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六百二十章 武英殿三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二十章 武英殿三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雍治十四年秋末,秋日已经升起。武英殿中的朝争,达到最高--潮时。大餐的正菜已经端上来了!

    投票投的是通政司右参议人选,而实际上在天子、重臣们心中,决定的是武英殿大学士的人选!

    不再废话、嘴炮,何大学士、宋天官双方,于此时短兵相接,直接以票数(影响力)定胜负。于无声之中,刀光剑影闪烁,鼓角争鸣!

    在这紧张的时刻,贾环心中并没有想着同学、书院的期望,以及他在何系、旧武勋集团的地位等等。他想到的是家中的娇妻,红颜。无情未必真豪杰。

    武英殿中,投票已近尾声。雍治天子似有所思。何大学士站在前排,宋天官在书案旁监察投票。两人都是面无表情,心里怎么想的,不得而知。

    刘大学士,户部尚书卫弘,礼部左侍郎曾缙,刑部尚书华墨,工部尚书白璋,兵部左侍郎鲁侍郎,左都御史殷鹏、通政使俞子澄、大理寺卿梁锡等人,表情各异:有人平和,有人不动神色,有人微笑,有人忧心,有人严肃,有人冷着脸。

    其他朝臣们,亦是神情不同。这构成武英殿此时此刻的众生相,如若一副官场百态画卷,铺陈在晚秋时节上午的紫禁城中。

    …

    …

    十月白露降,湖中水已老。京城外城东,荆园。北湖湖畔韩秀才的小院中。

    楚王宁瀚与韩秀才在小轩中品茶下棋。高风疏叶带霜落,一雁寒声背水来。

    一名中年太监在一旁侍奉着。武英殿中的消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传过来。比如:顺亲王被贾环一本参倒,摘了亲王的帽子。刚刚传来的消息是:刑部尚书华墨提名贾环。

    楚王双指拈着黑棋,看着棋盘,微笑着道:“我四哥要气死咯。白辛苦一场。”

    韩秀才一身月白色的直裰,国字脸,有着一种落拓,潇洒不羁的气度,神光内敛。微微一笑,“坐看风卷云舒,殿下是赢家。”

    大周日报刊登反对增收商税的文章,再加上今日白尚书的提名,楚王在朝臣们心中,就已经竖起一面旗帜。政治旗号,很重要。

    楚王哈哈一笑,在棋盘上落下一子,道:“全赖先生谋划。哦,先生觉得贾环能过关吗?”

    韩谨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他心情有些复杂。他相信贾环的水准,但今次贾环要面临的敌人的强大。旋即失笑,和他何干?眺望天边。武英殿,那里的风华、舞台,亦是他所向往的!这一天不会太久。

    …

    …

    随着成国公投票完,退回班次。宋天官和吏部左侍郎许澄上前,各自统计结果。由于廷推是不记名投票,且是在文册上画题。结果很容易统计。

    少顷,吏科给事中再上前复核一遍。随后,宋天官当众宣布结果:“贾环20票、元武18票、卫康5票、戴琮2票。”

    “这怎么可能?”

    消息一出,武英殿中一片哗然。朝臣们很有些失态,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这个结果实在太出乎意料。令人看不懂。

    要知道,反对贾环的仅仅是科道,就有19票啊!再算算其他人呢?这个票数,说明十三道掌道御史和六科都给事中当中有人反水了,给贾环投票。

    左副都御史韩伯安脸都黑下来。目光往左侧的口水官方阵中扫过。鲁侍郎轻轻的叹口气,宋弘济尽力了:切入,造势,攻讦,联盟,都很用心。只是,人心难测,非战之罪。

    南安郡王嘴角抽搐了一下。他认定贾环不顾大局,但是和贾府交好的力量,恐怕还是投了贾环的票。比如,河南道掌道御史宇文锐,户部左侍郎赵侍郎,北静王。他感觉自己的脸上被人抽了一个耳光。所谓的大局,到底是什么?

    “肃静!谁敢君前失仪?”

    监察御史朱鸿飞怒视全场,维持议事纪律。只是,他脸上的喜色已经掩不住。朱御史还是年轻了点。像此刻翰林方阵中的魏翰林就只是露出矜持的微笑。

    部院大佬方阵中,吏部左侍郎许澄木讷的面无表情。但心中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虽然,他不确定何大学士会提名谁为武英殿大学士,但总算是定下来了。这样的情况下,天子不可能还以杨贵妃的事为借口做交换。

    关于投票结果:别看满朝官员骂贾环骂的很凶,但有多少人是跟风上书?很多。法不责众!而投票前,天子没有任何的表态,这其实就是一种表态。

    天子确实不好否决关于贾环的提名。但是要影响投票结果,实在太简单。比如,谈一谈前明权相的教训。天子的这种态度影响到不少人。当然,他是事后诸葛亮。刚才投票时,他同样很紧张。

    武英殿左侧,大学士之后,翰林方阵中,贾环脸色沉静,并无变化。但心中紧绷的情绪,却骤然释放出来,如清泉喷涌。如释重负与欣喜的情绪交织。正所谓,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提名,投票,计票。武英殿中这场大戏,到此时总算是唱完。完全脱离宋天官的剧本,反转之后,给予其重重的一击。

    以贾环的智商,他自然明白武英殿大学士的人选已经归何大学士所有。这一场朝争至此,算是落下帷幕。

    胜负已分,大局已定!

    但其中有一些疑窦。贾环眼角余光瞟了眼左侧下方部院方阵中的刑部尚书华墨。华司寇应当和天子,和何大学士谈过。只是,怎么谈的,就不得而知。

    …

    …

    吏部尚书宋溥时年62岁,湖广石首人,历经世宗、仁宗、雍治三朝。进士出身。在世宗朝因得罪天子下狱六年,在狱中读书不辍,融会贯通。

    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宋天官在此时,面对巨大的政治失败,心中发苦,脸上表现的很平静。不管喧闹着的朝臣,向天子奏道:“廷推结果,臣已统计出。以翰林侍讲贾环得票最高。臣请圣裁。”

    雍治天子颇有些诧异的看了眼,距离他御座不远的贾环。翰林方阵就在大学士之后。裁决道:“可。以贾环为通政司右参议,掌真理报事。”

    接下来,贾环可以出来谢恩。毕竟刚才的事,闹的满朝汹涌。从贾环被攻讦,到他弹劾顺亲王,再到致仕,再被提名。完全是今天武英殿中的风云人物。

    但贾环还没来得及动,通政使俞子澄出列,奏道:“陛下,臣举荐刑部尚书华墨为武英殿大学士。”

    雍治天子笑了笑,看了华墨一眼,竟然让他运作成功,询问道:“何卿以为呢?”

    何大学士很干脆的道:“臣伏唯圣裁!”

    武英殿中,一片寂静。宋天官一方没有人出列推荐他为武英殿大学士。大势已去。雍治天子略作沉吟,点头道:“可。诏书,由军机处拟上来。”

    君臣奏对完,这时,贾环从方阵中走出来,向雍治天子谢恩,“臣谢陛下隆恩。臣当尽忠职守,不负圣恩…”

    武英殿所有人以为贾环要走君前奏对的形式,表忠心。没有人关心他讲什么,都在回味着今天武英殿中的一幕幕大戏,想着华尚书入阁,朝局的新形式。

    这时,贾环话锋一转,朗声吟诵道:“力微任重久不支,重掌真理诽谤疲。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当今天下,报纸日多,良莠不齐。内容纷杂。臣奏请陛下,当立制度审查报纸。不得诽谤圣君,不得出现违法、违禁之事。”

    “哦….”

    武英殿中的群臣,顿时沸腾起来。这不比刚才对廷推结果的惊讶,而更多的是一种兴奋的情绪。

    好诗!

    当年曹魏时期,人道天下之才,曹子建独得八斗。唐宋(周)之后,诗词写尽。明有三大才子,而本朝幸有贾探花。后人不至于笑本朝诗坛无人。

    顷刻成诗,佳句天成。这种本事,今天当众见闻,当真是令人赞叹,兴奋。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这用来总结贾环执掌真理报以来的风风雨雨,何其之贴切?

    有一种“就算我觉得你是在说假话,但我还是被你感动得流泪”的感觉。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觉得贾环执掌真理报时是为秉公国家做事。但,他们承认,这句诗确实好!

    御座之上的雍治天子都微微动容。盛名之下无虚士。贾环有神童之名,名满天下,果然是名不虚传。

    但是…

    武英殿中的群臣中,不乏五六十岁的宦海老手,怎么可能为一首好诗而动容?注意贾环说的话:他奏请天子加强对报纸内容的审查。那么,审查对象是谁?

    天下之大,若要审查报纸,必以京中为先。京城中,除了真理报,第二大报纸是大周日报,余者不足一提。大周日报前段时间骂贾环,可谓是推波助澜,充当急先锋!

    大周日报是楚王资助的,是楚王的喉舌。这是人皆尽知的事情。想想贾环刚刚在武英殿中做了什么事?弹倒顺亲王。

    换言之,贾环在已经得罪晋王的前提下,接着要找楚王的麻烦。那么,他这不是找死吗?以后还想不想混?但恰恰相反,这在雍治天子心中是加分的。

    这可以看着是贾环的第三本弹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