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六百零三章 凤姐大闹宁国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零三章 凤姐大闹宁国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八月二十三日清晨,袭人挨打惹怒贾环,阖府传遍,王熙凤本来是直接在贾母面前等着,准备打个圆场。:3w.不料,贾环因误请胡庸医的事情在潇湘馆中耽搁,迟迟没来。

    王熙凤因管事媳来妇回事情,便到西路的抱厦厅中处理贾府内的琐事。

    少刻,有人回昭儿到角门外。凤姐找个借口,带着平儿回住处,要将昭儿叫进来问贾琏外出的事。贾琏奉贾环的令去东庄镇上督办酿酒的事宜。有好几日不在家中。

    凤姐这几年和贾琏吵架归吵架,终究还是着紧着自己的丈夫。这年头,夫为妻纲。但,感情,往往是越想握的紧,如同沙子般流走的越快。

    两个小丫鬟在门口说尤二姐,昭儿喝止。恰巧被王熙凤、平儿撞到。当即,王熙凤审讯家童,问出缘由。才知道贾琏已经偷娶了尤二姐好几个月。

    王熙凤当即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这是将她置于何地?想一想,脸若寒霜的恨声道:“平儿,丰儿,带着人跟我去宁国府!”

    以凤姐的智商、算计。她原本是要这样办。第一,控制住尤二姐。人赃俱获。第二,唆使张华去官府上闹。闹大了才好。第三才是她去闹宁国府。

    如此,方可出她心中一口恶气,占尽上风,教尤氏、贾蓉知道她的厉害!再顺便弄点银子花。

    但凤姐脑子里推敲了一下,就知道这不可行。如今府里是贾环当家。她很多手段施展不了。索性先去宁国府大闹一场再说。

    她娘家(王家)如今有权有势,她又占着理,怕什么?

    …

    …

    贾珍死后,宁国府后宅事务,还是由尤氏负责。这是贾环指定。尤氏的管理水平不错。小丫鬟们报进去,尤氏带着贾蓉的妻子胡氏在厅中迎着凤姐。

    尤氏见凤姐脸色不善,赔笑着。

    尤氏还没开口说话,凤姐照着尤氏的脸上吐一口唾沫,啐道:“呸!你尤家的丫头没人要了,偷着只往贾家送!难道贾家的人都是好的,普天下死绝了男人了!你就愿意给,也要三媒六证,大家说明,成个体统才是。你痰迷了心,脂油蒙了窍,国孝家孝两重在身,就把个人送来了。”

    尤氏当时就给凤姐骂懵。将近四十岁的美妇,就这么给人将痰吐到脸上,难堪至极。旁边的胡氏,佩凤、偕鸾、银蝶儿、万儿等七八人都看傻。

    凤姐只拉着尤氏哭闹,道:“我来了你家,干错了什么不是,你这等害我?如今外头只说我刻薄,是那等嫉妒之妇。不肯给丈夫娶妾。你们做这圈套,要挤我出去。如今咱们两个一同去见官。看看到底怎样?”

    凤姐一边哭爹娘,一边骂尤氏,将尤氏揉搓的如同面团一般,流彩暗花云锦的褂子上全是鼻涕、眼泪。

    凤姐又再对着尤氏的脸上啐几口。骂的尤氏只是哭,不敢辩一句,哭道:“我怎么没劝?要他们听才是。怨不得妹妹生气。我如今听着罢。”

    正闹着,有人去将到荣国府的贾蓉给喊回来。贾蓉早上被贾环派人叫过去,准备惩罚大脸宝。

    贾蓉知道东窗事发,哪里敢往凤姐面前凑?但是听得说凤姐要报官,只得胆战心惊的进来。国孝家孝期间偷娶,闹出来,这是要命的事。偏偏琏二叔不在京中。

    贾蓉忙派了人去通知贾环,再回到宁国府,到后院的正厅中,就见凤姐大发雌威,将他继母骂的狗血淋头,心里先怯三分,跪下磕头,求饶道:“婶子息怒。亲错万错,都是侄儿的错…”

    贾蓉的性子,还是比较弱的。

    凤姐打断贾蓉的话,上前骂道:“呸。天雷劈脑子五鬼分尸的没良心的种子!你死了的爹娘阴灵也不容你,祖宗也不容,还敢来劝我!”哭着,扬手抽贾蓉一个耳光。

    “啪!”

    贾蓉给打的叫苦不迭,只能硬受着。

    宁国府的一干人等姬妾丫鬟媳妇都跪下,乌压压的跪了一地,求道:“二奶奶,虽说是我们奶奶和蓉大爷的错,二奶奶作践的也够了。想往日,奶奶们关系多好。求二奶奶念着昔日情分,给我们奶奶,蓉大爷留些脸面。”

    说完,就有丫鬟起身给凤姐奉茶。

    凤姐一掀托盘,将那价值数百两银子的青花瓷官窑的茶碗给摔碎,收了哭声,挽自己的头发。骂贾蓉,“孽障种子!”又再骂尤氏,“你嘴里难道有茄子塞着?他叔侄作出这样的丑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尤氏给骂的满脸通红,又羞又燥。

    …

    …

    我去。贾环刚好走到宁国府的正房花厅外,听凤姐这花式骂法,心里一阵无语。别看凤姐不识字,她这骂人的水平,确实蛮高的。

    贾环表情平静的迈步进了花厅。身后,宁国府的两个管事媳妇跟着进来。

    一屋子人见贾环进来,心里纷纷暗自松口气,向贾环见礼,“奴才等问三爷好。”

    贾蓉还跪在地上,俊脸上难掩喜色,一左一右两个巴掌印,仰着头道:“环叔,你来了。”

    尤氏流着泪,拿手帕擦了擦眼睛,委屈的道:“环兄弟。银蝶儿,给三爷倒茶。”

    “嗯。”贾环微微点头,看着狼狈、可怜的尤氏,心里对凤姐的做派有些反感。

    他在贾母处得了消息,就往宁国府来。但,来的并不快。有些事情,他心知肚明。总得让凤姐先出口气。

    贾琏偷娶尤二姐,贾环在这件事的立场是:不管。尤二姐能嫁给贾琏,确实是一个好归宿。至于什么国孝、家孝偷娶这种事,并不是什么大事。细枝末节。

    当然,站在凤姐的角度看,这事太窝心。贾环其实蛮同情王凤姐的。“女强人”当到这份上,够悲哀的。即便国朝社会是三妻四妾,但贾琏这明显算是出轨。精神、身体上的双重背叛。

    所以,王熙凤在宁国府里闹,贾环并不打算管,由她发泄。道理,确实是在凤姐这边。他只要凤姐不闹到官府里去就行。贾琏、贾蓉搞出的丑事,贾环当然没兴趣帮他们“善后”。

    然而,此时见到尤氏被欺凌的惨样,贾环心中对王凤姐有些微词。他对尤氏还是很赞赏的,指定尤氏管理宁国府内务。这闹的有点过了吧?很明显,偷娶尤二姐的事,尤氏不是当事人。尤氏并非尤老娘的亲闺女,不是二姐、三姐的亲姐姐。

    平儿、丰儿几个凤姐的丫鬟向贾环行礼。平儿一身翠绿的对襟褂子,花容月貌,见贾环脸色平静,心里倒是有点担心贾环发怒。

    王熙凤心里的愤怒还没消,胆气还壮着,但贾环的积威尤在。王凤姐不敢发脾气,将刚才撒泼的威风十停收了九停。站着,半是抱怨半是不满的道:“环兄弟,你来听听,这叫什么事?我在这府里倒成了贼。合起伙来瞒着我。”

    贾环摆摆手,表明态度,“我只是过来看看。凤嫂子,你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别闹到官府里去就成。好吧?”

    贾环定了调子,接过银蝶儿的茶,指指尤氏,吩咐道:“给你们奶奶拾掇拾掇。”说着,出了宁国府的正房大院。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怎么善后,他才懒得管。

    看着贾环出去,王熙凤银牙暗咬,知道再难施展,就换了一副形容、面孔。与尤氏赔礼,商谈起来。

    满屋子宁国府的姬妾丫鬟媳妇们,算是见识到,环三爷到底是什么样的厉害!人来一趟,淡淡的说了两句,刚才大发雌威的琏二奶奶就消停了。

    当即,凤姐讹了尤氏、贾蓉500两银子,商议将尤二姐接到贾府里去,如何在贾母、王夫人面前说。尤氏又命丫鬟们伏侍凤姐梳妆洗脸,又摆酒饭,亲自递酒拣菜。午后,才送凤姐回荣国府。

    …

    …

    凤姐大闹宁国府,逞尽威风。贾环过去看了看,定了基调,看似事情圆满结束。但恰恰没有。

    第二天上午,贾蓉居中奔走,将宝玉送到祖祠里关一天,回头到北园中向贾环汇报。

    小轩中,秋风微抚,桂子飘香。

    贾蓉喝着凤髓茶,笑道:“这茶好。环叔,琏二叔还要几日才回。侄儿有件事先回你。昨儿凤婶子闹了一通,说好要将二姐接到府里去。”

    贾环微微皱眉,道:“这不行。”

    尤二姐跟个小白兔似的,搬到凤姐院中,估计和红楼原书中结局一样:吞金自杀。他早就决定,不会允许王熙凤借剑杀人。不能看着尤二姐死吧?

    贾蓉为难的道:“这…。环叔,怕是凤婶子哪里不依啊!”

    贾琏养外室,丢的是王熙凤的人。这显得她不能容人。妒妇的名头,在古时,并不好听。

    贾环拿起茶杯,“你想个变通的办法。或者拖一拖等琏二哥回来你们商议。我就这一个意见。”

    贾蓉想了想,点点头。

    …

    …

    八月底,贾琏自东庄镇上回来。他和王熙凤夫妻间怎么闹的,外人不得而知。

    八月三十日傍晚,凤姐的哥哥王仁到贾府中,在后院里堵着贾琏,大骂道:“你们贾府做的好事儿!知不知道我二叔现在是什么位置?太岁头上动土。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贾琏,带我去见贾环。我跟他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