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六百五十八章 死斗(七)-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五十八章 死斗(七)-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主席曾经说过: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当武英殿中以宋天官、白尚书、南安郡王为首的大臣们猛烈的抨击贾环的商税政策时,贾环却根本就不和群臣辩论,而是向天子举报:晋王有党。

    这个切入点,非常的精妙。

    满殿安静!

    需要解释一下,为什么武英殿中,刚才还义愤填膺的大臣们此时突然变得如此的安静!

    首先,贾环扣了一顶大帽子下来。

    满殿总共只有七八十名大臣,而五十多人在痛骂贾环,群情激奋,并请天子诛杀贾环。别管,贾环是不是胡说八道,你觉得这么个大臣的数量,和晋王扯上点关系,御座上的天子会怎么想?

    记住,天子是人,不是神。他的看法、感受,比所谓的证据、真相更重要。

    其次,贾环有些话说的是真话。第一,晋王府专卖蜀茶,这确实是真的。消息灵通的重臣,心里有数。第二,抨击贾环的大臣中,确实有晋王党。比如:南安郡王。

    最后,满殿的大臣都在骂贾环,法不责众。但,谁敢在这个时候首先冒头,和天子争辩?天威难测。是个人,都会选择沉默,等一等,看情况。

    所以,才有现在,贾环以一人之力,镇压全场的场景!

    …

    …

    “哼!”

    雍治天子坐在宝座上,脸色阴晴不定,眼神锐利的扫视着殿中,各自低头,保持安静,如同雕塑的群臣。

    这就是他的好臣子!

    武英殿中气氛极其的压抑。贾环抽冷子来这么一下,将形势完全翻转过来。

    这时,御座之下,一直没说话的何朔忽而出列,躬身行礼,朗声道:“陛下,贾环所要求增税的商品,没有一项是百姓日常的必需品。何以说,会搞的天下大乱?

    吏部尚书宋溥、工部尚书白璋、五军都督府同知南安郡王等人激烈反对。结党营私。臣恳请陛下彻查。党争亡国,前明殷鉴不远。”

    贾环的计划,并没有与何大学士沟通过。但以何朔的政治水平,此时该怎么做,怎么说,与贾环配合的天衣无缝。何朔看似陈情,实则是在补刀!

    贾环说晋王有党,何朔说:宋天官等人结党营私。都是一个意思:就问你查不查?

    何朔现在,基本就等着致仕回乡。因为立杨皇后之事,他被天子厌恶。但,他的忠心,雍治天子还是非常认可的。

    雍治天子点头,下定决心,冷声道:“把毛鲲叫进来。”

    查!

    贾环的举报,说雍治天子被蒙蔽。首选,当然是问询锦衣卫指挥使毛鲲。不是贾环说什么,雍治天子就信什么。

    当即,便有太监去传召锦衣卫指挥使毛鲲。

    此刻,武英殿中,形势剧变。刚刚还在担忧、无力辩驳的朱鸿飞,宇文锐,魏翰林,费状元,北静王等人都放松下来。户部左侍郎赵鹤龄捻须一笑。当前被动的局面,总算是扭转过来了。嘿,晋王有党!

    而另外一边,宋天官极其腻歪的瞥了眼何朔:这老倌,人都要走了,还搞风搞雨。

    工部尚书白璋,心里冷哼一声。别看贾环帽子扣的大。但他是楚王党。真正要担心的,是南安郡王那些人。

    南安郡王脸色变得很不好看。用要吃人的眼光,盯着殿中跪在金砖上的贾环。如果眼光能杀人,贾环现在已经死了无数遍。

    而还有更多的大臣们,如戴琮、周侍郎等人,则是在揣摩、推敲贾环的“阴谋”。

    很明显,大家都落进坑里了。贾环是有预谋而来。户部尚书卫弘,以解决银贵谷贱的办法勾起天子的兴趣,接着,贾环从天牢进殿,再接着,贾环提出解决银贵谷贱的办法,顺理成章的引出增收商税的话题。

    痛骂庙堂诸公,并提出增收商税的品种名称,引起众怒。要知道,不单单是晋王府在蜀中经营茶叶生意,宋天官家中在湖广,经营着白糖生意。而江南籍的高官,不知道多少人家里在经营,丝绸,海贸相关的产业。

    而众人痛骂贾环正好掉进贾环的圈套中,贾环反打一耙:晋王有党!

    可以预见,晋王一党,绝对有大--麻烦。

    不管天子信不信,从传召锦衣卫指挥使毛鲲的那一刻起,天子心中的天枰就已经偏了。

    真正的原因在于:在东宫位置,已经空悬两年多的情况下,何大学士已经翻船,而晋王在朝堂中的“势力”如此之大,天子怎么可能不忌惮?他不怕逼宫之事重演吗?

    不得不服!

    大局已定。

    …

    …

    在群臣各自遐思时,锦衣卫指挥使毛鲲从右顺门而来,进入武英殿,在殿外,和刘公公遇到。两人对视一眼。殿外的走廊中,都有锦衣卫、御前侍卫等护卫。两人根本无法交谈。

    刘公公一贯神情冷峻。毛鲲点点头,心中稍定。迈步进了大殿。朝臣们注目。作为锦衣卫指挥使,他的消息一点都不闭塞,知道贾环在御前举报的内容。

    此时,时间,已经快到中午了。随着毛鲲踏步走进来,武英殿中压抑的气氛,略微有所缓解。

    接下来,是查证,辩论的过程。贾环占据着上风。

    毛鲲一身红色的斗牛服,跪拜,高声道:“臣毛鲲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御座之上的雍治天子不答,冷着脸,径直问道:“晋王专卖蜀中茶叶,有无此事?”

    毛鲲矢口否认道:“绝无此事。蜀中茶叶的年产量非常大,晋王府哪有这份财力?只占其中的一部分。”

    贾环插口道:“陛下,草民有下情上奏。”

    “准!”

    贾环道:“陛下,蜀中茶叶,近五成的产量,都是晋王府在经营。而海贸的茶叶,完全被晋王府垄断。大江之上,船只络绎不绝。陛下派人一查便知。”

    他的消息是从西南钱王,胡炽处得知。五个月的时间,够他布置很多东西。

    “哦…”武英殿中响起一阵低叹声。贾环绝对是有备而来啊!

    中立的魏其候、成国公几人都摇头,毛大人惨了。不过,想想也正常,这个时候,谁能在天子面前承认?找死,不是这么个死法。谁人都会挣扎一二。

    毛鲲额头上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抗声辩解道:“陛下,臣有罪。未能查明此事!”心里大骂贾环。劳资和你无冤无仇,你tm的扯上我干什么?

    “你闭嘴!”雍治天子愤怒的喝止毛鲲,声音回荡在武英殿中。天子一怒,威势极大。脸上青气一闪,手指着南安郡王,“南安,你有什么话要说?”贾环刚才举报:顺亲王、南安郡王为其羽翼。

    南安郡王现在顾不上用眼神杀贾环了,走出来,战战兢兢的自辩道:“陛下,臣与晋王殿下是有来往,但绝不敢妄顾皇命。为其羽翼。”

    “唉…”北静王轻了叹口气。南安郡王完了。天子根本不是问这件事,而是问贾环进殿时骂南安郡王的话:此人勾结晋王,在军中大肆安插亲信,图谋不轨。

    贾环泄愤般的,乱举报南安郡王在军队中安插私人。这是一个很扯淡的事。南安郡王为五军都督府的同知,排位第四的军头,他不提几个自己人,怎么掌权?

    刚才根本没人会在乎。但是,在此时,形势变化,攻守易主。天子既然对晋王起了疑心,自然要关注。有大臣附翼,有军队支持,想干什么?

    果然,雍治天子“呵呵”的冷笑几声,并不理跪在地上磕头的南安郡王,阴鸷的目光横扫全场,帝王之威尽展露,群臣低头。当然心里怎么想的,就非雍治天子所能得知。

    少顷,雍治天子一字字的吐出口,带着冷意,“锦衣卫指挥使毛鲲,下狱论罪。南安郡王,罢职夺爵。”

    随着雍治天子的判决,武英殿中仿佛凝固了一层冰霜。但对贾环等人而言,凉的痛快!

    当何系如同被秋风扫落叶一般被清除时,当故交、好友被贬谪出京,当我因文字狱被关在天牢时,你们可曾想到今日同样会享受到雍治天子之怒?

    同学们,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啊!

    …

    …

    武英殿中的消息,如同旋风一般的迅速的往周边传遍。最新的处罚,还没传来,有延时。但,锦衣卫指挥使毛鲲被传武英殿的事,已经传遍。

    不提最先得到消息的宁淅,宁澄等人的反应,不提宫中杨皇后的反应,不提贾府中的反应…等等。

    京城外城西,永昌公主府中,精美的帷幕中,摇晃的床榻停歇下来,只剩下男子大口的喘气。

    永昌公主仰卧在刺绣的枕头上,浑身不着一缕,身段妖娆、性感,肌肤白皙。充满了魅惑。永昌公主一脚将还趴在她身上的宁浮给轻轻的踢开,不满的道:“你真是个没用的废物。这才多大一会?说吧,你爷爷得到什么消息。”

    宁浮,封爵镇国公,原顺亲王宁棕最得意的孙子。今天宁棕在晋王府中,等待消息。他则是到永昌公主府等消息{鬼混}。他知道,某捕快因犯错,已经被疏离。

    刚刚最新的消息传来:贾环在武英殿中举报“晋王有党”,随即天子召锦衣卫指挥使毛鲲觐见。形势对贾环极其有利,然而,宁浮却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贾环能落得了好?”

    有消息,自然就有好处。

    所以…

    宁浮时年17岁,讪笑,看着永昌公主的身体,露出迷恋的神情,道:“是皇姑太迷人。我一时激动。皇姑,我爷爷说,刘公公手里有贾环的把柄。他反不了天。你想,天子虽怒,但对举报、搞事的贾环能有好印象吗?”

    永昌公主妙目一转,咯咯娇笑,“嗯。也是。这么说起来,贾环今天也难逃处罚!”说着,对宁浮勾勾手指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