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六百零一章 讨一个公道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零一章 讨一个公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胡太医便是红楼中有名的庸医胡君荣。红楼原书第五十一回,胡庸医乱用虎狼药。把晴雯的病给看的更重。第六十九回,给尤二姐看病,将胎儿给打下来。地地道道的害人庸医。

    贾环问清楚情况,叫人将胡庸医打发走,再派人去太医院请名医。随后,鸳鸯、李纨、丰儿等人过来。

    处理了医生的事情,贾环坐在床榻前,看着床榻中因受到众人的关心而不自在的袭人,肯定的道:“袭人,你这次做的对,拦的好。吐血的事,你放心,我会延请名医,定能将你治好。不会留下任何的后遗症。”

    这是当众给袭人的行为定性。贾环此时执掌贾府,他的话,有着这样的份量。否则,袭人的打,算是白挨了。没见贾府众人更关心宝玉和黛玉拌嘴的事?没有贾环的话,贾府内外一千多人,怎么评价袭人拦着宝玉被打的事?只怕,赞同、同情的少。

    袭人心中感激,“三爷…”挣扎要起来给贾环行礼。鸳鸯连忙将她按着,嗔道:“嗳哟,你都这样了。快别乱来。要谢三爷不在虚礼这上头。”

    因屋里人多,鸳鸯很多话都不好问袭人,只守在袭人身边。这时忙制止袭人折腾。要说感激,她心中不是同样感激着三爷?

    贾环做个手势,

    制止袭人,心里涌起些歉意。袭人是奉他的命令,护着黛玉。所以才被宝玉打成这样。

    他要袭人尽心的服侍黛玉,给袭人的承诺是:由她自择夫婿,送她嫁妆,确保她下半辈子过的舒服。这算是利诱吧!而袭人今天的坚持,尽心尽责。

    袭人作为宅斗小能手,看着木讷、粗笨,心思其实很灵活。但在今天,在照看黛玉的事上,她尽到本分、忠诚。令他心生好感。狗日的大脸宝!打人,难道我不会?

    袭人点头,枕在枕头上,眼泪就流下来。

    她在贾府里这些年,后宅里,主子遇事,把王八脖子一缩的情况,多了去。她如今是为三爷做事!她日常听人说:少年吐血,年月不保,纵然命长,终是废人。

    她早上到现在,心里争荣夸耀的心都灰了,想着这辈子都完了。心酸难言。嘴里说要姑娘不为她担心。可她心里,苦涩难言。现在听三爷保证能治好,心中升起希望。

    宝钗体贴的道:“紫鹃、翠缕你们俩照顾袭人。我们大家都出去等吧。让袭人安静的休息会。”

    众人依次的从里屋里出来,到厅中说话。一时间,环佩铿锵。贾环走在人群之中,叫过彩霞,并不避讳众人的吩咐道:“彩霞,你去怡红院说一声,让宝玉去祖祠里候着。等我过去。如果他不去,后果自负!”

    简单几句话,杀气腾腾。

    彩霞白净的鹅蛋脸上浮起担忧的神情,眼睛看着贾环,将那一抹幽怨与爱慕深藏,提醒道:“三爷…,这…”

    贾环摆摆手,“没事。按我说的去办。”宝玉,欠管教,欠抽!

    满屋子人顿时安静。黛玉不劝贾环。她爱憎分明。宝钗、湘云各自欲言又止。宝钗是担心贾环。湘云则是担心事情闹得不可收拾。李纨眼眸闪了下,什么都没说。心里想什么,不得而知。

    彩霞道:“好的,三爷。”转身去往沧海文学网馆东边的怡红院。稍后,探春、迎春、惜春、邢岫烟、宝琴几人过来。

    消息,便如同风一般的传开:三爷要在祖祠里罚宝玉。

    …

    …

    贾宝玉一早在沧海文学网馆里闹完,和黛玉绊了几句嘴,心中凄苦难言,在大观园中乱逛。走到栊翠庵下,想了想,便上了青石台阶,找妙玉说话。

    去年冬,琉璃世界白雪红梅。宝玉往栊翠庵求红梅,诗曰: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嫦娥槛外梅。这小马屁拍的!以嫦娥喻妙玉。又在今年他寿辰时,妙玉派人送了贺贴。

    两人关系颇有些“微妙”。

    初秋时节,花木略显凋零。宝玉进了山门。有小尼姑通报。妙玉从禅房里出来,一身白色的道服,长发如云,身段婀娜,容貌、气质俱是一流。二十岁的女子,灿若春华。

    妙玉双手合十一礼,站在禅房门外的台阶上,问道:“你怎么到我这里来?”

    妙玉平常喜静,喜洁,不和人来往。她青眼有加的只是宝钗、黛玉二人。十三年时,刘姥姥进大观园,贾母游园。至栊翠庵中,妙玉单独请钗、黛二人喝茶。栊翠庵茶品梅花雪。大观园中其余的人皆不入她的眼。包括文名满天下的贾环。

    宝玉长叹一口气,站在庭院中,对着台阶上的妙玉,满脸泪痕的道:“我一颗心碎掉,却也没人知道。只和我闹。我不敢污了姐姐的地儿,听一听禅音就走。逼急了,我当和尚去。

    ”

    妙玉为人孤僻,性情放诞诡僻。正所谓:过洁世同嫌。但其人的才华、聪明都是一等一。当即,垂下眼睑,轻声道:“阿弥陀佛,宝玉,你是槛外人,与佛无缘。”

    宝玉仰天长叹。看起来,悲苦难言。却不知道将袭人一脚踢的吐血的人,又是谁呢?

    两人正说着些禅语,宝玉房里的四儿飞快的山下跑来,气喘吁吁的道:“宝二爷,不好了。三爷让彩霞姐姐来传话,要找你的麻烦。让你去祖祠里跪着。我听人说,东府的蓉大爷已经过来。你快去找老太太。”

    以贾环的水平,要揍大脸宝,无限制自由搏击,肯定能把大脸宝打的连他妈妈都认不出来。但是,没有弟弟能打哥哥的道理。而且,贾环还是庶子。这与礼法不符。除非贾环不要名声了。

    但是,有人可以打宝玉。比如:政老爹,比如贾家的族长贾蓉!贾府上下,众所周知,贾蓉听贾环的话。

    贾宝玉给唬的一跳,连忙擦了下眼泪,向妙玉道别,“家里还有俗事,我改日再来聆听姐姐妙法。”作揖一礼,带着四儿急匆匆的往贾母处躲。

    以贾环今时今日在贾府内的权威,宝玉焉敢不怕?

    …

    …

    沧海文学网馆中,贾环让彩霞通知宝玉,又让人去叫贾蓉过来。宝钗、黛玉、湘云、探春等人则是商议好,将袭人安置在北园中,方便诊治和调养。

    太医还没来时,鸳鸯去而复返,道:“三爷,老太太叫你过去。宝二爷在老太太跟前。”

    贾环心中冷笑,大脸宝的套路就是找贾母、王夫人。这样就能行吗?想得太美好。站起来,对宝钗道:“随后的事情,姐姐安排就好。”

    “嗯。”宝钗点头,步摇轻晃,娴雅、美丽。她明丽的杏眼中难掩担忧。有些话,在人前又不好说。目送贾环离开。

    贾环带着鸳鸯,心中推敲着情况,一路无话,从沧海文学网馆向南出大观园正门,再走甬道,由东至贾府西路的贾母上房。

    早秋时节的上午,贾母上房处,颇显得幽静。大丫鬟翡翠在廊中等着,一身浅黄色的掐牙背心,小声道:“三爷,老太太正生气着。”说着,跟在贾环身边。

    贾环沉默的点头,一言不发,当先一步,冷着脸进了花厅。心中愤怒的情绪已然到达顶点!

    精美的花厅之中,贾母居中而坐。宝玉坐在贾母跟前,见贾环进来,眼光有些躲闪。邢夫人、薛姨妈在一旁。王熙凤本来在贾母跟前等着的,但贾环因医生的事情耽搁没来,王熙凤又给管事媳妇叫走。

    贾母见贾环进来,扭头往一边。一副不待见贾环的样子。

    贾环平静的行了一礼,道:“孙儿见过祖母。不知道祖母叫孙儿过来有什么事?”

    贾母摆谱不答,冷哼一声。

    薛姨妈在一旁打着圆场,笑呵呵的道:“环哥儿,听宝玉说,你为一个丫鬟要拿他到祠堂里打他。宝玉到底是主子。他教训丫鬟,原也应该。只是,一时失手打重了。这事…,我看就算了吧?”

    薛姨妈和稀泥还是有一手。不过,她虽说是贾环的岳母,但是对贾环不敢太强硬。

    她那个孽障,近日就要回京。而一个薛蝌,贾环轻轻的扶一把,就扶摇而上。她岂能不想贾环帮帮他大舅子?

    贾环拱手一礼,道:“岳母,袭人被宝二哥打的吐血,我心里当然是很不满的。我受林姑父遗命照顾林妹妹,她的大丫鬟被宝二哥打,她有什么脸?

    但,我命人叫宝二哥去祖祠里跪着,却不是为这件事。而是另有缘故。”说着,冷笑了一声,问宝玉,“宝二哥,你最近又再和顺亲王府上的琪官来往吧?”

    说起来,确实很悲哀。袭人作为贾府买进来的奴才。宝玉即便把她打死,法理上,都没有任何的责任。所以,摊开到明面上来说,贾环要为袭人出头讨公道,没什么名义。因而,贾环换了一个借口:和顺亲王府上的倡优来往。

    当然,贾环明说对宝玉打袭人不满。傻子都知道,他在找借口整宝玉。

    宝玉跳脚道:“环老三,我和谁来往,用不着告诉你吧?我和林妹妹青梅竹马,我和林妹妹拌嘴,关你什么事?要你多管闲事?”说着,想起他几年来的一腔情思,付诸东流,眼泪就流下来,“啊…”发狂的大叫一声,将脖子上的玉一扯,就要往地上摔。

    “嗳哟...”鸳鸯、琥珀、翡翠、金钏儿、茜雪等一干丫鬟唬的连忙去抱着宝玉,将玉拦下来。宝玉大声哭着。

    “你何苦摔那玉啊?”贾母宠溺的将宝玉抱在怀里,摩挲了好一会,安抚着宝玉的情绪,然后,拍着梨花木椅的扶手,厉声喝问贾环,“你看到了?将你哥哥逼到这份上,你满意了?还不快出去。”

    出去?贾老太,你想多了吧?贾环目光冷幽,双脚丝毫不动,拱手一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