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七百四十六章 惊弓之鸟(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四十六章 惊弓之鸟(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小轩中熏着香驱蚊,夜雨点点滴滴。时而,敲在窗户上。

    楚王看似很镇定的坐在椅子中,但他的语速,细微的动作,眼神,都透漏出他内心的情绪,有些躁!他和白尚书聊着京中的近况,“贾环到底想干什么?”

    京中有点消息门路的人都知道朱鸿飞和贾环交好。朱御史敢上书建言立储,若没有贾环的指使,谁信?

    白璋宦海多年,抗压能力,养气功夫,比时年23岁的楚王,要强太多。慢条斯理的喝着茶,尽量安抚着楚王的情绪,缓缓的道:“殿下,你不要太在意。

    东宫之位,什么时候是由御史来定了?近日旧武勋集团的表态,也说明,他们并没有支持晋王。他们也不敢。否则,天子势必会清洗他们。再者,有魏其候他们盯着的。

    贾环大举造势支持晋王,目的不外乎两个。第一,制造局面,想要提高和晋王谈判的筹码。他和晋王的联盟不可能无条件。第二,他在试探天子。为接下来,谋求晋王入主东宫,寻找契机。

    这会给殿下带来一些压力!但是,殿下不必太在意。其一,本官已经上过密折,贾环这么搞,是自寻死路。其二,东宫之事,悉在圣意,不在朝臣们的支持。”

    白尚书说一段,楚王就点下头,认同他的观点。白尚书的政治水平同样不是顶级,但是他身为尚书,现在是有大把的时间用来揣摩,故而,分析的头头是道,很是透彻。

    顶级的政治水平,绝对要包括反应速度和政治灵敏度!这才能在朝堂上纵横捭阖。否则,在天子面前,或者廷议中,事情都定了,你事后想明白,有什么用?

    白尚书一共说了四层意思:第一,楚王不要急;第二,军头们没有支持晋王;第三,贾环的目的;第四,殿下但请安坐,贾环必败。

    楚王心中的疑虑渐渐的消失,起身,鞠躬行礼道:“谢白尚书为我解惑。”韩秀才说楚王礼贤下士,楚王同学,在某些事情,是很能放下架子的。

    白璋连忙将楚王扶起来,“殿下,使不得。人君当神器之重,居域中之大。殿下当养帝王气以待将来!”白璋和韩秀才对君主的期望,是不同的!

    最后一句,说的楚王心头一热,神情微动,诚恳的道:“我记着白尚书的教诲了。”

    白璋笑一笑,告辞道:“我不宜久留,殿下保重。”他今天来见楚王是冒了很大的政治风险的。但是,不得不来。韩秀才已死。他担心楚王看不清局势。

    楚王殷勤的送走白璋,回到幽雅的小轩中,嘴角不自觉的带着一丝高兴的笑容,想了想,摇摇铃,叫来自己的心腹贺太监,吩咐道:“四川布政司那边动一下。”

    四川左布政使是世袭保龄侯的史鼐。是贾府的姻亲。而右布政使施世俊是楚王的人,他早就掌握了史鼐贪赃枉法的一些证据。

    楚王的意思是:干掉史鼐。

    贺太监道:“是,王爷。”转身离开。

    楚王走到窗户口,看着玻璃窗的小雨,思绪万千。

    白尚书是建议他不要在意,抗住压力,坐等“胜利”!但是,贾环设计死韩谨韩子恒,无异于是在他脸上抽了一耳光,他心里没有一点想法吗?

    楚王的选择并没有错。远在四川的动作,不会对京城的局势有影响。但是,仔细审视楚王的动作,就会发现,他心中,还是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这不像是在发泄情绪吗?贾环找麻烦,他就打掉贾府一个从二品的布政使!

    直白的说,无论是晋王和楚王两人谁成为下一任皇帝,另外一人,绝对活不成。至于,死亡的理由,史书上很多,完全可以借鉴。所以,在当前的形势下,贾环极其身后的力量突然为晋王造势,再加上,楚王猜测自己在雍治天子心中的印象,23岁的青年,此时心理的压力是非常大的!

    不是谁都是贾环那样的老油条。他两世为人,加起来,心理年龄都有40多岁!

    白尚书的“心理按摩”是成功的。但是,刑部尚书,不可能一直呆在楚王身边!

    …

    …

    小雨点滴,落在梧桐树上。

    贾府北园,夕韵堂中的气氛,微显放松。贾环,乔如松,庞泽,刘国山几人在闲谈着。

    对于夺嫡而言,或许,局势还是晦暗不明!确实,谁都不知道雍治天子会立谁为太子。但是,对于贾环的计划而言,局势已经相当的明朗!

    整个京城,都在推测贾环的意图。主流意见,有两种猜测。第一,贾环已经和晋王结成政治同盟。所以,贾府的政治力量支持晋王。第二,贾环藉此向晋王开价。同时,试探雍治天子的想法。

    然而,贾环的真正想法却是:给楚王压力!

    惊弓之鸟啊!

    这是《战国策》记载的一则小故事:射手更羸与魏王处京台之下。仰见飞鸟。更羸说:臣为王引弓虚发而下鸟。魏王不信。过了一会,一头大雁从东边飞来,更羸以虚发而下之。

    魏王问原因。更羸解释说:大雁身上带着伤,又因离开同伴心中惊惶,听到弓弦声,拼命往高处飞,引发伤势,所以跌落下来。

    楚王就是这只惊雁。前太子的死,就是他的心伤。雍治天子对敢“反抗”的儿子是不会手下留情的。韩谨的罪名是意图谋害天子!不要和政治动物谈:虎毒不食子。武后当年也干过!

    而韩谨,刘子宁的死,殷无忌,高之令的离去,周慎行的疏离,令他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就像是独处一样。

    贾环突然的让朱鸿飞上奏章,请立晋王,就是引弓虚发。他的目的,就是吓楚王这惊鸟!

    说的更简单点,就是他在等待楚王在惊惶下犯错,自己作死。

    楚王可不像晋王,身上一堆毛病。楚王本身作为皇子,没有什么缺陷!贾环的策略:可谓是拿石头熬油!经过这样一系列的布置,终于等到胜利的曙光出现。

    一个人在惊惶的状态下,往往会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举动来。楚王为了弥补在天子面前的印象,会做出什么事来呢?

    当然,贾环的性格,不会没有留一个后手。万一,楚王不作死呢?或者,他还没想好怎么作死呢?贾环的布置,请楚王建议天子去木栏狩猎。

    这要借晋王的手来实现。晋、楚两王相互没有在对方府里埋钉子,这怎么可能?孙子兵法十三篇,有用间篇。

    贾环的第一阶段中,倪二,是死士,死间。第二阶段中,周慎行这枚棋子,是反间。

    众人此时,用显微镜一般审视计划,在谨慎的乐观中,等待着时间流走!

    这时,门外钱槐来回报,“三爷,石通判来了。”

    石赋,北直隶人,表字德辉。现为湖州府通判{正六品}。和贾环是乡试同年,会试同年。当日,他少年得志,21岁即乡试高中。但却在会试中折戟。

    然而,乙卯科舞弊案,最终反转过来,贾环无罪。汝阳侯之子赵星辰被革除功名。石赋补上三甲最后一名。在贾环的运作下,外出江南任县令。这几年官运亨通。

    贾环去年携林千薇在江南游玩时,便是石赋和浙江左参政宇文锐招待的他。

    双方渊源极深!

    石赋是到吏部叙职。国朝的官员,在任期内,都有这个流程。贾环和石赋下帖子约了今晚在北园中吃酒。

    庞泽大鼻短须,主动道:“子玉,我就不去了。”进士们吃酒,他一个秀才,很尴尬。

    …

    …

    清雅的楼阁中,夏夜的小雨垂落,北园的水榭楼阁在凄迷的雨中,若隐若现。

    酒桌上,乔如松作陪。三人边吃边谈,聊的很尽兴。

    石赋容貌俊逸,时年28岁,有着在基层历练出来的圆滑,和贾环说起沿途见闻,笑着叹道:“子玉,我说出来,你别笑我。山东段的运河上那情况乱的!我历任亲民官都感到害怕。那些漕工,几十个人就突然围上来了。要买路钱。我当时腿就吓软了。”

    贾环微微皱眉,低声道:“那边运河上已经没有王法了吗?”他想起了前太子之子宁榕。莫非,这就是他的凭仗。历朝历代,山东都出过民乱。老百姓苦啊!

    明正德年间,白莲教作乱,席卷山东。

    石赋收敛了笑容,摇摇头。

    贾环和乔如松都有些沉默、沉重。年后,真理报上就有报道,山东运河沿线的漕工,情况不稳。纪侍郎当时还以此顶了华大学士一句。

    而从贾环的角度来言,他在江南所见的周朝社会中普遍存在的各种矛盾,在运河沿线,尖锐得,已经到了要爆发的地步了吗?

    这时,外头一名小厮惊慌的跑进来,“三爷,庞相公让我来送口信。大事不好。朱御史在教坊司被锦衣卫抓走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