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六百七十二章 冬日傍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七十二章 冬日傍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冬季里,天黑的早。下午四五点,夕阳便挂在天边。

    顺天府通判傅试穿着青色的官袍,笑眯--眯的位于京城北面的顺天府府衙出来。不远处的国子监外,书生人来人往。

    一行的几名同僚纷纷告辞。

    顺天府设府尹一名,正三品。府丞一人,正四品。治中一人,正五品。通判三人,正六品。推官一人,从六品。另有经历,知事等官。傅通判的朋友圈,便是在品级差不多的中。

    “时中兄,改日定要请我们喝酒啊。”

    “一定,一定。”

    “傅兄即将大用,可别忘我们这帮老朋友才是。”

    “不会,不会。”

    傅试笑呵呵带着一个长随,往西直门走,他府上在京城西城外。心里喜滋滋的。衙门中有传言,他即将官升一级,转迁户部员外郎(从五品)。他的老师贾政,现在可是官任通政使,九卿。

    傅试回到西城外家中。老仆迎着。问了几句,到后院里。花厅中,一名二十多岁的美人,正等在厅中。身姿中等,上衣下裳。水粉色的褂子,灰色绣花裙。肌肤白皙,琼闺秀玉。

    傅试赔笑道:“妹妹特意在这里等我?”等着的正是傅试的妹妹傅秋芳。

    见哥哥的囧态,傅秋芳心里好笑,道:“哥哥将我许人,却不和我说一声。母亲那里,秦家来人,我才知道。哥哥一向眼高于顶,要将我许给豪门贵族。怎么,却是秦家?我听媒人说,他家父母双亡,就剩一个姐姐,还是出家礼佛。”

    傅试局促的搓搓手,讪笑道:“妹妹,环三爷亲自的保的媒,我如何拒绝得了?再者,你若是知道他姐姐在哪里礼佛,就明白。秦钟的姐姐在贾府的大观园中礼佛。听说,秦钟的秀才功名,是环三爷亲自定的。”

    他在顺天府中当通判。府试是顺天府考的。小道消息他还是知道。比如,贾府的贾蔷。那卷子真是惨不忍睹。

    傅秋芳眼眸闪一闪,道:“哦…”她其实,并非是来质问她哥哥。她哥哥在外头趋炎附势,但都是为了让家中过的好些。她不会埋怨哥哥。她只是了解下她未来相公的情况。似乎…不大行。

    知书达理的姑娘。

    傅试道:“妹妹,你放心。秦钟我见过。生的很俊俏。眉清目秀,粉面朱唇。人亦是聪明…”

    兄妹两人正说着话,傅老太太派小丫鬟过来,叫两人去吃晚饭。

    …

    …

    十一月十二日。北静王喜得贵子,宴请世交、朋友。以四王八公为首的旧武勋集团齐齐道贺。贾环跟着贾政去了一趟北静王府。期间,核心人物们,在静室中一起商量了一回。

    关于和新武勋集团争夺南安郡王空缺出来的五军都督府同知的位置。北静王、西宁郡王、贾政等人准备推还在外领兵的,都督佥事、三等伯石光珠。

    贾环虽然官位被夺,但依旧在会议中获得一席之地。

    同一时间,冬日下午的阳光,吹拂过达摩庵山坡脚下的树林。大脸宝一身棉衣,等了好一会,才等到从达摩庵中出来的秦钟:他来看秦可卿。

    “鲸卿,你可算出来。”贾宝玉上前,一把握着秦钟的手,很是激动,“这些日子可把我闷坏了。幸好,今儿你来了。走,走,我们找地方说话去。去我书房里?”

    秦钟一身浅色的文士衫,未语脸先红,道:“好。”他姐才叮嘱他,少和宝玉一起交往。

    有些事情,秦可卿知道。贾环知道,她当然就知道了。

    贾宝玉和秦钟一起说着话,顺着路,出了大观园正门,到贾宝玉设在外头的书房中。

    “快到茶来。”贾宝玉一叠声的吩咐茗烟倒茶,和秦钟一起坐在书房的茶几边,忽而,长长的叹口气,“鲸卿,多日不见,你我都是要成亲的人了。”

    几天前,贾府冬至日。王夫人和薛姨妈已经将宝玉和薛宝琴的婚事正式定下来。而秦钟和傅秋芳的婚事,已经在走程序。准备明年夏天成亲。

    说起来,当日,傅试还想将妹妹傅秋芳许配给宝玉。宝玉心中一直挂念着傅家美人,心向往之。

    秦钟也叹口气。

    大脸宝和秦钟,随意的说着话。比如院试怎么样的?又赞傅秋芳是极好的。再说,环老三近来罢官,闲的无聊,给人做媒,格调低下,也不管管他自己的事。

    宝玉反正很不满贾环。他和琴妹妹关系好归好,但他只想娶林妹妹。溺水三千,只取一瓢。

    …

    …

    贾环傍晚时,从北静王府回来。妻妾们都在房间中说着话。

    苏诗诗曾经是天下第一名妓,在人际交往上,很有心得、水准。宝钗端庄、贤惠。苏诗诗自是很快就融入到无忧堂中的日常生活中。

    宝钗几人正围着做着女红,说话。见贾环进来,宝钗放下手里的针线活,未语先笑,道:“倒是有个好消息要和夫君说。如意,你去书房里把请柬拿来。”

    话说一半,又藏下来,贾环就知道宝姐姐在说笑。别看他的娇妻是冷美人风范:如雪一般的大美人。但在他面前,在大观园中的姐妹们面前,顽笑都是有的。

    贾环在苏诗诗的服侍下,在落地衣镜前,换下沾了酒气的外衫,在香菱拿来的热水盆里敷脸,笑着问:“姐姐,有什么好消息?”闺房之乐,有甚于画眉者。他当然会配合下。

    “噗嗤!”屋里的几个丫鬟们都掩嘴轻笑。

    这时,如意拿着请柬回来。贾环坐在宝钗身边的椅子上,闻着她身上的幽香,翻了翻。是林心远送来的请柬,约他十日后,去林府吃酒。以示感谢。

    宝钗微微倾斜着她娴雅、明丽的身姿,和贾环一起看着请柬内容,轻笑着道:“夫君,这是几日前,冬至时,府里办酒,林家送来的请柬。还有礼单。”

    贾环知道宝姐姐要笑他和林芝韵的事,故意道:“嗯。和锦衣卫指挥使毛鲲有关…”

    当年,林家之所以没落,除了朝廷的政局动荡外,更因为毛鲲将林家的老爷子抓到锦衣卫大牢里,催要银子。说起来,毛指挥使确实比较“奇葩”。

    从不不扰小民,只抓富户要钱财。给钱就放人,很讲信誉。另外,就是听天子的命令行事:抓官员。或许是他知道他参与雍治朝前期的血腥清洗,想要求一个善终。但,最终,还是被晋王的谋主刘国忠,牵连到。

    毛指挥使在狱中,已经挂掉。

    宝钗禁不住微微一笑。明亮的杏眼,看着贾环。手指轻抚着额前秀美的刘海。一颦一动,在这个冬日的傍晚,充满着魅力。如诗如画,国色天香。

    贾环再偏头,看着苏诗诗清丽容颜,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千言万语,柔情似水。

    还有桌边收拾着毛巾、水盆的香菱,在衣柜边收着针线的晴雯,宝钗身侧站着的莺儿,还有在正面站着的如意。

    仿佛,这一切,在短短的几秒内,都静谧的如同美丽的画卷一般。妻妾们都看向他。难以言喻的情绪从心底浮起来。

    贾环情不自禁的轻握着宝钗的手。

    众人说笑着,然后摆了晚饭。时间,便在这画中,缓缓的,流走。

    …

    …

    十月底武英殿的议事,彻底改变了朝廷的格局。就像是一曲大戏,一个个的人物,纷纷离开京城这最高的舞台。余波,在十一月中旬,仿佛还在。

    十一月十五日,建极殿大学士何朔上书求出,请求致仕。第二日,雍治天子在西苑中召见何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