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五百五十四章 贾府缺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五十四章 贾府缺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夜幕甫降,贾府中灯火点点,在月夜中略显的清冷。

    元宵过后,宫中就传出消息,太上皇并一位老太妃身体欠安。国朝以孝治天下。各嫔妃皆为之减膳谢妆,不能省亲,并且宴乐俱免。故而,以宁荣两府如今权势之盛,府内却灯火冷清。

    贾府西路,凤姐院中。凤姐穿着粉红色的单衣,倚在床榻上,盖着鲜艳色彩的水蓝色薄被,小腹微微凸起,有些显怀。她已经怀孕三个多月。

    室内如春。凤姐皱着娥眉,凤眼微微眯着,一看就知道在思考着事情。

    平儿去王夫人面前回了事回来,和凤姐说“太太准了”,又忍不住劝道:“你这是何苦呢?你是有身子的人。府里的事有三姑娘管着的。她是三爷的亲姐姐。谁敢作怪?”

    凤姐怀孕。在贾环的建议下,贾府以李纨、探春治事。李纨尚德不尚才,治家失之以宽。这两天更是去东庄镇上探望儿子贾兰。贾兰马上就要县试。贾府的内务,全部都压在敏探春身上。

    贾府的内务,自是王夫人说了算。当然,贾环要是提出建议,王夫人自会好好掂量掂量。

    贾环建议凤姐休息,倒不是和王夫人争什么。他的目光早已经超越贾府。他只是关心下凤姐的身体,还她父亲的人情。现代医学讲的很清楚:孕妇头三个月要好好休息。

    但是,凤姐的权力瘾头很大,又好面子,争强好胜。虽说怀孕,虽说“被休息”,但毕竟贾环并没有说剥夺她管理内事的权利。而且,王夫人亦很倚重凤姐。所以,实际上,凤姐还是在分管着部分贾府的琐务。

    这对于她的身体而言,便是很不好了。

    平儿作为王熙凤的身边人,自是知道得很清楚。凤姐这两天已经添了许多病症。但,凤姐哪里肯听平儿的劝?她自持身体强健、年轻。

    凤姐瞪着凤眼,数落平儿,冷笑道:“环哥儿利害又如何,府里如今精穷,公中的帐上一分银子都没有。快要打饥荒,他岂不是焦头烂额?三姑娘是好的。可府里那些管事的,那个是省心的?”

    红楼原书,没有贾环的崛起,凤姐也要让探春三分,轻易不敢惹探春。更别说现在!

    她倒没有和探春争什么的想法。探春日后毕竟是要出嫁的。对探春的才华,她是认可、欣赏的。她针对的是府里的管事娘子、媳妇。斗心眼嘛,阖府的媳妇,谁斗得过她?

    平儿只摇头,转移话题,道:“公中没钱的事我听说了。这个月月钱都差点发不下来。听我们爷说,三爷自己拿了三千两银子给公中周转。”

    王熙凤点头,思索的道:“要我说,府里这局面一个不慎,就是万劫不复。”五十万两的赎银,将贾府的家底掏空。下面的人感受的不清楚,她和丈夫贾琏却是很清楚。

    贾府现在可以说是看着风光。内里却到处是大窟窿:值钱的资产如土地、生意、商铺都抵押给晋商的票号。月息七厘{0.7%}。府里的用度,东挪西凑,如履薄冰!

    这时,丰儿挑起门帘。

    贾琏唉声叹气的走进来,一身蓝色的锦袍,容貌英俊。疲倦的坐到椅子上,拿起桌面上的茶壶倒茶喝。贾琏现在和凤姐关系不好,但他近日手头极其的不宽裕,不在外头鬼混。

    王熙凤不满的道:“你叹什么气?事情办的如何?”

    贾琏不耐烦,点头道:“鸳鸯答应了。将老太太用不着的东西先抬两箱子出来。放到这次二月初二的拍卖会上去卖。估计能拍出一万两银子来。”

    请鸳鸯帮忙把老太太的东西拿出来卖。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是他自作主张。他内心里很感激贾环出了四万两银子,填补他父亲搞出来的窟窿。

    这两箱子东西,拿到当铺去,不过三千两银子,送到信奉拍卖行中,可得1万两银子。1万两银子看着很多,于贾府如今的局面而言,只是杯水车薪罢了。

    贾府现在欠多少外债?

    以在黑山村的祖宗留下来的八个大庄子,抵押30万两,以蜂窝煤生意抵押3万两,以冰激凌、胭脂生意抵押10万两。合计,43万两。月息:3千两{3010两}。

    贾府的产出呢?

    在八个庄子,在不受灾的情况下,一年是2万两银子。若是受灾,产出减半。蜂窝煤,利润已经降至一年两三千两。冰激凌生意体量不大,具备很强的季节性,纯利降至一年4千两。

    胭脂,市场销量更小,一年不过2千两的利润。总计,3万两左右。可贾府一年要付的利息就有3.6万两。这还不算贾府的日常开支、人情往来。

    贾府各处开支,并不细表。外加战后的抚恤银。贾环整风,追查修建大观园中的贪--腐所得数万两银子全部用光。贾府公中帐上,留了一万两银子过年,已然光光。

    实际上,贾府已经破产!

    所以,要不是现在当家的是贾环,他早被压垮。

    若再搞出一个香水那样的生意,贾府立即就可以翻过身。

    只是,贾环最近注意力都在拍卖会上。他不知道贾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靠一个拍卖行能成吗?

    …

    …

    大观园在夜色中颇有些沉寂的味道。值房的婆子们如今不敢吃酒、赌钱。各处查的很严。元宵后,荣府管事处的墙壁上贴着告示:号召节俭。

    阖府上下都知道府里如今正困难,缺银子。不过,月银、福利都是及时发放,要说人心浮动,倒没有。

    潇湘馆中,黛玉和几名丫鬟说着话,消遣晚上的时光。窗外,翠竹与月光,幽静雅致。

    宝钗忙着布置,改造距离望月居一街之隔的汝阳侯府。这已经确定为贾环、宝钗的新住所。香菱自是跟着宝钗。

    因薛蝌要启程往江南行商,宝琴担心着兄长。湘云呢,开春后便病着。李纨、探春忙着处理府中事务。迎春,在准备嫁衣。据说贾环私下里和她说过人选。惜春,跟着贾环聘请来的画师学画。她领了贾母的令,要画大观园的白雪琉璃世界图。

    海棠社,便这么一社一社的耽搁下来。

    卧室里,丫鬟们围坐着。袭人年前母亲死了,心中闷闷不乐。她一贯是个闷葫芦的性情,话说的少。

    紫鹃懂黛玉的意思,对坐在古琴后的黛玉道:“姑娘,别担心。三爷本事大着。”

    黛玉点头。心里轻轻的叹口气:环哥不肯用她的银子。

    她如何不知道贾府缺银子?现在似乎,就指着那个新修缮的拍卖行盈利。可是…。

    林妹妹亦是不看好贾环的计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