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六百二十二章 落幕、效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二十二章 落幕、效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武英殿中,朝臣们沉默。雍治天子暂时没有表态。但,在殿中,和贾环并肩站着奏事的韩左副都御史脸都绿了。

    先不要管贾环的结局是什么。贾环开口就隐晦的扣他一个帽子:楚王党!

    工部尚书白璋、刑部给事中戴琮都已经亮明旗号,是楚王的人。而贾环刚才对天子说:两王相争,搞得朝堂不安宁。他是第三个跳出来,天子心里会怎么想?

    左副都御史韩伯安心里,有一只神兽在咆哮!在咆哮!

    同时,韩左副都御史心中有一些不好的预感。貌似,他跳进贾环挖的坑里了。以刚才贾环表现出来的水准:每弹必中。他恐怕会有麻烦。

    贾环奏事完,就低着头。对着天子看,是大不敬。他并没有在意,身边韩左副都御史的心情。这不过是搂草打兔子,顺带的。他的目标在他那句话上:明无夺嫡之争!

    …

    …

    坐在御座上的雍治天子并不是什么“傻白甜”的人物。他在思考贾环说的那句话的含义。所以,暂时没有表态。

    而贾环的话,表面上是指责两位皇子不读书,掺和朝政,搞的乌烟瘴气!而朝臣们,就算是晋王和楚王的铁杆,也绝对不会在此时跳出来指责贾环在扯淡!

    因为,朝争的主力是何大学士和宋天官。晋王和楚王的那点势力,哪里够看?

    要知道,当今天子春秋鼎盛,公开参与到夺嫡,旗帜鲜明的支持某一方,后果是什么,可想而知。这个话题,除非是像贾环那样表态:孤臣。

    武英殿中,时间稍稍流逝。而朝臣们安静之时,心中心思各异,眼神交流。

    翰林方阵中,中书舍人,今科状元费敏政微微沉思。他饱读诗书,对明史当然是了解的。贾环说:明无夺嫡之争。这句话是不对的。明朝有夺嫡之争。

    永乐天子连侄儿的皇位的都夺了。永乐朝,汉王一直在和太子争。而后,成化末年,首辅万安主导,想要以邵皇子换掉太子,天地异象,遂罢。

    嘉靖年间,裕王与景王之争,直到嘉靖四十年,才落下帷幕。万历后期,万历嘱意郑贵妃之子,故意不立皇长子为太子,有国本之争。

    遍观明史,说没有夺嫡之争,绝对不正确。然而,费状元想不通,以贾环的水平,怎么会说出这样明显有悖于事实的话来。

    贾环可是礼部会试的会元!当日诗曰:三千人中第一仙。据闻其考卷破题句:匹夫可为百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这样的诗词,经义水平,会不懂历史?

    此时,部院大佬的方阵中,户部尚书卫弘已经反应过来了,看着殿中的贾环,赞许的点头,心道:好小子!

    贾环这一句话里面包含了很多信息。但只要通读明史,再类比一下本朝此时的情况,就知道贾环的话什么意思。贾环建议天子以嘉靖皇帝的方式处理两个皇子的夺嫡之争。

    嘉靖皇帝的两个儿子,对比晋王、楚王,混的是相当不如意的。两个皇子相互拆台的事是有的,争当太子嘛!但是,两个皇子想要影响朝政,那想都别想。更别说窥视嘉靖的皇位。

    这无疑是非常对天子胃口的。废太子起兵叛乱,恐怕是天子心中的一块伤疤。若是如明朝嘉靖时,雍治天子皇位无忧,同时可以保证朝政不受干扰。

    …

    …

    站在文武大臣前列的何大学士与部院方阵中的吏部左侍郎许澄两人同样分别反应过来。

    贾环的话说的更直白点:就是建议天子“收拾”晋王、楚王,把两王的权力压缩。这两位最近太不老实了。并且贾环已经提供了具体方法:读书,修养品德。

    何大学士心里赞赏的一笑。他很赞同贾环的观点。夺嫡之争,对朝政没有任何好处。若是能压制住,是极好的。他改日面见天子,会对东宫之位的表态。

    许澄轻轻吐出一口气,他白担心了。贾贵妃曾有言:吾第有公卿之才。此言不虚啊。今天贾环第一次来到武英殿,就表现的收放自如,进退有序,假以时日,前途不可限量。

    等会,刚才哪些蔑视、嘲讽贾环的人的嘴脸,恐怕会很精彩!

    …

    …

    其实,从贾环说完到此时,时间不过过去一两分钟而已。

    雍治天子高居于御座之上,板着脸,训斥道:“东宫之事,岂是你一个通政司右参议能言之的?退下!”有些话,并不难懂。身为天子,他对各朝各代的历史当然是了解的。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贾环没有废话,施一礼,回归到翰林班次中,脸色平静,仿佛挨了雍治天子训斥的不是他。

    此时,武英殿中响起一阵轻微的嗡嗡声。并非是这个结果不够震撼。而是在天子面前,很多朝臣不好开口说话。但是,后排有些官员忍不住心中的惊讶,发出声来。

    就这样就完了?

    对比一下,前兵部尚书高国对所受的处罚,“退下”这两个字,算什么?毫无疑问,贾环已经说动天子。朝臣之中,反应慢一些的人已经明白过来。

    华墨看着贾环回到班次的身影,眼中难掩欣赏。何大学士好眼光啊!心里终究是叹口气,他和贾环不是一路人。

    刘飞白沉吟着,摇摇头。诶,他刚才竟然看走眼了。没想到贾环还藏着有后手:胆子大到看对夺嫡之争发表看法。但看情况,天子似乎并不反感他的话。不反感就是加分!

    魏翰林则是愣了愣。他刚才还想着贾环出了纰漏,要给韩伯安摘走桃子。倒没想到事情会有这样的转折。忽然间对女婿没有步入仕途的怨念减弱。他有贾环这样的朋友,又愁什么?

    北静王倒没有多么收敛情绪,嘴角浮起一抹赞许的微笑。贾环做的非常好!

    左都御史殷鹏微笑着叹口气。他其实还真希望韩伯安把审查大权争下来,但看情况是不可能的了。圣心大悦啊!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削贾环的权?

    武英殿中,殿阁大学士,六部九卿,侍郎,科道言官们,所有的人都将目光投向贾环,看着他从御前,退回到翰林方阵中。在这一刻,贾环就是殿中的焦点!

    心情各异!

    有人高兴、赞赏。有人郁闷、不爽。刚才嘲讽贾环的诸多朝臣脸色、心情都是难以言喻。不用一一描摹。这都构成着此时武英殿中生动的官场画卷。

    从贾环吟诗被朝臣们关注,到口水大战工部尚书白璋、刑部给事中戴琮,再到被韩伯安摘桃子时朝臣们的讥讽,再到此时万众瞩目。贾环走出去,退回来,中间的过程跌宕起伏!

    此时,大局已定!

    如果今日武英殿是一幕大戏,贾环就是这个舞台上的风云人物!没有人能否认这一点。不管是赞赏他的何大学士,卫尚书等人,还是此刻黑着脸的南安郡王,左副都御史韩伯安等人。

    随着贾环站定在翰林方阵中。一身青袍,身姿挺拔。这场大戏的帷幕,终于徐徐的落下。

    …

    …

    武英殿中,雍治天子将贾环训退,对何大学士道:“以通政司右参议掌报纸审查,试行之。”

    何大学士躬身行礼,道:“臣遵旨。”又道:“兵部尚书空缺,臣请圣上早定人选。”

    雍治天子点点头,问道:“何卿有何推荐?”

    雍治天子在人事问题上不问吏部尚书宋溥,而问大学士何朔。这种倾向性,让宋天官心中很不是滋味。但,这是刚才失败的后遗症,他必须得接受。

    何朔道:“臣举荐兵部右侍郎孟何担任兵部尚书之职。”

    雍治天子道:“可。”

    武勋中,魏其候心中微微一笑。而兵部左侍郎,与宋天官交好的鲁侍郎,已经无力废话,品尝的失败的滋味。

    随着,雍治天子与何朔君臣奏对结束,已经将近中午时。雍治天子退朝。武英殿议事结束。

    朝臣们开始三三两两的往殿外走着。很多人心中,有有一种紧绷之后的放松感。今日的武英殿议事着实精彩。对朝局的影响亦是深远的。就比于贾环在最后时刻的奏事。恐怕近期,晋王、楚王的日子不会太好过。

    贾环略等了一会,缓步的往外走,出了武英殿。朝臣们都是从西华门出皇城。只有军机处、六科等官员横穿宫城,回文渊阁。

    这时,走在广场中,前面的北静王喊道:“子玉,你跟我一起走吧。”秋日高照,早上起来时的浓雾早已经被驱散,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百官散落般的走在广场中。

    北静王微笑道:“你啊…,晚上来我府上吃酒。”此时不是说话的地方。但他明白贾环的算盘。

    “好。”贾环笑了笑,跟着北静王一起出西华门,坐马车返回贾府。

    贾环要求设立报纸审查制度,第一层意思是:报复楚王。第二层意思:做孤臣,刷天子的好感。第三层意思是:压制夺嫡之争。暂时免去被猪队友牵扯到站队的问题中。

    这才是他想的100%的完成度。

    雍治天子听取他的建议,国朝的夺嫡之争,可以说,暂时终止。以当前的状态。王子腾不可能上杆子的去靠晋王。王子腾又不傻。当晋王不能给他带来利益时,他为什么要这么早的下注在晋王身上?

    这是贾环要的效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