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七百三十七章 政治套路(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三十七章 政治套路(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含元殿外,刑部尚书白璋看着走进殿中,往殿后而去的四人:三位大学士,纪兴生,蒙圈了。脸上错愕、诧异的神情,很好的暴露了他此时内心的想法!

    太不可思议!

    天子召见重臣,而他竟然不在其中。这到底怎么回事?

    殿外,其余几位庙堂诸公都在:殷鹏、赵鹤龄、张安博、曾缙、贾政、孟何、李康适。有几人看向白璋的眼神,就充满了嘲讽。比如:户部尚书赵鹤龄。白司寇非常想进军机处,可惜没有宰辅的气度、格局!

    吏部尚书殷鹏笑着问贾政,“存周,听闻你前些日子,把周慎行给骂的生病在家?”

    殷尚书和贾府有旧,当年还在酒楼中训斥过贾政。他为吏部天官,但人望不足,并非朝廷重臣。当然,比正三品的通政使贾政,还是强不少。

    贾政一身绯袍,古板的笑了笑,点点头,“是的。”他不大会聊天。贾环和他谈过。其实只是相互配合而已。周慎行拿了贾府的银子,对贾府的报纸内容放行。但他需要一个理由去糊弄楚王。

    户部尚书赵鹤龄打趣道:“存周是假公济私啊!”

    众人都微微笑起来。

    含元殿外,九卿们就这么随意的聊着。但,看似随意,其实心思都在殿里头。

    事情发展到今天,谁看不出来华大学士是想整纪侍郎?现在就看是整到什么程度?而他们在这场政争洗牌中,又处在什么样的位置中?是被洗下去,还是稳固自己的基本盘?

    …

    …

    华墨、卫弘、宋溥、纪兴生四人跟着太监总管许彦穿过含元殿正殿,到上次觐见的寝殿中。

    雍治天子正半躺在一张塌椅上。塌椅前,摆放着一张文案:茶碗,奏章,书籍,笔墨陈列。另有,四五名太监安静的侍立在一旁。初夏上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落在天子的身上。

    雍治天子三月十一日发病,到如今,调养了一个月,身子骨总算是慢慢的恢复一些。当今天子毕竟才47岁。这个年纪,远比六十多岁的老人更好恢复。

    雍治天子的神情已经有些倦怠,半倚躺在铺着柔软的皮毛的塌椅上,看着跪下来三呼万岁的四名大臣,道:“众卿平身。华卿的奏章我已经看了。说说吧,究竟怎么回事?”

    天子的声音不大,甚至还带着虚弱。但,充满了帝王的威严。

    华墨上前半步,奏道:“陛下,玉观音案臣已经审问清楚,是詹事府少詹事、翰林院侍讲学士汪璘指使京中的一个偷窃团伙作案,意图要挟永昌公主,探听禁中的情况。而令臣所不解的,汪璘一个翰林官,窥测禁中详情,意欲何为?”

    潜台词:背后有人指使汪璘!那么,是谁呢?宰辅嘛,说话不能那么直白。得诱导天子去想。这比你说出来的效果要好很多。

    卫弘和宋溥两人眼角的余光落在纪兴生身上。满朝大臣都知道汪璘是闽人,和纪兴生走得很近。

    卫弘心里微微摇头。这场朝争,他保持中立。当然,该刷的好感分要刷。他上密奏,建议天子不要召见白璋,免得徒惹的心情不佳。东宫未定,楚王党白璋面圣,肯定又会搞出一点事情来。天子果然采取了他的建议。

    他能帮贾环的就这么多了!

    纪兴生走出半步。华墨的潜台词没有说出来,但是,这个时候,他不能去赌天子会不会想到他身上去。而是得出来,自我辩护。

    纪兴生作揖行礼,向雍治天子奏道:“陛下,臣以为华丙章并未审查出玉观音案的真相。此案很明显不过是一个偶然的偷窃案件。永昌公主为推卸责任,胡乱攀咬。然而,如何处置永昌公主在陛下,不在华丙章。臣敢为翰林院侍讲学士汪璘担保。此事纯属污蔑,请陛下明察!”

    华墨,表字丙章。

    纪侍郎这已经是不打算和华墨客气了,只维持一个基本的礼貌。华相,华大人,华大学士,这些称呼,就别想了。

    纪兴生此时站出来,“承认”他是站在汪璘背后的人,但他不会明着说。而是绕着弯子去“承认”。储相说话的水平,当然不可能是像小官一般。

    他的话里面,很有几层意思。

    永昌公主推卸什么责任?在场的几人心知肚明。包括雍治天子。不是御赐之物失窃的责任。当时朝堂中弹劾永昌公主的奏章,天子全部都留中不发。

    而是,“推卸”因进献美人,造成天子昏迷的责任。纪兴生几句话,“点明”是华墨和永昌公主做了交换。所以,才有诬陷汪璘的事。但,如何处置永昌公主,应当是天子的权力。而不是华墨的权力。

    再进一步的说,华墨是在拿着天子的授权,以公谋私。

    “嗯。”雍治天子微微沉吟着。

    脑子反应慢一点的人,都无法仔细的体会到纪侍郎话里的意思。而雍治天子当了十几年皇帝,自然是一听就懂。他心里确实微微有些不快。这在谢旋、何朔执政时,几乎不可见。

    并非是以公谋私有问题,人非圣贤,谁没有私心?而是,华墨没有干正事,反而拿着他给的权力,朝争。但是,他并没有授意华墨开启朝争。

    …

    …

    卫弘一看天子的表情,大致的揣摩到天子的心里活动。

    对比一下,就会发现,华墨的政治水平确实不如前面的几位大学士。

    换做他来做这件事,也干的比华墨漂亮。过犹不及!

    …

    …

    华墨低着头,心中暗骂。纪兴生果然不是易与之辈。好在,他还准备了一套说词!

    就在这时,一直没说话的宋溥宋大学士忽而出声,说道:“陛下,臣以为纪子初才干、功勋俱足,又在朝中素有威望,闽中以他为领袖,可升为工部尚书。”

    纪兴生的脑海里,正在揣摩接下来,怎么应对华墨的攻讦,哪里想到宋溥突然杀出来。还算淡定的脸色立时变得有些难看。老东西,我得罪你了?

    表面上看,宋溥是在夸奖纪兴生,建议天子把工部尚书给他。但是,闽人领袖这个话,是很要命的。杀机阵阵。一言点出,纪兴生和汪璘的关系。那纪兴生给汪璘担保,担保个屁啊!

    乡党。

    纪侍郎的话,很没有说服力的。那么,天子知不知道汪璘是闽人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