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七百二十一章 韩秀才的动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二十一章 韩秀才的动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春分,西苑中满园花开,姹紫嫣红。小太监们走过时,可以看见五彩斑斓的蝴蝶在花丛中翩迁起舞。

    朝霞居是御花园东侧,太液池边的一处房屋,由晋王改建为玻璃屋。窗户、屋顶,全是通透的玻璃制成。耗资不菲。更兼得屋中,到处都是玻璃镜子,人在其中,纤毫毕现。

    据闻,武后当年便是有一座这样的玻璃屋,专用于她寻欢作乐。在野史中很出名。

    雍治天子在朝霞居新扩建的东厢房中,看着太液池湖面上的风光,湖鸟成群的掠过水面,一身明黄的龙袍,负手而立。午后,春光明媚。

    身后精美的长案上,摆放着水果:葡萄、哈密瓜、苹果等。看似平常,实则极其奢侈。

    须知,春季的葡萄,比冬季的葡萄更难得。一粒玻璃珠大小的葡萄,大约价值1两银子。京城中,一个报纸记者,一个月的收入不过3两银子。

    这还是中等收入群体。若是在通州码头上当苦力,收入还要更少。而米价,已经涨到了出一石八钱银子。

    雍治天子的案几上,银质的托盘中,摆放着一串春季的葡萄,还有其他的反季节水果。由小见大,一叶落而知秋。由此可见雍治天子日常生活的奢华。

    就像,普通人,一个月的工资可能就四千到8千左右,而有的人,一顿饭吃几十万。

    太监总管许彦从厢房外进来,一身紫的太监服饰,鬓角斑白,手里拿着一个托盘,红绸上放着药瓶,走到雍治天下身后半米处,轻声道:“陛下,药来了。”

    “嗯。”雍治天子回身,看看瓷瓶,打开木塞,闻了闻药香,满意的点头,就水送服。

    见天子仰头服药,许太监欲言又止。天子常服此药助兴。然而,太医院配置的这种药,对身体很不好。天子身体越来越差,不能说与服用这种烈性春药没有关系。

    但是,许太监他不敢劝。低着头,眼睛看着脚尖,尖着嗓子道:“陛下,青美人沐浴后正在正房中等候。”

    新近西苑的青美人很受宠,封美人。近来,天子要她侍奉的次数,比独孤贵人还多。

    “朕知道了。”雍治天子吃药后等了一会,果然,身体上传来熟悉的感觉。他脸有些潮红,身体燥热。雍治天子满意的道:“许彦,给王太医重赏。”说着,往玻璃屋中走去,脚步微急。泄露出他的心思。

    青美人出身江南,在床第间,知情识趣,花样繁多。大异于杨皇后和独孤贵人等人,他很满意。

    …

    …

    二月二十五日,会试考试结束。进入判卷的流程。

    棋盘街后的江米巷,锦衣卫衙门中。锦衣卫指挥使邢佑和心腹手下千户张辂在公房里喝茶。

    公房外,凉风习习。很有些阴森的感觉。没办法,锦衣卫自国朝定鼎以来,凶名赫赫。

    张辂身姿挺拔,三十多岁,精明强干,低声道:“大人,要不要向天子汇报一下?”

    近日,楚王通过永昌公主进献了一名美人。西苑中称青美人。锦衣卫上下,已经将来龙去脉,包括此女的资料,全部查清楚。系由刘皇商年前自江南买回。被人精心培养的歌姬,如同扬州瘦马那样。据闻身怀名器。

    邢佑舒服的靠在椅子上,眯着眼睛,摆摆手,“弘载,不必多事。”

    张辂叹了一口气,没再说话。

    他这位顶头上司,对比前任锦衣卫指挥使毛鲲的结局,行事小心翼翼,谁都不想得罪。近日来,锦衣卫运转的不流畅。说形同虚设有点过。但,很多事情上,都不再强硬。

    邢佑安抚自己的心腹,笑呵呵的道:“弘载,你不坐在这个位置上,不知道它的难处。我报给天子知晓,这算什么意思?算是查青美人的底细吗?天子正宠着她呢!楚王怎么想?楚王若为东宫太子,将来是要登基的。”

    喝口茶,又笑道:“嘿,弘载,你和贾子玉私交不错?我倒是觉得韩秀才接下来,很有可能要找贾环的麻烦。你说呢?”

    京中大佬们都在关注楚王接下来怎么做?其实,就是其心腹幕僚,韩谨将会怎么走下一步棋?

    邢佑还是比较看重这个手下的智慧的。

    张辂心里无奈的再叹口气,他和贾环私交是不错。但君子之交淡如水。陪着自己上司扯淡,摆龙门阵。

    …

    …

    下午时分,宁潇刚从蜀王府回来。她是跟着弟弟宁澄一起过去送蜀王结婚的贺礼。

    蜀王的婚礼在三月中。

    马车进了吴王府。宁潇到花园中,独自散步。一身白底绣花长裙,身姿修长。十六岁的少女,明丽如花。

    她微微有一些惆怅。

    九哥要结婚了。而她的婚事亦要在今年定下来。她已经16岁了。选亲的范围,不外乎勋贵的圈子。当然,以吴王府的势力,不能和握有兵权的勋贵结亲。

    只是,她并不喜欢混吃等死的世家公子。她希望她的夫君能在政治上大有作为。至少,不能低于她的朋友贾环一半的水平。

    想着贾环,永清郡主神情微微凝重。她有些担心。

    韩秀才在京中的动作,她当然关注到。以她的推测,韩秀才的想法,八成是想先将楚王的反对势力,一个个清除出场。这样一来,楚王入主东宫,就将顺理成章。

    而贾环,就在被其清除的范围内。闻道书院体系和东林党的矛盾,不是什么秘闻。

    以贾环的水准,肯定有所察觉,有所准备。只是,不知道,事情接下来会怎么走?

    她不大看好贾环。因为,楚王太干净!又有所期待,若她在贾环的位置…

    宁潇在春风中,沉思着。丹凤眼明丽。

    ….

    …

    天渐渐的暗下去。春天的夜晚,柔和,舒服,带着微微的凉意。

    晋王府,摘星楼中,晋王举杯望月,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借酒浇愁。

    尹言鼓励过他。然而,圣寿节,他惨败。王爵被削弱。自此,他心里再没争雄的想法。

    京中的各种风云,与他无关。消息渠道他有,但是,他没有能力从当前的局势中获利。招募的幕僚,水平很差。

    等死!

    …

    …

    礼部郎中尹言在散衙之后,就返回到西城的家中,一间三进的小院。置办下来要数百两银子。他出外为知府数年,囊中并不缺银子。

    礼部是清水衙门。虽然最近礼部会试忙了些。但还没到殿试时。不算太忙。

    尹言在美妾的服侍下吃过饭,就到书房中沉思。他并没有关注即将出榜的会试。而是,在思考夺嫡之局。

    他是希望杨皇子登基的。而杨皇子才三岁多。所以,他并不希望夺嫡之局,尽快分出胜负。越晚越好。

    换言之,晋、楚两王,谁的势力大,他就要考虑平衡谁。

    如今,楚王系咄咄逼人啊!

    有韩子恒运筹帷幄,有胡梦阳尽收士林人心,有黎宽招揽举子…

    尹言在书房中,来回踱步。韩子恒的套路,他当然看得明白。但,贾环是否需要帮助?未必。而他实际上也不想帮贾环。那么,他要不要和晋王谈一谈?

    …

    …

    会试结束后,在等待成绩的两天中,闻道书院的同学们,一起去拜访了书院的旗帜人物山长张安博,又去贾府拜访贾环。

    二十七日上午,贾环正招待着诸位同学在北园中吃酒,张四水从外面匆匆进来,神情激愤,走到贾环身边,小声道:“子玉,韩子恒派人送来一封信。那个卑鄙小人…”

    贾环坐在主位上,略微有些诧异。张四水的性格很稳的。接过信笺,阅读起来,瞬间,脸上的笑容淡去,阴沉的要滴水。

    “贾兄,听闻江南林大家唱曲之技艺,更胜玉华大家。若有人在天子面前推荐林大家入西苑一展歌喉,不知足下意如何?闻说醉仙楼酒酿一绝,在下明日午时,扫榻以待。”

    雍治天子在西苑里干什么,谁不知道?纵情声!所谓的“一展歌喉”只是很光鲜的说法。以薇薇绝美的姿容,入西苑,若是被有心人挑唆几句…

    王八蛋。

    你找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