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六百七十七章 问君能有几多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七十七章 问君能有几多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京城春风起,冰霜昨夜除。

    二月出头,大观园中便是春绿一片。湖堤上杨柳带绿,凹晶馆中笛声悠长。

    清晨时分,空气中还残留着夜晚的清寒。怡红院中,贾宝玉正坐在镜子前,由金钏儿服侍他洗脸,梳头发。身姿丰满的媚人捧着衣服在一旁。

    宝玉看看屋里的西洋钟,略有些焦急。他等会要出门。

    烈金钏儿站在宝玉身后,细心的用篦子梳着头发。她年纪渐长,身姿长开,薄袄下胸口曲线饱-满。大脸的姑娘。说起照顾人,她曾在王夫人屋里当差,水准不比袭人差。当然,姿容不如她的好友,似桂如兰的袭人。

    金钏儿轻笑道:“二爷,前些时候得了贵妃娘娘的彩头。大喜事。偏昨儿又哭又笑。今儿这就又好了?急吼吼的出门,茗烟、李贵候着没有?不和老爷、太太说一声?”

    贾宝玉大圆脸,玉面星眸,秀色夺人。正所谓: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笑道:“老爷天天忙着上朝坐衙,我怎么说?太太哪里,等我会友回来再说罢。

    要说,环老三坏事做尽,门禁这上头,倒是做了好事,拿着腰牌、身份证就可以出门。免得啰嗦。”

    “噗嗤…”

    屋里的几个丫鬟如金钏儿、媚人、茜雪、麝月、秋纹、碧痕全部都娇笑起来:怎么是三爷尽干坏事?

    一时间,屋里如同有风铃在响。这才是贾府公子哥应有的日常啊!

    宝玉笑着摇头,吩咐道:“叫柳五儿将我昨儿写的诗拿来,我带出去给秦鲸卿、琪官看。”

    早前因宝玉在潇湘馆里打袭人的事闹得沸沸扬扬,柳五儿都给吓的告病,不敢到怡红院当差。不过,以宝玉在贾府里的地位,以他对女孩子下的水磨功夫。还是将柳五儿要到他屋里来亲近。

    茜雪身姿窈窕,姿容美丽,穿着翠绿色的长裙,笑吟吟的出去。片刻后,柳五儿进来。

    十八岁的少女,素有弱疾。虽然是厨役之女,却生的如同平、袭、紫、鸳皆类。容貌看着和晴雯类似。当然,不及晴雯,要逊色一筹。晴雯之姿,名列红楼金钗又副册之首,不是等闲可比。

    正所谓,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两条单身狗。从宝玉房中的俏丫鬟资源之多,可以看出如今贾府之盛。

    柳五儿一贯体弱,将手里的诗稿递给宝玉,娇俏的细声道:“二爷,给你拿了。”

    “嗯。”宝玉应了一声,此时他头发已经梳完,站起来换衣服。金钏儿、媚人服侍。

    大脸宝则是体贴的问柳五儿的话,“天气寒,你身体弱,不要吃凉的。有什么不顺心的,和我说说,不要闷在心里生病。我昨儿问了三妹妹,你娘上个月的考评是中下,不会赶出园子,罚些银子罢了,你不要担心。”

    聊〔撩〕的柳五儿一句句应了,脸上带着娇红,感激之色,大脸宝心满意足,这才看他的诗文。重生之红星传奇

    冬夜即事:梅魂竹梦已三更,锦罽鷞衾睡未成。松影一庭唯见鹤,梨花满地不闻莺。女奴翠袖诗怀冷,公子金貂酒力轻。却喜侍儿知试茗,扫将新雪及时烹。

    雍治十三年,大观园初成。他写了两首诗,记叙他的大观园生活,春夜即事、夏夜即事〔原文详见红楼原书,此处不水〕。然而,府中变故,林妹妹移情,这间中三年来,他才写了一首秋夜即事。直到如今,因元宵节得了元妃的彩头,压了环老三一头,他才写得出这首诗来。

    宝玉衣服穿好。一身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身姿修长,神彩飘逸。脖子用五色丝绦系着一块美玉。很出众的公子哥。时年十六。

    宝玉将诗词随身收好,道:“金钏儿,我这就去了。五儿将我书桌上的那本《新白蛇传》剧本送还给云妹妹。今儿在城东的满庭芳首演这场戏。”他昨晚拿到戏文剧本,看得又哭又笑。叹人世,悲欢离合苦。

    文案之事,怡红院中,全部由柳五儿负责。他这是跟环老三学的。贾环屋中的大小丫鬟,个个识字。当真,是一种另类的文采风流,他很羡慕。

    柳五儿道:“嗯。”

    …

    …

    京城分皇城,内城,外城三块大的区域。以同心圆的形势,向外扩张。据户部在雍治十一年的数据,京师常住的人口约300万。在这座天下有数繁华的巨城中,抛开权力场这个最大的权重,亦有别样的风土人情。

    吃喝玩乐,天南地北的货物,四海万国的珍奇,应有尽有。帝都风华,气象万千。

    从内城东直门出,东行六七里,便是闻名遐迩、人文荟萃坐落在北湖两岸的荆园。

    往南行半里,则是南湖。沿湖西岸修建着各色精美的建筑,楼台阁榭,隐藏在湖林之中。如:驰名全国的摘星楼〔拍卖行〕、澹云轩〔会所〕。

    满庭芳便是坐落在摘星楼前几十米开外的信丰街上。二里长的街道,两排门面。高楼林立,各种商铺汇聚。繁华无比。俱是青石板路。干净、整洁。

    京师地带,到外城,人烟固然稠密,但各类精美、高大的建筑,却少了许多。城乡结合部。

    但外城东的这处信丰街却是例外。街中酒楼〔书生食府〕、茶馆、戏院、米行、银号、药铺、铁器店、瓷器、丝绸、书铺、果铺、煤店、南北货等等,无所不有。在外城东面这里,聚集了十二分的人气、财富。客似云来,金银流淌。

    俱是贾府产业。

    说得更具体一点,贾府公中占一股,贾环占四股,闻道书院的咸亨商行占两股,微商巨富汪家占两股,林记〔林芝韵〕占半股,此地的大族、缙绅占半股。

    类似万达广场的运作。

    …天地弃子

    …

    贾宝玉带着八个长随,一路坐马车到外城,在信丰街南的满庭芳门口验票,进到戏园中。

    满庭芳是京中最大的戏院,首屈一指。环境幽雅。不似现代剧院那种排排座的格局,而是前排雅座,用屏风隔开。要上几个台阶。下面,后面,才是一排排的座位。二楼是包厢,可用于女眷观看。

    “宝玉,这里…”

    贾宝玉刚走到前排,正顺着票号找位置,3号雅座中,约半米高的雅座中,秦钟喊道,将宝玉招呼进去。

    “如何?可曾开始?”

    “还早。都在等着呢。”

    “蒋老板呢?”

    “在后台里看他的那些个徒弟。”

    琪官蒋玉菡,是京中有名的角儿。擅长小旦。男扮女装。他原在顺亲王府上给养着,如同金丝雀。而如今顺亲王被赐死,他自是脱身出来。

    因京中戏院兴起,蒋玉菡没有再托身权贵府上,而是在各处园子里唱戏。名气极大。尊称老板。贾府出身自苏州采办来的女孩子,很有几个是他的徒弟。

    通俗点说,琪官如今是梨园行当中的当红明星。然后,他遇到什么明星都会遇到的问题,有类似于京城四少,权贵贾家的子弟,贾蔷帮他搞定。

    贾蔷的妻子龄官与芳官等人是好姐妹。

    …

    …

    满庭芳的后台中,各女孩子,化妆师,都在准备着。戏服、道具到处都是。

    如今京城的梨园行当,要成名,成角,都要在满庭芳登台,获得认可才算。

    班主老贾后台门口候着,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要他处理。琪官正在和芳官、文官、蕊官等女孩子说着上场前的注意事项,“都排了这么多遍,你们放开去唱。环三爷的本子,肯定精彩。”

    芳官、文官、蕊官等六七个女孩子点头。

    这几人以芳官最为出色。聪明伶俐,容貌端正,身段娇柔婀娜,圆臀玉腿。嗓音最佳。

    老贾正看着,被人拍一下,却是一个权贵府上长来往的掮客,陪笑道:“伟大爷不去前头看戏,怎么到后头来了?”

    伟大爷是个胖乎乎的男子,约二十多岁,眼神从芳官身上扫过,然后收回来,暧——昧不明的笑道:“老贾,有老爷出二百两银子,请芳官走一趟,见见客人。”

    老贾脸色微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