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五百五十二章 赤壁怀古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五十二章 赤壁怀古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夜幕深深。贾府里灯火明亮,屋檐下、廊柱中,各种不同风格的灯笼绽放着柔和的光芒,将贾府主要的居住区域映的富丽堂皇。

    大观园,蘅芜苑中。曲径回廊,清幽难言。

    薛宝钗在屋子里做着针线,一身鹅黄色的对襟褂子,面前放着高几,端庄、明丽。湘云晚饭后和香菱、宝琴两个说笑着诗词。

    呆香菱自打写出“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的诗句后,就算是入了诗社。

    宝琴跟着她父亲走南闯北,见识多广,本性聪敏,在贾府里住了这些时日,见诸姊妹都不是那轻薄脂粉,关系融洽。她少女心性,和湘云说笑着。

    湘云叽里咕噜的和香菱、宝琴说了一会儿韦应物、温庭筠的诗词,好奇的问道:“宝姐姐,你今日不回望月居?”

    贾府的危机已过,宝钗晚上基本都在望月居。相思争如相见?偶尔在蘅芜苑,陪着湘云、宝琴住一晚。她白天在大观园里和众姐妹谈笑,或去王夫人等各处走动。时而,陪着贾母抹骨牌。宝钗于人际关系处理的很好。

    宝钗轻笑着摇头,道:“环兄弟今晚不在府中。”

    贾环出门前打发钱槐回望月居通知了一声,彩霞派人通知了宝钗。自家的相公去教坊司喝花酒,谁家妻子心中会没有幽怨?再大度的妻子心里都会不舒服。

    不过,宝钗知道贾环喝花酒是怎么回事。她信得过她的夫君。只是啊,她担心的是:不是樽前爱惜身,佯狂难免假成真。她家夫君那个名声啊…!

    号探花。风范是: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谓之:簪花拥妓神仙骨。美人词名传天下。多少美人、名妓想找他求一首精品美人词而不得?

    宝钗微微有些失神。湘云、香菱两个就抿着嘴笑。宝琴还懵懵懂懂的。倒是看的出来她堂姐和姐夫之间的感情。

    这时,外头一个丫鬟进来道:“奶奶,史大姑娘,薛二姑娘,外头有个武官,给三爷命人吊起来。说起缘由,好像是说二姑娘的婚事。”

    宝钗惊讶的道:“怎么回事呢?”

    话题便转移过去。

    …

    …

    入夜后,是教坊司最为繁华、热闹的时刻。绣阁朱楼,花街柳巷林立。楼阁中歌舞行乐,红袖邀欢。

    本司胡同的一处楼馆中,外面热闹,里头幽静。京城名妓秋兰在绣楼的客厅中弹着琵琶。声律悦耳。秋兰红唇微启,唱到:晓风含露不曾干,谁拥芳姿如秋兰,好似杨妃新浴罢,薄罗裙系怯君前。

    一曲毕,满座的人叫好。

    秋兰盈盈一笑,一身轻薄的白裙,坐到贾环身边。众人都是分席而坐,面前的案几上美酒佳肴陈列。另有美人相伴斟酒。

    从西域归来的龙江先生,一身华丽的公子衫,四十多岁的老帅哥。一副放荡不羁的派头,拥着身边的美人,举杯大笑道:“好。好。我自西域归来,仿佛是从化外蛮荒之地,回归中国胜土。今日闻此旧曲,当浮一大白!诸位,痛饮之。”

    这首曲子,是贾环几年前写给名妓秋兰的美人词。所以,龙江先生说是旧曲。

    众人共饮。贾环浅尝辄止。他这个年纪,把高度酒喝多了,并非好事。

    陪客的刘皇商鼓掌,笑道:“宁先生这个旧曲之典,用的极好。可请秋兰姑娘敬贾探花一杯。”

    四大皇商,已经挂掉了一家。在平安州经营着与塞外贸易的马、铁、茶叶交易的朱家。卷入平安州走私贸易案,被查处。贾赦牵扯的就是此案。

    据闻,晋商即将掌握对草原蛮族贸易的权力。通商口岸,将只保留张家口一处。

    贾环笑一笑,并不大理会刘皇商,吃着一块凉丝丝、甜甜的西瓜。反季节水果。

    京城中有大量资本的团体:除却北方的大财团:晋商票号,皇亲国戚,达官贵人,剩下的便是皇商。而刘皇商参与对贾府的压价中。贾环意欲售卖贾赦的资产,同样碰到了金陵甄家的情况,豪商们不约而同的压价。

    但是,贾家和甄家最大的区别在哪里?贾府有权势!

    所以,贾环可以通过权力和资本的置换,筹集到50万两银子。而刘皇商消息灵通,打听到几天前贾环偿还了天子内库50万两银子,吓的赶紧找与他关系密切、最近才回京的龙江先生说和。

    龙江先生呢,正好要找贾环吃酒、叙旧。他去西域前,还找贾环问策过。顺带着,韩谨和萧梦祯自黄州府远道而来。所以有了今晚这顿酒。

    龙江先生看看刘皇商,贾环,沉吟着一笑。他并不会帮着劝什么,有些事,贾环肯来,肯坐下来喝一杯,就是卖他的面子。流于言语,就落了下乘。

    龙江先生感叹道:“子玉贤弟,我几个月后回到京城,感觉是物是人非。诗诗姑娘退隐,天下再无第一名妓矣!追怀往昔,子玉贤弟,可有诗作?”

    提起苏诗诗,贾环亦是心中感慨难言。今年六月底,他与宝姐姐成婚后,苏诗诗送了贺礼。听她的丫鬟丹儿说,她当日在酒楼包间中看着十里红妆哭的稀里糊涂。他又如何能忘却,金陵武定桥和安街,离别前那的一吻?窗外,夏雨连绵,轻柔而朦胧。

    只是,他帮她赎身后。苏诗诗飘然离开京城,不知所踪。

    你爱想起我时,就想起我,就像想起夏夜的一颗星;你爱忘记我时,就忘记我,就像忘记春天的一个梦。

    贾环轻声叹道:“风絮飘残已化萍,泥莲刚倩藕丝萦。珍重别时人一绊,记前声。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不多情。又到断肠回首处,泪偷零。”

    语出纳兰性德词:山花子-风絮飘残已化萍。贾环略作修改。追忆往昔。

    绣楼中,纵酒狂歌的气氛变得有些伤感。

    秋兰姑娘听着,就坐在贾环的身边,抱着琵琶,语调柔柔的道:“苏姐姐能得贾先生这首词,足慰平生。”说着,弹着琵琶,开口清唱。山花子的词牌。她自是听的出来。

    萧梦祯还是胖乎乎的样子,拿起酒杯自饮一杯,叹道:“贾兄还是如此才华横溢。我方才还为秋兰姑娘只愿陪你而不过,想来,自该如此!”

    他说的很坦荡。今年春,他和贾环一起参加会试。正好住在同一家客栈中,有些交情。而汝阳侯之子赵星辰找他,让他有偿散步贾环的流言,他拒绝了。

    韩谨穿着半旧的衣衫,国字脸,有着一种落拓,潇洒不羁的气度,往日身上的棱角正在慢慢的内敛。这时,劝道:“贾兄,这首词固然是思念佳人,只是意境过于消沉。

    贾兄在太子叛乱中立下大功。升翰林侍讲,而为吴王世子师。政治前途惨淡。但比之我如何?贾兄不必如此消沉。

    吾辈读书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只要有此心,就一定能做到。我更喜欢贾兄在妙峰山下的那半阙词: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韩秀才和贾环的关系,是相当复杂的。他这一声“贾兄”,而不称“子玉”,意味着他已经放下心中的包袱,坦然的调整和贾环的关系。境界更进一层了。

    韩秀才四年前就参加了贾环领导的书院救灾,负责文宣事宜。学到他今生受用的能力。他内心之中,对贾环还是怀有一分感激之情的。所以,在此时劝贾环,不要为前途而消沉。

    他认为,这是贾环心中为前途郁结,交互感伤,才有情深、却消沉之作。

    贾环摇摇头,并不说话。韩秀才误会他了。

    他的志向是什么?在来到红楼时,首要任务是,摆脱贾府抄家灭族的命运。

    而今,做到了。猪队友死的死,压制的压制,他执掌贾府。贾府不出大的问题,荣华富贵,还是没问题的。

    那么,他呢?接下来,该做什么?

    贾环的梦想,一直以来,都是过着:富贵、体面、悠闲、安稳的生活,拥着娇妻美妾,陪着红颜,一起老去: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谁愿意整天的挣扎,求存,挣命?

    他是想过几年的安生日子。至于,兼济天下的情怀,强烈的拯救百姓的使命感,他是没有的。像张居正那样为国家累死又如何?青史赞誉有加:大明唯一相。张居正之后再无张居正!

    但,天下人谤之。身死,而家灭。

    当然,从一个成年人的角度而言,想要过上富贵、体面、悠闲的生活,官肯定是要升的。在一个官本位的社会,没有权势,谈什么其他?他在相应的年龄段,要取得相应的官职。

    比如,六十岁时,要在宰辅的位置上。他身上毕竟还背负着一个政治团体的意愿。

    只是,当前,并不需要那么急迫。他才十三岁。他可以多花时间,陪陪宝姐姐她们,改善生活条件、水平等。

    贾环思索着他的人生时,韩谨、萧梦祯说起黄州赤壁,凭古吊今,各有词作一首:赤壁怀古。请秋兰姑娘唱出来。绣楼中的气氛,从伤感之中走出来。

    …

    …

    腊月二十七,年味越浓。一场大雪覆盖着京城。洁白的雪花飞满天,银装素裹,分外妖娆。

    白雪落琼枝,一树梨花开。大观园紫菱洲,临水而建。贾环、宝钗、黛玉、湘云、迎春、惜春、宝琴、邢岫烟、李纹、李绮在缀锦楼中赏着雪景。

    因王熙凤怀孕,以李纨、探春治府内事。宝玉早起誓,但凡贾环在的时候,他便不来。

    残荷败落,枯草一线。白雪皑皑。晶莹的雪花飞舞。贾环在楼上,手伸出窗户,接着雪花。

    冷风吹来,正围着熏笼,吃着烧烤,喝着热酒,和姐妹们笑谈,高谈阔论的湘云一个哆嗦,顿时气势全无。众姐妹哄笑。史湘云跺脚道:“环哥儿,你快关窗户。冷死了。”

    贾环好笑的道摇头,见湘云划拳,把袄子都给脱了。就穿着见暗红色的裙衫,自然是感觉到冷。便关了窗户,准备到走廊上去赏雪。芦雪庵争联即景诗,那块鹿肉,给了湘云无限的灵感。今日,她又爽快的开吃。

    等会诸位姑娘们要联句。今日的东道主是迎春。迎春的婚事,贾环给她交过底:不由贾赦、邢夫人、贾琏做主。他会帮她挑一个佳婿。迎春近来心情不错。

    联句,贾环自是给一众金钗们排除在外。这不是排斥,而是怕贾环把大家的诗兴都给败了。

    黛玉正坐在宝琴身边,和她说话。她不吃酒,亦没有吃烤肉。喝着一杯清茶,这时慧黠的一笑,道:“环哥,近日某探花的词作在京中流行,追忆诗诗姑娘。情真意切,脍炙人口。前些日子薛妹妹做了十二首怀古诗。你诗才高绝,不若你先写上十二首怀古诗,给我们提一提诗兴。”

    黛玉跟着贾环在金陵生活一年多,苏诗诗还教过她乐器,有些事情她很清楚。

    宝琴是个少女心性,对黛玉是极其的亲敬,附和的娇笑道:“林姐姐这个提议好。”

    史湘云拍手笑道:“咯咯,林姐姐这个罚的妙!可见是个惯会作弄人的。”

    黛玉和湘云两个争起来。邢岫烟、李纹、李绮几人都笑。

    宝钗笑而不语,明眸如星,轻吟一口酒。颦儿为什么要罚贾环,她自是为什么要看贾环的“笑话”。

    迎春还以为宝钗是对贾环有信心,温柔可亲的笑道:“三弟弟,要不要先吃一杯热酒?”

    气质清冷的小惜春笑吟吟给贾环倒了一杯酒。

    “你们这是赶鸭子上架啊!”贾环苦笑,接过惜春手中的酒,道:“谢谢四妹妹。”沉吟了半秒中,道:“十二首怀古诗,是没有的,先做一首。”

    薛宝琴的第一首诗是赤壁怀古。贾环心里倒是有一首旷世之作。不过,此时的场景不对。

    贾环直接跳到后面,吟诵道:“马嵬。莫唱当年长恨歌,人间亦自有银河。石壕村里夫妻别,泪比长生殿上多。”

    香菱一脸认真的在傍边执笔,帮贾环录下来。录完后,读起来朗朗上口,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沉重感,道:“真真是好诗。可惜我说不出来,怪难受的。”

    史湘云便说她,手里拿着一块烤得金黄的羊肉,一边吃,一边爽朗的笑道:“傻丫头,你家三爷糊弄我们呢。白乐天的诗风,放到我们海棠社里,我们那还能有脸作诗?”

    邢岫烟淡淡的点头。贾府的姐妹们作诗,不过是消遣、娱情。而环三爷这首诗是写实类的。很沉重。她们作诗,反倒是有些不知民间疾苦意味。

    黛玉心里品了一回,站起来,提起酒壶,给贾环添了一杯酒,抿嘴一笑,细声道:“环哥,这首不算。”声若清箫。

    贾环拿黛玉没办法,笑着摇头,吟道:“锦衣玉带雪中眠,醉后诗魂欲上天。十二万年无此乐,大呼前辈李青莲。好了。这一首给你们增添诗兴可好?再不和你们的意,我也无法了。”

    宝钗娴雅的笑着对众姐妹道:“这首尚可。探丫头在,肯定喜欢你这首。孰谓莲社之雄才,独许须眉?我们今日,便以‘天’字韵开始。”

    这是探春起海棠社的句子。众女都是笑。独湘云笑的最开心,伏在宝琴的身上。联句随即开始。

    贾环笑一笑,不打扰她们,到走廊上赏雪景。寒风更见清爽,山丘起伏,树林连片。一副很美的山水画。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他不来,贾府不就是这个结局?落了片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净。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边传来淡淡的清香。黛玉掩嘴轻笑道:“环哥,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贾环偏头,看着黛玉,如花似玉的少女,美丽无端。心中柔柔的情绪涌起,微笑道:“哪里有?我在想,改变贾府既定的航道、结局,不容易啊。”

    宝钗从门口走过来,微微一笑,道:“夫君,什么不容易?”她站到贾环的左边。

    看着娴雅、明丽的娇妻,想起新婚不久,便是废太子之事。贾环心中一笑,伸手,轻轻的,分别握住钗、黛两人的小手,道:“刚才颦儿不是要我作怀古诗吗?我有了一首,念给你们听。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风雪依旧,三人伫立在二楼的走廊栏杆便,美丽如画。

    (第五卷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