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六百二十三章 解析、贾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二十三章 解析、贾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武英殿一场大戏落幕,随着官员们离开皇城,消息迅速的向京城的西面八方传递,继而点燃京城中舆论的爆点。余波不止。

    正阳门外,正东坊的真理报社中,一干编辑们正焦急的等待着武英殿中的消息。这关系到大家、真理报的前途。

    昨晚熬了一个通宵的庞泽、乔如松,罗君子,萧梦祯几人还在编辑室的大堂中等着。案几各处,蜡炬已成灰。

    大厅中,还有上午陆陆续续来的一些编辑,都汇聚在此等着消息。贾环那首“答庞士元”已经传遍:易水萧萧人去也,一天明月白如霜。荆轲刺秦,以败局收场。不知道武英殿中结果如何?贾环于凌晨五点许进入皇城,明月如霜。此时已将近中午了。

    报社中的气氛,沉闷而焦虑。

    这时,一匹快马从正阳门出来。马上的小厮顶着寒风,奋马扬鞭,在真理报报社前滚鞍下马,气喘吁吁的快步进到报社中。在报社中来往的众人中有人认出是贾环的长随胡小四,各自打着招呼,“胡四爷来了。”

    胡小四胡乱的应承着,穿过二门,到里面的编辑室,进大堂。他刚进大堂,二十多名编辑都动起来。顷刻间,编辑室中,变得喧闹、紧张:消息来了。

    胡小四从怀里将书信拿出来,递给庞泽,“庞相公,这是我家三爷的书信。”

    秀才在民间的尊称是相公。

    庞泽一身青衫,相貌清奇。书院众多弟子中,以他长于谋略。庞泽接过书信,却并不忙着拆开,转手交给乔如松,问道:“小四,情况如何?子玉人呢?”

    胡小四道:“我不知道。三爷坐马车回府里去了。打发我来送信。”

    “好!”庞泽猛的拍一下桌子,很用力。嘭的一声,各编辑面前茶碗里的茶水都起了水纹。随后,仰头大笑,“哈哈!哈哈!”他已经判断出结果:贾环获胜!

    这时,乔如松已经将信签裁开,一扫内容,脸上浮起喜色。随后,编辑室中响起阵阵欢呼声,不绝于耳。

    贾环在信中写道:廷推通政司右参议,以我掌真理报事,审查天下报纸,试行之!后面还列举了今日武英殿议事的各项结果。但真理报的编辑们已经无心去了解。

    稍后,整个真理报报社,就全部知道了最新消息。报社之中,喜气洋洋的气氛,弥漫开来!

    …

    …

    相比于真理报社中的喜气,外城东的荆园中,韩秀才的小院里,则是死一般的寂静。

    楚王的消息比真理报社自然更加灵通。但荆园远在京师外城的北湖边。与真理报报社在差不多的时间收到消息。而且,消息更加的详细:贾环建议天子审查报纸,并拿到审查大权。

    秋风飒爽,落叶纷纷。

    楚王和韩谨的棋局已经在收官子。但两人已经无心继续对弈。各自沉默着。

    报纸审查制度的建立,意味着,大周日报,日后别想要再参与朝政。至于,跟风骂贾环更是想都别想。没见过哪家报纸敢骂文宣部门领导的。

    良久,楚王骂道:“王八蛋!”

    不怪一贯文质彬彬的楚王骂人。他对大周日报,投入很多。从建立至今,花了近万两银子,对此寄予厚望,试图影响朝政。而贾环完全是断了他的政治梦想。

    韩谨苦笑一声,劝谏道:“殿下,慎言。为上者,喜怒不可露于形。”

    他不久前,还认为楚王是稳坐钓鱼台,不管风吹雨打。哪里想的到,楚王如同顺亲王、宋天官一样,成了失败者。贾子玉厉害啊!目光如炬。

    报纸审查制度,令他措手不及!而更令他担忧的是贾环对天子的劝谏:压制夺嫡之争。这对楚王而言,非常不利。因为,楚王比晋王小,是追赶方。

    楚王忍了忍,还是觉得心里一口气,憋的慌。大周日报虽然跟风骂贾环,但大周日报,不是主力吧?贾环不找言官的麻烦,却找大周日报的麻烦,简直是岂有此理?

    韩谨想了想,道:“殿下,我去和贾环谈谈吧!”

    送走楚王,韩谨回到院落中,在小轩窗边,看着北湖的一泓秋水,长叹一口气,“唉…”心中充满了浓浓的挫折感!

    别看他在楚王面前表现的还算平静。但他为楚王设计的路线,全部被突如其来的审查制度打乱。这是他去年底入京以来,遭受的第一次失败。

    滋味,很苦!

    …

    …

    十一月初六的下午时,武英殿中的消息就已经传遍了整个京城。有心关注朝廷动态的人,都已经知道,并且开始运作起来:西域设布政司;九边分设三总兵官;华墨为新任武英殿大学士;孟何新任兵部尚书;贾环继续执掌朝堂舆论。这一系列的人事任命、变故中,潜藏着大量的机会。

    同时,传遍京城读书人圈子中的,还有贾环那首诗: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

    吴王府内,世子宁澄的起居院落中,晚秋萧肃,园林中树叶洒落,随风轻舞。

    东侧,宁澄的书房中,炭火明灭,房中温暖。

    永清郡主宁潇在书案前素手提笔,写下已经流传进吴王府中的两句诗,明艳的容颜上溢出一抹嘲讽的笑容,赞道:“好诗!”可惜是假话。当然,明知道他写的是假话,还是得赞一声“好诗”。

    宁澄嘿嘿一笑,狭长的脸上带着坏笑,故意不懂他姐的嘲笑,道:“姐,贾先生的诗,几时不好过?”他正在坐在桌子边,和燕王一起吃着点心,喝着茶。这是贾环带来的习惯,谓之:下午茶。

    燕王宁淅文静的吃着,十四岁的少年颇显文弱,点头附和。

    蜀王宁恪坐在圆桌边,一身白衣,风流倜傥。潇洒的摇着折扇,笑道:“澄哥儿,诗是好诗。但是,以贾环那种性情,怎么可能以天下为己任?难为他在武英殿里演戏,还能写这样精彩绝伦的诗句。我看曹子建七步成诗,都未必比他强!”

    这是很辛辣的讽刺。

    宁潇在书案后,噗嗤一笑,如若鲜花绽放一般,道:“九哥说的是。”将笔搁在笔洗上,目光看向窗外呼啸的秋风,微微沉吟。

    讽刺归讽刺。她内心里还是挺佩服贾环的。身为皇室贵女,这点心胸、格局,她还是有的!易地而处,她能有贾环这样的“战果”吗?答案显而易见。她昨天,并不看好贾环。但事实证明,她看错了。这是第三次!

    宁澄很不服气,嘘着眼睛看蜀王,“九哥…”

    宁恪哈哈一笑,转移话题,问道:“潇妹,贾环似乎失算了。许侍郎奏请单独设立文宣院,最终报纸给划归到通政司名下。而且,贾环从翰林侍讲,变成通政司右参议,仕途前景可差远了。”

    宁潇扭头,嫣然一笑,目光落在蜀王宁恪的身上,清声道:“九哥,你这可是大失水准。取乎其上,得乎其中;取乎其中,得乎其下;取乎其下,则无所得矣。

    单独设立文宣院怎么可能?真理报从翰林院划归中立的通政司。通政司俞子澄,帮何大学士提名华墨,这背后岂能没有利益交换?最终还是贾环掌握真理报啊。

    再者,廷推得官,得官之正,无过于此。贾环以廷推得通政司右参议之官。说起来,他还是清流。一年不到就官升两级,这如何能叫前途不好?”

    前文说过,廷推的职位,一般都是侍郎,尚书,九卿,地方督抚,大学士这些官职。相当的贵重。贾环的通政司右参议由廷推所得,谁能说他是浊流?那不是等于骂满朝诸公有眼无珠?

    宁恪微怔,随即洒然的一笑。他的性格如此,比较洒脱。

    只是,心中,突然间,感觉到潇妹已经长大,再不是以前跟在他身后喊他九哥的小姑娘。她对事情已经有自己的看法、见解。甚至,超过他。

    这让他欣慰之余,心中还有些空荡荡的感觉。

    宁澄嘻嘻一笑,佩服的道:“姐,幸好你不是男子。否则,我们这些人,那有什么活路?”

    燕王宁淅点头。永清郡主分析朝政的这一幕,深刻的印在他的脑海中,难以忘记。

    …

    …

    武英殿议事之后,余波不止。但贾环已经不在关注。回到贾府后,他只给府中说了三个字:“没事了。”贾琏、贾蓉、贾蔷、贾芸等人一脸的懵逼。然后,返回无忧堂正房卧室,倒头就睡。他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消息,如同旋风一般的传遍贾府。就三个字,但似乎有一种魔力,将近日贾府里的某些气氛给驱散。据说,贾母都乐呵呵的找人陪她打牌。

    某些人,某些地方的不满,郁闷,慌乱,后悔,就不一一点名了。贾环不仅搅合了王子腾的大学士,还一本弹劾,将王子腾的兵权给削了。而其自身官升两级。

    再怎么不懂官场政治的人,也会明白,现在是东风压倒西风!

    大观园中,上上下下,于晚秋之时,充斥着一种难言的欢乐气氛。就连傍晚时,一个老嬷嬷在园中角门耳房中偷吃酒,给探春撞个正着,她吓个半死。探春只是说:下不为例,就揭过此事。

    探春在园中巡查了一回,到潇湘馆中约黛玉,同去北园见贾环:该打发人去史家,把云妹妹接回来了。

    两人穿着斗篷,丫鬟们在前后提着戳灯。秋风凛冽,一行人却是说笑着,欢声笑语不断。路上正巧碰到鸳鸯过来,老太太吩咐她送炖好的佛跳墙给贾环。

    一行人从紫菱洲、蘅芜苑中的道路往北直北园后院中。晴雯、如意迎着众人,道:“姑娘们,三爷中午回来,饭都没吃,睡道现在还没行呢。”

    黛玉由袭人服侍着脱下粉白色的斗篷,讶然的道:“可别是病了?”便将紫鹃、侍书等丫鬟们都留在客厅中,和探春两人进到卧室中探望。

    卧室中没有点灯。天黑的早。光线黯淡。宝钗独自坐在床榻边,看着丈夫平静的脸庞,安然的睡去,偶尔有几声梦呓。就这么看着,不知道时间流逝。心中的柔情难言。

    贾环这些日子的煎熬,她全部都知道,感受到。可她帮不上忙。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她哥哥取笑她:出嫁从夫。可难道不是吗?她是他的妻子。

    他好,她便心安。

    宝钗手伸到被子里,轻轻的握住贾环的手。忽而身后传来一声促狭的轻笑,“宝姐姐。”却是黛玉和探春进来。宝钗白腻如雪的俏脸,腾的变得绯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