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六百三十一章 离京前的琐事(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三十一章 离京前的琐事(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京城外城西西道坊的一场风波,给贾府盛大、热闹的冬至日消寒会,带来些许波折。

    但因涉及到宁国府的旧事,尤三姐自刎证情的事情并没有大范围传播。不过,柳湘莲的朋友圈内,倒是传遍,知道冷二郎得了一位刚烈、标致的妻子。如冯紫英、贾宝玉、蒋玉菡等好友得知消息后,无不祝贺。

    之后的婚嫁事宜,自有贾琏、薛蟠等人帮着操办,低调而不失庄重、热闹。明媒正娶。

    柳湘莲和尤三姐爱情的波折,若放在整个京师来看,如同棋局的一角。京师三百多万人口,每天都在上演着无数悲欢离合的故事。

    十一月二十九日晚,寒风阵阵的吹拂着京城的屋舍。浓浓的夜色弥漫在冬夜的京城中。

    几点灯火凄迷。

    东城的宁府中,龙江先生宁儒在书房中再一次读着家仆从老家:江西永丰县带来的书信。

    “吾儿见信如晤:今岁以来,偶感时症,恐不久于世。人生七十古来稀,圣人之语也。不敢比阳明子言。而曰:得享天年,亦复何言?唯所虑者,汝兄弟三人…”

    宁儒再读一遍,眼中的泪水还是再次留下来。父亲在信中殷切之语,犹在耳旁。又想起幼年读书时,父亲在公务繁忙之余,还关注他的学,教导他。

    而今,老父衰矣,老矣,将去矣。他的心中如何能不悲痛?撕心裂肺。

    再读书信,父亲在信中教导他为官之道,要他为国事尽忠。读书人有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宦海仕途,乃是事功之途。宁儒一边哭,一边拿出写奏章的空白文本,提笔写辞呈。他决定违背父亲的叮嘱,辞官返乡,陪父亲走过人生最后的时光。

    当晚,宁府的仆人就将消息送到贾府中。第二天,龙江先生宁儒上书辞官的消息传遍朝堂内外。稍后,雍治天子在西苑召见鸿胪寺少卿宁儒。

    …

    …

    十一月底的这两天,贾环的行程骤然的紧密起来。他即将跟着龙江先生宁儒前往江西永丰县:为老先生画遗像。此时,贾环的素描画,在国朝的士林中,颇有名气。

    而贾府当前的“大事”:贾元春的预产期要到了。贾环正在不断的和宫中,朋友,北静王等人见面。同时,安排着他离开后,贾府的应对策略。

    贾元春生儿子,和生女儿。于贾府,于她,于四大家族,于旧武勋集团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若有皇子,皇后之位,且先不说那么远。皇贵妃之位,北静王、西宁郡王等人都表示要争一争。没道理杨贵妃可以晋封,而元妃不能晋封。

    争皇后之位,则意味着加入夺嫡。但,当前的形式,是压制夺嫡之争。据闻何大学士在天子面前表态,不赞同晋、楚两王参与朝政。天子认可。

    所以,北静王等人还不至于昏了头,在此时为贾皇子争虚无缥缈的东宫位置。再者,这年头,小孩夭折的事情,很多。肯定要等上好几年再说。

    贾府中,凤姐院中,凤姐上午在议事厅里处理了一会事情,回家里和平儿商议心里的大事。

    凤姐随意的歪在床榻上,枕着枕头,对平儿抱怨道:“我要是识字,也改学前头,全用文书管理。何苦累的每天去议事厅里跑。”

    贾环执掌贾府后,全力推行识字。族学里的培训班办了一期又一期。外面的办事流程,已经由口头回事,改成了文书来往。

    管理几十人的团队,口头命令管理,是可以的。但是贾府外头的人口有多少?执事的好几百人。这时,就需要明文书写的规则制度,提高管理效率。

    但因为贾府的内宅,是王夫人的“地盘”。贾环的改制,并没有涉及到里面。凤姐想学也学不成。比如,贾探春,她管大观园,人少,就轻松许多。而凤姐是大小事务,都要上心,记着,一一处理。很耗费心力。

    不过,贾环所在的北园里面,已经开始执行新的制度:大小丫鬟,都要求识字。日后人口增多,宝钗管理起来,就要轻松很多。

    凤姐抱怨了几句,俏脸渐渐的浮出沉吟的神色,问道:“我们家这位爷几日都落家里,在那狐狸精那儿住着。偏环兄弟要护着她。平儿,你说怎么办?”

    贾琏已经连着好几天没回来,据闻尤二姐已经有了身孕。这让凤姐极其的忧虑。要知道,她和贾琏只有一个女儿。不独独是宫中,母以子贵。权贵人家,一样如此。若是尤二姐生出儿子,就足以威胁到她的地位。

    尤三姐的事,贾府这边都知道,毕竟是尤氏名义上的妹妹。婚丧嫁娶,是大事。如何不知情?顺带着尤二姐的近况也在贾府这边传了一回。

    在王子腾不在京中的情况下,贾环已经足以压着王家。他若是赞同,王凤姐正妻的地位,真的要看贾琏的想法。

    这一点,凤姐看的非常明白。恰恰是,她和贾琏的夫妻关系已经破裂。这如何不让她忧心忡忡?

    平儿穿着青底绣花的褂子,盘着桃心髻,容貌清俊,站在精美的床榻边,看着枕着枕头侧躺着的凤姐,宽慰道:“奶奶,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三爷行事还是很正的。不至于那样。奶奶且放宽心。”

    贾琏、王熙凤两人这些年,和贾环的关系变来变去,只有平儿旁观,和贾环关系还不错。不过,随着贾环的地位提高,平儿姐姐变成了平儿姑娘。贾府里,现在贾环只喊鸳鸯是“鸳鸯姐姐”。

    王熙凤顿时就瞪起丹凤眼,道:“放你娘的屁。他行事算什么正派?有帮着哥哥护外室落嫂子脸面的?我就是不放心。”

    平儿低头。心道:我的奶奶,三爷那脾气,太太是嫡母,他都不往心上去。你算什么?

    王熙凤发泄了几句,咬着银牙,琢磨了一回,道:“前儿太太给薛妹妹并环兄弟的几个屋里人各制了两套新衣。这样,平儿,你去走一趟。给香菱的母亲送几件衣裳去。”

    虽然贾环没有摆酒,但香菱是贾环的小妾,这是贾府内人所共知的事情。香菱的母亲今年自苏州接来,就住在北园外面的一处小院中。贾环派了一家人服侍她。

    平儿答应下来,就在柜子里挑选了几件衣裳。正要出去时,王熙凤叫住她,“唉,算了,你跟着我一起去北园里找环兄弟认个错吧。”不如来个痛快的。

    …

    …

    贾环接到龙江先生的消息后,第二天就向通政使俞子澄告假。上午时,他正在书房中整理思路,推敲时,外头说冯紫英来访,便到前院来会客。

    冬日和熙,着落在精美的小厅中。

    贾环和冯紫英分宾主坐下,小厮上了茶。

    闲话了几句,贾环笑道:“冯兄不去帮柳二爷操持婚礼,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

    冯紫英一身蓝衫,英气勃勃,将茶碗放下,笑道:“我正是从那里过来。三姐这事,贾兄弟办的漂亮。我是专门来表钦佩之情。”半开玩笑,半是真话。

    贾环不仅仅是保住尤三姐的性命,还帮衬了500两银子。那柳湘莲花钱向来没什么概念。有就花了。若非贾环这银子,婚礼只怕很窘迫。难为贾环想的道。

    贾环微微一笑。

    冯紫英说了两句柳湘莲婚礼的情况,继而,微微偏着身体,建议道:“贾兄弟,我说句不当讲的话。你和贵舅老爷府上…。你最近何不办几桌酒?别人不知道,我、卫兄,陈兄肯定来捧场。”

    冯紫英的父亲冯唐还在西域跟着左都督牛继宗镇压诸胡。冯府、卫府、陈府都算是与贾府交好的力量。

    冯紫英是建议贾环在办几桌酒,大家聚聚。这样一来,就更加明确贾、王两家的地位。两府现在是平齐的。但,王子腾不在京中,四大家族的核心力量,恐怕都要唯贾环马首是瞻。

    贾环就是一笑,“再说吧。我明日就要离京。”

    冯紫英微愣。

    …

    …

    贾环婉拒了冯紫英的提议,会客后,回到后院里。刚进门,就听到一阵笑声。

    贾环转过小客厅,就见房间里,王熙凤正在和宝钗坐着说笑。平儿、香菱、莺儿、如意几人在一旁站着,时而插几句。莺啼燕语,满室生春。

    见贾环进来,王熙凤起身,笑道:“嗳哟,环兄弟回来了。”

    宝钗亦是起身迎着贾环。宝姐姐今日是一身鹅黄色的褂子,梳着少妇发髻,佩戴着飞凤钗,冰肌玉骨,别有神韵。

    宝钗道:“夫君见完客了。琏二嫂有府里的事要和你谈。我去给你看看等会出门要带的礼品。”贾环等会要去吴王府。他去江西一趟,来去估计的几个月。他得给吴王说下宁澄的学业问题。这才是负责任的老师。

    贾环微微有些奇怪,点点头。一时间,宝钗和丫鬟们都离开房间里。

    王熙凤脸上的笑意,慢慢的敛去,换了一副哀容,道:“环兄弟,我前些日子,因尤二姐的事,去东府大闹了一通。只因心里一时太气,没顾着后果。做错的地方,你说我。我改。只是,你琏二哥如今心思都在她身上。我心里头六神无主。”

    贾环打量了下看起来要哭的凤姐,月白色的对襟褂子,紫色的裙子,涂抹着脂粉,很漂亮的美少妇。风流娇媚,美艳动人。凤姐今年才二十四岁。

    贾环觉得好笑。凤姐的演技,算是奥斯卡影后级别的。只是,他不信啊!

    做女人做的凤姐这个程度,确实挺失败的。容貌、气质,手段,能力,那一样差了?但,她连丈夫的心都拴不住。婚姻即将失败。

    贾环道:“凤嫂子,你确实应该好好反省。”唬的凤姐脸都真白了三分,再道:“当然,贫贱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

    他受了王大舅的恩惠,不可能看着凤姐和贾琏离婚。那她的人生必然会以悲剧收场。

    再者,尤二姐不适合做正妻。这倒不是他的看法,而是整个社会的看法。贾琏恐怕都抵挡不住这个压力。

    贾环将王熙凤比喻成“糟糠之妻”,其实不大合适。凤姐是王家的嫡女。不过,王熙凤听到贾环后面一句话,心里一松,哪里还顾得上计较这些?

    …

    …

    对王熙凤的事表态后,贾环自贾府出发,去往吴王府。

    将近中午时分,吴王在家中置酒,招待贾环。世子宁澄,幕僚师谊二人作陪。

    花厅之中,吴王笑着举杯,和贾环吃酒,道:“贾先生为犬子费心。耽搁几个月不算什么。我会吩咐他姐姐盯着他读书。”

    因顺亲王被贾环弹倒。吴王以内务府总管,亲王,参与朝政议事。他算是间接受益人。对贾环的态度,可想而知。

    “也好。”贾环点点头,一口干了杯中的酒。

    曲不离口,拳不离手。哪有读书耽搁几个月不算什么的说法?不过,毕竟不指望宁澄科举。吴王也是好意。贾环不好多说什么。

    宁澄苦着脸。他怕贾先生,同样也怕他姐。

    …

    …

    中午吃过酒,贾环到外书房中去给宁澄、宁淅布置假期家庭作业。穿过花园,到书房中,就见蜀王宁恪、永清郡主宁潇正在书房中。

    蜀王宁恪一身白衣,风流倜傥,冬天里,手里还拿着玉扇。而永清郡主宁潇,穿着碧绿的翠烟长裙,明艳如花。

    宁潇当日气不过真理报黑蜀王,过来书房质问贾环,被贾环忽悠走。两人已经照过面。男女有别那种规矩,就不要再讲了。

    见贾环进来,宁恪神情微沉,质问道:“贾环,你好大的胆子!公然欺负我姨娘。”

    蜀王的姨娘,就是杨贵妃。武英殿议事后,贾环托陈太监以贾元春的名义向杨贵妃致歉:臣是事后才得知,甄家之事,竟然是顺亲王在指使,因而在武英殿中奏明天子。望贵妃娘娘恕罪。

    这种话,是扯淡。但是,贾环若是连这个姿态都不愿意做,那才是大问题。

    杨贵妃是聪明人,可以装糊涂结束。但蜀王得知这事后,心里很不爽。若他姨娘是皇后,贾环敢这样利用她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