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五百三十四章 政治家与政客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三十四章 政治家与政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何以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现在这个情况,谁都知道京营的立场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但是,除了天子,谁能调动京营呢?

    大学士本来就是相当于宰相,身份尊贵,礼绝百僚,位在亲王之上。若是还有调动京营这只精锐部队,估计皇帝每天晚上在皇宫之中都会睡不着觉。

    跟在贾环身后的胡小四,急得眼睛都瞪圆了。何相爷没有调兵权限,不帮忙,那他们和三爷冒险出来,岂不是白跑一趟?这让他心中如同火烧一般。

    …

    …

    贾府中,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菊花。

    随着天渐渐的亮起来,随着战乱的结束,荣禧堂中的供应开始充足起来。白天的视野更好,警戒的时间会提前,可以允许贾府的人们离荣禧堂稍微远一点。

    贾蓉、贾琏已经将消息传进来:贾环冒险出府求援。所有的内眷们,心系着这个消息。

    局面被贾环分析的很清楚。那么,贾环能否带来援兵,这将是贾府所有人活下去的希望。

    向南大厅内,伤员已经全部转到隔壁的小厅中救治。死者的尸体也停在了隔壁院落里。

    柳逸尘主持着这一切,游刃有余。对于参加过闻道书院那场救灾的士子们来说,这种程度的管理、组织、调配工作,不是什么难事。汪兴生带着书手配合着。

    向南大厅中,氛围有些安静。贾琏、贾蓉、贾蔷、贾芸等贾府子弟、管家忙忙碌碌的进去,然后坐在厅内休息,谁都不想说话,等着时间的流逝。

    柳逸尘放下手中的毛笔,问一旁木椅上坐着休息的同窗好友张四水,“四水,你说贾兄能说动何大学士吗?”贾环的去向,他们自然知道。

    张四水叹口气,“难!何大学士并没有调兵的权限啊!贾兄怎么说服何相去调京营?”

    骆宏作为贾家族学的塾师,又是贾环曾经的老师,待遇很好,在向南大厅中休息,这时听到张四水的话,亦是长叹一口气,“唉…”他对形式的预测也很悲观。

    …

    …

    何府中,贾环轻轻的吸一口气。他知道何大学士说的是实情。宁家的皇帝不可能给大学士兵权。但是,他不得不争取。因为,贾府命悬一线中!

    贾环拱手道:“何相,以当今天子之英武,不可能没有布置后手。以我推测,京营肯定有天子的旨意。若是何相前往,当能说服五营参将发兵平叛。”

    京营在京城中有六营兵马,但是显武营参将乐白因和太子有染,被王子腾下狱。关押在五军都督府的大牢中。不少将校都被审查。显武营的战力堪忧。没有各级军官指挥啊!所以,贾环说的五营参将。

    但是,贾环不知道的是,显武营参将乐白早就已经被手下胡游击放出来,去了京营大营。

    天子有后手,这是贾环用来说服何大学士的“武器”。肯定有。他相信何大学士也能推测的出来。

    作为一个政变上位的天子,派了钦差大臣王子腾正在查太子,查的那么狠,还关了太子的禁闭,天子却跑到了四百里外的承德打猎。有这样不在乎至尊宝座的皇帝?

    何大学士想了想,道:“子玉,话虽然如此说,但天子若有布置,我去不去京营,其实差不多。子玉,京营的兵权,我不想碰。”

    何大学士话说的很诚恳。他对触碰京营的兵权还是很有些顾忌。这是人主的禁--脔。他对贾环还是很看重的,有意栽培。这并非私交,而是为国选才。

    贾环用力的抿一抿嘴。

    何大学士接着提出一个折中的方案,道:“子玉前来,杀散守在我府上门口的士兵,暂时解除我府上的禁止。我虽然没有调兵的权限,但是我准备外出,至五城兵马司中,调兵维护京城的秩序。届时,我会派人到你府上守卫。”

    五城兵马司,大约类似于京城的警察部队。分别归五个巡城御史管。这是何大学士职权内可以调动的武力。

    贾环摇头,直言道:“何相,我不仅与汝阳侯有私怨,同样与太子关系不佳。”说着,直视着何大学士,缓缓的道:“何前辈,我辈读书人,读圣贤书,所谓何事?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如今,京城中因为叛乱,生灵涂炭。百万百姓,犹如置身于水深火热之中。官为民之父母,何前辈于心何忍?

    如果在此时计较个人荣辱得失、政治地位、前途,那么所谓的政治理想、抱负,究竟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自己的大权在握、青史留名,还是为了百姓?”

    贾环这话,是有点刺耳的。何以渐相当不满,手指着贾环,“你…”合着不是你父亲,这样鼓动他父亲去作死啊?且不说,现在去京营有没有作用,动了京营的兵权,天子回来会怎么想?

    何大学士摆摆手,制止了儿子,目光炯炯的看着贾环。贾环毫不示弱的对视。意志坚定如磐石。因为,他没有退路了。

    其实,贾环的口才确实算不错的。一番话说的,有拍马屁,有理想,有鼓吹,有激将法。这要是对付清流,或者鼓动一腔热血的中年官员,还没准真有效。

    但要说把近乎坐到人臣巅峰的,才智、权谋一流的何大学士鼓动的头脑发热,似乎还差点火候。何大学士当然看得出来贾环的私心。贾环和太子关系不好嘛。

    何大学士看了贾环一会,随后仰头大笑,道:“哈哈,人言贾子玉辩才无碍,今日有幸得闻。走吧!你随我去京营调兵。”

    贾环的说辞,他看得明白。里头的手段、技巧、目标,他脑子一过,就明白。宦海沉浮,他什么人没见过?但确实是有一些触动。他的政治理想,为的是什么?为他个人的政治前途吗?

    不是的!

    政治家,与政客、官僚有着本质的区别。

    何大学士看透贾环的说辞,但他的选择是:去京营。百姓于水火之中,他能尽一份力却无动于衷,顾忌是天子的感官。那还说什么日后?日后再有这样的局势、情形,他就一定会救?

    贾环大喜,长揖一礼,道:“谢何前辈。我带来了五匹马,我让一匹给何前辈。”。心中感慨万千,他确实是在赌一把。何大学士能成为文臣的领袖,自有他的人格魅力所在。

    何大学士的选择,说的通俗一点:叫做君子可以欺之以方。但,贾环心中真正想的是:何以谓,正人君子;何以谓,以公废私?何以谓,古之名臣?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何大学士心中下了这个决定之后,一片坦然,摆摆手,道:“不是为你,乃是为京中百姓耳。”

    何以渐插话道:“贾子玉,给我一匹马,我也要跟着去。”

    贾环点头。让胡小四去安排。片刻后,五匹马在何府再次被封锁前,冲向北面。

    寒风冷,马蹄声急。寒星退,夜光残。匹马向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