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七百四十四章 惊弓之鸟(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四十四章 惊弓之鸟(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由不得贾环不震惊!

    雍治十三年底,前太子宁溥起兵造反失败,太子妃甄静儿偕同太子的两名妃子在东宫中自杀。留遗书,请求天子赦免太子两名子女:宁榕、宁樱的罪责。

    这两位,被当今天子安置在胶东,爵位分别是郡王、郡主。在胶东城内,权限如明朝封的藩王一样:不得出胶东地界,但享有司法豁免权。算是开了国朝的先例。由此可见当今天子对太子妃甄静儿的看重!

    然而,此时,甄宝玉告诉贾环,宁榕出现在京城,并派人来找他,贾环如何能不震惊?

    宁榕私自入京,这是死罪。他想干什么?

    甄宝玉和大脸宝同岁,他早和李绮成亲,为人稳重。他显然知道其中的利害,皱着脸,道:“贾世兄…,这如何是好?”这事,他的麻烦大着。

    要知道,知情不报,同罪!甄家现在如何经得起折腾?而出卖宁榕,这让别人怎么看他?他是宁榕的舅舅!他对谁都不敢说,而往常可以商量的三妹妹已经出嫁,成为燕王妃。他只得来向贾环请教。

    贾环坐到木椅上,沉吟了一会,沉声道:“梦阮,做人做事,要有基本的原则。你是宁榕的舅舅,若是告发他,让世人如何看你?这不可取。

    但是,宁榕到京城中,必定会搞事情。你不要再和他接触,避免被卷入。”

    甄宝玉心里长长的松口气,大圆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他内心之中,并不想去告发宁榕。作揖道:“谢贾世兄指点。”

    贾环笑着点一点头,“没事。”

    其实,这件事的本质是什么?不在于甄宝玉想不到贾环的办法,而在于,知情权,话语权!假设宁榕的事情败露,甄家说没有参与,谁会听呢?若是贾环代表贾府出面说,甄家没参与,那结果会是完全不同。

    贾环和甄宝玉这样聊一聊此事,给出建议,就意味着,若是甄家出事,他会为甄宝玉背书。若他不愿意背书,给出的建议就会是:让甄宝玉告发宁榕。

    但那肯定不是贾环的风格!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不断的面临各种的选择。没有谁,干净的和白纸一样。如果有,那肯定是年龄不够,社会地位不够!比如,你在搬砖,肯定不会有人向你行--贿。在各种选择中,谨守自己的底线、原则,即可。

    送走甄宝玉,贾环在小厅微微沉思着。宁榕的出现,意味着变数!而且是很大的变数。他需要好好的想一想。

    这时,门外传来钱槐的声音,“三爷,迎亲的队伍到了。”

    “嗯。我这就过去。”贾环收回思绪,走出小厅,走到二姐姐迎春的婚礼氛围中。

    …

    …

    贾府嫁女,自迎亲的队伍出了贾府,贾府这边的酒宴便开始,招待来宾。而迎春婚礼的中心,便转移到薛蝌在荣国府北街北面街巷中的住宅中。

    下午时分,贾府这里宾客散去。其中,便有甄宝玉。而薛府处,婚礼还在继续。

    夜色,再一次的笼罩着京城。京城繁华南城的某处院落中,一名富家公子装束的青年,正在厅中喝茶。宁榕,前太子宁溥之子。他的年纪约十四五岁。这个年纪,约等于二十一世纪的二十岁。

    独臂的大汉,蔡农吉从外面进来,身上带着杀气。他原是太子手下的暗探头目。躬身一礼,道:“殿下,甄家二爷拒绝了我们的提议,还说,要我们不再和他联系。”

    宁榕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哼,我这位二舅舅的性子,未免太胆小。要是大舅舅在,肯定不会如此。不愧是富贵温柔乡里长大的。女儿是水做的骨肉。呵呵。随他去!”

    宁榕当日跟着甄静儿长大时,甄家是江南第一世家,居住在金陵。出面办事的是甄礼。他对甄礼这位大舅舅印象很好。对甄宝玉则是根本没有见过面。

    没有甄家的帮助,我一样能成事!

    …

    …

    雍治十七年,五月十二日。贾迎春的婚礼,在夜幕中,徐徐的落下帷幕。

    这一整天中的画面徐徐展开:邢夫人作为嫡母,送女出嫁;大观园的姐姐妹妹们的祝福,劝慰,依依送别;被丫鬟们牵着,踏入花轿的一幕;绕行西城,进入薛蝌住宅中的鞭炮齐鸣;宾客的祝福,鼓乐齐奏…

    贾环是贾府的执掌者,同时,亦是薛家的女婿。荣国府北街,薛蝌的住宅中,夜间时分,贾环和宝钗两人坐马车,带着丫鬟们先回无忧堂。

    薛姨妈还在帮着薛蝌操持内务。薛蟠并其妻夏金桂,薛宝琴都在。

    华美的四匹马拉着的马车平稳的消失在街巷的夜色中。马车内,贾环向后倚在塌椅上。他今天的酒有些高。在贾府里吃一顿,在薛蝌这里又吃一次酒,他打熬的好身体都受不了。

    宝钗一身鹅黄色的长衫,动作温柔的给贾环含着醒酒石。手指给贾环含了一下。杏眼微嗔,白腻的俏脸微红。轻声道:“夫君脸有忧色,是不舍二姐姐出嫁吗?”

    贾环舒服的靠着,闻着娇妻身上淡淡的幽香,若不是怕身上的酒气令娇妻难受,他都想抱着她。宝姐姐,肌骨温凉。失笑道:“姐姐,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啊。”

    宝钗微微偏头,明眸看着贾环,烛光下,她的容颜,娴雅、明丽的如同神女。国色天香!轻笑道:“那是担心二姐姐婚后的生活?我兄弟的为人,你是知道的。断不会亏待二姐姐的。”

    贾环点头。薛蝌的性情,他还是认可的。轻轻的拍一拍宝姐姐的手背,微笑道:“不是的。姐姐,是政治上的事情。你一会先睡下。我去一趟夕韵堂。”

    “哦。”宝钗答应下来,微蹙峨眉。政治上的事情,她从不过问。但她如何不担心?

    贾环笑一笑,低声道:“姐姐,黎明的曙光都已经看的见了!”

    今天甄宝玉带来的消息,让他不得不再和团队重新思量一些东西。所以,他连夜召集庞泽、乔如松、刘国山、纪澄几人议事。

    宁榕从胶东跑到京城来,没有一定把握,他敢来?定然是有什么凭仗。绝对不是甄家。但,宁榕这个搅局者,只是增加了变数,并不会影响到他接下来的计划。

    韩秀才已经死了!五月初九,锦衣卫上报了消息,这两天,消息已经确认。对楚王的第三阶段计划,可以动手。击倒楚王的曙光,就在眼前!

    楚王,已是惊弓之鸟!

    楚王的核心幕僚、首席智囊韩谨,被天子下中旨拘捕到锦衣卫,罪名是意图谋害天子。楚王内心里,真的不怕?天子若认为这是楚王授意的呢?

    不怕天子醉翁之意不在酒?

    …

    …

    五月十三日,常朝后,江西道掌道御史朱鸿飞上了一道奏章,消息传开后,引发朝野震动。

    朱大御史的奏章意思概括起来很简单:臣请立晋王为太子!

    满朝文武都知道朱大御史和贾环交好。贾环以及其背后的团体,这是几个意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