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七百一十五章 逆转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一十五章 逆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任何舆论的爆发,必然有着背后深刻的道理。

    就比如贾环,以他致仕官员的身份,诗词大家的地位,在士林中,可以说名满天下。但是在朝堂中,他已经出局了。他的个人私事,有这样的关注度,不正常。

    背后的推手,便是大周日报,韩谨。还有红人党,试图讨好天子,踩贾环一脚。

    小雨淅沥,棋盘街中的几家茶馆中挤满了人。其中,以云宾楼对面的成丰茶馆生意最为火爆。

    自古以来,朝廷公论在科道,地方公论出自学校。京中的路边社,主要聚集地便是各衙门外,各学校中。

    然而,自报纸大兴以来,消息的来源,传播,便是在酒楼、茶馆中。酒楼消费更贵,更高。以京中各种大小茶馆为主。这有点像英国当年报纸出现后,咖啡馆生意兴隆的局面。

    打个比方,报纸,他就像论坛,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发帖的。那么,逛完论坛的人想要讨论、点评怎么办?拿着报纸,在茶馆中,谈天说地。各种真假消息,就在这闲侃中,冒出头来。

    京中三十多家报纸的记者,尤其喜欢在茶馆中扎堆,收集、发布各种消息,并享受景仰的目光。

    “天街小雨润如酥啊!”成丰茶馆的一楼,一名文士模样的中年人,衣衫半旧,看起来有些落魄,临窗而坐,感叹着。

    这年头,社会正在急剧的变化当中。读书人,首先是走科举正途,或者,谋求官职。其次,是各种体面的营生。最后,才是当报社的记者。

    “章兄缘何叹气?看到最近京城日报的报道了吗?纪侍郎为贾探花背书啊!我是人间惆怅客。确实令人惋惜啊!”

    “屁的。听闻纪侍郎帮他侄儿向贾府求取其府上的三姑娘。贾府的玫瑰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嘛!哦,这话是贾探花说的。”

    “哈哈。”

    “诸位,我有最新消息。听闻纪公子对贾府三姑娘庶出的身份,不是很满意。”

    “哦…”

    成丰茶馆中一片哗然。各种议论,被这个话题带起来。茶馆角落里,刘国山,张四水,柳逸尘三人坐在一张茶桌边,旁听着众人的议论。

    刘国山是贾环的情报部门主管,京城日报主编,负责收集京中的各种消息。而近段时间,他的工作的重点,就是关注着京中对贾环的舆论风向。绯色豪门,老婆咱不离婚

    刘国山摇摇头,轻声笑道:“以讹传讹。事情完全走样。”

    就在消息场中混,他知道,不管什么消息,都不能完全信。所以,纪公子不愿意娶贾探春,这么劲爆的消息,他都无动于衷。事后,报给贾环就行。

    柳逸尘低声笑道:“说不定是大周日报那边的线人放出的消息。”

    张四水点头,道:“有可能。”贾环那一批的书院精英弟子,各有才能。但,他觉得韩秀才其实还是很厉害的。他内心中,很重视。

    刘国山笑着道:“去。你们俩都是笑傲江湖看多了。哪有那么多卧底,哪里有那么多江湖暗战?”

    柳逸尘、张四水两人跟着笑起来。三人的心情比较放松。因为,坐在这里一下午,很明显,京中的舆论,对贾环而言,已经转变的有利。不再全是抨击,抹黑的言论。

    刘国山喝口大碗茶,笑道:“子泰、四水,你们俩怎么想的,一个去西域,一个留在贾府?”

    贾环最近在安排人分头去西南、西域军中效力。柳逸尘打算前往西域。而张四水决定留在贾府中。

    贾环的很多想法,并没有传到刘国山、张四水他们这一层。很多事,他和庞泽,乔如松商量后,就定下来。他们还不知道贾环最近的打算:准备搞事!

    柳逸尘家中世代小吏,放弃了咸丰商行的领导者职位,追随贾环,博取更大的前程。他的心思要活泛一些。而张四水,性格朴实,勇猛。有大将之风。

    柳逸尘叹道:“国山兄,我不瞒你。子玉如今致仕在家,天子这样拿捏他。铸币、圣寿节,这样大的功劳,连一封赐婚的圣旨都不愿意。可见…。我和子玉谈过。我打算去军中效力。”

    他对贾环在雍治朝的前程很不看好。雍治天子不按常理出牌!继续给贾环当幕僚,于他而言毫无前途可言。当然,他没有脱离贾环,书院团队的意思。对他们这些人而言,雍治九年那场由贾环主持的救灾,铭刻在生命的记忆中,根本不法忘却和背叛。

    他只是,在体系内,换一条路走。

    刘国山点点头,笑道:“看来,族学又要招募先生咯!”这话,说的大家都笑起来。

    …

    …爱我的一千零一夜

    小雨到夜间,还滴落在芭蕉叶上。潇湘馆的房间中,灯火通明,温暖如春。

    史湘云正拿着一叠剪切后的报纸给黛玉看,笑嘻嘻的道:“林姐姐,你看这家报纸说的…”

    她并不喜欢住在史家。她年后又重返贾府,回到大观园中,和黛玉住在一起。

    黛玉近来心情不佳。湘云在安慰她。“武器弹药”自然是改口的报纸。京中的舆论风向已经变化。

    黛玉一袭青衫,读着报纸,娥眉微微舒展。有着绝代风华的风姿。

    史湘云拍手笑道:“真不知道环哥儿怎么做到的。要我说,到底还是纪侍郎明事理。关键时候,肯帮忙说话。”纪家有意求娶探春的事,贾府中现在已传遍。但,以她对贾环的了解,绝不可能是用三姐姐的婚事,换取纪侍郎的支持。

    薛宝琴也在,粉雕玉琢,容貌精致的少女,掩嘴咯咯娇笑,道:“史姐姐,纪家小娘子可不像你这样想。没准她还以为林姐姐傻呢。”探春招待客人,她事后听说了。

    史湘云不以为然的道:“她一个小娘子,懂什么?不过是多走了些地方。如今报纸同行天下,足不出门,一样可知晓天下大事。”

    黛玉忍不住抬头,斜睨着湘云,嘴角带笑,道:“云妹妹,你比人家还小呢。你是说琴妹妹见识一般吗?”心里,感激湘云、宝琴在雨夜里陪着她,安慰她郁结的情绪。

    薛宝琴轻笑。林姐姐这张嘴哟。很不饶人的!她跟着父亲,走过很多地方。有怀古诗十二首。

    湘云立即兴奋起来,她很喜欢和黛玉斗嘴,相互讥讽着取笑。

    …

    …

    同一时间,荆园中。

    韩谨的小院中,迎来一位份量颇重的访客:京中名士,胡梦阳。美妾上了香茗,悄然的退出去。

    韩谨一身直裰,微笑着做个手势,道:“空同先生,雨夜来访,有何事教我?”

    胡梦阳没喝茶,而是直言道:“韩子恒,大周日报上攻击贾环和他表妹的言论,可以停下来了。贾环那首词,写的情真意切。如今,又有纪侍郎的说法,我辈读书人,不要枉做小人,坏人名声,乱破脏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