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七百五十八章 生子当如贾子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五十八章 生子当如贾子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贾府的封爵,荆园的萧瑟,楚王党的败亡,白府的凌乱,殿前侍卫司卫家的衰败〔即将消亡〕…

    这一件件的事情,发生在五月底六月初的京城。于报纸来说,热点不断。特别是官方的报纸真理报上。对于政治上的事情,毋庸讳言!

    庭院深深,几株苍柏,带来夏日上午的荫静。

    真理报主编周慎行在公房的窗口处,看着庭院里的风景,心中感慨难言。

    手边的清茶已是温凉。

    很难说清楚他心中此时对贾环的看法!他是听了贾环的建议,才有今日的地位。

    他虽说不算是楚王党的核心人物,然而楚王党的覆灭,却并没有影响到他的仕途:昨晚,他拜访了准备出京平叛的华大学士。华相对通政使贾政夺权真理报,表示谅解。承诺等平叛回京,就将他头上的代理二字去掉。

    但是,他心中对他“背叛”楚王,隐约还是感到有些难堪!只是,他怎么能料得到楚王会在二十七日晚上举止失措,致使天子印象大坏呢?

    〔周主编,没看清楚贾环惊弓之鸟的策略。〕

    有时候细想之下,会觉得运气似乎总是站在贾环的一边。这让他内心里的嫉妒如蛇,但不敢表现出来!如果不是运气,内中会是何等的谋算?想想令人心悸。惹不起!

    这时,外头小吏在门口道:“大人,贾探花派幕僚刘国山前来拜访。”

    周慎行喝口茶,缓缓的收敛心中复杂、异样的情绪。回头,道:“请他进来吧。”他的想法:只要能升官,其他的事情好说。

    …

    …

    锦衣卫衙门中,这几日异常的忙碌。但凡京中有大案,锦衣卫就会忙起来。

    二十七日晚,一系列的案件,都是有司接手,但锦衣卫会提供证据,旁听审讯。

    六月初八,去西苑面圣回来的指挥使邢佑热得满头大汗,一叠声的吩咐下属们倒茶。

    几个小吏忙过来服侍。邢佑揭开官服扣子,坐到椅子上“咕咚咕咚”的喝一通凉水,解着暑气,笑着对身边的心腹下属张辂道:“弘载,你的功劳,我已经向天子禀报。”

    他这位下属,将升为锦衣卫指挥佥事。

    张辂脸上立时流露出感激之色,忙躬身行礼,道:“属下谢大人栽培。”

    “哈哈!”邢佑仰头笑几声,而后,看着张辂,意有所指的道:“朱鸿飞的案子,接下来由弘载你亲自负责。务必办的不会留下任何的隐忧!”

    作为锦衣卫指挥使,他的消息非常的准确,灵通。贾环此次摆脱天子的杀局,并摧毁楚王党。从他角度看过去,可谓满朝无敌手!想想看,这场夺嫡之局中,多少政治力量,大臣们离开?唯独贾环一次又一次的留在最后的舞台上。

    天子当然不会让贾环复起。但之后呢?未来二三十年间,国朝必将迎来贾环的时代。这样的人物,他吃饱了撑着,才想着结仇?

    必须要消除隐患,不令贾环惦记着他。贾环惦记着的人,基本没好结果!比如:顺亲王,刘公公,韩秀才等。

    张辂保证道:“是,大人。”

    邢佑满意的点点头,放松的依在梨花木椅中。微微沉思着。现在,东宫之位,局势基本明朗。这是大局!而放在贾环身上呢?无事一身轻!静待来日。

    而贾府的力量又得到怎么样的增长?只怕是,现在四王八公集团都需要慎重的听一听贾环的意见吧!贾府在稳步上升!

    …

    …

    吴王府在五月底六月初时,和贾府一样,异常的热闹。拜访的人络绎不绝。

    假如神也玩游戏

    吴王的彩头,比贾政还重。他被雍治天子封世袭罔替的亲王。只有后世子孙不犯昏,这是有权势的铁饭碗,与国同休。

    傍晚时分,吴王见了一回宾客,穿过散发着树木清香的花园,到内书房中,世子宁澄和宁潇正等着。

    早几天前,宁澄和燕王宁淅作为贾环的弟子已经去贾府向贾环道贺。当然,名义上是为政老爹贺。

    “见过父亲。”宁澄和宁潇两人向父亲行礼。姐弟俩容貌有些相似。宁澄的眼睛有些狭长,瘦瘦的。而潇郡主则是有着一双丹凤眼,极其的明丽!

    吴王笑着摆摆一手,道:“叫你们来,是有件事情叫你们去办。六月十二日,贾府嫁女。你们代我去走一趟。送一份厚礼。”贾环脱困,不被天子针对,他自是不好明说。但一份厚礼,要送!

    或许,吴王心中对于隐瞒白璋的密折,还是有一些愧疚的情绪在其中。

    宁潇一身青翠的长裙,衬托着她修长的身姿,俏丽的脸蛋上带着微笑,点点头,“嗯,父亲。”

    她二十八日上午,得知父亲的应对正确后,心里轻松之余,在想贾环昨晚是如何应对的。不想,贾环的应对完全超出她的想象。给她一个大惊喜!

    不愧是顶尖的政治水准啊!令人赞叹,敬佩。

    宁澄摇头,心里想着送什么礼物最好。据闻,出嫁的是宁国府的姑娘,贾环的四妹妹。她喜欢佛。

    …

    …

    古代的生活节奏比较缓慢。没有像现代这样,争分夺秒的活着!当然,这其中有交通,通讯不便利的原因在其中。在张居正的考成法出来前,衙门什么时候对外给一个答复,完全看正印官的心情。

    自五月二十八日,雍治天子在含元殿上“裁决”之后,到六月中旬,各项事宜,结果才逐渐的落定:封赏,惩罚,杀头等。概括起来,便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而这场大剧,终于是徐徐的落下帷幕。一切底定!

    六月十二日,贾府嫁女:贾惜春嫁给雍治十七年的新科榜眼,闻道书院的英才,罗向阳。绰号,罗君子。

    这一日,是贾府的欢庆日,收获日!不仅仅是因为婚礼,还因为贾府在此次**中的收获!人望,权威,号召力,这些软实力,不是说说就能体现,而体现在具体的事情上。

    在国朝,高级官员们相互串门,需要有一个理由!这是门面功夫。锦衣卫很猖獗的。而贾惜春的出嫁,就给了众多官员拜访贾政、贾环的机会。

    可以谈一谈。

    当日,贾政被封荣国公的消息传来,他的门生,贾府的姻亲:四大家族,贾府的世交,宫中的元妃,都派人来庆贺。当晚,贾府置酒。但,这只是小范围的!

    六月十二日,贾惜春出嫁,则不同。贾政的同僚,门生,四王八公为首的旧武勋集团,姻亲世交,纷纷派人来贺。贾府门前,车水马龙。府内,高朋满座。

    至于谈什么?

    楚王党哀嚎,叹息,后悔;尹郎中感受挫折;周小人被震慑;锦衣卫指挥使表露善意;吴王派一双儿女祝贺…,如此种种,十二日上午,官员们来贾府,和贾政,贾环具体谈什么,不言自明。

    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

    …

    烈日酷暑。

    宁国府内,贾惜春在东路的闺房中,冰块散发着凉气!惜春坐在梳妆镜子前。

    十五岁多的少女,容貌精致,俏丽。很出众的小美人。而大红喜庆的礼服令她清冷,淡然的气质淡了少许。这是她自小陡逢灾难所形成的独有气质。

    房间里张灯结彩。外面喧闹声,以宁国府之大,都能听到,可见外头的热闹,宾客之多!仆妇们帮着惜春梳妆,打扮。她脑海中,还回响着姐妹们的祝福。明朝穿越者

    还有三哥哥贾环的祝福:“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这是诗经里贺新娘出嫁的句子。贾环要说的话,要祝福惜春的话,都在此语!千百年流传下来的名句,虽然老套,但能流传下来,祝福的意思,自是表达的非常到位。就像贺寿时,说一句: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三哥哥…”

    惜春的头上被仆妇带上沉沉的凤冠。而她想起大约十年前的旧事,雍治八年的正月,贾府内置酒,令众小辈作诗,欲与甄宝玉相比。她当时讥讽三哥哥,“哼,就怕你想出风头也出不了呢。”

    那时啊…

    一切恍惚就仿佛在昨日。若非三哥哥护着她,开导着她。她的人生会走向何方呢?

    时间流走。少顷,吉时已到。新郎官来迎亲,惜春坐入花轿中,在迎亲队伍里的护送下,离开贾府。翻开她人生新的一页。

    她会想大观园中的姐妹们,一切!

    …

    …

    罗向阳的住处在京城西,宛平县的乡镇中。他家中是小地主,有良田数亩。另有妹妹,弟弟几人。他做官之后,自是晋升为国朝的缙绅阶层。

    此时的家境自不比说。

    他要在京中做官,惜春会跟着他住在京中。他买下的宅子就在四时坊中。但婚礼自是在老家里进行。

    贾环在贾府里和来访的重要宾客们都见过面,跟着迎亲的队伍到罗府中。

    桑榆成林,道路蜿蜒。一副舒展、自然的美丽乡村画卷。庞大的迎亲队伍走在画图中。红妆十里,敲锣打鼓,震动十里八乡。引得无数乡民围观。

    而此时,山长张安博,张承剑等人早等在修缮一新的罗府中。大师兄,庞泽他们几人是伴郎!

    酒宴之丰盛,婚礼之喜庆,不必再赘言。正厅中,书院子弟满座。酒过三巡,许英朗起哄道:“子玉,新郎官已然不在,我等久未闻你的新作。可有诗否?”

    满厅几十人刷刷全部看向贾环。

    大师兄公孙亮丰神俊朗,头戴唐巾,一身蓝衫,仪表极其的出众,其人如龙,提着酒杯给贾环斟酒,笑道:“贾师弟当以诗言志!”如此困难的局面被解开!前途一片光明。仅仅只需再忍耐几年,等着雍治朝结束!当此之时,岂能无诗?

    张安博须发皆白,笑着捻须,点头,道:“文约此言极是。”目光和蔼的看着贾环。

    他今日是证婚人。以左都御史之身份证婚。宛平县,顺天府的堂官们,今日都在此。今年新科的翰林,状元瞿炜,探花袁枚,庶吉士傅正蒙都在此。

    贾环没有推脱,笑一笑,起身,端着酒杯,道:“我昔日在金陵闲居,登京口北固楼,有感于三国、南宋旧事,有旧作一首,与诸君共赏。”

    吟诵道:“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好。”贾环的话音刚落,叫好声一片。文人雅士,自可瞬间判断出这是一首精品词作。

    而知道此次朝争内幕的闻道书院核心团队中人,则能有更深的感受:

    于夺嫡之争,皇位更替,王朝兴衰的感叹: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或许,应当是:生子当如贾子玉!年少万兜鍪,坐断贾府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8〕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