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五百三十一章 贾府攻防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三十一章 贾府攻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雍治十三年初冬的这晚政变,进行到此时,现在整个大局的焦点,便在于谁能控制京城北面德胜门外的京营五万大军。

    谁控制了这五万京营,谁就能握有天下!

    贾府所面临的生死危机,是否会不同如同王府惨遭劫难,在这场牵扯到无数人的大局、风暴之中,微不足道,无足轻重。

    汝阳侯带着火铳兵返回皇极殿。在显武营参将乐白还没有传来消息的情况下,太子宁溥和襄阳侯戚建辉留汝阳侯守皇城,两人带兵出城,亲自前往京营大营“收编”京营。

    与此同时,沙和尚带领的约二十名甲兵踏入京城内城西的四时坊。刚刚在王府“捞抱”的兵士士气高涨。盔甲穿戴的整齐,如同武装到牙齿的野兽。

    甲兵们手提着各种长短的武器,肆无忌惮的说着刚才在王府的洗劫,谈笑风生。体现着老兵战前的轻松、精锐,又透着:血腥、残忍、暴虐。

    “当日有个长随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我今日入府正好遇着,他跪在地上求我。我一刀将他的头给砍掉。”

    “嘿,你才砍一个,我都不知道杀了几个。把一个娘们给吓哭,我当场就将她给上了。后来她儿子哭闹,我一脚给踩死了。”

    “哈哈,邵五,你连你上的是谁都不知道?哥哥告诉你,我将王大公子的老婆给上了。啧啧,那滋味,比楼里面的姐儿爽多了。沙校尉喊得急,我临走前将她结果。可惜了。”

    又有人笑道:“胡三,也别泄气。听说贾府比王府更富庶、更繁华。他家有个贵妃。嘿嘿,皇帝贵妃的妹妹,他家有三个姑娘,个个貌美如花。就看你行不行。”

    一群甲兵被刺激的嗷嗷叫。

    为首的一名把总训斥道:“你们这些蠢货,别光想着女人。还要发财。待会一定要挑几个趁手的物件。大捞一笔。好有个退路。”

    一路的谈话,声音高昂。沙和尚带着约二十名带甲士兵,带着血腥、野蛮、强大的气势,踏入宁荣街。

    贾府在望。

    …

    …

    夜风呼啸,寒冷刺骨。月亮的清辉,洒落在贾府中。

    贾府正中的荣禧堂,汇聚了贾府所有的内眷、丫鬟、婆子。满满的都是人。贾环的指挥中心,就数十米开外,一门之隔的向南大厅。正压在贾府的中轴线上。

    荣禧堂中,宝玉躲在王夫人的怀里,肚子饿的咕咕响,忍不住抱怨道:“环老三搞什么鬼?大冷的天,将我们从园子里叫出来,可有人来?鬼影子都没见一个。”

    宝玉的抱怨,正是荣禧堂中很多人想说的。每个人都在自家的炕上睡的舒舒服服,就因为贾环一个判断,说又人要杀来贾府,把所有的人都哄到这荣禧堂中集中。

    三爷的威望在,皇城里又有喊杀声,大家都听了。可是,这都寅正一刻,还没有动静。又困又累,兼之又冷又饿,十分不好受。

    贾环被宝玉打发人请时,他正在厅中紧张的安排人侦查敌情,分配各种防御任务。贾环从向南大厅出来,穿过内仪门,到五间正房的荣禧堂大堂。

    贾环目光环视。贾母、王夫人、邢夫人、薛姨妈等人都在丫鬟们的服侍下,或依靠在塌椅上,或歪着,都很疲倦。尤氏、李纨、王熙凤、宝钗、黛玉、湘云、迎春、探春、惜春都在。各自的丫鬟、奶妈簇拥着。另有,陪房、管事媳妇等人。

    秦可卿,妙玉等修行中人在厢房中。不在荣禧堂这里。

    宝玉见贾环进来,嚷道:“环老三,若是没有什么事,我要回屋子里睡觉去。我都快饿死、渴死。这里挨着难受。”

    满屋子人的目光都看过来。

    贾环顿时一股怒火从心底涌上来。他在外面忙的很,生死存亡之际,大脸宝竟然为这点小事叫他过来。盯着贾宝玉,眼神锐利,怒声道:“宝二哥,你身为男子,在家中遭遇到危难之时,不想着怎么保护家人,安慰老太太、太太、姐妹们。就想着你自己?

    琮哥儿都在外面跑腿办事。你还有没有一点责任心?你还是不是一个带把的男人?”

    宝玉虽然怕贾环,但是他因为林妹妹的事,对贾环的怨恨,可不是一点半点。这时老太太、太太又都在,贾府的规矩是:弟弟怕哥哥。这是长幼之序。当即反驳道:“环老三,那你说的敌人倒地在哪里?就凭你几句话,哄着我们在这里挨饿受冻?”

    屋内不少人轻轻的点头,叫道:“是啊。”,“三爷,冷着呢。”众人看着贾环的目光,就有些复杂。俱是奶妈、嬷嬷之流。包括薛姨妈、邢夫人。

    宝玉话音刚落,外头突然传来惊恐的呼叫声,“来了,来了。”却是贾环设在荣国府西南角的哨岗在高呼报信。

    屋中的众人都是心头一震。宝玉一脸的懵逼。同时,心底的恐惧涌起来,侥幸再无。

    贾母都睁开眼,紧张的询问道:“环哥儿,这是怎么回事?”

    贾环抿了抿嘴,感觉喉咙有点干涩,真的来了。答道:“老太太,是哨岗。叛军过来了。”又环视着,朗声道:“大家都在荣禧堂内呆着。不要怕。我去去就来。”

    又吩咐道:“凤嫂子、林之孝家的,你们掌总荣禧堂内的供应。不要短了水、糕点。特别是水。温开水一定不断断了供应。”这个时候,不是依靠身份、地位来管理,而是依靠往日的威信。贾府内眷,能担当事情的,便是她二人。

    王熙凤和林之孝家的起身答应着贾环。

    说完,贾环转身就外走。军情如火。他不能多呆。一则是不想大脸宝之流的废话。废物点心!二则,他为一府之主,负责的是全府的生命,想与宝姐姐、林妹妹道别,不是时机。

    “相公…”宝钗忍不住,轻呼一声,从姐妹们中间走出来,眼睛微红着,向贾环屈身,行妻子之礼,“相公保重。”

    宝钗很聪明。贾环让贾府摆的死守的架势。府破,则全府亡。等会外面就是短兵相接。凶险万分。若是有个差错,这大概是她和贾环的最后一面。

    贾环回头,笑了一下,“姐姐放心。”

    黛玉也没忍住,站起来,紧张的握着白色的手帕,放在心口,眉尖若蹙,精致的瓜子脸上全是担忧,声若清箫,“环哥,你要小心。”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她想起江南时,贾环擦干眼泪,走出家门去复仇的那一幕。一去,便是生死不知。那种黑暗中的孤独、担忧、思虑、忧伤,令她度日如年,牵肠挂肚。最终,将一缕情丝系在他身上。

    贾环点头,注目着黛玉秋水般的美眸,“我会的。妹妹保重。”

    这种临死之别的气氛,迅速的在屋中传染。探春作为贾环的亲姐姐,亦是很担忧。李纨、尤氏、湘云、迎春、惜春纷纷站起来,嘱咐贾环小心。香菱、晴雯、如意、彩霞、莺儿等人都是跟着道别。有性子柔弱的丫鬟,哭起来。

    宝玉给晾在当场,表情讪讪的。

    贾环对众女眷点点头,笑一笑,大踏步的出了荣禧堂。丈夫非无泪,不洒离别间。

    世间从来强食弱,纵使有理也枉然。男儿自有男儿行,莫作儿女状,当提剑杀人!

    …

    …

    贾环的指挥所在向南大厅。一路走过来,贾琮自厅中往内来找贾环,小孩子跑的气喘吁吁,“三哥,不好了。真有叛军杀来了。”

    “嗯。不要怕。有多少人。”

    贾环脚步不停,贾琮跟在贾环身边,“三哥,还不清楚。”

    贾环带着贾琮进了向南大厅。贾琏、贾蓉、贾蔷、贾芸、贾菌、贾芝、江兴生、林之孝、吴新登、李华、张四水、柳逸尘、骆宏、元伯、黄总旗等人起身相迎。消息如同流水般传来。

    进犯贾府的一共约二十多人,都是披甲的士兵。来势汹汹。虽然人数很少,不是大股的乱兵,但战斗力只怕比近百名乱兵都强。

    贾环迅速的决断,下令道:“按一号方案办。”

    以贾环的性格,他当然是已经做好各种预案。兵少,执行第一套方案。江兴生带着族学的八名学生留下来充作文案。汇聚在向南大厅的众人纷纷出了向南大厅。

    贾府准备的时间是比较充裕的。从上半夜皇城中出现响声开始,贾环就作出判断,开始准备。到现在凌晨四点多,中间有五六个小时。他已经将贾府的人力、物资充分的调动起来。

    贾府内的准备动起来。在沙和尚带着二十名甲兵抵达荣国府正大门时,贾府里各处的灯火都点起来。若从远处看,贾府中有星星灯火。贾府的墙壁上,依稀可见有人影在盯着。

    “嘭!”

    叛军中,有人张弓射箭,一箭将贾府冒头的一个家丁给射死。家丁惨叫一声就断气,从梯子上跌落,喉咙上一个洞,血流不止。贾府内一片慌张。

    叛军大笑,气焰嚣张。

    贾环并没有离开向南大厅,亲自去查看敌情。现在最重要的是:定力。林总当年讲:顺,不妄喜;逆,不惶馁;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为上将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向南大厅外,不断的有哭声,惨叫声,大笑声。

    贾蓉派人来报信,道:“环叔,顶不住了。他们的箭雨太厉害。”

    片刻后,贾琏派人来催,“不行了。环兄弟,顶不住了。快让预备队上吧。”

    叛军对着大门强攻。贾蓉、贾琏只是在后面负责看着,激励士气。但,显然,情况非常的危急了。

    贾环没动,看了下怀表,距离叛军攻击才十几分钟。

    贾府的奴仆还是太差劲了。不过是佣人级别。纵然有血气之勇,但完全不是职业军人的对手。当年,他在书院里,潭拓寺里的武僧,偷袭,杀溃窑工的队伍大概如此。区别在于,贾府现在有高墙抵挡。

    三分钟后,贾蔷跑进来报告,满脸焦急,“环叔不行了,他们开始架梯子,准备翻墙进来了。”

    贾环站了起来。

    等候着的张四水、黄总旗两人都急迫的站起来,“贾兄、贾大人。”

    贾环对他们点头,缓缓的道:“你们去准备吧。黄总旗,四水,就拜托你们了。”

    对来犯的少量精兵,放进来打,尽量全歼,不给对方回去调兵的机会。以空间来换对方的阵型散开。叛军进贾府来,除了杀人,还要抢掠财物。这是必然的事情。

    张四水、黄总旗两人离开。大厅外,听到人马的调动声音。黄总旗手下有十名精锐的火铳兵。这是贾府最大的武力。贾环的依仗所在。

    “走!我们出去。”贾环带着江兴生、贾蔷、贾琮几人出了向南大厅。正是凌晨四点多。只有月光。几十米外的惨叫声,令人度秒如年。大厅外的庭院中,排列着100名青壮。

    贾府内,阖府人口有一千多人,有的居住在贾府外。但贾环以避难为由,将所有的贾府奴仆,全部招入贾府。女眷全部在荣禧堂中。

    有些必要的心思还是要用的。不要以为家生子,奴仆对贾府就有多么忠诚。一旦有事,他们不过是换一家主子继续当奴仆而已,不会为贾府拼命。

    但,贾环现在需要人拼命。眼前的这100人便是从贾府中选拔出来的青年敢死队。

    “三爷。”

    “三爷,你出来了。”

    青壮们纷纷站起来。为首的是贾环的亲信长随钱槐、胡小四、蒋兴、归趣。冷兵器时代,必须要身先士卒。管家林之孝、元伯在一旁。贾环站在台阶上,火把烧的兹兹的响。

    贾环做最后的战前动员,高声道:“各位!今晚太子政变,叛军要来贾府杀人。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你们想想身后的妻儿,老母。叛军杀进来,她们能不能幸免?

    我在这里承诺。杀敌一人,赏银五百两。以人头记功。若有死者,妻子,父母,我贾府养之。伤者,我贾府赡养终身。我以祖宗名义起誓,绝不违诺。杀敌!”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五百两的赏格,对于贾府的奴仆们来说,就是重赏。

    “杀敌!”

    “杀敌!”

    一百人的队伍,气势如虹,杀出向南大厅,往前院正门接应那里薄弱的防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