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五百七十二章 商税、生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七十二章 商税、生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国朝逢三六九举行常朝。四月二十六日,圣体抱恙,养于西苑。以何大学士押班,在皇极殿中领着文武大臣朝拜御座。礼毕后,百官各回衙门办事。

    周帝国中枢所在的文渊阁中,中书舍人各自忙碌着。有的传达奏章,有的抄录手本,有的摘抄奏章,书写题本,等等。

    自去年底,何大学士执政以来,以大臣任军机章京的规矩就被渐渐的“废除”。像王子腾、许澄等军机章京都离开军机处,另派差事。比如:丙辰科会试副主考官许澄,以翰林院侍读学士身份,任吏部左侍郎。

    何大学士另选翰林,充任军机章京之职。半年一轮值,如明朝旧例。又因翰林们声望不足,皆不称军机章京。百官私下称:轮值翰林。

    朝堂中的明眼人不少,看得出此事的含义。第一,翰苑词臣,即将再现明朝“储相”的风光。翰林入值文渊阁,仅这一点,便是朝廷大部分官员渴望而不可求。

    说的通俗点,调到军机处给大学士当半年的秘书。你说,这其中有什么好处?想一想,就明白。

    第二,国朝定鼎之初,在制度上对大学士、阁臣的权力便做出限制。选有名望的大臣在南书房、军机处中办差,冠以行走、章京之名。天子往往可以越过大学士,直接下令给大臣。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而选谁进入南书房、军机处,则是圣心独运。由此,达到封建皇权集权的巅峰。

    但,何大学士“废除”军机章京,以翰林充任。这增加了大学士的权力(相权)。

    知道何大学士政治理想的人,自是明白他的想法:文官政治。当然这种“破坏制度”的事情,也就何大学士能做。因为,当今天子很信重他:以国事累先生!

    朝会才散,文渊阁中事务繁忙。坐北朝南的五间开屋舍中,何大学士的值房中,光线明亮。

    文渊阁一共有六间大学士值房。对应着三殿三阁大学士。何、刘、韩三位大学士现在使用着光线最好的三间。另三间光线不好的屋舍,暂时自然是空着。

    何朔一身绯袍,绣着仙鹤,坐在书案后,沉吟不语。面前的各类奏章摆放在一旁。

    宽敞的公房中,前来汇报朝廷百官对提高征收商税的反应的情况的吏部左侍郎许澄,等待着何大学士的决定。

    许澄时年四十四岁,出身翰苑,年富力强,资历足够。他为人性情沉稳,沉默少言。但看问题很有见地,有的放矢。办事稳妥。在何大学士与他谈过后,迅速的成为何大学士所倚重的大臣。

    何朔轻轻的叹口气,“承渊,要做成点事,难啊!”

    许澄聆听着,没说话。

    朝廷征战四方。国库空虚。何相亦欲提高商税税率,充实国库。但以何相的权威,天子的支持力度,亦是阻力重重。只是稍作试探,朝廷的阻力,已经传递上来。

    这时,公房门外传来脚步声,稍后就见新任的轮值翰林,今科状元费敏政穿着青色的官袍,手拿着两本贴着揭帖的奏章进来,轻声道:“何相,这是都察院的御史宇文锐、赵俊博的奏章。”

    轮值翰林的职责,说的通俗点,就是大学士给天子当文秘,轮值翰林给大学士当文秘。朝廷各处的奏章,呈送军机处。轮值翰林们先写摘要。谓之:揭帖。然后,再送给大学士们写处理意见。继而,抄录、转呈天子批阅。

    这两本奏章是反对朝廷提高商税。

    费敏政时年二十岁,高中状元,正是春风得意时。不过他为人沉稳、正直、聪明。深得众人好评。官授翰林修撰(从六品)。立即被何大学士点名,轮值文渊阁。

    加商税之事,朝廷舆论沸腾。然而,费敏政很不解,如此利国利民之事,为何推行不下去?难道加税去盘剥种地的百姓吗?流民滋生,则天下不稳。

    何朔点点头,示意费敏政可以出去。等一会,含笑着问道:“承渊,此子如何?”语气难掩赞赏。以何大学士的为人,自不会当面夸费敏政。

    许澄作为会试的副主考官,他对费状元亦是很欣赏,道:“何相目光如炬!”今年丙辰科出了不少人才。庶吉士都选了十二个。朝堂之中,风气确实需要革新。

    何朔微微一笑。其实,在他心中,还有一位更合适的人选。可以成为日后文臣领袖。可惜,他调不进文渊阁中。

    何朔扫了一眼费敏政呈送上来的奏章,还是唱反调的。目光渐渐的变得犀利,吩咐道:“承渊,你明日上奏章,奏请以翰林院下属的《翰苑文话》,开办日报。”

    他本以为,可以在和各大臣沟通后,提高商税至十五税一。但现在看来,他是白费力气。那么,他决定采取户部尚书卫弘的建议,以贾环负责报纸之事,制造舆论。

    许澄点点头。答应以吏部左侍郎的身份,“下场”肉搏。

    他一贯明哲保身。但,有些时候,有些事,需要人去做!这是他跟着谢大学士做事时,没有的感触。

    …

    …

    何大学士提前派何二公子给贾环说过报纸的事。贾环本身负责着方宗师交给他的《翰苑文话》(周刊)。在大儒傅伯龙被斩之后,文坛之上,方宗师很强势。

    第一届文学奖于三月中,殿试之后颁发。当然,要说方宗师一统文坛倒还不至于。

    此时,贾环还不知道何大学士的决定。宫中、朝政,两条看似的平行线,正在慢慢的纠缠到一起。

    四月二十六日中午,贾环在吴王府中上完课,回转贾府,到大观园中,给贾宝玉贺生日。生日礼物,自有宝钗帮他备齐,他径直过去就行。

    贾环和大脸宝,相看两厌,平常基本不照面。但是,贾府中的规矩,贾宝玉做哥哥的过生日,他总要过去贺喜一声。

    贾宝玉呢,虽然看贾环很不爽,但是知道,中午的酒宴不请贾环,估计难以齐聚园子中的众姐妹,难以热闹起来。只能是捏着鼻子认了。

    中午的酒席,设在芍药栏中红香圃的三间小敞厅中。红香圃位于暖香坞(惜春)北,往北则是隔墙望着梨香院,往东则是迎春的紫菱洲。

    贾环从望月居那边的角门进来,还没到,就听得红香圃里头莺啼燕语,欢声笑语不断。一股姹紫嫣红般的感觉扑面而来,令人心情变得愉悦。

    这时,正好平儿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进来,身后跟着三个小丫鬟。满头珠翠,青缎面子的对襟褂子,配散花水雾绿草裙子。好体面的模样。清俊美丽。笑着招呼道:“三爷,你也是才来?”

    今天同样是她的生日。因林之孝家的等人送礼,上中下三等家人来拜寿送礼的不少,她忙着打发赏钱道谢,又回凤姐,忙了一回,在凤姐处吃过面,方换了衣裳进来。

    贾环就笑,“可不是?平儿姑娘今日生日,我倒是忘了贺礼。”他是看到平儿才想起来。他现在和贾琏、凤姐的关系还不错,和平儿的关系自是不错。

    只是,看到平儿,他倒是想起贾琏最近的名堂,据说和尤二姐好上了。

    平儿忙笑着说宝钗已经送了。两人一起进到红香圃中,只见筵开玳瑁,褥设芙蓉。众人都笑:“寿星全了。”当下,准备开酒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