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六百七十六章 贾贵妃的选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七十六章 贾贵妃的选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贾政很奇怪的看了儿子一眼,元春先不和他说话,反倒先召见贾环。不过,想想这次元春的省亲,本来就是贾环促成的。他还未回京时,贾环就希望能在贾府中见元春一面。只是,天家规矩森严,拖到现在才回府。

    贾环收敛了心中的情绪,肃容从庭院中,走上台阶。有丫鬟打起帘子。贾环走进屋中。

    贾母正房中,贾元春居中而坐。贾母坐在左侧。王夫人坐在右侧。邢夫人再往下坐着。纨、凤、钗、迎、探、惜分列在两旁站立。满屋子的女眷,各自都是盛装。各自脸上的神情悲戚,显然是还没有从伤感的氛围中恢复过来。

    贾环刚才在大观园的正殿中,已经拜见过元春,这时,要拜见时,元春伸手虚扶,开口道:“环弟免礼。”又对贾母等人道:“我与环弟单独说几句话。”

    一屋子女眷全部都退到偏厅中,只留元春身边的宫女抱琴,太监黎威在屋中。

    黎威即是三年前元春省亲时的小黎子。大太监陈赋言的干儿子。容貌英俊,偏阴柔,秀气。看着贾环,目光中露出崇拜:因为刘国忠被贾环干掉了!

    而他的干爹,陈太监被内务府审问,查无实据,被贬带南京宫中。他带着妻儿,贾府的银子,去南京养老。得了一个很好的结局。

    贾环并没有留意到元春身边太监总管的神情,这时,他才在明亮的灯光下,看清楚元春的容貌,神情:元春一袭明黄色的贵妃宫装,杏目桃腮,花容月貌。只是身形偏消瘦,脸上不复往日的光彩照人,而是充满了灰败,疲倦,苍白的神情。

    贾环心中触动,作揖一礼,道:“大姐姐在宫中受苦了!”

    元春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因贾环这句话,又流出来,哽咽的道:“三弟弟…,皇儿他死了。”已经快一年了。她还没有从丧子的悲痛中走出来。

    在近日,贾环已经为贾皇子复仇,干掉了凶手:南安郡王、商贵人、刘国忠,她心中才算稍微好受些。

    贾环轻轻的抿一抿嘴。他能体会到元春作为一个母亲,心中深沉的哀伤和悲痛。等元春宣泄了一会情绪,劝道:“大姐姐,公理和正义,永远不会缺席,只是迟到。如今小皇子在天之灵,亦可安息。大姐姐也要保重身体。久悲伤肺,常忧伤心。”

    有些事情,他一个人扛起来就行。他并不打算和元春说。当然,元春心中未必不明白。

    元春哭泣着点头。很多话,她在母亲面前,都没法。一年以来的悲愤、委屈,在此时流露,哭着道:“三弟弟,若是你当日在京中,绝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杨皇后到凤藻宫来看我,我求她向天子转告,请彻查皇儿的死因。但最终,她在天子面前,一句话都没说。”

    说这话,元春心中有一些不满,有一些快意、解脱。即便杨皇后拦住了。但她的弟弟,还是将她儿子的仇给复了。

    贾环点点头。

    很多事情,不需要证据,只需要看法。自由心证。元春的话,只是进一步确定了他对杨皇后的看法,是正确的。杨皇后顺水推舟,在事后起了很不好的作用。

    “大姐姐,我已收周贵妃之子燕王为子弟。大姐姐你心中但可安心。我保他一世富贵。不受人欺负。”

    贾皇子的死,疑点重重。说是天花。但真的是天花吗?周贵妃有没有接种过人痘?要知道,天花虽然极度危险,具有剧烈的传染性。但只要感染过一次的人,就不会再感染。咸福宫中,为什么只有周贵妃身死?

    然而,事情的真相从来就不是最重要的。这些事情,没有人会再去调查。贾环同样不会去查。

    贾元春欣慰的点头,接过抱琴递来的手帕,擦拭着眼泪,“你做的好。我改日在宫中见一见那孩子。你叫他来。”

    “嗯。大姐姐,父亲已经是通政使,府中的局面稳定。我想要问一问大姐姐的打算。”

    贾环要问的,是元春打算继续在后宫争宠,还是其他的打算?元春还年轻,有足够的资本和那些后宫佳丽争。这些搞清楚,他才好配合。从利益的角度,贾府自然是不希望贵妃牌废掉。但从贾环本人的角度而言,他希望元春快乐的活着。不要屈身去侍奉一个四十多岁、薄情寡义的老男人。她为贾府的牺牲,已经足够多。

    贾元春看看贾环,幽幽的长叹一口气,道:“环弟,我这段时间,读了一些母亲送来的佛经。有一些感悟。”

    王夫人信佛。当然,这只是她的一层伪装而已。

    王夫人,手黑的很。连金钏儿都能下手的。别以为王熙凤很黑,她和王夫人比还差的远。政老爹自述年轻时,也是个诗酒放诞之人。然而,请看一看,贾政的小妾人数?周姨娘,赵姨娘。且,只有贾母赐给贾政的赵姨娘生育有一子一女。贾政可是荣国府的当家人!这是很不正常的。这里面有多少黑幕,还用说吗?

    元春的答案,带一点试探性质。她很清楚,她身上的担子、责任。说的更直白,更赤--裸--裸一点:一个在宫中,没有任何价值,对家族毫无用处的女人,贾家会管你死活?往宫中大把的送银子?父母、亲族心中岂能无怨?

    而贾环就是贾府的执掌者。他可以代表贾府,贾家的意见。

    贾环心中不知道为什么,却是长长的松一口气。或许,他更希望看到这样的元春吧!

    那个,在雍治十三年回来省亲时对贾母、王夫人说:“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

    对贾政说:“田舍之家,虽齑盐布帛,终能聚天伦之乐;今虽富贵已极,骨肉各方,然终无意趣。”

    贾环拱手一礼,掷地有声的道:“我支持大姐姐!”

    元春微怔,心里忽而一松,仿佛在心头压抑的一块大石头被搬开,令她可以轻松的喘口气。她是什么时候给送到皇宫里去的啊?有十多年了!

    一幕幕的记忆,在脑海中浮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元春的眼泪忽而流下来,说不出话来。

    第一次,真正的认识到她这位三弟弟的另一面。

    …

    …

    贾环对答结束,便退出来。贾元春按照心意,和父母、家人说话。然后,到大观园中开宴,听戏。很多人发现,元妃脸上的笑容多了些。不似刚回时的死气沉沉。

    宝玉又得了彩头。和宝琴的婚事,亦得到元春的认可、祝福。至夜时分,方才回到皇宫中。

    而贾环在卧室里和宝姐姐一起睡下时,还沉浸在某种情绪中: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

    嘿,二十年来辨是非!谁是虎,谁是兕?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