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七百二十章 雨中所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二十章 雨中所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小雨至晚未停。

    贾环在北园后花园的飞霞楼,眺望着雨色,久久不语。肩头有着沉甸甸的压力。各种事情浮现在心头。

    雍治天子不肯赐婚,对他到底是拿捏,还是说潜意识里对他怀着深深的恶意呢?谁知道?会不会在死前,留遗旨,将他一波带走?

    三姐姐的婚事不顺。虽说是纪家先提亲,现在亦可以中止。但纪时春,用庶女的理由贬低三姐姐,他心里,是很不爽的。他三姐姐是何其优秀的女子!

    对林妹妹的愧疚。林妹妹已经16岁了。雍治天子还要几年才死?时间啊!

    他请天子赐婚,从来就不是请求赐林妹妹为平妻。平妻这个说法,是伪清乾隆年间才有的。户律认为还是妾。册封啊,打官司啊,家里祭祖啊,都是妾室的待遇。他费这么大心思刷天子的分,就为这个结果,岂不是个笑话?

    他想要的是并嫡。以皇权破礼法、法律。

    这件事,从世俗,礼法的角度来说,是极其不合理的。惊世骇俗。属于异想天开。但是,事在人为,只要自己的力量足够强大,自然会有人帮你找到合适、严密的理由。

    否则,请问,天后是如何登基、称孤道寡的?牝鸡司晨这难道合理?道德君子骂不死你!但是,它发生了。大礼议,嘉靖皇帝怎么把他亲爹搞成皇帝的?

    一个皇帝怎么可以有两个爹?父子纲常要不要?礼法,如何容忍?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但,张璁、桂萼、胡铎几人贡献了智慧。大礼议以嘉靖皇帝胜利而告终。

    而,他本身就是实质上的贾家族长。宗族势力,尽在掌握中。贾家内部阻力不足以阻拦此事。

    他给林妹妹的是她的地位。他家里的事情,肯定还是宝姐姐做主。以林妹妹的性情,肯定也不会想去管这些琐务。而她和宝姐姐关系亦是极好的。情若姐妹。

    然而…,唉…

    对夺嫡之局的紧迫。晋、楚二王夺嫡,到此,已经是白热化。他的目标是干掉楚王系。

    之前,要做这个目标的原因有几个:第一,他想要发泄一下,溜一溜雍治天子。第二,韩谨在报纸上搞事,败坏黛玉的名声,他不想忍。第三,早就制定的破夺嫡之局的计划。

    然而,现在,这些因素,还有更进一步的深化。第一,雍治天子活不长。他要加快进程,不能再等,再拖。第二,楚王身边的东林党越来越多。

    因为,山长和东林党的恩怨。他和韩谨的恩怨。楚王登基,书院体系必定会遭受灭顶之灾。被清算。

    他现在的官场困境,是很明显的。雍治朝,不要想着复起。只能等新帝登基。而他,同时得罪过楚王、晋王。这样的局面,未来几十年,他还混不混?

    当日去江西,他请教过宁太师。宁太师指点他:强势天子无强势太子。他的选择是,推晋王入主东宫,让雍治天子好好调教晋王,把晋王的性情磨一磨。

    同时,贾府的势力必须要不断的增加。这样一来,不算强势的晋王登基后,有大概率,不会找他的麻烦。这是他的整体破局思路!

    破局之后,就是海阔天空。他亦可以重新出仕,重启宰辅之路,执掌天下。

    当然,这是最理想的情况。估计和晋王还会有些小斗争。但,无须害怕。只要大势不变即可。他会坚定的走下去。

    心中的事,还有对学生燕王宁淅的教育,他需要费心;对去军中效力的书院弟子的关注;众同学的会试结果;对四大家族资源的整合;四王八公内部的协调;雍治十七年中燕王、迎春、惜春、宝玉的婚事,等等。

    …

    …

    一滴雨落在贾环的脸上。夜雨越发的大了。

    贾环轻轻的拍一拍走廊上的栏杆,看着天地间凄迷的春雨,一切都在朦胧中。

    他的思路,转回到干掉楚王系的事情上。他白天和庞泽说,不要害怕压力!

    其实,这件事确实很困难。

    第一,楚王并没有明显的破绽。韩子恒,在优势局面下,还稳的住。

    第二,不同于以往的防守反击,这一次,他算是主动出击。虽然,京中很多人都知道。

    说白了,就是没有机会,他要创造出机会。没有条件,他要创造出条件。

    而政治斗争,往往是等待机会。因势利导,四两拨千斤。所以,很难。

    贾环笑了笑,神情坚毅。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

    似乎,最近的日子有些压抑啊!但,生活啊,不是松一阵,紧一阵?谁无暴风劲雨时,守得云开见月明。破解夺嫡之局,他就将跳出樊笼,静待风起云涌时!

    “咯吱”,“咯吱”的声音从楼梯上传来。有人登楼而来。

    贾环回头,就见黛玉在依稀的灯光中走来,穿着一件淡雅的花色裙衫,中等身量,纤柔精致。自有一种带着如江南山水酝酿出的妩媚、风流。

    “环哥,雨下的大了。”黛玉将手里拿着的外衫披在贾环的肩膀上,细声说道。声若清萧,十分动听。秋水般的明眸落在贾环的脸上,将那一段温柔、深情投射出来。

    “妹妹…”贾环轻轻的搂着黛玉,爱怜的轻抚着她如玉般的耳廓边沾雨的发丝。

    黛玉依偎在贾环怀里,她是多么钟灵毓秀的人儿,自是听得出贾环声音里的愧疚,细声道:“环哥,你别担心我啊。我信你,等你,这辈子都等着…”

    说到最后,仰着头,看着贾环。眸露深情。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你迟!

    她心里,当然惆怅、忧伤。但有着宝姐姐,云妹妹,琴妹妹她们陪着说话,心情会好一些。环哥写的那几句词:“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她在纸上写一次,流泪一次。

    “颦儿,谢谢!”贾环低声说道,紧紧的抱着黛玉。

    良久,黛玉从柔柔的情绪中回过神,道:“哎呀…,环哥,宝姐姐还在楼下等着。你没吃晚饭。”

    贾环禁不住轻笑,斗志昂扬。娇妻红颜的解语,支持,深情。他如何能失败呢?天下风云出我辈。

    …

    …

    二月十六日,京城中,小雨转晴。天下瞩目的礼部会试在城东的贡院开考。

    夜色,在月光中,渐行渐深。永昌公主位于西城外的府邸中,灯火通明,热闹非常。这是,永昌公主生活的常态。

    当年唐玄宗的妹妹玉真公主,就时常与诗人唱和。私生活嘛,可以想象。据闻,王维与李白同时代的杰出诗人,却少有来往,就与玉真公主有关。玉真公主很赏识王维。

    主卧之中,光线明亮。床榻的帷幕拢起,永昌公主正在和面首们寻欢作乐。场面不可描述。最得宠的便是宁浮、严捕快。

    而严捕快带进永昌公主府中的一名小厮,正在正房中寻找,最终目光落在一尊玉观音上。

    半夜三更时,在永昌公主府外接应的倪二,将出来的少年拉到马车中,“东西呢?”

    少年笑兮兮的摊开身上的包袱,道:“喏,这不就是。我王小二可是京中神偷。误不了你的事。”

    …

    …

    京中连日放晴。会试一场考三天,考三场,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然而,一则消息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二月十九日,雍治天子在西苑召见永昌公主。永昌公主进献了一位美人。

    天子虽然没有如商贵人那样立即给她封号,但听闻,此女名青青,在西苑中颇为受宠。

    消息灵通的人,自是知道这是楚王进献的。通过永昌公主的渠道。那么,楚王接下来要做什么?

    京中的氛围,突然间,有些微妙的变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