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五百七十章 危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七十章 危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四月中旬,天子自遵化的皇陵回到皇宫,随即搬到西苑中调养身体、心情。

    西苑。小雨淅沥,湖面浩渺。亭台楼榭点缀在山水中,与太液池交相辉映,景色壮丽。

    雍治天子西苑临湖的水榭中赏景。晋王、吴王陪侍在雍治天子身边。

    近日以来,天子疲乏,情绪怠倦。国事尽付于何大学士。三月中,杨贵妃为天子生下一位皇子。前不久,贾贵妃亦是被太医检查出已有身孕。两位正得宠的贵妃都有状况,雍治天子略显落寞。

    晋王负责修缮西苑,时常在雍治天子面前露脸。看起来,他在太子之位的争夺中,已经处于领先地位。这时,含笑着侍立在一旁。

    雍治天子负手在水榭边看了一回风景,问道:“皇弟,听杨妃说你家宁澄最近课业大有长进?”杨贵妃自是听蜀王宁恪说的。

    提起儿子,吴王有些眉飞色舞,笑道:“全赖皇兄的推荐。澄儿顽劣不堪,也就贾先生能管的住他。”

    雍治天子哑然失笑。似乎,贾环走到一些地方,总能获得一些人的赏识。比如:他的皇弟吴王。听“贾先生”三个字就明白。倒是很有本事。但是…

    雍治天子笑了笑,做个手势,让太监总管许彦送来西瓜、葡萄等水果,“过几日是太后的圣寿…”说着,轻轻的叹口气。神色很疲倦。

    吴王连忙收敛了笑容,低下头。太后正在病中。太上皇怎么病死的,众说纷纭。他心里有数。听说,太后的病情似乎是对天子弑父极度不满有关。

    天子也是人,恐怕心里有压力。父亲、长子、母亲,若在短短的数月内都死去,正常人都难以承受。偏偏后宫之中,能陪伴天子的两位贵妃都不方便。

    晋王主动献策,躬身道:“父皇,是不是让皇姑去陪陪皇祖母她老人家。好好过一个寿诞。”

    雍治天子点点头,“嗯。”

    …

    …

    “呕…”抱琴带着宫女拿走银质的痰盂。元妃的妊娠反应有点激烈。

    初夏的阳光落在花园中,令凤藻宫中微微有些炽热。贾元春倚坐在精美的软榻上,穿着一身明黄色的长裙。花容月貌的大美人,此时很有些难受,拿手帕捂着嘴唇。

    宫女、太监们在元春身边服侍着。凤藻宫中所有的重心,此时都围着贾元春。

    贾元春正想着太医的叮嘱,和贾府里传来的关心、问候时,抱琴领着周贵妃、燕王进来,“元妃娘娘,周娘娘来看你。”贾元春微微有些奇怪。她和周贵妃往日并无来往。

    “元妃快别起身,你身子重,坐,坐。”周贵妃一叠声的拦着贾元春。在宫女们端来的椅子上坐下,陪着贾元春聊天。

    周贵妃将近四十岁,鹅蛋脸儿,身姿偏丰满,沉静秀雅。保养得体,风韵犹存。可见她年轻时的风姿。外界盛传她年老色衰,实在不大准确。她只是失宠了。

    周贵妃为天子生育过两子一女。长子、长女早夭。只剩下如今长大到13岁的燕王。周贵妃和贾元春聊起生育经,很快就和贾元春相处的很融洽。

    快到午饭时,周贵妃欲言又止,想了想,起身道:“元妃,我托大,叫你一声妹妹。姐姐今日有一件事厚颜相求,万望妹妹成全。”说着,让燕王跪下,道:“如今宫中、贵人们府中都在传贾探花将吴王世子教育的很好,课业大有长进。我想让淅儿拜在贾探花门下。望妹妹能够成全。”

    “快起来!这是干什么啊。”贾元春让抱琴将燕王扶起来。心中有点想笑。她弟弟的名字,传得皇宫中都知道。可见陈赋言那个奴才没有骗她。

    元春想归想,将宫中的太监、侍女都打发出去,沉吟着问道:“姐姐为何不去求杨姐姐介绍名师呢?”皇子拜师,内涵没有那么简单。周贵妃的意思是,想和她站在一条船上。可这是为什么呢?当今天子,更宠杨贵妃。

    周贵妃小声,直言道:“妹妹若是生下皇子,当是皇后的不二人选。我如今年老色衰。只望淅儿日后安享荣华富贵。”

    杨贵妃虽然剩下皇子。但,她的身份,注定了她不可能是皇后。封贵妃,大臣们都强烈反对。遑论皇后。而且,杨贵妃在宫外没有奥援。而贾府何其之盛?她若要选择,当然是选贾贵妃。

    元春笑了笑。皇后之位,她并没有去想。宫中是个见不得人的去处。“姐姐,你给陛下提一声。陛下若同意,我想我弟弟,他不会拒绝。”

    贾环给天子打发去教授吴王世子,她自然知道缘由。不过,燕王本来就是小冷猫一只。天子不会在意。夺嫡之争,实际上是晋王和楚王两位。据说,楚王走的是杨贵妃的路线。

    元春这是同意了。周贵妃心中欢喜,郑重的弯腰行礼,道:“妹妹的大恩大德,姐姐心里记着,没齿难忘。”

    她一个失宠的贵妃,能有什么筹码打动正得宠的贾贵妃?今天不过是厚着脸皮来求人。而此时元春没有拿捏她,答应下来,显然并不图她什么。

    这让她心中对贾元春更多了几分感激。元妃这人,是有些不同的。

    贾元春笑一笑,她没想到她无心插柳的一个许诺,会给她的命运带来怎么样的转机。

    …

    …

    四月下旬。天色暗淡。雷雨阵阵。太后所居住的慈宁宫中,气氛很有些压抑。

    雕凤的床榻上,一名枯瘦的白发老妇人眼睛紧闭。慈宁宫中,冷幽幽的。

    雍治天子站在床榻边,久久的不语。晋王、楚王、永昌公主三人在半米开外,沉默着。

    今天,已经是太后昏迷的第二天。若是还不醒来。恐怕

    四名太医跪在地上,额头上冷汗点点。汗珠滚落下来。唯恐当今天子的下一个命令就是砍了他们的脑袋。

    许久之后,雍治天子长长的叹口气,声音疲倦、哀伤的道:“你们都走吧。朕想一个人陪陪母后。你们都去吧。”

    太医、晋王、楚王,包括如同影子般跟在天子身边的太监总管许彦,都退出慈宁宫外。

    阴暗的宫殿中,帷幕隔绝着视线、药味。雍治天子坐在床榻边,握着母亲的手,仿佛自辩,“母后,朕不想杀他。可是,溥儿政变,他为什么要出宁寿宫?

    庙号仁宗。他一人之仁,却差点毁了祖宗的江山。亲小人而远贤臣,吏治败坏,贪——腐横行。若非朕励精图治,哪有如今的大周,四海宾服?哪有文治武功?母后,你真的不能怪孩儿。

    二哥不死,我怎么坐得到这个位置上?我不是让小妹来陪你说话了吗?你为什么不醒来?母后…”

    …

    …

    天色渐渐的黑了。慈宁宫外,晋王和楚王兄弟俩笑的一团和气,毫无营养的闲聊。晋王年长,近日帮天子修缮了西苑,看着占了上风。但楚王走的是杨贵妃的路线。两人心中各有所持。

    永昌公主心不在焉,低头绞着白嫩的手指。她今天穿着一件青柳般的长裙。身姿修长、婀娜。长裙勾勒着她的身段,兼有着少女的青春娇美,又有着少妇的丰润、成熟。

    少顷,慈宁宫内传出圣谕,让他们先行离开。

    晋王陪着永昌公主往宫外走,致歉道:“皇姑,我没想到会是这样,连累你了。”

    永昌公主摇摇头,低声道:“这不怪你。是母后身体不佳。”

    远远的,楚王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心中哂笑。他这位皇姑为什么会是最得宠的公主?因为,太后喜欢最小的女儿。若是太后死了呢?他父皇未必会迁就、纵容她在京城中到处养姘头。

    离开皇宫后,永昌公主悄然的去了顺亲王府。顺亲王上次给她分析过,而现在,她的危机来了:她将要怎么在天子心中立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