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六百零五章 猪队友,道不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零五章 猪队友,道不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晋王殿下?

    临近中午时分的阳光从窗外透进来。微风中带着金秋时节的气息,落在精美的外书房中。

    众人依次列坐在乌檀木暗红描漆交椅上,人影落地。有的人在看贾环,有的人在嘲笑,有的人在倾听。

    贾环微微偏头,看着王承嗣,眼神锐利,心中有种很不好的预感,问道:“你和晋王见过?”

    王承嗣得意的点点头,看着贾环,“不错。晋王殿下支持我父亲升任大学士。”

    书房中顿时响起一阵轻微的躁动声。他们这些人聚在一起,并非是为了闲谈,或者专门批评贾环驱赶王仁。这只是顺手的事。而是商讨、交换朝政的看法、信息。

    四大家族的力量,将会随着这些“共识”,而做出相应的举动。这种聚会,是某种意义上的决策会议。

    看到抛出的消息起到的效果,王承嗣呵呵一笑,拿起手边桌几上的茶碗,惬意的品了一口。

    在场的都不是蠢人。王承嗣的话,换言之,就是王家支持晋王为太子!

    夺嫡之争,早就已经是公开的事情。

    贾环神情沉下来。看着一米开外,洋洋自得的王承嗣,他都想拍死这个蠢货。

    夺嫡之争的凶险,还用说吗?他都打算谋求外放,规避风险,不打算让贾府站队。然而,王家却是背着他,已经和晋王谈好。选边站。王八蛋。

    四大家族,俱为一体。王家要是在夺嫡过程中当出事,贾家跑得了?这真特么的大号猪队友!

    贾环没有掩饰他的不满,沉着脸,质问道:“王承嗣,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先和我通气?”

    这种政治方略的大事,以贾府在四大家族中的地位,他竟然事先没有得到一点消息。王家搞的太过分了。这要能吃散伙饭,贾环现在就请客。

    居右末席的史智轻佻的道:“现在不是告诉你了吗?哈哈…”

    贾环嘘着眼睛,看了史智一眼,厉声喝道:“阁下官居何职?几品几级?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滚一边去!”

    “你…”史智给堵说不出话来,气的手指着贾环乱抖。贾环翻脸,骂到了史智的痛脚。在座的,除了王承嗣,都是官身。史智根本不够资格出现在这里。他身上捐了一个龙禁尉。这算是什么官?只是因为,他是王子腾的女婿,保龄侯史鼐的嫡次子。

    贾环再逼王承嗣,追问道:“你怎么说?支持晋王,为什么不先和我通气?这是哪门子道理?”

    王承嗣还没答,靖侯史鼎先插话,打断贾环的气势,维护自己的侄儿,道:“诶…,子玉,智儿是代表他父亲坐在这里。不能说没有资格吧?”

    贾环报以冷冷一瞥。他一听就知道史家在站队中的立场。

    王承嗣伸手拦住了其他人,看着贾环,讥笑的道:“晋王殿下,三番五次的向你示好,你不是都推辞了吗?我父亲自榆林来信同意。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王承嗣环视一圈,再道:“今日与诸位相会,不是要议论是否支持晋王为太子,而是要商议,如何在朝堂内外为我父亲升任大学士摇旗呐喊。”

    一干人等都看向贾环。众所周知,朝廷舆论,归贾环执掌。焦点汇聚,压力迫向贾环。

    贾环冷笑一声,讥讽道:“王承嗣,你未免想的太美了点。告辞!”说着,站起来,冷着脸,走出外书房。

    敲打一下,然后要我出力?

    贾环掀了桌子。他根本不接受所谓的压力。猪队友想要逼迫他一起为伍,门都没有。

    一屋子人面面相觑。这个结果,他们事先,是都没想到的。

    半响,王承嗣恼怒的道:“不管他,我们继续。”书房中的商议声,渐渐的响起。

    …

    …

    贾环极其不快的离开王子腾的外书房,派人往王家内宅里说了一声:报社有急事。坐马车离开王府。

    胡小四、钱槐两个嘀咕着赶着马车。他们俩作为贾环的长随,今天在王家受了点气。

    贾环坐在马车中,看了一眼王府,脸沉如水。

    王子腾府上去年被汝阳侯赵豫带兵攻破,惨遭荼毒。王子腾的姬妾,王承嗣的正妻都遭了毒手。女眷被侮辱者,死者不可胜计。但,随后天子便酬功王子腾,王家很快就恢复元气。

    王家的心态膨胀的太厉害了!简在帝心,执掌九边十几万精兵,王家上下忘乎所以!

    贾环执掌贾府后,为什么往往和王子腾的意见相左?除却观点不同外,还因为贾环觉得王子腾这个人关键时候靠不住。他无意牺牲贾家的利益,成全王子腾。

    再者,贾环认为王子腾的政治博弈水平不行。这从红楼原书,王子腾被人召回京城,在京城外一剂药吃死了,可以略窥一二。还有此时!

    急功近利,利欲熏心!

    夺嫡之事,风险极高,连吴王府十四岁的永清郡主都知道要远离这个漩涡。他接连拒绝楚王的招揽,亦不向晋王靠拢。却不想王子腾一头扎进去。

    想要升任大学士没有错。官场本来就是百舸争流,不进则退。但是,有必要去走晋王的门道吗?晋王能够让何大学士同意?还是能说服天子同意?

    贾环用力的抿抿嘴。他好不容易带着贾府渡过甄家、废太子汹涌的暗流,本以为自此一片坦途,不想,在此时,又给王子腾,带到沟里去!

    你妹的!

    有些事,有些路,他不得不走了。我哭豺狼笑,扬眉剑出鞘!

    …

    …

    贾环作为贾府的一号人物,在寿宴开始前突然离开,在王府中引起不小的波澜。

    后宅里,女眷已经开始准备入座。旧武勋集团里的世家,都派了女眷过来。如北静王妃,南安郡王妃、牛府夫人等。满屋子都是珠翠生辉的妇人。

    正厅上首处,何夫人不满的道:“这是怎么?报社能有什么急事?去叫他回来。”

    不少女眷看过来。

    贴身大丫鬟薇儿忙在何夫人耳边说了几句,何夫人脸上露出异色,随即,不再提这事。

    波澜只是波澜而已。主导四大家族的王家认为要在晋王身上下注,众人赞同,贾环即被边缘化。

    …

    …

    午后,下了一场凉爽的秋雨。京城中,官员们的目光,已经汇聚到明天的武英殿议事上。

    空缺了一个月多的武英殿大学士人选要定下来了。人选,不外乎吏部尚书宋溥,左都御史殷鹏,通政司通政使俞子澄,掌翰林院事礼部左侍郎曾缙。

    西苑中,晋王从雍治天子面前离开,刘公公送晋王出西苑。两人在楼阁、园林中穿行着。小雨飘散。

    晋王呵呵笑道:“刘公高见。”他指的是拉拢王家,进而与旧武勋集团联系起来的事。

    刘国忠笑了笑,看起来有点阴沉,尖着嗓子道:“咱家早给王爷分析过。贾环此子,有才智,可以重视。但不是夺嫡的关键人物。很多事,他决定不了。”

    比如,四大家族是否支持晋王。决定人物是王子腾。

    晋王仰头一笑,心中豪情万丈。

    豪杰、智能之士为我所用。可怜他那位弟弟还在守着苏州穷秀才玩报纸呢。

    …

    …

    正阳门外正东坊的真理报社中,人来人往。真理报除了兼顾时政外,同样有其他版面。需要各种消息渠道。在没有电话,手机的时代,报社中,繁忙、热闹,可以预见。

    下午时分,一名仆人拿着陕西道掌道御史高昌隆的名帖求见副主编萧梦祯。

    稍后,进了萧梦祯的公房中。这名仆人约四十来岁,恭敬的奉上一卷文稿,道:“这是我们老爷的文章,恳请萧庶常发表在明日的真理报上。”

    萧梦祯接了文稿,应允道:“高侍御乃是朝廷言官,有文章送来,理当刊登。这是我们报社的规矩。”

    掌道御史是什么地位呢?比如明天的武英殿廷议,都察院的十三道掌道御史都是有投票权的。地位,大约可以类比中--央委员。自明以来,言官,官卑而权重。所以,言官任满外放,一般都是官升七级。后面,言官们还有要加一句:势减万分。

    将高御史的奴仆打发走,萧梦祯看了看文稿,却是一篇罗列左都御史殷鹏政绩的文章。萧梦祯将文稿递给正在他公房里的乔如松,笑道:“你看看。”

    乔如松扫了一眼,微笑道:“这是第几篇了?”殷大中丞是在真理报上造势啊!

    萧梦祯胖脸上浮起笑容,“殷大中丞当了这些年的都御史,总有几个喽啰(小弟)吧?”

    …

    …

    傍晚时分,掌翰林院事礼部左侍郎曾缙,到何大学士的三大干将之一,翰林院侍读学士、吏部左侍郎许澄家中拜访。

    两人同是翰林院的学士,许澄将曾缙迎到书房中,上茶叙话。

    曾缙四十八岁,容貌普通,有着一张矮圆脸,身量中等,此刻穿着一身青色的文士衫,坐在楠木椅中,笑呵呵的道:“承渊方才在教子,我辈羡慕啊!”

    许澄刚刚在点拨儿子许英朗学问。他是福--建乡试第四名。春秋经魁。经义水平,相当的厉害。贾环,公孙亮,罗君子他们几个书院最厉害的弟子,北直隶乡试名次只是一般般,与许澄比不了。

    许澄笑了笑,没说话。

    相比于卫阳的父亲卫康,很善于聊天、交际。许父官场标签是沉默。当然,他私下里还是很风趣。

    曾缙微微一笑,和许澄聊起科场趣闻。聊了小半时辰,便告辞,道:“我虽然比承渊早一科。但在翰林学士中,资历其实很浅啊。在何前辈面前俱是晚辈。哈哈。”

    许澄将曾缙送走,儿子许英朗冒头,笑问道:“父亲,曾学士是来找你走门路?这都几时了?明天就要议事了呢。”

    许澄点点头,道:“曾大绅是想以退为进。”

    何大学士需要的是一位助手,而不是一个进入军机处和他唱反调的人。那么,来自于翰林院的科场晚辈,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吗?

    廷议,许澄不管是作为吏部左侍郎,还是翰林院侍读学士,都是有资格说话的。

    …

    …

    就在当事各方都在积极奔走,要在后日武英殿议事之前,拿到最好的局面时,在这场棋局中,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落,一个名叫贾环的少年,拔剑,要反抗被猪队友强加的命运。

    毫无征兆的被卷入夺嫡之争的漩涡,谁愿意?猪队友,道不同!

    夜风吹过无忧堂,星光摇落在栏杆。庞泽一身澜衫,手持酒杯,问道:“子玉,你决定了?”

    贾环轻轻的点头。

    王二舅,这个大学士,你就别想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