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五百八十章 永清郡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八十章 永清郡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六月中旬,正是酷暑时节。上午七八点时,便是骄阳如火。

    宁澄在院落厢房中看着真理报上连载的《天龙八部》,看得津津有味,时而赞叹。

    房中隔层中加了冰块,凉爽无比。如今京中碧雪膏盛行,硝法制冰的方子流传很广。权贵之家,即便冬季藏冰不够,亦能重新制作冰块避暑。

    这时,外头一个小丫鬟进来,道:“世子,贾先生一早打发人来传话。他今日要过来授课。”

    “哦,我知道了。”宁澄拿着报纸,歪歪头,神情并不怎么慌乱,眼睛里反而有些兴奋,道:“蝶儿,你去通知我姐一声。再叫外头派个人去宫门,通知燕王一声。”

    小丫鬟蝶儿应了一声,嘟着嘴走了。大热天的,她在府内来回跑,很热啊。

    宁澄笑嘻嘻的起身收拾书本,准备去书房。贾环布置的学习进度并不紧。宁澄这段时间,偷玩自是偷玩了,但课后作业全部都完成,并不怕贾先生检查。

    他笑是另外的事情。真理报在京城中发行,大获成功,他内心中对贾先生很敬佩。这么厉害的老师,他在贾老师面前服个软,不丢人。但是,九哥可就被真理报黑惨了。他姐气不过,要找贾先生理论。

    他姐性子刚硬,执掌半个王府,井井有条。她若是男儿,他朋友圈里的人,包括汉王府、魏王府、顺亲王府里的王子王孙,都不如她。他小时候还敢拿姐姐取笑几句,现在随着年纪渐长,却是越来越怕她。

    不过,宁澄十二岁中二少年的逆反心理,让他此刻想的更多的念头是幸灾乐祸:等会有好戏看咯!

    贾先生可不是好说话的人。

    …

    贾环乘坐着马车前往吴王府。

    外表普通,里面陈设精美的马车平稳的驶在京城石板路上。周朝并没有水泥。道路规格分为:夯土路、碎石路、青石板、甓砖路。京师内城里基本都是青石板路。

    马车内,凉悠悠的。案几上放着一盘青翠的香瓜。作为京城里最大的冰激凌、甜品供应商,贾府自不可能缺冰块使用。贾环放松的倚在铺着凉垫的塌椅上,微微沉思。

    皇宫中安静无事。他心中因云春怀孕带来的那种紧迫,在此时真理报发行成功之后,略微缓解。

    贾环是很想过几年的安生日子的。本来他也是处在仕途“蛰伏”的阶段。天子不待见他嘛!然而,雍治天子弑父杀子;周朝官军先后征服西域、西南。

    雍治天子文治武功已经达到,已有怠政之意。偏偏在此时,贾元春怀孕。这给贾府看似繁盛、强大的局面埋下巨大的隐忧。

    贾府的权势依托与元春在后宫之宠。变数很多。当今天子并非成化天子、弘治天子那样的痴情种子。雍治皇帝,爱江山甚于爱美人。很标准的政治动物。

    贾府的权势若是依托于王子腾,那么,贾环在贾府的执政地位就会受到冲击。和王子腾有血缘关系的是,王夫人,贾宝玉。不是他贾环。

    这些思虑,贾环心里都清楚,他原本的打算是等几年再说。毕竟,只要他官位升上去,这都不是问题。然而,天子怠政,这样的大变局,谁料得到?

    贾环他不得不提前结束所谓的“蛰伏”,谋求“筹码”或者在仕途更进一步。他可不想贾府在最后落一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结局。他的娇妻红颜都在贾府中。

    等明年,他帮何大学士把增收商税的事情办妥,估计能官升一级,届时,谋求外放吧。雍治天子怠政归怠政,不代表智商下跌。他还是外出地方谋求升职为妙。

    当然,外出前,京城里需要安排一二。届时再说。

    …

    贾环想了一回,思路回到当下。他今天刚出府时,听消息说,甄家阖府23口人到了京城南的驿站,等候朝廷发落。据说,太子妃甄静儿临时前给天子留了绝笔求情。

    贾环预估甄家的问题不大。他是通过甄应嘉的官职推断的。甄应嘉被押回金陵后,圣旨抵达,令其出西南骠国故地,为一州知府。由此推测,天子放甄家一马的概率很大。当然,已经死了的甄静儿,梁王妃等甄家人是活不过来的。

    类似于曹雪芹家里当年。

    贾环想着,抵达吴王府中,下了马车,穿过长廊、花园房中。诗书味之太羹,史为折俎,子为醯醢,是为三味。贾环改此名,是希望宁澄、宁淅读书入味。

    刚进门,就见书房中一名水蓝色长裙的少女起身走过来。身姿挺拔,比例极佳。鹅蛋脸,凤眼,肌肤晶莹似雪。有沉鱼落雁之姿。

    然而,此时少女脸上带着怒气,走上前,质问道:“贾环,你也是个读书人。九哥陪和澄弟用烟花捉弄你固然不对。但是,你把澄弟关了三天的小黑屋,有什么恩怨也该结了吧?为何要在报纸上坏九哥的名誉?”

    看着冷着脸的美少女,贾环有种很荒谬的感觉。永清郡主的这种逻辑很荒谬。

    以他的智商,只听这话,就推测出眼前少女的身份,吴王的嫡女。封号:永清郡主。在吴王府内大名鼎鼎。

    潇者,水清深也。周朝的皇室宗亲制度,继承唐宋之制。而非明制度。亲王的子女,除世子外,其他人都不是铁饭碗。有没有爵位,要看情况。宁潇被太后所喜,才得以封永清郡主。当然,宁潇的名字,贾环自是不可能知道。

    贾环看了气势汹汹的宁潇一眼,从她身边走过,去往正前方屏风下的书桌,一边淡淡的道:“我和蜀王很熟吗?开这种玩笑?蜀王殿下既然得罪我,就要有被我报复的觉悟。我确实是个读书人。子曰: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燕王一看这驾驶,立即熟练的像只小鹌鹑般低头看书。他胆子很小。到吴王府中,永清郡主对他很照顾,各色用度与宁澄无异。他心中很感激。但贾先生对他,亦是悉心教导。亲和力十足。他心中感激。这两位吵起来,他不知道怎么办。

    宁澄坐在椅子上,看到贾环辩才无碍,云淡风轻的从容,将他姐给晾着,差点没笑出声来。

    宁潇气的脸都白了,怒声道:“那你也不能毁了九哥的前途,名声,你叫他日后如何做人?我前日自宫中回来,天子对他很不满。关了他一天的小黑屋。”

    这正是她所愤怒的地方。贾环的报复太过了。简直就是一点情面就不讲。吴王府是怎么敬他的?连她弟弟被关,被打,都是认了。真是个混账!

    贾环将书袋放在书案上,转身,看着两米开外,暴怒的永清郡主。心里哂笑一声。

    从道理上讲,他的报复确实过头了。但是,生活不是讲道理啊。讲道理还要警察干什么?他需要一个够份量的人物的绯闻出现在报纸上时,不用蜀王,用谁?

    贾环并不打算和永清郡主讲讲他的道理。和愤怒的女人将道理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

    贾环拿起书桌上的茶杯,喝了口温茶,道:“郡主,看不问题不要那么肤浅、短视。祸兮福所倚。蜀王殿下要在天子面前留下那么好的印象干什么?

    以杨贵妃、吴王府的权势、地位,足以保证他过的很滋润吧?难道,你想他和晋王、楚王比一比?”

    贾环说的很淡,很浮,用词规避。但是意思很清楚:夺嫡开启,郡主的意思是想蜀王争一下?嫌命太长了吧?以蜀王的身份,他怎么可能被立为太子?既然不参与夺嫡,天子不喜欢蜀王,那好处多,还是坏处多?

    永清郡主,十四岁的宁潇,性格强势、刚强,独立的天之骄女,当即愣一下,给贾环说的哑口无言。身在皇室宗亲之家,谁不知道夺嫡的风险?

    贾环强词夺理,忽悠完,做个手势,道:“郡主无事就先出去吧。我要开始上课了。”

    将一脸不得劲的宁潇糊弄走{废话,哪有整人,却是为人好的道理?},贾环咳嗽一声,清清嗓子准备上课。

    宁澄没憋住,“哈哈,哈哈。”站起来,对贾环作揖行礼,道:“先生真是厉害!弟子佩服至极。我从未见我姐姐如此吃瘪!”

    这话多少有点得意忘形后调侃贾环的意思。当然,他心里确实是佩服。高下立判嘛。他姐不是贾先生的对手!

    不过,宁澄见贾环脸上浮起一个淡淡的笑容,立即一个寒颤,忙讨好的笑一笑,转身喊门外的书童,“去把我院子里用冰水浸的哈密瓜拿来给先生解暑。”

    贾环没管宁澄,道:“先检查你们俩的功课。宁淅,你先来。背诵孟子-梁惠王篇。”

    宁澄聪明是很聪明。但当前年纪的性格很有点熊。爱装小大人,年轻人好面子,有自尊心。淘气,做事不知道轻重,爱看别人出糗。不过,他既然已经驯服这个熊孩子,倒不会为几句玩笑话就恼怒。

    宁淅起身,道:“是,先生!”r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