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五百九十九章 绝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九十九章 绝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中秋节后第二天,久病中的太后去世。宫中谕令,明发天下。真理报上刊发了各种悼念文章。

    太后去世,停灵在慈宁宫。二十日后,送遵化东陵。天子极其哀痛,据闻在宫中昏倒两次。贾府作为勋贵世家又跟着忙起来,参与停灵、祭祀等活动。

    太后的去世,仿佛一盆冰水,将某些蹭蹭上升的火苗,给压住。没有人愿意在此时触天子的霉头。迁怒,并不需要理由。但,只是给压住而已。国朝从无两位大学士在中枢的前例,最少时都有三位大学士。国朝也从无太子有两种选择的可能,晋、楚之争已露苗头。

    八月十八日晚,贾环应邀到咸宜坊的卫府中做客。卫康、卫阳陪着贾环在小轩中吃酒。

    圆形的小桌上陈列着几道精美的江南小菜,清淡可口。酒是合欢花浸的黄酒,芬芳浓郁,甘爽醇厚。正适宜贾环这个年纪饮用。

    卫康三十多岁,官任工部郎中。容貌清朗、俊逸,风姿出众的美男子。言谈间令人如沐春风。很有亲和力。显然,这是一种很高超的学问。出使、宰辅,尽都可做得。

    卫康和贾环轻碰一杯,饮了酒,微笑道:“贾贤侄执掌荣国府。元皓如今尚未婚配,我听闻史府的大小姐住在贵府中?”

    卫神童脸皮薄,给他父亲搞成一个大花脸。

    贾环一听就懂,解释道:“世叔,史大姑娘已经被史家许配给京兆卫家。已经定亲。小史候就任四--川布政使时,家祖母舍不得史大姑娘,接在家中住下。”

    京兆卫家,就是卫若兰家。他家祖籍在京兆府。现在是子承父业,补在殿前侍卫司中。

    卫康微笑着点点头。

    贾环就笑了笑,将话题岔开。他不知道卫康是真不知道湘云的婚姻情况还是假不知道。但,卫康的亲近之意表露无遗。

    晚餐后,户部尚书卫弘回来。请贾环到书房中叙话。

    卫弘换了一身青色的文士衫,招呼贾环在书房中落座,笑道:“我让贞白请你来家里吃酒,是有事情要向你探听。现在朝廷中人人都说你是何相的三大干将之一。此次宰辅空缺,何相嘱意谁呢?”

    江湖传言,何朔有三大干将:吏部左侍郎许澄,大理寺寺卿梁锡,翰林侍讲贾环。对应着人事、九卿、言路。

    贾环听的一笑。这话他自然是听过。

    贾环早在雍治十二年就与卫弘在金陵合作过。关系融洽。卫弘很赏识贾环的才能。在朝堂上,帮贾环说过几次话。而贾环认可卫弘的为官之道。

    又有卫阳的关系在,两人更多的像是长辈、晚辈。而不是官场上下级。

    贾环就笑,问道:“莫非卫司徒有意争一争?”

    卫弘笑着点点贾环,“你啊…!我被天子委以重任。短时间内离不开户部。我是替刘临川问的。”

    卫弘这话说的有点霸气。但事实如此。卫弘在朝廷中是出了名的能臣。那么,户部此时断然离不开他的调度。他知道贾环肯定看得出其中的奥妙。

    刘临川,就是大学士刘飞白。卫弘与刘飞白交好(政治盟友)。

    大学士空缺一人。朝廷上下的眼睛都盯着。够资格的无非是:户部尚书卫弘,吏部尚书宋溥,左都御史殷鹏,通政司通政使俞子澄,掌翰林院事礼部左侍郎曾缙。

    贾环收敛了笑容,沉吟着摇摇头,道:“卫大人,我并不知道何相心中的人选。”

    卫弘轻轻的叹口气。

    天子这几个月以来,屡屡宠幸永昌公主进献的美人。身体越发的虚弱,竟然在宫中昏倒两次。根本不是传闻中的因太后之死悲伤过度。以此见之,天子将会更加倚重何朔治国。

    所以,他要问贾环,何朔想选谁。这是关键。

    卫弘沉默了一会,喝口茶,问道:“我听阳儿说,你有意外放?正六品的翰林外放,位置可不好找。你这条路不好走。”

    他大致上知道贾环的想法。既然在京中仕途没有机会,不若去地方上经营一番。像贾府这样有政治资源的,数十年后,贾环以地方督抚进入朝堂,并非难事。

    同时,正好可以避开京城中残酷的夺嫡之争。他都在为这事烦心。晋王最近有意无意的在拉拢他。

    “试试看吧。”贾环笑了笑,开玩笑道:“我一任翰林侍讲未满,放一个正四品的知府,我就满足了。”

    卫弘给贾环说的笑起来,笑说道:“你想什么?哪里有十四岁的知府?当吏部哪些人都是吃干饭的?你要外放,老老实实的当几任佐贰官!”

    贾环笑呵呵的喝茶。

    卫尚书的时间很宝贵,和贾环聊了几句,便结束了这次谈话。卫阳一直将贾环送到门口。

    月明星稀,星光洒落在秋夜里寂静的胡同中。卫阳突然有些扭捏的道:“子玉,我父亲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啊。”

    贾环笑着拍拍卫阳的肩膀,劝道:“我往心里去也没用啊。名花有主了。”

    卫若兰早死,不是良配。但卫阳呢?关于女孩子的爱情,婚姻,这种事,其实他也没什么把握。清官难断家务事。不像迎春,薛蝌基本就在贾府的影子下。

    所以,罗君子爱慕惜春的事,他也是顺其自然的态度。不敢主动去推动。乱点鸳鸯谱,谁知道结果是什么呢?这真不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事。

    卫阳怅然的叹口气,“是啊。”旋即岔开话题,道:“我刚才和家父聊起你的事。子玉,天子不喜欢你,要压着你。你这仕途,算是走到绝路。唉…”

    贾环抬头看了眼天空中的明月,“元皓,人之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随波逐流。但是,既然身处在其中,就要为自己的命,挣扎出一个好的结果来。”

    他的仕途,已经不能用噩梦级来形容。而是最高难度。雍治天子不死。他要升官,那真得靠机缘巧合,多方合力。等闲的机会升不了。天子不给升的。

    所以,刚才卫尚书让他去地方上混几任佐贰官。一任三年,混几任,就是十几年,说不定当今天子就死了。

    但,他内心里还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没有说出来。这是他预案中准备的路。当然,局势还没到那一步。

    卫阳就笑了下,贾环总是这样积极的面对困境。心中,忽而好受些。目送贾环离开。

    …

    …

    从逻辑上来说,争夺大学士的位置,这种高大上的事情,和贾环没有任何关联。即便,他是朝廷内外公认的何朔的心腹干将。一个小翰林算的什么?

    然而,在京城这个舞台上,每个人都身处在一张大网中,一不小心,就会牵扯进去。

    贾环清晨起来,在平整出来的练武场(操场)上锻炼完,在餐厅里和妻妾们一起喝着香甜的大米粥时,黛玉的丫鬟沫儿慌慌张张的冲进来,哭道:“三爷,宝二爷将袭人姐姐给打的吐血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