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五百九十二章 征途未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九十二章 征途未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贾环呼吸都放轻了几分。看着黛玉精致绝美的容颜,在熟睡时有些潮红色。再看看湘云,连睡觉都不老实,雪白如藕的手臂露在外面。笑一笑,悄然的退出来。

    贾环当然不会像贾宝玉那样,上前给湘云盖上薄被。那太唐突佳人。当然,他也不会因为闯进来得见美景如斯,就学道学先生捂着眼睛畏畏缩缩的退出去。

    只是,很自然的站了一会,再退出去。

    贾环刚退出来,就见袭人穿着葱绿色的掐牙背心提着铜壶进来。十九岁的大丫鬟,细长的身姿,肌肤白净,性情柔顺,惊讶的小声道:“呀!三爷,你来了。”

    贾环笑着点头,“我来看看你们姑娘。袭人,我好多时没见着你。都在忙什么?”

    袭人禁不止低头抿嘴一笑,道:“三爷,我们丫鬟们能忙什么?不都在屋子里守着。姑娘还没醒呢。我给三爷倒茶吃。”

    这时,黛玉在屋里喊,“袭人,可是环哥来了?”她一直醒着的。“嗳。”袭人应了一声,进去服侍。听的里头有湘云的说笑声,叽里呱啦的,很有特色。

    贾环在外面厅中等了好一会,黛玉梳洗完出来,因问道:“环哥,你怎么这早晚来了?”

    黛玉一头青丝挽起,戴着孔雀簪、金钗步摇,娇颜如玉。上裳下裙,手拿团扇。行走间婷婷袅袅,如若弱柳扶风,神韵中灵动,有着诗书的气质和慧黠的糅合。

    显然是精心打扮过。女为悦己者容。

    当着丫鬟的面,贾环倒不好对黛玉说情思之语,笑着做一个手势,和黛玉一起从潇湘馆的后门出去,往柳叶渚、柳堤而去。时值清晨,夏末风光的大观园中,林间幽幽。

    贾环伸手挡着蔓延林荫小路上的树枝,轻搂着黛玉的细腰,揽佳人入怀,道:“因早上想着妹妹,所以过来看你。”

    黛玉轻笑,依靠在他厚实的胸膛上。好一会,抬头,狡黠的问道:“环哥,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啊?”

    其实,有些事情,宝姐姐早和她说过。薛蝌自江南回来时,会将香菱的母亲接到京城来。到时候,会把他和香菱的关系定下来。

    贾环就是一笑,道:“哪里有?”爱抚黛玉的秀发。和黛玉一起走出林中小路,来到柳堤上。视线豁然开朗。眼前的水泊宁静,水面上荷花盛开。

    贾环和黛玉驻足。晨风吹拂着两人的衣角,轻柔如梦。

    贾环心中的感慨是因为,他回答乔如松的问题所带来的。他近日里也在梳理他的想法:携钗黛以遨游,寄明月而长终。

    然而,他以他和当今天子的关系,想要求天子赐婚,何其之难?

    执掌贾府,带领贾府度过了废太子的难关、漩涡、暗潮,并非他的奋斗之旅的结束!

    谁只活十几岁不成?日子还要往前走。而他成为贾府这艘船的舵手,接下来是建设、巩固贾府的权势、力量。

    最后,他不想当贾府的舵手,交接班,让下一班小辈们来接手。这是世家大族千百年来延续的生存之道。

    依靠元春的恩宠,王子腾的权势,贾府的根基还是太弱。经不起风浪。在京师,朝廷这样的舞台之上,多少权贵家族,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想要保护自己、家人、家族,只有足够的强大力量,才行!还有太多的事情,要一一的处理、妥善的安排。比如,他和黛玉的婚事。

    他在红楼的奋斗之旅,还远没到结束之时!

    …

    …

    朝堂之中关于是否恢复一条鞭法的争论,在七月初,形成汹涌的浪潮。上至大学士,下至地方督抚、布政使,纷纷上书,发表看法(打嘴仗)。固然何大学士深受帝恩,执掌中枢,但韩大学士的反对,亦聚集了一批重量级的大臣。

    在这场看似纷乱的朝局斗争之中,真理报正在不断的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发行地区,由京城、北直隶,南直隶,迅速的扩展到江南,全国。完全取代邸报的功能。

    真理报的版面,亦从八版扩展到十六版。大量的奏章节选,被附录在其后。实在是很多要员的奏章,必须要出现。真理报编辑社不怕得罪人,但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得罪人。

    由于真理报是日报,为增加驿站系统的使用效率、成本,接合国朝的生活节奏,大约是旬日一次,以驿站系统向全国派发。

    真理报的报纸购买费用已经提高到15文。但规模仍然在扩大。权威的政治咨讯,无论在何时都会受到追捧。比如,二十一世纪时,不看新闻联播肯定是不行的。

    在这样纷杂、混乱的朝争之中,正阳门外正东坊的真理报社院落中“风平浪静”。贾环的策略确保了真理报在这次事件,不断的发展,受益最大,

    将近中午时分,去通政司、东华门外(军机处)抄录奏章、节略的书手、编辑们回来。报社的编辑室中,顿时一阵惊叹声。

    “哎呀,你们快看,工部杨侍郎支持复一条鞭法。”

    “又一个高官表态了。估计差不多要准备廷议了。”

    “嘿,廷议未必通得过。怕是还要等等。吏部宋天官可是强烈反对的。”

    贾环的房间中,遥遥的可以听到编辑室内的喧闹声。新科状元费敏政从军机处而来,带着可以登报的奏章。没有以报纸治国的道理。军机处里有些消息,信息是不会登报的,需要筛选。

    费敏政时年二十岁,性情沉稳,一身青袍官服,听着外面生机勃勃的讨论,微笑着道:“贾兄好手段。”费状元说的是贾环“不偏不倚”,借机迅速壮大真理报的事。

    贾环谦虚的推辞道:“费兄过奖了。我负责真理报自是要为报社谋划。”说着,起身,送费敏政离开。

    眼看着到了中午,贾环想了想,叫来长随钱槐,吩咐了几句。

    这时,副主编萧梦祯拿着一叠文稿过来找贾环,看着院外远去的轿子,笑道:“费子充,春风得意啊!我们丙辰科,最有望拜相,恐怕就是他。据说,他在何相面前很得宠。江湖传言,比你还受重视。怕是何相培养的接班人。”

    贾环微微一笑,伸手示意,“进去谈吧!”

    …

    …

    七月十三日的中午,都察院中,江西道御史朱鸿飞与几名好友一起步出都察院大门。

    朱鸿飞在第一期的真理报上与河南道掌道御史宇文锐各自发表了弹劾京城权贵不法的文章,在都察院的头号大喷子赵俊博被贬官的情况下,才进入仕途一年的他成为言官群体中新秀。

    “雁阳兄,近日又是哪家富商相邀?”

    “诸位不要说笑。”朱鸿飞皮肤黝黑,身量中等,拱拱手,笑着告辞同僚,拐上宣武门里大街。

    贾环约了他中午在三元酒楼吃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