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七百四十五章 贾环的意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四十五章 贾环的意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随着朱鸿飞的奏章,朝堂的局势,再一次风云变幻!总有那么一些人,是站在时代浪潮上,引领潮流。比如,朱御史背后的贾环,以及和他所关联的一批力量、权势人物。

    如果,从全局的角度来看,雍治十七年夏季,大周朝的朝堂,在韩秀才,刘皇商的身死,永昌公主被削爵,玉观音案彻底落幕,同时结束的还有对雍治天子昏迷的追责。

    朝堂上的主要矛盾:华大学士借助玉观音案树立权威,已经结束。纪侍郎堪堪脱身。他没有保住麾下最得力,最有潜力的助手:汪学士。其被贬西域。

    而风云变幻,是指的,此前退居为次要矛盾的夺嫡之争,随着朱大御史的奏章,再次成为主要矛盾,成为朝堂内外所关心的问题。

    太子是国本。雍治天子在三月初突然昏迷,重病,这让朝臣们集体意识到雍治朝已经进入末期!人心思变。这个变动的人心,最大的公约数便是:立太子!

    五月中旬,朱御史一时风头无两。

    而朝堂内外,更多的人则是试图解读贾环,或者说四王八公为核心的旧武勋集团的立场、意图。

    京中各大臣,权贵们的府上,走动忽而频繁起来,同时,路边社的小道消息陡然增多。

    报社编辑们常汇聚的成丰茶馆,更是日日爆满。至于,其中有没有锦衣卫暗探,可想而知。

    可以想象,远在榆林的王子腾得到消息,不知道要把贾环骂成什么样!当年,他和晋王联合,意图下注,贾环给他搅合。而现在,贾环自己却推晋王。

    三月十八日,北静王约贾环到府中吃酒。稍后,四王八公的核心人物们齐聚在北静王府商议。商议后,旧武勋集团给出的信息颇为纷杂,不是一条心。这让在一旁虎视眈眈,以魏其候为首的新武勋集团空欢喜一场。

    京中,夺嫡这个话题再次被炒热!科道言官们纷纷发言。“病愈”的真理报主编周慎行,强力弹压,京中报纸除了官办的真理报,都不准言及政事。

    然而…

    局势,其实还在一片混沌中。庙堂诸公都还没有表态!甚至,宫中对朱鸿飞的奏章都没有回复。

    三月二十四日,一场小雨,自早晨下到傍晚。吴王带着世子宁澄参加魏王府的一个酒宴回来。屋檐下,雨水如丝线。华美,古雅的厅中,独孤王妃,宁潇迎着吴王,宁澄。

    四五名丫鬟捧着各种器具。独孤王妃帮丈夫换下外衣,闻着酒气,嗔道:“叫你少喝点酒。现在的白酒,可不是黄酒那样。澄儿也喝酒了?”宁澄嘿嘿笑着。宁潇瞪弟弟一眼,展颜轻笑。温馨的生活画面,在雨天的一角,徐徐的展开。

    吴王四十多岁,头发已见几许斑白,喝着浓茶,坐在椅子上。闲聊了一会儿,宁澄先去休息。宁潇没走。吴王问道:“潇儿有事情找为父?”

    宁潇点点头,一双大而美丽的丹凤眼,尤其的明艳,认真的道:“父亲,我想向你请教京中的局面。”

    吴王好笑的看着女儿,正要说她。一个女孩子太关心政治,并不大好。

    独孤王妃微微蹙眉,道:“潇儿,你该关心娘给你选的那几个青年才俊,到底那一个合你的意。好将婚事定下来。怎么老关心着朝堂上的事呢?”

    她的观念比较老派:女子无才便是德!偏偏她女儿不省心,一个人能顶的两个男子。京中就有传言:若潇郡主是男儿身,就是皇族子弟中的第一人!

    宁潇低头,没听母亲的话。十六岁的少女,同样在叛逆期啊!

    吴王却是叹口气,笑着劝妻子,道:“好了,好了。多学一学,并不是坏事。免得将来吃亏。以后嫁人了,少不要应付那些小妾。潇儿,跟我来书房吧。”

    吴王话说的比较透彻。他私下里,比较随和,风趣。

    独孤王妃无奈的瞪丈夫一眼,哪有这样说女儿的!

    宁潇心里好笑,跟着父亲到书房中。京中的局势变幻,她一直关注着。以潇郡主的智商,自然明白,贾环现在处在风暴眼中。她和贾环接触的太频繁,会招惹麻烦。不过,她想不明白的事情,可以向父亲请教。

    书房中,仆人们进来,点亮灯光。傍晚雨中幽静的气息,从玻璃窗外,无声的浸润进来。

    吴王能得到雍治天子的信任,执掌内务府,负责天子的各种琐事,掌管天子内帑,能力自然不差。但,他并非顶级的政治水准,而是在中等偏上的水平。

    但是,他作为父亲,对女儿的想法,当然清楚的很。温和的笑着道:“潇儿,你是要问当前朝中夺嫡的形势,贾环为什么发声支持晋王?你认为呢?”

    这件事,在大多数朝臣看来,其实挺意外的!别只看贾环和楚王关系不好,他和晋王的关系好得到哪里去?都在猜贾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宁潇轻轻的沉吟着,道:“父亲,从逻辑上来讲…”潇郡主和贾环交往日久,口中的词语跟着有些相近,“最合适的判断是,贾环和晋王结盟了。当今天子身体不佳,贾环要为他自己找一条后路。”

    但是,以她对贾环的了解,恐怕这件事不会如此简单。贾环的水准,不可能这么低。如果真的和晋王结盟,此时,应当是低调,对晋王才是最有利的!

    要知道,楚王,现在很有可能被天子猜忌着。韩谨是以谋害天子的罪名入狱,身死。

    吴王笑着点头,他女儿的政治天赋,他是知道的——宁潇获取政治信息,不可能绕得过吴王。

    吴王缓缓的道:“当前,九卿,五军都督府的军头们,大学士,都没有表态。天子也没有表态。潇儿,其实,四月底,刑部尚书白璋曾经给天子上过一份密折。若贾环知道,恐怕不会这么做了。”

    密折,只有天子能看。由太监们当着天子的面拆封。但是,谁上的密折,内务府总管吴王肯定知道。联想一下,四月底是什么情况?白尚书的密折内容就呼之欲出:告贾环的刁状!

    贾环知道这事的啊,肯定不会采取现在这样闹的满城风雨的做法,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他当然不认为贾环已经和晋王结盟。他和贾环接触过多次,私交甚好!对贾环很了解。贾环这个人很傲气的!即便是要结盟,恐怕会让晋王先找他!

    “啊…”宁潇微微一惊,美眸看着父亲。心中的第一反应是告知贾环这个消息。她和贾环是朋友。

    吴王摆摆手,轻叹口气,道:“潇儿,所以女子不适合政治!我和贾环私交虽然好,但我和他并非政治同盟。这种事,不能感情用事。否则,追查起来,我要担责任。”

    吴王的话,有告诫女儿的意思。国朝的锦衣卫,在京中各处,渗透的非常厉害,无孔不入!天子真要查,他跑不了。

    他是保皇党,而贾环心里恐怕是巴不得天子早点死。当年刘太监以文字狱污蔑贾环入狱,其实,真的是空穴来风吗?天子心里,只怕有些看法的!

    生活不是小说!每个政治人物都有自己应有的立场,利益。比如,吴王。夺嫡如此的凶险,他怎么可能因为私交,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压到贾环身上?

    宁潇心里轻轻的叹一口气,点点头,“父亲,我知道。”她不可能为朋友出卖父亲。

    父亲的话,意有所指。但她心中的疑惑,还没有完全的解开。然而,添了几许担忧。不过,局势,看起来,似乎明朗了些。

    谈话继续。

    …

    …

    在吴王父女谈话时,地处京中东城的楚王府中,楚王正在和刑部尚书白璋说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