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五百四十五章 我是你逼反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四十五章 我是你逼反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最是无情帝王家。

    风吹过。透窗而来呜呜叫。外头沾满雪的树枝咯吱的飘摇。清冷的房间中在上午越发的寒冷。

    雍治天子看着自己的长子,目光如外面殿宇中的雪一般冰冷。有太多的话要说,又不必说。身边的太监都退下去,只留了太监总管许彦。

    太子宁溥和父皇对视着。第一次如此的勇敢。他心中有一口气。倔强的含着,不肯消失。

    雍治天子道:“太子妃死了。朕的两个孙儿、孙女,朕会将他们安排在胶东。一辈子衣食无忧。”

    宁溥脸上带着冷笑,用务必肯定的语气说道:“静儿是父皇你害死的。”

    雍治天子猛然爆发,训斥道:这是什么屁话?你不造反,朕和皇后为你选的妻子会死吗?”他对甄静儿这个儿媳很满意,是他当年和已故的皇后一起选择的。

    宁溥反抗的吼道:“我是你逼反的!”

    太子宁溥究竟为什么会造反?满朝的朝臣真的不知道?天底下总有几个聪明人、明白人。但是,没人说。有一句话,说出来,就是祸。所有的朝臣都避开不说。但,太子宁溥现在,在将死前说出来了。

    这一句真话,让爆发的雍治天子突然间没有再训儿子的想法,冷冷的看了长子一眼,转身,往门外走去。

    太子宁溥喊住雍治天子,类似于一点癫狂的笑道:“呵呵,父皇,你是不是觉得天下人都在你的掌握中?你可知道吴贵妃为何愿意为儿臣传递消息?”

    雍治天子停下脚步,皱着眉头,转身问道:“为什么?”

    太子宁溥仰天大笑,“哈哈,哈哈。父皇,儿臣许她以贵妃之位,必不令美人幽怨宫中。你以为江山在股掌之间。可惜,却连一个女人都掌握不住。”

    雍治天子脸色变得铁青。他极其的愤怒,一直以来的天子气度抛之九霄云外。牙齿咬着,蹦出两个字:“孽子!”重重的踩着地面,出了冷宫。

    稍后,太监总管许彦,拿了一条白绫进来。

    “静儿,我来陪你了。”太子宁溥从容的自缢。他之所以留到今天不死,就是要给他父皇心口一刀。来啊,相互伤害。

    真实的情况,自然不可能是宁溥许给吴贵妃的好处是:贵妃之位。这种事历史上有。比如贾蓉同学时常说的脏唐臭汉。但,太子妃甄静儿不会允许宁溥这么做。

    然而,吴贵妃已死,死无对证。

    …

    …

    雍治天子从冷宫中出来,走在朱红色的宫墙内,心里仿佛要炸开。径直的离开冷宫。

    而原本的行程,是要看看梁王。还要去宁寿宫看看太上皇。“看看”的意思是道别。

    雍治天子留下太上皇,是要他见证这万里江山变得无限好,不是要他蹦跶出来,在皇极殿上感叹:“十三年啊!”

    雍治天子怒不可遏的往西面的永寿宫而去,他想要和宠妃杨燕燕说一说他的愤怒。走到坤宁宫时,想起杨贵妃正在孕中,情绪波动,对胎儿不利,又折身到东面的凤藻宫中。

    贾元春率人迎着雍治天子。上茶,陪着天子在窗边落座说话。玻璃窗外,精巧的花园中北风肆掠。

    将太监、宫女都打发出去,雍治天子和贾元春说起吴贵妃的事,厉声道:“朕待她如何?她竟然敢背着朕作出这样的丑事!简直岂有此理。”

    贾元春穿着精美的水粉色宫装裙衫,身段优美,花容月貌,安静的听着天子发泄。这个时候,不需要说话,只需要倾听就好。

    说到愤怒时,雍治天子喝道:“来人,传旨。将吴天祐下狱。”外头的太监应着。太监总管许彦还在冷宫中办事。

    吴天祐是吴贵妃的父亲。红楼原书第十六回提及。吴贵妃家的省亲别墅建在在城外。他目前身上有着虚衔宝文阁学士(正三品)。

    太子叛乱,朝廷审理。吴贵妃在宫中为太子传递内外消息,联络太子和太上皇的事情自是暴露出来。但吴贵妃自杀,她的家人如何处置,朝廷官员,并没有自作主张,而是上报天子,请圣裁。关于此事的廷议,定在明日武英殿中。

    说起吴天祐,雍治天子想起贾贵妃的家事,禁不住问道:“元妃,为何今次没有见你为你弟弟求情?”

    早在承德时,雍治天子对何大学士是有疑虑的。而京城中呈报上来的消息,贾环跟着何大学士去了京营,为马前卒。贾元春肯定是收到消息的。

    何大学士要论罪的话,贾环也跑不了。但贾元春并没有在雍治天子面前给贾环求情,一句话都没说。包括汝阳侯攻入贾府,王子腾被破家的事。

    此时,贾元春娴静的一笑,温声道:“陛下,臣妾敢和陛下说家事,却不敢在国事上多嘴。国家大事,圣心独幄。雷霆雨露,俱是君恩。”

    家事、国事,有时候是说不清楚的。但贾元春能有这个认识、觉悟,说的几句话令雍治天子心里异常的舒服。对元妃的聪颖、识大体,越发的满意。

    外头的雪依旧冷。一整天,雍治天子都由元妃陪着,国事都推掉。这个信号,传遍宫内外。

    …

    …

    十月二十八,天晴雪融,京城更加的冷。

    朝廷大臣们陆陆续续的从西华门进入皇城,到武英殿中议事。天子集团叛乱,涉及很多人。锦衣卫、都察院、大理寺、刑部(三法司)、五军都督府共同查明,宗卷上报军机处。

    今日廷议此事。

    够资格在武英殿中议事的大臣计有:第一,大学士,九卿,六部侍郎。第二,资深科道言官。如左副都御史、十三道掌道御史,六科掌科给事中,第三,勋贵重臣。五军都督府的都督、同知,并北静王、成国公、顺亲王。第四,翰林词臣。学士、日讲官及以上。比如,贾环为翰林修撰(从六品),就参加不了。

    这场廷议亦是被朝廷内外关注。这一场处罚众多叛军的廷议,同时亦是奖赏诸人的廷议。晋王、楚王在关注,京营、上十二卫的将校在关注。

    贾环在翰林院中,亦被人关注。十三岁的翰林修撰啊!再升官,这逆天到什么程度?只要贾环日后在官场上不倒,妥妥的六部九卿级别,朝廷重臣。

    这要是在明朝,将翰林、庶吉士视为储相的年代,贾环已然是预定了一个内阁大学士的名额。

    所以,武英殿廷议时,贾环在翰林院中“上班”,受到同僚们的关注可想而知。

    武英殿中,参加廷议的朝臣们已然就位。分方阵而站立。距离天子宝座最近的便是四位大学士:谢旋、何朔、刘飞白、韩润。谢大学士闭着双眼。站在首位。他毕竟是雍治天子的亲信大臣,虽然在这次太子叛乱中表现不佳。但朝廷中,同样有不少声音认为他的地位依旧无虞。

    殿中净鞭一响,众位大臣们肃然,监察御史立即盯着各人。但出来的却是太监总管许彦。许彦进来,尖着嗓子道:“圣上口谕:今日廷议,交由何朔主持。”

    何朔出列,躬身道:“臣遵旨。”

    当即,许多朝臣,看谢大学士的目光就有些变化。比如:户部尚书卫弘、吏部天官宋溥、刑部尚书华墨、翰林院侍讲学士许澄等。朝堂上,不缺乏聪明人啊!

    天子不来,何大学士接旨,满朝文武,没有一人表示异议。何大学士有这个资格。

    何朔转身,面对着群臣,目光炯炯有神,道:“先处理叛军之事。请王统制宣读宗卷吧。我等一条条的议过去。”

    当即,王子腾出列,有官员送来宗卷,开始宣读。他这会儿病已经好了。形销骨立。满朝大臣,看着摇头。都知道,王统制之惨。不过,毫无疑问,天子必定会补偿王子腾。

    太子叛乱,卷在其中最多的便是兵将。这处罚没什么疑问。该杀的杀,该贬的贬。接着,是京营显武营参将乐白、谢鲸等诸将的处理。五军都督府给的意见是:擅自出兵,严惩。比如,乐白的处罚就是夺官,贬湖广某卫所养老。

    不要误会,这不是五军都督府的勋贵们脑子进水,有问题。不会揣摩上意。何大学士这么明显的上升势头,谁看不见?乐白肯定算立功。而是,施恩的机会,要留给天子。

    再接下来,便是议论有功之臣。最大的功臣,自然是何大学士。他已经近乎位极人臣。功劳全部落在他的两个儿子身上:长子何以立,官升太原府知府;次子何以渐,生员,贡国子监。

    国子监贡生可以直接参加会试。明年雍治十四年二月,还有一次会试。

    前文说过科举的猫腻。对于文官大佬们的子弟来说,最难的其实是乡试。会试,宰辅等人往往是有影响力的。只要不像太岳相公吃相那么难看,大家都默许这个潜规则。也就是说,朝廷保何以渐一个进士功名。

    再有,左都御史殷鹏,京营留守诸将,上十二卫不曾叛变的将士,协助何大学士稳定京城政局的官员,全部都是论功行赏。这一系列的封赏中,其中有一个敏感的议题:

    贾环,升何职?

    贾环有功,大臣们都知道。贾贵妃得宠,大臣还是都知道。但,最最重要的一点,天子不喜贾环,要压着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