。

    杨皇后趁机道:“陛下,贾环念念不忘他表妹。陛下何不赐婚?一来令其感受到天恩浩荡。二来,日后史书上亦是一段佳话。”

    蜀王前日来永寿宫见她,提起此事。当日,保住青美人,她顺着天子的意思。出主意的便是贾环。他想求她在天子面前美言几句,请求赐婚。

    若是青美人再次害的天子昏迷,她肯定要杀青美人,并怪罪贾环。但这只是天子的一个幌子,她自然不怪。此时,兑现诺言。

    雍治天子笑一笑。他才不管皇后说的理由。雷霆雨露,俱是君恩。至于佳话什么的,他要名声不在这上头。但,燕燕肯帮贾环说话。贾环必定是给燕燕帮过忙。

    他没有必要为一点小事,落燕燕的面子。况且,贾环这次立功,确实需要赏赐。

    雍治天子道:“既如此,朕给军机处下口谕。但那帮老顽固要是不肯,燕燕可不要怪朕。”说着,叫了太监许彦进来,“传旨,朕闻贾环与其表妹相恋,特此赐婚。以嘉奖贾环的功劳。”

    天子的口谕,一般比较直白。圣旨上华美的骈体,都是翰林们加工后的手笔。

    吴王微微愣住。最近朝中当值的是武英殿大学士卫弘吧?他会抵触这份圣旨?若是华墨,宋溥,说不定会扣住。而卫弘与贾环私交很好。概率很低。

    可贾环当日不是这样和他说的啊,他说想要求官。看看杨皇后的说法!这混蛋小子,为了他表妹,竟然在算计他。枉他刚才为其太忠心感到不值!

    吴王低着头,心中哭笑不得。然后,还有着一种难言的感慨。真正被套路的,其实是雍治天子。这位此前想要杀贾环,此刻对贾环依旧有看法的天子,被贾环所驱动。

    这算不算可悲呢?

    当然,在这个时候,吴王不可能去提醒天子。这件事,若没有他在天子面前说贾环求官的坚决,打消天子对贾环忠心的顾虑,杨皇后的建议怎么可能见效?

    这看似简单。但是,第一,有几个人能同时说动雍治天子信任的两人:吴王和杨皇后?第二,有几个人敢于冒险算计天子?韩秀才就因为算计而死的。

    …

    …

    七月初九,雍治天子下旨赐婚贾环和林黛玉。

    圣旨既出,京中轰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