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六百六十八章 贾府冬至(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六十八章 贾府冬至(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无忧堂东厢房中的布局大气而美观。同样的分暖阁,客厅,卧室。客厅中左有案几,放着瑶琴,挂着书画。右临窗。几把楠木椅和桌几排开。

    贾环抱着苏诗诗在窗前的椅子说话。身后的玻璃窗外还有着上午的阳光,从庭院里枯黄的枣树枝头掠进来。

    珠大嫂进来时,贾环自是没再抱着苏诗诗。闺房之乐,不足为外人道哉。

    李纨穿着素色的对襟褂子,搭配着浅蓝色的裙子,身姿婀娜,秀美雅丽。见苏诗诗和贾环并排坐着,眉眼间,风情流泻,便知道她来的不是时候。

    李纨心里好笑,知道两人正是少年情热时,笑着道:“环叔,东平郡王府上派人送了两只宣德炉过来。老太太赏给你。命我送来。再者,老太太的消寒会要开了,等你过去。”

    李纨是从儿子贾兰的身份称呼贾环,这显的很亲近。将素云捧着的名贵的宣德炉拿来。

    贾环坐着,此刻起身,有点不便。叫丹儿收了,谢道:“劳大嫂走一趟。我这就去老太太那里。”

    苏诗诗起身,清丽的玉容上带着一抹浅淡的微红,道:“我去换一身衣服。”她喜欢白裙。但白裙太给她加分,还是换一件平常的衣衫。

    贾环要等苏诗诗一起。李纨坐下来,娇柔的笑道:“环叔,你前些天回府时,我没将兰儿从书院里叫回来,还请你勿怪。”当日,甄宝玉来府上祝贺了。显然是从闻道书院里赶回来的。

    贾环何其的灵醒,知道李纨说的是什么。示意她喝茶,微笑道:“自家人,不用讲这些虚礼。倒是今日老爷高升,兰哥儿该回来一趟。珠大嫂做的不错。”

    不管李纨如何承他的人情,感激他,但在人前,她毕竟是不好表示出太亲近。要避嫌。

    听着贾环的话,李纨顿时展颜一笑,心里松口气,明眸潋滟,温声道:“谢环叔。”有一种妩媚、温婉如水的少妇风情,在冬日上午,就这样展露,溢出来。她时年二十八岁。

    贾环心里赞了一声。果然是位列十二金钗的美人啊!这风情…!葱嫩秀美的少--妇啊。

    八七版红楼电视剧,真的是将她扮演丑了。纵然心若死灰,木如枯槁,号:稻香老农。但她的容颜、气质,都是一流的水准。

    现在贾兰在闻道书院读书,不用她天天盯着,熬夜,费尽心力,想来,她不会早逝。而当在大观园中,度过她一生最美丽的时光。

    …

    …

    贾环带着苏诗诗,在李纨的陪同下从无忧堂后院往南至大观园中。此刻,蘅芜苑中的宝钗、黛玉、湘云等人都已经至贾母处。

    贾环一行人往西的甬道直走,出大观园的角门,从荣禧堂后绕到贾府西路的贾母上房处。

    “三爷来了。”翡翠、玻璃、傻大姐几个贾母的丫鬟在门外候着,掀起门帘。

    贾环笑着对她们点一点头,当先一步,进入花厅。

    红楼十五年,抄检大观园的缘由,便是傻大姐见到一个五彩绣香囊。但,现在,自是不可能。其一,贾赦身死,贾琏完全倒向贾环,邢夫人争什么都没用。

    其二,贾府内已经大规模的放过两次丫鬟。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种事,拦是拦不住的。迎春的大丫鬟司棋早和她表弟潘又安成亲。只因迎春还有两年就要出阁。她舍不得,还在迎春处服侍。

    到年纪的丫鬟们,原意嫁的,林之孝家的等内管事,都安排。不愿意嫁的,亦可留着。这事,贾环早明说了,不准王熙凤插手。王凤姐,只会弄权,没有公心。

    这也是贾环不愿意留十二官在贾府当丫鬟的原因。她们都在苏州见过世面,又在贾府里当戏班子,并不做家务。如何愿意和贾府的小厮们适配?各有各的缘法,不必强求。

    …

    …

    花厅中,满堂珠翠。贾府的女眷,姑娘们全部都在。富贵之气,美丽的姑娘们,这不必细数。笑声不断:贾母开怀的笑声;王夫人矜持的笑,薛姨妈附和的笑,王熙凤高声娇笑,姑娘们各自清澈的笑声;丫鬟们玩闹,咯咯的娇笑。

    汇聚成一曲悦耳的曲子,点缀着今日冬至消寒酒喜庆的画面:贾府此时的声势,蒸腾而上,谁心里不喜呢?

    贾环一进门,便是万众瞩目。贾环走上前,给贾母行礼,道:“孙儿见过老祖宗。谢老祖宗的赏赐。方才见老祖宗和太太们说笑的热闹,不知是何事?”

    贾母满头银发,八十岁,有点胖的老太太,穿着体面的暗青色绸缎面料的褂子,慈祥的看着贾环,道:“小物件而已。咱们家早前,也不差这些玩意儿。”

    邢夫人、王夫人、薛姨妈、王熙凤等人都笑着附和,“那是。”

    雍治十四年春,贾赦获罪夺爵,贾府缴纳巨额罚款才算过关。几十万两银子,掏空了贾府的家底。几近破产。因为,贾环调度,才算过关。

    信丰号的拍卖行,如今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拍卖业务。一部分是澹云轩的会--所业务。

    贾环有意再拆分一次,将金融业务从信丰号中拆出来,准备联合徽商财团竞购朝廷的铸币权。

    这种内幕消息,没有人比贾环更清楚。铸币权归属于中央银行,但,以中国历代王朝的情况来看,除非铸币亏钱,劣质私钱屡禁不绝。在皇权不下乡,豪强地主宗族势力庞大的年代,要统一度量衡,只能将铸币权拆分给各家大势力。

    这事有先例:英镑的发行权,就不只是英格兰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一样有发行权。当然,权利有所限制。美联储,不是一家银行,而是由多家联邦储蓄银行组成。港币的发行权,有三家:中国银行,汇丰银行,渣打银行。

    当然,货币权利,最终的权力必须在中央银行手中。

    在要推行银币的时候,是要拉人上船,形成合力。而不是,想着限制权力。当然,该留的后手要留,等日后再压制各铸币的银行。

    至于如何成立行业协会,这一点,国朝此时各行各业都有协会。现成的经验。

    需要说明一点:在国朝,货币可以购买权力,但货币绝对无法决定权力。政治力量主导经济利益的分配。

    贾母再一笑,指着王夫人,道:“叫你们太太说。”

    王夫人笑道:“刚才正说起甄宝玉。他和你宝二哥长的肖似,又和兰哥儿是同学。听说,他今儿来了。我已经派人去叫他进来。”

    贾环就笑着点头。他不过是场面话。要说他和贾母、王夫人有多么亲近,那怎么可能?和赵姨娘见礼后,再和众人一一打招呼,坐在金钗们中间,和众女说笑。他无意在这里抢贾母的风头。

    看着贾环和林妹妹小声说笑,林妹妹小手掩嘴嫣然一笑,妩媚如花,坐在王夫人身边的贾宝玉的脸都要绿。

    但,今时不同往日,大脸宝想开大,也要考虑下后果:绝对落不好。祖祠的小黑屋和政老爹的大板子,都不好挨。

    …

    …

    在等待甄宝玉进来时,贾环和迎春聊了几句。和刘太监的死斗之前,贾环命薛蝌南下行商,顺路将薛蟠这个坑货带走。要明年春,商队才会返回。

    贾环再转而和惜春说话,“四妹妹,白雪琉璃图可曾画好?”

    原来的小不点已经长大,惜春如今十三岁多,穿着紫色的长裙,容貌精致、俏丽。身上却有着清冷、淡然的绣户侯门的贵女气质。很出众的女子。

    惜春浅笑道:“三哥哥,还早呢。我学你的素描画,占了不少功夫。”又道:“三哥哥,你说莫高窟中有很多佛教壁画。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得见。”

    “那要等写时日。或许,市面上会有画卷流传。”贾环心里一声苦笑,惜春,还真是信佛啊。只要她不是“独卧青灯古佛旁”就行。

    罗君子和她的婚事,贾环和贾蓉通过气。亦和惜春说起过。礼法虽说是“盲婚哑嫁”,但真正的大户人家,谁会遵守?但凡疼爱女儿的,都让女儿事先看一看对方的人品,相貌。贾环和惜春说一声,倒不算什么事。

    惜春对此事不置可否。

    以贾环的估计,若是这桩婚事成了,四妹妹性情冷清,够罗君子消受的。但,从惜春兄长的角度来说,这么优质的同学“不坑”,他“坑”谁啊?

    …

    …

    贾府前院中十分热闹。贾府的子弟,如贾琏,贾蓉,贾蔷,贾芸,贾兰,贾琮,都帮忙招待客人。

    甄宝玉在前院的一处厢房中和户部尚书赵鹤龄的二公子,庶吉士罗华,与邢岫烟订婚的兵部主事许英朗等人在一起。默默的听着众人说笑。

    说起来,甄府也算是贾府的世交老亲。一般排位和王家、史家、冯紫英等人在一处最好。但,这边都是文士。只是,甄宝玉现在还只是个过府试的童生。在座的都是进士功名。

    当然,没有人会料到,此时毫不起眼的甄宝玉日后在仕途上的成就。

    甄宝玉正听着,给贾府的一名小厮叫出去,得了信,到贾母上房中拜见贾母、王夫人。甄宝玉见贾环也在,忙作揖行礼,道:“见过环世兄。”

    贾环坐在案几后,笑着虚扶一下,道:“甄世兄不必多礼。我一会也要去外面和大家一起吃几杯。”

    看着花厅正中的甄宝玉模样和贾宝玉一样:标志性的大圆脸,面如傅粉,唇若施脂。史湘云兴奋的拉拉宝玉的袖子。“爱哥哥,他和你长的一样呢。”

    贾宝玉早听说了,但这是他和甄宝玉第一次见面,见礼后,夸赞道:“久仰芳名,无由亲炙.今日见面,甄世兄真是谪仙一流的人物。今日弟幸会芝范,想欲领教一番超凡入圣的道理,从此可以净洗俗肠,重开眼界。”

    贾府的姑娘们,有几人没忍住,轻笑出声。笑者:黛玉、湘云、宝琴、探春!几个丫鬟偷笑。这到底是夸谁呢?后面的话,越说越离奇,显然,宝二爷的痴毛病又犯了。

    甄宝玉一愣,他听贾兰说过宝玉的做派,这时再听,想起他往日在江南家中时的种种荒诞,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心中一时间,感慨难言,直言道:“

    弟少时不知分量,自谓尚可琢磨.岂知家遭消索,数年来更比瓦砾犹残,虽不敢说历尽甘苦,然世道人情略知道些。世兄是锦衣玉食,无不遂心的。

    弟少时也曾深恶那些旧套陈言,只是一年长似一年,把少时那一派迂想痴情渐渐的淘汰了些。如今正欲读书科举,搏一个正途出身,光大门楣。”

    贾宝玉听了,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淡了。以大脸宝的聪明,自然听的出来,甄宝玉和贾环是一类人。心里不舒服:又是环老三那一派酸儒言论,好无趣。

    王夫人听的两个宝玉对答几句,越看甄宝玉越是喜欢,难得这孩子性情踏实,肯上进,轻笑着问李婶娘,道:“如何?我是没说错的吧?”她想给李婶娘的二女儿李绮做媒。

    李婶娘笑着道:“但凭太太做主。”

    王夫人笑一笑,转头问甄宝玉,“世侄你可曾婚配?”

    甄宝玉给王夫人问的有点懵。自长兄甄礼死后,老父远在西南任知州。他支撑起甄府的门户。正如他和贾宝玉说的话:然世道人情略知道些。

    但,到底是一个十六岁的青年。当即,如实的道:“回太太的话,并没有。”

    王夫人点头,“嗯。我改日去拜访你们太太。”眼光从探春身上扫过,忽而想起来,又问道:“你们三姑娘可曾许人?”

    甄宝玉有点羞于启齿,道:“不曾。”甄府家道中衰。他三妹妹已经十六的婚事还没定下来。要找一个如意的人家,很难。

    王夫人便没再问。

    八月时,老太太八十大寿,南安太妃想将探春收为干女儿。她当时发作不得。如今,南安郡王府上是树倒猢狲散。她倒是有意收一个南安郡王府里的姑娘做干女儿。

    探春到了要出嫁的年纪。听老爷的口风,杨皇后待若儿子的蜀王,对探春有意。

    贾母、王夫人几人和甄宝玉说了几句话,就让他出去了。稍后,花厅中消寒会开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