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六百一十二章 甄家事、恶意、废牌、契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一十二章 甄家事、恶意、废牌、契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甄宝玉?

    贾环之前还问过甄家到京城后是否派人来贾府,当时香菱很不理解:两家的关系已经破裂,甄家怎么会登门?

    其实,原因很简单:贾家和甄家是多年的世交,虽说分道扬镳,但如今甄府落难,有事到贾府求教,若是贾府不理,贾家的名声会非常难听。这就是世故人情。

    贾环沉吟着起身,“姐姐,妹妹,你们先吃。我去外面看一看情况。”

    宝钗和黛玉的俏脸上不约而同的流露出担忧的表情。甄家的急事,肯定是麻烦事。只是两人都是聪慧的女子,并没有询问。

    宝钗点头,在灯光下,肌肤雪白,明丽无端,温声道:“夫君,你先忙吧。你爱吃的几样菜,我让厨房给你留着。”

    黛玉坐在饭桌边,细声说道,声若清箫,极为悦耳:“紫鹃,你把蓑衣给环哥拿来。还下着雨呢。”

    贾环在紫鹃、莺儿的服侍下,在宝钗、黛玉美眸的注目下,换了竹制的蓑衣,心中柔情难抑,穿过雨帘,前往荣国府的前院。在偏厅中见到甄宝玉。

    甄宝玉和大脸宝的模样一模一样,标志性的大圆脸,面如傅粉,唇若施脂。只是,此时甄家落魄,衣着装饰,人物气度,一眼就可将他和大脸宝区分开。

    甄宝玉穿着半旧的天蓝色文士衫,起身作揖行礼,道:“见过环世兄。今日冒昧前来,望世兄海涵。”甄宝玉与大脸宝同岁,但这时,他自不可能称呼贾环“世弟”、“贤弟”。“世兄”一词,亦是世交平辈间的称呼。

    贾环轻轻的点头,做个手势,道:“甄世兄客气了。”等甄宝玉坐下来,贾环主动的道:“甄世兄有事可以直说。”

    甄宝玉感激的一笑,他内心中已经是忧心如焚,径直道:“不瞒贾世兄,家兄今日下午被顺天府的衙役拘走。说他违了朝廷的令,要将他流配到西域。万望贾世兄帮忙。另外,舍妹想要见你一面。她此时就在府外的马车中。”

    甄宝玉说的不算清楚,贾环一听就懂。京城里由他倡议的“严打”已经结束。但规矩延续下来,但凡有作J犯科的人,不是流放到西域就是流放到西南。甄礼被抓,要判的话,却是有去西域的可能。只是,甄三姑娘要见他,倒让他有些诧异。

    贾环脑中的思路一闪而过,没有犹豫,道:“甄世兄不必早急。我与礼世兄我让人拿名帖带你去顺天府探视。救人的事情,只能明日再说。”

    官府晚上不上班。贾环要运作,只能等明天。顺天府通判傅试是贾政的门生。

    甄宝玉感激不尽,作揖道:“谢贾世兄仗义相助。我去叫舍妹进来。”

    贾环点点头,独自在厅中而坐。夜色中,厅外的小雨朦胧,夜色扑朔迷离,雨雾重重。

    …

    …

    将时间线倒推回几天。

    一辆华丽的紫顶蓝厢马车自京城内城西的阜成门出来。四匹来自高昌的高头骏马奔驰。官道上的行人、商旅莫不避道。用的起这样的马车,无一不是达官贵人。光是那四匹骏马,就是价值数千金。

    马车驶进了京城外城西临街的一处富丽堂皇的大宅院中。永昌公主扶着嬷嬷从马车中下来,穿着弹墨绫碧绿色棉袄,水泻百褶长裙,清新雅致的少妇,二十四岁的芳龄,风情万种。

    只是,永昌公主皱着眉头,进了正房中。她刚见过顺亲王。当前朝堂中,都在骂贾环。她和顺亲王的谈话内容不得而知。

    正房中,等候着的顺天府府衙快班严捕快笑着上前来,察言观色,帮永昌公主换衣服,“公主殿下,我前些日去西郊的东庄镇上提案犯,回来时,在城西遇到一个极其漂亮的女子。”

    永昌公主正对着铜镜,欣喜着自己的娇容,脸上浮起一抹妩媚的笑容,问身后情夫,“你想死了,是吗?”笑的很妩媚,内容很惊悚!她可以有很多男人,但这些情夫只能有她一个女人。

    严捕快忙赔笑着道:“我哪儿敢?只是听说公主你说在为天子收罗美人,所以留意着。容貌不比商贵人差。我特地去打听了,那小娘子是姓甄,是甄家的三姑娘。”

    “哦?”永昌公主脸上的笑容这才淡去,很有兴趣的问一句,“那个甄家?”

    严捕快嘿嘿笑道:“前太子妃的甄家。她是太子妃的妹妹。”他长的很英俊,却笑的很猥琐、龌龊。

    天子纳兄嫂,焉知不好儿媳?戏文里,唐明皇不就是抢的儿媳。据闻,天子就是因为太子妃的遗言,放过甄家。要知道,甄家是多大的罪啊!太子可是叛乱。甄家是太子的岳家。

    永昌公主瞬间明白自己这情夫话里的意思,很刺激,咯咯娇笑,眼眸一转,转身挑起严捕快的下巴,“抱我进去。”

    …

    …

    雨夜中,贾环在会客的偏厅中微微沉思着。约二十多分钟后,甄宝玉带着甄三姑娘进来。贾府的小厮们都留在厅外。

    甄祎摘下头上黑色的帷帽,在明亮的烛光中,露出她俏丽如花的容颜。精致的五官带着英气,俊眉星目,肌肤白皙。一身暗红色的长裙,身姿修长,青丝挽起,俏脸不施粉黛。甄家有女初长成。

    贾环脸上的讶然之色,一闪即过。他有很多年没有见到甄三姑娘了。三年还是四年,他记不大清楚了。今日再见,却是女大十八变。少女的姿容更甚往昔。

    甄祎的美眸落在贾环脸上。当日的青衫少年,已经是名满天下的探花,且成为贾府的执掌者。她心中的情绪,难以言喻。好一会,她收敛了情绪,屈身行礼,“甄祎见过贾世兄。”

    贾环轻轻的点头,伸手示意甄祎起身,“三姑娘,你我是旧识,不必客气。甄世兄说你要见我。”

    甄祎咬牙道:“我大哥是被陷害的。今天随后,就有人告诉我,说只要我愿意进西苑侍奉天子,一切就没事。”说完,俏脸上带着一抹羞红色。一个姑娘家,要说这样的事,很丢人。

    甄宝玉当即就傻眼,结结巴巴的道:“三妹妹…,你之前为什么不给我说?”这种层级、黑暗的事情,完全超出他的想象。

    贾环没说话。

    他意识到麻烦来了。有些事情,根本瞒不住人。比如,永昌公主在给天子进献美女。京城中中等以上的勋贵世家基本都知道。永昌公主要送甄三姑娘入西苑,这是几个意思?

    永昌公主对贾府的敌意,早就已经表露。

    贾府帮落魄的甄家解决麻烦,是人情世故。但,甄家的衰落,和他,是脱不了干系的。甄祎心里对贾府,对他是怎么想的,谁知道?政治,往往很少是摆明车马的较量,而是于无声处听惊雷!

    贾环看着面前的焦虑难安的甄宝玉,羞愤焦急的甄祎,缓缓的道:“三姑娘,我不建议你进西苑。礼大哥,我会救他出来。”

    甄祎站着这里,就表明她不愿意去西苑侍奉天子。或许,因为甄家曾经里皇权太近了,被灼伤。而他,两害相权取其轻,他宁愿和永昌公主“啰嗦”,亦不愿,元春在宫中多一个对手。

    …

    …

    送走甄家兄妹,贾环心中沉甸甸的。黑暗中恶意的獠牙张开,他已经感受到其冰冷的锋锐。

    王、史两家,以及外延的四大家族的力量;宋天官与何大学士的朝争,晋王,顺亲王,楚王。现在这个名单上,再加上永昌公主。暗中,浪潮汹涌!

    贾环心事重重的外出见过六宫都太监夏守忠,第二天晚上到陈太监府上见面。陈太监在宫外内城北面置办了一栋宅院。作为贾贵妃凤藻宫中的大太监,他并不缺银子。

    秋雨下了两天,至晚上已经停了。天Y无月。陈太监在正厅中招待贾环。

    陈太监三十多岁,将近四十,喝着温酒,叹道:“贾大人,咱家在宫中都听说了。你正在被那些官儿们骂。骂就骂吧。还能怎么的?”

    贾环笑一笑,没说话。

    陈太监再叹口气,道:“宫中的情形平稳。夏公公只认银子,还算照拂。天子近日都在西苑。或者,招杨贵妃过去候驾。很少到凤藻宫中。”

    贾环微怔,沉默的点点头。贾贵妃见不到天子,贾府的贵妃牌算废掉。和陈太监谈了一会,将一张银票放在酒桌上,告辞离开。

    深夜之时,整个京城笼罩在一片漆黑中,点点灯火难驱夜色。贾环在马车中,久久的沉思不语。

    …

    …

    同一时间,位于外城东的荆园中歌舞达旦,临湖的楼宇中,美人与名士唱和,觥筹交错,曲乐之声不绝于耳。

    相比于,荆园正厅里的欢娱,一水之隔的韩谨所在的小院就要清静的多。美人的歌声从湖面上飘来。他约了三五好友,在深夜中浅酌闲谈。

    大头秀才童正言摇摇头,叹道:“不及江南林大家多矣!可惜她退隐了。”

    今科庶吉士,与金陵李家结亲的罗华笑着点头,“确实不如。”当日,金陵码头的盛况,他曾经听说。据说,一曲拟古决绝词唱的荡气回肠。令人潸然泪下。

    韩谨微微一笑,美人都是浮云,男儿只有功业才是真。喝着酒,吟诵道:“尽挹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

    罗子车笑道:“子恒这是醉了。”走市井路线的《大周日报》近日在攻讦贾环的事情推波助澜,着实吸引不少“读者”。影响力见涨。意气风发。

    萧梦祯胖乎乎的,有点看不过眼,问道:“子恒,你与贾兄也算是友人。为何这次要在暗中推波助澜?”

    韩秀才笑了笑,道:“开之,公事与私交要分开啊。我得楚王看重,自然要尽忠王事。”

    何大学士,理学大家,支持长幼有序的继承规则。这对楚王是不利的。此次宋天官挑战何大学士的威严,朝中的反对势力一拥而上,他如何能不出手?

    打倒贾环,只是其中的第一步而已。

    萧梦祯突然发现,韩秀才说的好有道理,他竟然无言以对。只是,心中却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不该来荆园喝酒的。

    …

    …

    一般而言,骂人的事情不能持久。持久的骂,就没什么威力。贾环挨了十几天的骂,各种骂人花式。他每天一封自辩的奏章都被淹没在百官的口水中。但,他却并没有主动请辞。

    这让朝廷中不少老油条感到惊讶。要知道,很多部院大臣,都被骂的辞职。还有人被骂死的。有人在衙门里感叹道:“看来贾探花的脸皮,和他的才华一样啊。”

    贾环不请辞,局面就僵持着,真理报之事依旧没个说法。但,这绝对不是结束。

    十月二十八日,刑部给事中戴琮上书,奏请朝廷将贾环下狱治罪。罪名有十条。就不一一列举了。言官可以风闻奏事。奏章传出,朝野瞩目。

    军机处,何大学士将奏章压了一天。二十九日常朝,何朔带着朝臣在皇极殿朝拜御座时,左副都御史韩伯安当众发难,当面质问。何朔没有表态。随后,票拟后,上报天子。

    局势在十月底于贾环而言,陡然的变得凶险起来。近乎于是图穷匕见!

    十月三十日,朝廷休沐。当天下午,一匹八百里报捷的骏马自北面而来,进入京城:大捷,十月中,九省王子腾率军出榆林,于塞外与察哈尔部大战,斩首五千。

    贾环得知消息时,正在家中“宴请”来访他的两个学生:吴王世子宁澄、燕王宁淅。

    说是宴请,其实是在后院里“喝下午”:吃烧烤,喝黄酒,并闲谈。

    贾环这时间已经停了吴王府的课程。学生自是可以登门来看他。师徒三人随意的在桌子边坐着。

    宁澄咬着竹签子上的羊R,笑嘻嘻的道:“贾先生,我姐给我们说,叫我们来看看你。尽一尽师生的情分。等你被罢官下狱,再来看你,就不大合适。”

    贾环抿了一口酒,道:“这不像你姐姐的风格?”

    宁澄笑道:“小瞧我姐了不是?她还是很大气的。当然,她确实对你不服气。她和九哥心里都等着看你的笑话。只是当着我的面没说出来。”

    宁淅担忧的道:“先生,事情真的无可挽回了吗?要不,你辞官吧!总好过下狱。”

    贾环没说话,眼睛看着窗外。别人都以为他脸皮厚,耐弹。朝堂内外已经有人笑称他是贾棉花。但真正的原因是,他才十四岁,仕途才刚刚开始。怎么可能辞官?

    他和那些部院大佬怎么比?人家的官是可做可不做。反正仕途风光都看够了。他呢?没了官身这张皮,很危险的!

    这时,外头一个小丫鬟进来报,“三爷,蓉大爷让我来报。王舅老爷在塞外大捷…报捷文书已经到京中。满城皆知。”

    贾环微怔,随即笑起来,拍着桌子,大声道:“好!”拿起酒杯,一口饮尽杯中的酒,将酒杯用力的搁在桌面上。近乎于砸在桌上。

    破局的契机来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