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五百七十三章 红香圃开寿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七十三章 红香圃开寿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今天的寿星一共四位:贾宝玉,薛宝琴,邢岫烟,平儿。当即,酒席之上,先排座位。

    薛姨妈推辞道:“我年纪大了,不和你们的群儿,我又不大吃酒,在这里倒觉得拘束的慌。不如,我到厅上去随便躺躺便好。”

    尤氏、李纨等都劝薛姨妈,“好不容易儿她们过生日,大家一起热闹一会,姨妈怎么自去了?”执意不放薛姨妈去。

    前些时日,因太上皇、老太妃的事贾府众人劳累了一月多——随驾在遵化东陵。近日又因太后连日身体不佳,贾府有爵位在身的内眷:贾母、王夫人、胡氏全部入宫参与为太后祈福。但,尤氏“告病”在家,主持宁国府内务。

    几人在席前谦让、客气着。宝钗打圆场,道:“这也罢了。倒是让妈在厅上歪着自如些,有爱吃的送些过去,倒自在了。且前头没人在那里,又可照看了。”

    议事厅在大观园正门,距离红香圃这儿一里多的距离。薛姨妈去照看也好。

    贾环听的好笑。宝姐姐说话,向来是滴水不漏,总有她的一番道理。所以,显得端庄、大气,令人敬重。有着艳压群芳之姿!当然,他的娇妻兼有腹黑属性。她有时候也会讲歪理,要不留神的话,会被她带到沟里去。

    宝钗说的令人信服,探春几人道:“既如此,恭敬不如从命。”一起送薛姨妈到议事厅处,叮嘱了丫鬟们再回来。回头再排座位:以宝琴、邢岫烟二人在上,平儿面西坐,宝玉面东坐。探春接了鸳鸯来,二人并肩对面相陪。

    西边一桌,贾环、宝钗、黛玉、湘云、迎春、惜春。香菱和玉钏儿两个打横。第三桌,尤氏、李纨、佩凤、偕鸾、又拉了金钏儿、彩云陪坐。第四桌是紫鹃、莺儿,晴雯,袭人,司棋、入画等人。

    李纨的寡嫂李婶娘带着两个女儿搬出贾府,偶尔来住三五日。故而,李纹、李绮今日不在。

    贾环的到来,让大观园里的这场盛宴,有太多改变。比如,金钏儿未死,袭人在黛玉房中。而龄官、芳官等十二个唱戏的女孩子,已经全部放出贾府。再无,耶律雄奴、温都里纳之名。

    满屋子里的美人,笑声不断。各自穿着不同的颜色的衣衫,妍丽多姿,令人如入花丛。

    探春主贾府内事,招呼着大家,拿着酒杯起身。她一身粉色的长裙,身姿修长窈窕,少女的神采飞扬,灿若玫瑰,道:“我给四位老寿星敬酒。”

    薛宝琴、邢岫烟两人忙半起身拦道:“你这一闹,这一日都坐不成了。”

    探春就算了。

    这时,两个弹词上寿的女先生进来。黛玉一袭月白色底绣花的长衫,玲珑而妩媚,手拿团扇,微微偏头,傲娇的道:“我们这里没人要听那些野话。”

    坐在黛玉身边的湘云,一身暗红色的裙子,肌肤白皙。彼时,湘云年纪虽小,却姿容出众,梳着少女髻,笑容可掬,跟着黛玉接一句,“你厅上去说给姨太太解闷儿去罢。”

    宝玉今日心情极好,前段时间没有过县试的心情亦是恢复过来,站起来吃了一杯,提议道:“雅坐无趣,不如我们来行酒令吧?”

    宝琴立即附和,说射覆。

    薛宝琴对贾环的误会,自是早已经解除。宝钗和黛玉都说了。而薛蝌和迎春的事,在贾府内已经挑明。不过,她还是跟喜欢和宝玉一起顽笑。

    晴雯起身反对,道:“琴姑娘,这个太雅。我们还是划拳吧!”贾环屋里,宝钗主持内务,管着琐事的是如意和彩霞。但首席大丫鬟实则是晴雯。小丫鬟们都挺怕她的。

    贾环并不拘束她。她每日里在大观园里各处玩耍。和自家奶奶的堂妹宝琴自是混的很熟。

    晴雯刚说完,湘云立即出声叫好。黛玉说拈阄,拈着那个算那个。香菱说她来写字。当即,红香圃热闹异常。香菱都写好,丢在一个玉瓶中。

    探春命平儿拣。平儿拿起象牙筷子搅了一下,拣一个出来,是射覆。

    宝钗禁不住“噗嗤”一笑,明雅多姿,“嗳哟,把这个酒令的祖宗给拈出来了。这比一切令都难。我看在座的一半人不会。不如换个雅俗共赏的。”

    探春笑道:“既然已经拈出来了,如何又毁掉?如今再拈一个。若是雅俗共赏,便叫她们行去。咱们行这个。”让过来围观的袭人再拈一个。这次是拇战。即划拳。

    湘云欢喜的从贾环、宝钗、黛玉那桌子跑过来,道:“这个好,合我的脾气。我不行射覆。没得让人垂头丧气。我只划拳去。”说完,就要坐回去。

    探春将湘云按在身边的椅子上坐着,笑道:“她违例了,宝姐姐快罚她一杯。”一时间,众人纷纷起哄。

    宝钗笑着过来,“该罚。”不容分说,便灌了湘云一杯。

    当即,以探春为令官,要划拳的划拳,该射覆的射覆。满厅中红飞翠舞,玉动珠摇。红香圃,气氛推到高--潮。

    …

    …

    贾环的性子偏沉稳。在娇妻红颜,家中姐妹们面前,自是不可能放浪形骸。安坐着,看着她们取乐。这种画面,何其之难得?中间和宝钗对了一次点数。两人射覆。

    宝钗覆一个“西”字,明眸看着贾环,轻笑着。黛玉蹙眉,沉思,就见宝钗正对着红香圃的窗户。立即知道谜底。

    贾环笑道:“姐姐美意,我心领了。我射一个‘秋’字。”一般而言,宝钗不会为难他。他一听自是知道典故、谜底。句子,他回来时,还给宝钗写过。

    宝钗莞尔一笑,头上的金钗微摇,明丽,秀雅,道:“夫君,却是错了。我再加一个词。黄鹤。”

    被灌了好几杯的湘云,坐在桌子边,微醉的摇头,嚷道:“快罚!快罚环哥儿!”憨态可掬。众人都哄笑。

    贾环哪还知道给宝钗带到沟里去了。好笑的摇头,自饮一杯酒,黛玉笑着帮贾环斟酒。贾环重新射一个“红”字。再与宝钗笑着各饮一口酒。

    令过。

    又行了几回令,众人正热闹着。林之孝家的带着人过来,问有没有事情。探春知道她们的意思:恐她们吃酒过度。将人打发走了,便准备撤席。独独不见了湘云。

    李纨笑道:“快找找罢。”

    丫鬟们四散开,在红香圃四处找着。众人也是纷纷起身离席,准备各自散场。这时,一个小丫鬟进来道:“姑娘们,快来看云姑娘。她在山石后头睡着了。”

    众人一起过去,见湘云醉卧于一个石凳子上,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正是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她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一群蜂蝶闹穰穰的围着她。画面美不胜收!

    憨湘云醉眠芍药裀!

    大家看的又爱她,又是笑。

    袭人、翠缕两个忙上前将她推醒。湘云口内犹作睡语说酒令,唧唧嘟嘟说:“泉香而酒冽,玉碗盛来琥珀光,直饮到梅梢月上,醉扶归,却为宜会亲友。”

    迎春、香菱道:“快醒醒。仔细生病了。”

    湘云给众人叫醒,慢启秋波,方才知道自己醉了。跟着众人至红香圃中,用过水,又吃了两盏酽茶。再含着醒酒石,喝一些酸汤,慢慢的缓过来。

    这时,中午的酒便已经散了。众人各自在红香圃附近玩耍。有坐的,有站的,有观花的,有扶栏观鱼的,有各自取便说笑。探春和宝琴下棋,宝钗、岫烟观局。

    林黛玉和贾环在花下说话,取笑贾环刚才射覆失手,被罚一杯。贾环和黛玉说了一会话,便准备出发去吴王府,教授两个学生。下午是两点开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