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七百零一章 大框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零一章 大框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尹言并直接没有教晋王接下来怎么做,但这番分析(心里按摩)却是起到了作用。激发了晋王的斗志。身为当今天子的嫡子,谁不想当皇帝呢?

    京中的局势,正在发生一些微小的变化。

    …

    …

    重阳节后,很快便是九月底。秋风飒爽。

    西苑中的景观“海上蓬莱”中的一处殿宇中,尹言在宫女的带领下,走进殿中。

    这一路上,已经了几拨太监、宫女引路。可谓宫门幽深。尹言早有心理准备。而于朝中而言,早就是天颜万里。不过,雍治天子帝王心术高深,依旧控制着朝政。

    这处殿宇并非上朝时的那种正殿,而是休憩用的小殿。格局方正,墙壁、多宝阁、柜子、座椅等陈设精美,帷幕、窗帘雕龙画凤。尽显皇家气象。

    小殿正中布置屏风,阻隔着尹言的视线。七八名宫女站在屏风内外。各自捧着各种器皿,或者垂手肃立。

    尹言跪拜,礼仪标准,道:“微臣参见皇后娘娘。”

    屏风之后,正是杨皇后。杨皇后端坐在椅子上,贴身的两个宫女侍立。她一身暗红色的宫装,丰满的"shuang feng"在胸口撑起一道迷人的曲线。珠圆玉润。略显丰腴的美妇。暗红色的宫装,更添她雍容华贵之气。

    今天这场会面,是由晋王促成的。他在杨皇后耳边很是说了几句尹言的好话。原因很简单,尹言说了,他会说服杨皇后不要支持楚王。这是晋王所急需的。而帮杨皇子推荐一位好老师,可以博取到杨皇后的好感。

    所谓的,阳谋,意思就是别人不得不跟着你的思路走。尹言对晋王用的就是阳谋。

    杨皇后微笑道:“尹郎中平身。本宫听晋王说你博学多才,满腹经纶。尹郎中治何经典?”

    尹言这是第一次和杨皇后接触,心中升起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要知道“治何经典”这句话,基本都是士林中交谈的开场白。四书,大家读的都是一样,唯独五经,各自侧重不同。但是,杨皇后能这么问,可见她在经义上,下了功夫。非同一般的女人啊!

    尹言改变了来时的策略,从容的拱手一礼,道:“臣于经义只算平常。唯对仁爱、孝义所擅长。”

    尹言翰林出身,若说经义只算平常,这绝对是谦虚之语。能进翰林院的,都是当年的精英读书人。对于一个母亲而言,儿子出身在天家,天生富贵,读不读经义,要什么紧?希望他做一个什么样的人?

    杨皇后微微一愣,随即轻笑,“尹先生治学,果然与众不同。”她对尹言很满意。

    …

    …

    尹言和杨皇后见面的消息,在整个朝局中,并不引人注目。一则是,尹言不过是五品的礼部郎中而已。二则是,杨皇子不过两岁多,这不是入学的年纪。

    但是,对于知道尹言底细的韩谨来说,这则自宫中传来的消息,让他微微皱眉。

    荆园北湖湖畔,秋水澄澈,白云高飞。韩谨在临湖的小亭中抚琴。消息是由哼哈二将中的罗秀才拿过来的。。

    罗秀才见韩谨锁着眉头,注目着一望无垠的湖面,忐忑的道:“韩兄,是不是有大问题?”

    韩谨摇摇头,“不是。只是,我们的计划要加快进度。”杨皇子还不到三岁,他们的时间还很充裕。至少在六岁左右,杨皇子才有可能拜师。

    以尹言的才情、能力,必然会帮晋王对抗楚王殿下。所以,他的机会只有一次或者两次。而只要楚王殿下成为太子,则大事定矣。贾环再厉害,亦不足为俱。

    当然,在争夺的过程中,他要考虑贾环对事情进展的影响。最好是能将贾环调离京城一段时间。当然,贾环现在人在江南。

    …

    …

    整个北方大地正是金秋时,九边重地榆林,已有着冬天的气息。边塞寒风瑟瑟,冷厉的刮在这座军镇城市中。傍晚,夕阳,残霞,军营,行人极少的街道。构筑出一幅边塞风景画。

    榆林总兵府位于城正中。外书房中,烧着煤炭,热气腾腾,温暖如春。王子腾穿着轻衣,询问着只京中来送信的老仆,“家中如何?太太身体怎么样?”

    一句句问着,老仆回答着。听到家中安好,王子腾将老仆打发下去,舒服、惬意的喝口热茶。坐在书桌边,拆着自京中而来的数封信。这已经是一个半月之前的书信。他先看长子王承嗣的来信。

    “父亲,家中已经拿到0.3 %的铸币股份。合计需要缴纳3万两白银。已经筹措到位,交给贾府…”

    王承嗣在信中说了王家最近的情况。四大家族当前以贾府为首。这种大势,不是说一个人、两个人的看法能改变的。贾环去了江南,王府的事,贾政还是肯帮忙协调。

    王子腾将信丢在书桌上,心里有点膈应。王家执掌四大家族牛耳已经多年,不想在他手上,又给贾府超越过去。这还是在贾府贵妃牌被废的情况下。

    这让人情何以堪?

    王子腾叹口气,再看贾政写来的书信。上面更加细致的说明了铸币的情况,以及朝堂中近期的一些风向。

    “辽东总兵祈夏意欲征讨漠南鲜卑。朝中争议不绝。户部以国库不支,华相似默许之…”

    政老爹政治水平再怎么不行,也不会在给王子腾的书信中写“上默许之”这样的话。而华墨如何默许,这种话,不用写的太明白。

    王子腾一看就懂。再结合着近期真理报上的消息:祈夏被封赏。他心中的想法足见成形:何大学士已经去职,天子对拓边,很有兴趣。

    这从对辽东总兵祈夏的封赏可以看出来:封抚军将军(正二品),三等男爵。升官进爵。榆林城中,曾有往西域、塞北游历的士子回来,唱道:边庭流血成海水,武皇开边意未已。

    王子腾心中暗自下定决心,对门外候着的亲兵喊道,“去叫请张、刘几位参将来。”

    雍治十六年秋,大周榆林总兵麾下4万精兵分多路出塞北,合击察哈尔部。在早就准备好的情报下,历时半个月,发生多次战斗,最终在阴山山脉西侧的准格尔城外决战,总计斩首一万二千人,缴获无数。察哈尔部元气大伤,远遁漠北。

    随后,王子腾向朝廷报功。

    …

    …

    塞外到十月时,已经非常的寒冷。一支虚弱的队伍往西北方向的漠北进发。

    这是察哈尔部下属的拔野古部落。他们在九月份到十月份的战争中损失惨重。不得不向漠北迁徙。否则,要么被周人抓捕成为奴隶,要么饿死。

    一个小山坡上,骑在一匹黄马上的部落族长,年仅13岁的族长拔野古孝德回首南忘,眼中露出深刻的仇恨。

    “驾!”

    他狠狠的在马背上抽了一鞭子,骑马追上队伍。终有一日,他要周人品尝到他此时的痛苦。

    …

    …

    捷报一日千里,和王家奴仆自京中送信来的行程自不一样。十月中旬,京城中便已经传遍。各种小道消息乱飞。有消息称,王子腾有可能会封侯。

    王子腾的资历太深了。他当前的官职是九省都点检(正一品),五军都督府都督同知(从一品),榆林总兵(正二品)。官位历来是取高不取低。朝廷再要封赏,往上,只能封侯,最低是伯爵。

    王家的喜庆自不必说。贾府中的气氛,同样很不错。不管贾、王两家是否存在着竞争,在外人眼中,四大家族是一体。王子腾封爵,对贾府而言,同样助长声势。

    大观园,达摩庵中。秦钟带着新婚妻子傅秋芳前来见自己的姐姐秦可卿。

    傅秋芳容貌美丽,性情知书达理,贤惠有加。几次对答都管着秦钟。秦可卿对她很满意,拉着她的手,温声说了好些话。尽显家长风范。但说起来,她今年不过是25岁。

    初冬的残阳带着余晖。映照在山林中。秦可卿依依不舍的将傅秋芳、秦钟送到达摩庵外。

    山门外的平地石板上,傅秋芳告辞,说道:“姐姐请留步。若是姐姐修行有暇,可回家中住几日。”

    秦可卿温柔的笑一笑,道:“我哪里好去?你们夫妻俩好好过日子。”有拉过秦钟,叮嘱道:“弟弟,你素来性子柔弱,如今弟妹在家里,你多听她的话。”

    她虽然内心中从未将自己当做出家人。但,就像环叔说的,认认真真走形式。她怎么好时常回秦府去住?

    秦钟外面罩着青衫直裰,身姿修长,很是俊美,颇有女儿风,答道:“姐姐,我知道。”

    秦可卿目送两人下了山坡,轻轻的叹一口气,对身边的大丫鬟宝珠道:“环叔若是在,看到钟儿和秋芳这样好,定然很满意。”这门婚事,本来就是环叔安排的。

    只是,环叔初夏离京,而至今冬日未归。有很久了。

    …

    …

    这天下午,闻道书院的罗君子、乔如松几人自东庄镇上而来,向山长请教学问。

    秋闱结束后,闻道书院的同学如乔如松、秦弘图、卫阳、纪澄几人全部中举。卫神童娶了刘大学士的孙女,此次科场报捷。可谓意气风发。

    此次北直隶乡试,有近9000名士子参加考试。录取120人。闻道书院一共139人才加乡试。中举的有21人。在乡试这个大关口,残酷的录取比例下,闻道书院的这份成绩,可谓相当的耀眼。不愧是重点高中。

    张安博散衙后,便推掉了官场应酬,回到家中和学生们一起吃饭,再到书房中,讲经义,解答问题。

    庞泽在一旁听的倍感无聊。乡试结束后,他在山长幕府中当幕僚。毫无意外,醉心于实务的庞士元同学,再一次落榜。

    科举的关卡中,乡试真的很残酷。正常的录取比例是30:1,甚于低于高考的录取比例。而像北直隶这样很强的地区,录取人数多,但竞争同样的残酷。今年的录取比例达到75:1。

    到深夜里,同学们依次告辞去休息。罗向阳、乔如松、纪澄、庞泽留下来。

    张安博须发洁白,七十多岁的老者,微笑着喝着茶,问庞泽道:“子玉还没回京?”

    庞泽掌管着信件来往,道:“子玉并没有书信回来。想来应该快了。”又对几名同学道:“榆林总兵王子腾在塞北大捷,驱逐胡虏,将要封侯。京中形势将有大变化。”

    乔如松不解的道:“王子腾是贾环的舅舅。他若是封侯,逻辑上对贾府应当是好事啊?”

    庞泽冷笑一声,解释道:“友若,那可真不一定。说不定会扯子玉的后腿。王总兵政治水平很差劲。堪称猪队友。一不留神,会把贾府拖下水。

    再者,山长所忧虑的,是边将擅开边衅的风气增长,对国家而言,并非好事。塞北之地,我中国取来又无法耕种,损耗儿郎性命,夺下占住,几年后,又有胡虏兴起,占据。”

    纪澄是新人,老老实实的旁听。

    罗向阳担忧的道:“山长,你是向上书天子?”

    张安博坦然的点头,“正是。我为左都御史,自当谏言天子。不可擅开边衅。必须要由朝廷决定。否则边将将跋扈难制。另,国库的家底在何新泰这两年的执掌下,只是稍微有些好转。若是边关战乱一起,恐怕国库将亏空。”

    几名学子都是默默不语。国库亏空,则国家必然出事。要么加税,盘剥百姓。要么就是滥发盐引等,或者其他破坏制度的事情,弄钱填窟窿。

    历朝历代末年,都是如此景象。

    庞泽轻轻的捏着茶杯,这是他在江南慢慢养成的习惯。其实,他并不赞成山长去劝谏天子。哼,天子之心,路人皆知。武皇开边意未已。触怒天子的后果,很难说。

    但,山长执掌御史台,岂能熟视无睹?山长的性情,不会视而不见。山长是一个好的师长、长者、大儒。但,并不是一个好的政治团体的领袖。

    他内心之中,想的形势变化其实是另外一件事:夺嫡。这是雍治朝末期,朝堂上所有政斗的大框架。

    想要晋王登基后,不找贾环的麻烦。前提条件是两个。第一,干掉楚王。第二,自身的实力要足够强大。王子腾封爵,绝对算是增加贾府的实力。

    那么,怎么将这份实力转化的为我所用?那么,夺嫡的进程,他们要不要推一把?

    …

    …

    雍治十六冬,十月二十一日,贾环带着林千薇,游历江南结束,于当天下午抵达通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