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五百四十二章 穷途末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四十二章 穷途末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贾环只是因疲倦、体力、脑力消耗过度而有些乏力,眩晕。这是精神紧绷之后,骤然放松带来后果。当即在贾环身边的胡小四,张四水扶着他。

    “不用紧张,我没事。”贾环给人搀扶着。他虽然表示没事,但,贾府众人谁都不敢大意。他是贾府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收尾的事情都丢给京营处理,贾蓉、贾琏等人手忙脚乱的将他抬到荣禧堂中照顾。

    贾府所有的人都关心的围着贾环转。

    荣禧堂中,贾环躺在软榻上,贾母坐在一旁,拄着拐杖,关心问道:“环哥儿,你感觉怎么样?我已经叫人去请太医。”

    此时,荣禧堂隔壁的东跨院是安全的。王夫人命人拿来一应用度。因贾环已经成婚,再住在母亲屋中是不像话的。不然,王夫人都有心将贾环安置在东跨院中。

    “环哥儿一定会没事的。这么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薛姨妈慈语宽慰着众人,又道:“我已经打伙计去家里的药铺里拿人参来。”

    宝钗、香菱、晴雯、如意几人围着照顾贾环。嘘寒问暖,端茶倒水。黛玉手里拿着手帕,在一旁哭的眼睛红肿如桃。这时,哪里还顾得上人前的掩饰?探春,湘云、迎春、惜春、李纨、王熙凤、尤氏担忧的围着,时而插几句话。

    像鸳鸯、袭人、金钏儿等有地位的大丫鬟,即便有心,这时都插不上手。在贾环跟前侍候的人太多。

    贾环平躺着,颇有些无语。估计睡一觉就好了。没那么夸张。但,放眼看去,眼前全是美人。颜值、气质,无一不是一流。且都在关心着他。更有林妹妹流泪、哭泣,情真意切。莺啼燕语,幽香在四周环绕。那种体验,如同在花丛之中,咤紫嫣红。

    其实也挺爽的!贾环想着,合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宝玉在一旁看着贾环的待遇,羡慕无比。恨不得此刻倒下的是他才好。要知道,他五月间给老爷打的死去活来,也没这个待遇。可惜,可叹!

    谢鲸留了一百人的京营守护贾府,并清剿余下的残兵:大观园和贾府西路中有不少溃兵。又派人封锁了汝阳侯府,这才带着京营前往皇城,与乐参将合击皇城。

    贾环虽然在休息,但是他的心腹手下柳逸尘、张四水都在,处理这贾府善后的各种事宜,包括拉网排查贾府各处的溃兵。贾府遭遇的创伤,慢慢的愈合。

    京城之中这场巨大的政治风暴,棋局,于贾府这一隅是落下帷幕,贾府不会再卷入到这场风暴中。接下来,只是等消息。或许,是好消息!

    贾环以一己之力,从棋局的一隅出,却切实的影响到了京城这场政治风暴。大局还是雍治天子的大局,但却改变了很多人的结局。他还会只是一个天天迟到早退的翰林修撰吗?

    …

    …

    谢鲸以为还要与乐参将合击皇城。其实,等他赶到皇城西华门时。战斗已经结束。

    守在天子后宫中的殿前侍卫司的重兵掌握着皇城北面的神武门,乐参将的部队直接从神武门进入皇城,在殿前侍卫司的高手配合下,从乾清门杀入皇城正中的三大殿:建极殿、中级殿、皇极殿。所谓的保和殿、中和殿、太和殿皆伪清之制。

    京营战力无双,襄阳侯收罗的军队,没有皇城作为依仗,近乎于野战,如何抵挡的住?稍后,乐白就攻破皇极殿,俘虏太子宁溥、襄阳侯。封锁宁寿宫(太上皇)、慈宁宫(太后)、慈庆宫(东宫)。

    宫中所有的军队当即反正。即便将官不愿意,底下的士兵却不愿意再和京营作战。大势已去,都在谋求活路。皇城旋即被京营控制,各处消息恢复通畅。

    一路赶来的果勇营费游击连一点功劳都没有捞到。脸都黑成锅底。在皇极殿外,愤然的问一名京营校尉,“你们乐参将呢?”

    京营校尉道:“乐将军被太子召过去说话。”

    费游击冷哼一声,甩着披风,道:“等他出来,告诉他来找我。皇城的防守归我果勇营管,请他退回大营中。我手中有陛下的圣旨。”

    果勇营是雍治天子的嫡系,接管皇城的防务,自是理所当然。不过,天子一天不废太子。太子就是国之储君。即便太子现在称兵拒命,他并没有去整太子的意思。

    天家父子的事,搀和起来很不好。

    …

    …

    太子宁溥是被幽禁在一处偏殿中,身边有京营的士兵看守着,防止他自杀。

    宁溥不过二十多岁,遭遇到这样的大变,此时的形象很不佳。金色的盔甲自是给人剥掉。外面罩着一身简单的月白色外衫。冻的瑟瑟抖。头凌乱。

    宁溥看着跪在他面前的大将,心中火气很大,怨恨的道:“乐白,本宫对你如何?”

    乐白抬头,满脸的苦涩,道:“太子殿下于我有恩。我一直不敢忘?”

    宁溥失笑,手指着乐白,“哈哈,哈哈!你还知道我对你有恩。我没想到,最终是来坏我的好事。京营诸将都不出兵,怎么独独你出兵?”

    乐白叩头,道:“殿下于我有恩,这是私事。而殿下于太上皇勾结,意图使太上皇复辟,这是公事。我不敢因私废公,请殿下见谅。”

    他心里其实很清楚,太子殿下和京中各营,各卫结交,其实并无谋反之心。但是,天子令王统制会同五军都督府、兵部彻查太子结交诸将之事。没影的事,也是事。

    宁溥看了乐白一眼,讥讽的笑道:“因私废公?呵呵,乐白,你读了几本书?这番话你说不出来的。是谁教你的?”

    乐白顿了几秒,道:“是贾探花,贾环。”贾环在路上给他说的。君臣大义是公,太子恩情是私。因公而忘私,此人臣的本分。

    贾环?突然间,宁溥再没有责骂乐白的想法,挥挥手,“你出去吧!本宫要静一静。”

    乐白退了出去。

    宁溥站在偏殿之中,昏暗的光线透进来。估摸着快要中午了。不知道静儿如何了?稍后,太子的脑海中浮起那个少年翰林的形象。贾环,呵呵,贾环。他所遭受的一切,大概都起自于这个少年。

    天意吗?

    …

    …

    京营换防时,何大学士以留守大臣的名义,统领京城全局,命令各卫回驻地,把守城门,恢复内外交通。令锦衣卫侦查不法,履行职责。令顺天府府衙、县衙张贴安民告示,恢复商贸。令百官各司其职。谢大学士闭门不出。

    下午的时间渐渐的过去。京城中因昨晚带来的骚乱逐渐的平息。街面上恢复平静。这是何大学士的治国之能。

    不过,内城之中,无数百姓家中披麻戴孝。哭声不断。造反,不是请客吃饭,是有流血的。

    东宫之中,京营的将士封锁了东宫。局势如何,东宫中的太子妃、侧妃等人想想就明白。

    寝殿里的厅中,金碧辉煌。太子妃甄静儿用镇纸压着一封信,放在桌子上。八仙桌边坐着太子宁溥的两名侧妃。容颜姣好。可称美人。桌上,有一壶酒。

    甄静儿给一人到了一杯酒,脸上带着笑容,缓缓的道:“两位妹妹,请!”

    两名侧妃都是泪流满面,举起酒杯,清声道:“姐姐,请!”

    甄静儿点点头,从容而镇定,右手拿着酒杯,左手拿着自己太子妃礼服的袖口,樱唇微张,仪态优雅的将毒酒喝光。一滴不洒。仿佛,她喝的不是毒酒。

    两名侧妃哭泣着,犹豫着。但最终在甄静儿积年的威压下,还是喝下毒酒。其实,太子事败,她们确实活不了。但谁又想死呢?

    甄静儿在绝笔信里写道:儿臣邀天之幸,嫁入皇家。陛下,母后信重,慈爱有加。儿臣未敢有片刻忘恩。…然则,出嫁从夫。儿臣之罪,在己身。望陛下勿罪皇孙,勿罪甄家。儿臣死亦无憾。

    稍后时分,东宫之中,哭声一片。太子妃统御太子内事,为人处事,赏罚严明,但宽厚待人。深得上下敬重。太监、宫女们向外面的守将报告了消息。

    …

    …

    东西六宫之围,已经解除。宫中人人欢喜。参与造反的,只是太子,太上皇几处而已。如今平定,如何不喜?

    景仁宫中,吴贵妃没有吃晚饭,而是坐在镜子前化妆。明亮的镜子前,里面映衬着的是一张宜喜宜嗔的美人脸。但吴贵妃还不满意,接着化妆。

    直到她最终满意了,这才打侍候的宫女离开。她自己回到寝宫里,从精美的小箱子中拿出金条,费力的吞下去。然而,和衣躺在宽敞的床榻上。

    …

    …

    十一上午,留守大臣何朔的信使,果勇营的信使、锦衣卫的信使纷纷抵达承德。

    京城中的消息,局面传到雍治天子面前。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