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五百二十五章 贾楼没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二十五章 贾楼没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十月初,京城里的寒意越发的凛冽。贾环坐在马车中,看着繁华的宣武门大街。各种店铺林立:山货、药铺、酒肆、布店、典当行、银饰店、银号等。人流密集。

    其实,京城的政治风暴,很难波及到普通人的生活罢。

    贾环放下华贵的马车的窗帘,惬意的倚在塌椅上。他上午刚刚在翰林院和方宗师、魏翰林闲聊了一会,然后中午还没到便早退,返回贾府。

    顺利的将贾赦与贾府做了切割,而且元妃陪着天子在承德。在京城这场重大的政治风暴当中,贾府安然无忧,获益良多。他的心情自然是极度放松的。

    当然,略有一点小遗憾,他没能升官。

    马车到望月居。贾环还没到后院的大厅门口,就听到一屋子莺莺燕燕的娇笑声。他今天中午在家里宴请姐姐妹妹们聚餐。前几天确实让她们受到惊吓。

    正巧晴雯单手拎着一个空的铜壶出来,一身暗红色的长裙,少女的身段窈窕,容颜俏丽,脚步轻盈,见贾环在走廊上,开心的展颜,道:“三爷,你回来啦!”

    贾环莞尔一笑,亲昵的挽着晴雯的手臂,道:“等会让小丫鬟帮你做。跟我进去说话。”贾环对晴雯是很宠的。

    “好。”晴雯就是一笑,心中有些微甜的感觉涌起来,跟着贾环一起进去。

    贾环带着晴雯走进屋里。宝钗、黛玉、湘云、李纨、贾府三艳各自带着丫鬟都在。

    见贾环进来,众金钗们各自打着招呼。“夫君”、“环哥”、“环哥儿”、“环兄弟”、“三弟弟”、“三哥哥”。一时间,室内如若莺啼燕绕,百花盛开。

    贾环一一应着,坐在宝钗、黛玉身边,清香满鼻,笑道:“今日是我有雅兴,所以早早的从衙门回来,请众位诗人在我这里稍聚。只因芸哥儿在崇文门外搜罗了几尾黄河鲫鱼。黄河鲫鱼用来熬汤,汤汁鲜美。可以大饱口福。另外,我等着众位雅客的好诗。”

    李纨一身蓝色的对襟褂子,身段凸凹有致,有着成熟、秀雅的少妇风情,笑着道:“说好初二、十六在我那里开诗社。不想环兄弟今日先开一社。”

    湘云拍手笑道:“我是赞成的。宝姐姐当日就说:倘有高兴的,她情愿加一社的,亦可使得,岂不活泼有趣?”

    黛玉拿着绣花的白手帕,抿嘴一笑,如花似玉,道:“云儿就喜欢热闹。我只看你待会儿怎么豪迈、慷慨的咏鲫鱼。”

    众人都是娇笑。

    正说笑着,鸳鸯从门外进来,笑盈盈的,“嗳哟,姑娘们都在这里!我正找呢。老太太叫我来请姑娘们过去。外头的管事来回:大太太的兄嫂、薛大爷的兄弟、妹妹,还有大奶奶的婶子她们到了通州,明日或者后日,就到府上。”

    香菱学诗有小成,这时道:“要我说,我们这诗社不如再晚几天,等她们都来了,再作不迟。”

    香菱固然是个好人儿,但她呆呆的,完全没意识到她在反驳贾环的意见。不过,青年姐妹相处,倒也没那么多讲究,轻松的很。贾环也不会为这点事去怪香菱。

    宝钗心细,娴雅的一笑,道:“这也行。”目光看向贾环。

    贾环笑着点头。

    一干人说笑着,往贾母上房处而去。

    贾赦当前在狱中,真正感同身受的,同情贾赦的,贾府中并没有几个人。再者,距离贾赦下狱已经有好些天。时间冲淡了那种悲凉的情绪。又有贵妃的准信,邀天之幸,并没有落一个最坏的结果。要知道甄府的惨状啊!贾府上下松一口气,一扫忧愁、困苦之状。

    至于,筹钱的事,主要是贾环、贾母、贾琏、贾蓉的事,并不与内眷的姑娘们相干。以贾府的当前的强盛、富贵风流,大观园的气象依旧。

    …

    …

    京城,冬月时,南北货物荟萃,聚集在崇文门外。商贸繁盛。内城东,晋商会馆内的一处精美小院中。数名晋商票号的掌柜,正聚在一起商议。

    京城中的票号,大小几十家。但实现南北通兑,各家通兑的,其实不过十六家票号。这些票号,全部都掌握在晋商手中。今日晋商会馆中商议的便是日升昌、蔚泰厚、协和信、百川通四家的大掌柜。

    晋商票号的领袖,日升昌的主人,路庸正在承德随驾。一时间,风光无两。

    日升昌的刘掌柜敲敲桌面,道:“怎么,贾府要抵押他们家的蜂窝煤生意,大家伙儿似乎兴趣不高?”

    百川通的马掌柜吸着旱烟,道:“那倒不是。我是在想,他们家就这样没事了?”前段时间,声势多么浩大?几十名御史上书弹劾,就这样完了?

    这话说的小厅内的几人都是哈哈大笑。吴掌柜笑道:“可不是。人家家里有贵妃呢。好了,诸位,在商言商,莫谈国事。如今天津的银子运进来,票号银根宽裕,我看可以吃下来。”

    刘掌柜点头,道:“其实我们家路老爷原本是打算将汝阳侯的宅子推销给贾探花的。那日在皇商薛家的回门酒宴上,听贾探花的口气,他想要找一处紧邻着贾府的大宅子。嗨,谁想到他竟然在筹钱。”

    众人都是笑。

    汝阳侯、太子那笔一百万两的借贷生意真是做亏了。晋商财力虽然雄厚,但是一百万两银子,足够肉疼、伤筋动骨的。

    现在也只能先从汝阳侯那里收一点抵押物。如今,晋商将宝都压在天子身上。

    …

    …

    贾府在筹钱的事情,根本瞒不住人。数十万两白银,荣国府这个空架子哪里拿得出来?每年的收入大头,地租,不过2万两白银,不变卖资产,根本凑不齐。

    贾环当然不会犯甄家的错误:欠天子的银子。这笔银子,贾府必须得拿出来。填上贾赦这个大窟窿。

    十月初八,冷子兴再次来到岳丈周瑞家中。他是开典当行的,也想看看贾府有什么小玩意需要典当不,趁机获利。众所周知,实物典当,只能当原价值的三成。

    周瑞家的和女儿在内室里谈生意,这些小玩意,也就周瑞家的清楚。冷子兴和周瑞在偏厅里吃酒,闲谈。

    周瑞还是那副衰老的模样,脸上带着极度不甘的神情,闷闷的吃了一口酒,道:“别看这次贾府只有大老爷一人下狱,嘿,我看迟早还是要出事。”

    冷子兴中年模样,一身员外装束,在室内,皮帽早摘掉,笑着给岳丈斟酒,“那是。官场风云,变幻莫测啊!谁说的准?”心里却不以为然。

    满城谁不知道天子带着贾贵妃去承德了?这是恩宠正盛的表现。贾府怎么可能倒的了?

    周瑞看了女婿一眼,郁闷的喝着酒。窗外,寒风呼啸。冬日正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