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七百二十三章 永昌公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二十三章 永昌公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贾环接过帖子,翻一翻,递给韩谨,淡淡的道:“顺天府府衙快班,破获了一起盗窃案,在赃物中找到一件永昌公主府上丢失的御赐玉观音。而根据窃贼交待,是买通严捕快,得以入永昌公主府中。这是府衙向礼部、内务府的行文抄本。”

    御赐的器皿,朝廷都有记录。而损坏、丢失御赐的物件,是大不敬之罪。

    不能天子赏赐你一件贵重的器皿,你转头就拿去卖掉换钱吧?这种事,一般没人去查。天子一年赏赐的东西不知凡几。但若是查出来,往往很麻烦。

    顺天府府衙行文,是向朝廷确认这件玉观音的真假,是不是天子赏赐给永昌公主的?并询问如何处置。

    贾环的话音刚落,韩谨三人神情微变:怎么会这样?而贾环一方的几人,亦同时变色:在惊讶之后,带着欣喜。

    “这…”罗、童两秀才对视一眼,死死的看着贾环手里书帖。太出乎意料。两人有点懵逼。

    永昌公主家里失盗,这责任当然怪不到永昌公主身上去。但是,严捕快,这个名字,在京城中一定层次内,不是新闻。都知道此人是永昌公主的面首。

    这件案子的重点,根本就不在于御赐之物被盗窃。而在于,有些事情,做的,说不的!永昌公主,养个面首,不是什么大事。但,闹出来,就是永昌公主失德!

    府衙行文,这事只怕已经传开!况且,还有贾环这里!

    雍治天子会怎么想?怎么处理?要知道,韩子恒威胁贾环就范的关键人物便是永昌公主。

    不是谁在天子耳边挑唆几句,天子就会请林大家到西苑。只有,深得天子信任,常给天子送美人的永昌公主说话,才能有这样的效果。否则,他们不会等到青美人入西苑后,才发起威胁。这是表明,他们业已打通永昌公主的门路。

    须知,贾府在天子面前并非没有说话的门路:杨皇后,独孤贵人,吴王,都有可能帮贾环说话。

    韩谨压着情绪,手微颤抖的,接过贾环手中的帖子,扫一眼,心里禁不住长叹一口气:失败了!他无法再威胁贾环了。

    永昌公主养面首是丑闻:不守妇德!然而,更大的丑闻是她和她侄儿宁浮有一腿。顺亲王一脉是皇室宗亲,与当今天子尚在五服内。论辈分,永昌公主是宁浮的姑姑。

    这刺激不刺激?

    会死人的!

    见韩谨的神情失落、挫败,刘国山快意的大笑,“哈哈,哈哈,韩子恒,又成了笑柄了吧?怎么样,这一耳光的滋味,好受吗?多行不义必自毙!”

    韩谨没说话。情绪低落。确实,这相当于一记耳光打在他脸上!来时,他信心满满,自信抓住了贾环的弱点,一定可以逼贾环就范。但是,现在呢?如他所忌惮的,贾环的牌翻开,令他费尽心思的筹划,前功尽弃!

    唉…

    乔如松轻蔑的看韩谨一眼,补一刀,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谁想到,竟然会有这样一桩案子爆出?顺天府同知傅试是贾政的门生。贾环能及时得到消息,情理之中。

    贾环安排倪二做事,居中的只有贾芸知道。好友庞泽只知道他开局的目标是永昌公主。乔如松他们都不知道。机事不密则害成。

    童正言不爽的瞪着贾环几人,强辩道:“你别太嚣张。不到最后,谁敢言必胜?”

    韩谨摆摆手,制止童秀才,深深的吸一口气,平抑着自己心中茫然的挫败感。他不是非常人。他的一生至此,经历了多少坎坷、磨难?对贾环一拱手,道:“贾兄高才!但夺嫡之局未完,我不会认输的!”

    韩谨这个态度,令刘国山、张四水、乔如松几人极其不爽。打不死的小强啊!膈应人!

    贾环没回礼,而是缓缓的道:“韩谨,我有句话一直没有教给你:做坏事,当坏人,出门一定要多带人手。”

    韩谨微怔,看着贾环。他不懂。

    童秀才呛贾环,“贾环,你什么意思?我们是坏人…”一日夫欺百日恩[重生]

    贾环竖起左手掌,很强势的打断童秀才的话,轻描淡写的道:“四水,胡小四,把他们三个打一顿!”说着,转身往“天”字包厢外走去。

    胡小四,张四水领命而上。门口的钱槐也窜进来打人。场面极度混乱。

    乔如松看着胡小四一耳光将韩秀才打翻在地,脸上一个掌印,再无刚才那牛逼的死不认输的范儿!笑一笑,很暴力啊,转身,追上两步,跟着贾环往外走。

    刚才叫嚣的很厉害的大头秀才被张四水按在地上揍,大声叫饶,“啊…,别打了…”刘国山仰头哈哈大笑。痛快!跟着贾环出门。

    如果大脸宝在这里,肯定会感受到一种熟悉的味道。这才是贾环做事的风格啊!黑心环老三啊!

    醉仙楼“天”字包厢中,鬼哭狼嚎时,贾环从容的走下三楼、二楼,走出醉仙楼,坐进马车中,神情沉静,吩咐车夫,“走吧!”马车后,乔如松,刘国山的轿子跟着。此时,醉仙楼上不时的传来殴打的嚎叫声。

    仲春时节,正午的阳光将贾环的队伍照射出一连串的影子,温暖、和熙。官道边的杨柳,郁郁葱葱,随风起舞。有燕子在杨柳、梁间轻快的飞过。

    …

    …

    二月二十八日中午,楚王的智囊,核心幕僚韩谨韩秀才在京中醉仙楼,被贾环命人打了一顿,打的鼻青脸肿。这件事在瞬间就传遍京城。据闻,贾环冲冠一怒为红颜,因其林表妹之事,痛殴韩秀才。

    随后,二十九上午,礼部会试放榜。己未科会试,天下大比,会元者,宛平县举子,罗向阳。纪时春名列第七。庆国公次子沈迁榜上有名。乔如松,卫阳、秦弘图,纪澄等8人高中。

    同时,因顺天府府衙行文礼部、内务府。永昌公主放荡的私生活被曝光。玉观音案由此爆发。

    这三件大事同时在近期内发生,京城之中如同沸腾的开水一般在翻滚。局势,正在走向“高——潮”。

    所有关注夺嫡之局的朝廷内外人士,都意识到,大局业已开始!

    …

    …

    夜色,灯光朦胧。

    尹言在宋溥宋大学士府中喝着茶,笑着道:“出乎意料啊!贾环竟然将韩子恒打了一顿。我没有想到。”他早前还犹豫着要不要和晋王谈一谈。楚王势大。看这情况,贾环很能耐啊!呵呵。

    宋溥笑眯——眯的喝着茶,“年轻人,比较冲——动。可以理解。关键还在于这里面的故事。微之,你觉得天子会怎么处理永昌公主的事?”

    朝中各衙门,报纸上已经传遍,永昌公主面首众多,除了案中的严捕快,三等辅国将军宁浮亦在名单中。

    尹言微微沉吟,摇摇头,“不好说。”这事,说大,很大。永昌公主坏了皇族的名声。啧啧,姑姑和侄儿…。说小,很小。顺天府府衙只是行文请示。天子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糊弄过去。

    当今天子性子严苛…,但是,永昌公主时时进献美人,颇得帝心。所以,不好判断。

    宋溥点头,“等等看吧。”

    …

    …

    三月初的上午时分,永清郡主宁潇在府中后院的议事厅处理着府中的琐务时。一名小丫鬟送来一张纸条。

    宁潇穿着流苏青翠长裙,明丽如花,坐在长案后,看着纸条上的最新消息,禁不住噗嗤一笑,“咯咯…”美丽的丹凤眼笑的眯起来。宁潇对下头回事的王府内管事中年仆妇道:“你们先在外面等一会。我想一会事。”

    “是。郡主。”两个内管事走出去。

    宁潇喝着茶,思绪飘飞。她一直关注着夺嫡之局的动态。

    情路漫漫,钟先生追妻花样百出

    她不大看好贾环,而又期待着什么。贾环果然又给了她一个惊喜:将忘恩负义的韩秀才打了一顿。而这说明,贾环有把握破局。永昌公主的案子爆出来,有问题啊!

    怎么可能那么巧?偶然中,必定有必然。她认为,贾环未必没有做工作!他可是把澄弟关了三天小黑屋的狠人啊!

    挺厉害的!

    …

    …

    湖中波光粼粼。层层鳞浪随风而起。阳光似乎在水面上跳跃。吹皱一池春水。

    锦衣卫千户张辂乔装后,在澹云轩和贾环见面。监视贾府的工作,便是由他负责。

    摆在水榭上的茶几精致。

    张辂道:“贾兄,永昌公主府上的玉观音失窃,和你有些关联吧?”

    贾环坐在梨花木椅上,看着湖面,道:“你有证据吗?”

    张辂笑一笑,道:“查到倪二头上,并不是什么难事。关键要看天子的想法。”又道:“据闻,青美人在西苑中很得宠,此女内媚。”他和贾环私交不错。

    君子之交淡如水,不错。但,有些事情,他还是会给贾环透漏。他能当上千户,就是因为他跟着贾环去江西宣旨,贾环指点他,前锦衣卫指挥使毛鲲要倒台。

    贾环看了看张辂一眼,点点头。

    …

    …

    马车平稳的驶向贾府。贾环在马车中闭目沉思。张辂透露的消息很重要。

    他虽然破解了韩谨设下的恶毒的局,揍了韩谨一顿,稍稍顺了心意,通达念头。但,这并不是他和韩谨斗争的终点。

    多少影视作品,文学作品中,反派boss因为大意,被人翻盘了?他杜绝这样的事!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韩秀才的思路,是清除反对派。他就是楚王党最大的反对派。而他的思路呢?

    要对付滑溜的楚王,要像剥竹笋一样,一层一层的来。夺嫡,终究是要看对天子的影响力。所以,他开局的目标,自然而然的落在永昌公主身上。

    永昌公主的私生活已经捅出去了,这是开局,把水搅浑了。大幕开始!各方都在等雍治天子的反应。但是,他的计划,并不是等雍治天子。他有他的思路:干掉韩谨!

    而张辂的消息,给了他灵感,让他的计划更圆满。

    …

    …

    今天早晨,在被窝里,薇薇哭着说:“贾郎,若天子召我去西苑,我就自杀。”

    贾环抚着她的秀发,将她抱着,轻声道:“小傻瓜啊!我都解决了。别怕!”

    安抚着她,说明情况,薇薇才破涕为笑。

    …

    …

    贾环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喝口茶。思绪回来。他怎么可能让薇薇受到伤害?

    目光看向车窗外优美的田野风光。

    这一次,他一定要将所有的牢笼都打破!

    …

    …

    午后时分。西苑,御花园朝霞居中,一名太监跪在雍治天子身前,高高的举起托盘。上面有一个药瓶。

    雍治天子取出龙眼大的丸药,就着温酒,一口吞服。脸上有着他没察觉的,反常的潮红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