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六百七十八章 请你们赞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七十八章 请你们赞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班主老贾是贾府京中其他房里的一个远支子弟,喜欢戏曲,三十多岁,负责贾家班的各种琐务。

    这时,在门口,为难的小声道:“伟大爷,你看,这都要上场开戏了…”

    伟大爷咧嘴一笑,不容拒绝的道:“老贾,那就唱完之后吧。”说着,转身离开。

    看着他肥胖的身影,老贾恨恨的跺下脚,“诶…”再看看正在化妆、准备的演员们,没去说什么,去外面找人摆平此事。

    …

    …

    满庭芳,二楼奢华的包厢中,笑声阵阵,清澈如流泉。气氛轻松、愉快。

    贾环、宝钗、黛玉、湘云、苏诗诗、迎春、惜春、薛宝琴各自带着丫鬟们,等候一会开戏。

    宽敞的包厢中,排着软榻。软榻上则是铺着贾府带来的柔软精美的坐褥。众人面前的描漆暗红色梨花木小案几上,摆着新鲜的反季节瓜果,各种清淡、精美的点心。汝窑白瓷茶壶泡着茶,清香袅袅。

    探春因忙着贾府的事没过来。而邢岫烟性情如闲云野鹤,虽然在剧本中写了几曲戏文,但对一起来戏院里看首场演出,兴趣不大。她去和妙玉说话去了。另外,李纹、李绮随李婶回了李家。暂时不在贾府中。李纹和庶吉士罗华的婚期将近。双方预备在京中成婚,再一起南归金陵探亲。

    史湘云一边和黛玉说话,一边时而透过宽敞的玻璃窗,看着正前方的舞台,褐色的帷幕,还没有拉开。

    贾环见湘云似有些躁动,笑着安慰道:“云妹妹,戏曲行当,都是一边拆一遍洗。反复无数次。观众认可的东西,才是好东西。这才是第一稿,日后还要修改。纵有瑕疵,不算什么。”

    湘云肌肤雪白,透着健康的光泽,她年龄虽小,十四岁多,但身姿高挑,曲线优美。点点头,然后又有些发愁的道:“环哥儿,剧本上可是写的我的枕霞旧友的名号。”

    “咯咯!”包厢中的众女都笑起来。

    其实,只是顽闹而已。毕竟,不到半个月,合众人之力,就改编了一本故事。当不得真。今天大家都是悄悄的来的。当然,内心之中,大家抑或有些小小的期盼吧。但,不管怎么说,闺阁之名,定是不能流传在外的。

    正笑着,外头檀板一声,正戏开锣!

    …

    …

    满庭芳前台的1号雅座中,两名男子坐在其中。一人五十岁左右,一人将近四十。各是文士装束,轻松饮酒闲谈听戏。随从在雅座角站立着。

    舞台上,正在唱新白蛇传的第一出。此时,观众反响一般。要知道,生书熟戏,听不腻的曲艺。

    戏曲,这种艺术表现形式,它不是以剧情取胜的。所以,不管贾环按照电视神剧《新白娘子传奇》录的故事、剧情多么精彩。但,并不能加分。

    “黎先生,台上此女如何?”晋商票号百川通的东家殷员外,笑呵呵的问道。台上表演的,便是贾家班的当家小花旦,芳官。

    众所周知,昆曲,京剧等演员,在台上,脸上都是化着妆的。能看的,大约是身段,架子,神韵。

    黎先生笑着拿起茶碗,“不错。”

    殷员外微微一笑,心里有数,叫来长随,吩咐数句。

    …

    …

    两个时辰的戏,很快就完了。才只唱了三出。但剧情已经展开,随着一些著名的唱段表演出来,在谢幕时,掌声如潮。然后,观众们纷纷退场。

    “好!”

    3号雅座中,贾宝玉极其的兴奋,鼓掌叫好,对身边的秦钟,蒋玉菡道:“这戏写的如何?”

    蒋玉菡笑道:“环三爷出手,自是极好的。那曲千年等一回,确实很有韵味。”

    宝玉正要分辨时,长随李贵一脸焦急的进来,“二爷,贾家班的老贾说有人要强买芳官。他正在和那人交涉,请二爷前去露一面。帮忙说和。”

    秦钟皱眉。他的胆子比较小,一贯怕事。但,总感觉这事是给人欺负到头上了。

    蒋玉菡却是急了,道:“岂有此理。光天化日之下,难道还能强买?天子脚下,难道没有王法了吗?走,我们去看看。”他才培养几个弟子,却要给人买走。那可是可惜了。

    “正是。走!”宝玉连忙跟上,问乳母之子李贵,“他们在哪里?”

    李贵道:“在1号雅座那边。”

    贾宝玉、蒋玉菡、秦钟一行人带着小厮走个几米路就到1号雅座台下。这边,已经有些听戏完的观众正在围观。

    雅座上,殷员外很霸气的指着台下的老贾,道:“贾班头,你我都是懂行的人。难道还有没价格的戏子?我殷某人出的起银子。倒是,你给我僵着,信不信我要你们贾家班吃不了这行饭?”

    这话,压力很大。

    老贾苦着脸,强撑着道:“殷老爷,这是我们环三爷的戏班子…”

    殷员外大笑,居高临下,讥讽道:“老贾,你不用扯虎皮。你们贾家班怎么回事,我都打听过。不过是挂贾府的名。你怕是连贾探花的面都没见过。就这么定了。”

    “那我要是能天天见他呢?”贾宝玉带着众人赶到,排众而出,冷笑着道。

    他一身大红箭袖,玉面星眸,身姿挺拔,神彩飘逸。十六岁的少年,还差几个月满十七岁。人物出众。

    “二爷…”

    “宝二爷…”

    身边的人纷纷向宝玉行礼。满庭芳这里是贾府的产业。老贾亦是长长的松口气,弯腰,作揖行礼,道:“小的见过宝二爷。”他和殷员外的身份差距太大。百川通身为晋商票号,势力极其强大。每年有十万以上的银子流动。如今宝二爷出面,便没有这个问题。

    宝玉对众人点点头,心中涌起舒爽的情绪,他享受这种被人瞩目、重视的感觉,眼睛盯着殷员外,质问道:“殷老爷好大的威风!哼,连我贾府的戏班子的人都敢强买。我倒要问问,这是什么道理?”

    宝玉虽然被养在深闺中,但并非与世隔绝,他一样的有交际圈,兼之人又聪明。场面上,怎么说话,他自然是懂的。

    殷员外没有和贾宝玉顶,而是低头,对身边黎先生,道:“是贾府衔玉而生的那位公子。”

    不说,刚才众人纷纷叫“宝二爷”,就大脸宝脖子上的玉,是很明显的标志。殷员外一看便知。冷子兴那种开当铺的小商人都知道的京中奇闻,他怎么会不知道?

    士农工商。如果,九卿之一的通政使的嫡子,在市井之中,给一个商人落面子,这是相当的骇人听闻的!殷员外的脑子并没有坏掉,并不敢得罪贾府的嫡子。

    雅座半米高,台下的众人因方才极其“嚣张”的殷员外偃旗息鼓,顿时鼓噪起来。不少观众都是参与。这让宝玉心中很是舒畅、痛快。他在做一件对的事情。

    黎先生笑着点头,看看贾宝玉,还有他身边一脸怒色的蒋玉菡,喝口茶,打开折扇,淡淡的问道:“未知小友是那一年的皇榜?”殷员外不敢得罪,他却是敢的。

    大脸宝脸上的神情微微一滞。气势不再。

    黎先生眼睛斜睨着宝玉,继续道:“举人?”

    大脸宝无话可说。

    “生员?”

    大脸宝被三连击。

    黎先生晒笑道:“既然都不是,你在外面这么狂妄,你爹妈知道吗?”说着,从雅座中站起来,走到边沿,看着外面逐渐安静下来的众人,再问大脸宝,道:“贾小友愿意此事闹大,被贾大人得知?在下翰林修撰黎宽。”

    有事,我接着!他是雍治十四年丙辰科榜眼。

    “哦…”

    围观的人群,响起一阵惊叹声。原来,亭中的文士,是一位翰林。怪不得,语气这么傲!人家是有真本事。

    就在这时,一名容貌平平却衣衫精美的大丫鬟,不知道何时走过来,脆声道:“雅座上的,我家三爷说了:不管宝二哥的意见是什么,请你们赞同。”

    “嚯…”

    满场哗然。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大丫鬟的话,是相当的不礼貌的,相当不客气的。但围观众人,不是惊诧于她的胆量,而是她的话。贾探花在现场。众人顺着大丫鬟的目光,看到二楼的一个包厢中,人影绰绰,似乎正在离开。

    蒋玉菡对着那个包厢的方向,行了一礼。心中大定。

    丹儿说完,便不管其他人的表情,自顾的转身离开。

    黎宽眼神闪了一下,手掌轻轻的用力,但最终,冷哼一声,拂袖离开。贾环虽然致仕,但其在武英殿上的表演令人深刻。他不可能为一个戏子,和贾环正面冲突。

    殷员外连忙跟上,离开。脸上有点火辣辣的。

    围观中们一阵喧哗,各自议论。大脸宝一脸的懵逼。这事,就解决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