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五百二十四章 轻松、功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二十四章 轻松、功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火红的太阳高挂,驱散着初冬的寒意。一辆精美的马车平稳的驶出荣国府。

    宽敞的马车内,贾环舒服的倚在铺着柔软毛毯的塌椅上。贾琏满脸谄笑的陪着贾环说话。

    他此时心中极其的惶然不安。距离他父亲下狱已经有好三四天的时间,而他父亲的罪名还没有定。据说朝廷已经派钦差前往平安州彻查走私案。这让他心惊胆战。平安州的事,他父亲派他去办的。

    贾琏道:“环兄弟,我父亲这事…真的过去了?就这样?”只将他父亲一人下狱,他都有点不信。父子关系啊。逻辑上,他也要被刑部拘捕。

    当年孔融不满十岁的儿子都明白,他岂能不明白?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贾环轻松的一笑,调侃道:“怎么,琏二哥想进刑部大牢陪大伯以尽孝心?”

    这话把贾琏给说的讪讪一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当然是不想进去的。但是,百善孝为先,他说不想进去,似乎也不大好。

    贾环笑一笑。他只是打趣一下贾琏,并没有送贾琏进去的想法。琏二爷虽然在关键时候一向不大靠谱,不顶用,但还算是个讲究人。有些底线。帮着处理贾府的家务也算得力。矮个子里面拔高个嘛。当然,琏二爷最大的缺点是好色。

    贾琏不像贾赦,坏事做尽。

    贾环沉吟一会,道:“琏二哥,我给你交个实底。大伯这次犯的事很重。这两天官场上的消息,都明白的显示,贵妃在宫中求情起了作用。贵妃随驾去了承德。暂时联系不上。就我的估计,咱们家的爵位怕是保不住。”

    整部红楼,主角是贾宝玉。但,贾府的情况,袭爵的人,实际上是长房的嫡子,贾琏。

    造成这样的错觉,只能说明一件事。贾府这个爵位,实际上已经没卵用。好看而已。贾府权势的根基,是贾元春,是王子腾。这全部是贾政的关系。所以,贾府之中,西风压到东风。

    马车内三面固定着座椅。面门口的是一张精美的塌椅,左右两边是长凳。铺着柔软的坐蓐。

    贾琏便是坐在贾环的左手侧,苦涩的一笑,道:“环兄弟,我省得。我现在哪里还敢奢望袭爵?保住我这条性命我就满足了。”

    贾环摆摆手,从容的道:“这一点琏二哥不用太担心。你的问题应该不大。”

    “嗯。”贾琏松了一口气。他还是相信贾环的判断。不相信,也的催眠自己相信啊!这对他是好话。不过,一口气还没松完,又给贾环下一句话提起心来。

    “琏二哥,府里既然要被免罪,大伯走私所得,肯定要交还给天子、朝廷。你回头把大伯的家资清点一下,还有你自己,要拿出银子来,填这个窟窿。”

    十倍的罚银,贾环可没有兴趣全部由贾府来出。贾赦的私房钱全部要填进去。贾琏作为贾赦的儿子,也要出。然后,才是贾府的公中,贾府众人去凑。

    贾琏苦着脸点头,“嗯。”肉疼。

    他这些年虽然通过蜂窝煤生意赚了不少银子,但是花了许多。他外头还养着几个粉头的。而且,近年来,蜂窝煤商铺越多,他的利润,大不如前。

    若是不够,他怕是还要找凤姐儿要。想着和家里的黄脸婆打擂台,他心里就不自在。

    贾环把话风透给贾琏,便不再说什么。

    在贾府众人看来,还没有联系上贵妃。在外界看来,亦是如此。所以,贾环派了贾蓉,作为宁荣两府的代表,带着几名贾府子弟:贾琼,贾琛,贾璘,贾菖,贾菱,参加木兰射圃,顺便求见贾贵妃。

    一则是,将消息传递回贾府,安贾母等人的心。二则是,在外人眼中,将所有的线,连起来。

    有些事情,在旁人看起来是非常简单的。比如,贾府这件事。要脱困,避免被贾赦给牵连,打贵妃牌嘛!

    但是,细节呢?

    一个不慎,满盘皆输。阖府的荣华富贵就享受不成了。抄家,杀头只是等闲事。

    贾环运筹、操盘这件事,将所有的细节,都曾经仔细的推敲过,作出预案。在宝钗住在大观园蘅芜苑的那些夜晚中,他时常彻夜不眠,在推敲这些细节。

    他绝对不会让人“觉得”他是事先和贾元春约定好的。注意,是觉得。不需要证据。自由心证。约定好,就意味着他在算计雍治皇帝。天子只要有这样的看法,贾府就得悲剧。

    为此,凤藻宫中,在贾赦事发前的五六天内,天天有人以各种理由出宫。就是要制造贾元春是临时知道这件事的证据。宫中操作事的是贾元春的贴身大太监陈赋言。

    但是,陈太监和元妃是利益一体,他难道还会出卖贾元春不成?

    …

    …

    贾环和贾琏两人到刑部衙门。贾环找了在刑部做事的同年,前去大牢探望贾赦。

    蒋同年官位不高,但办些小事无碍。贾环当然不是贸然上门。他早在昨天就已经去蒋同年家中拜会过,带了礼物,得到准信。今天这才带贾琏来刑部探望贾赦。

    这些办事的门道、手法,贾环一清二楚。做起事来,令人如沐春风。

    蒋同年将贾环几人带到刑部大牢门口,交由狱卒带贾环、贾琏进去。贾赦身上还有爵位,关在官牢中。在牢中见到贾环、贾琏来探望,情绪有些激动。

    贾琏一见老父的惨状,当即跪在贾赦面前哭起来。他父亲虽然动辄打骂他,到底是他父亲。五十多岁的人,还在牢里来受这苦,他如何不哭?

    贾环冷眼看着。

    贾赦现在看起来很狼狈,很悲情。但是,以贾环的性情,他怎么可能同情贾赦。

    满篇红楼,贾赦做了多少恶事?鸳鸯的死。平安州的事连累贾府。以权压人,杀石呆子夺其祖传的扇子。以五千两银子,把迎春卖给孙绍祖,致使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

    迎春嫁到孙家,一年就被虐待死了啊!何其的悲惨。歌曰:窥着那,侯门艳质如蒲柳;作践的,公府千金似下流。叹芳魂艳魄,一载荡悠悠。

    作恶的是孙绍祖,这件事的根源在哪里?

    贾赦。

    贾琏将带来的美食、美酒在稻草上铺开,奉给贾赦受用。

    贾赦往日里不觉得,喜欢清淡的小菜,美酒,这时只觉得胭脂鹅脯味美无比,狠狠的咬着,坐在草上,问贾环,“环哥儿,我的事,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出去?”

    贾环讥讽的一笑,道:“大伯还想着出去?哈。大伯还是早点认清现实的好。我在府中早劝大伯收手,大伯听过吗?大伯若是不想绝后,平安州的事,不要扯到琏二哥身上去。他就是一个跑腿送信的。平安州节度使章时是个明白人。我会派人和他说一声。皇商朱家那里,我同样会去打招呼。”

    贾赦愣了一下。

    贾琏看看贾赦,欲言又止。还真是和环兄弟说的那样,只有他父亲将事情都给抗起来,他的责任才会降低到最小。

    贾环讽刺道:“我若是大伯,早就一杯毒酒自尽,保全脸面。我们贾府百年世族,岂能受刑吏的质询?当然,大伯现在自尽,也不算晚。我可以想办法保住荣国府的爵位。”

    贾赦的手仿佛被蛰了一下,将手里的酒壶丢掉,愤怒的大叫道:“环哥儿,这是毒酒?你怎么敢?”酒壶里的美酒,咕噜咕噜的流在陈旧、潮湿的稻草上,散发着酒香。

    贾环哂笑一声,转身先出了牢房。到外面去等着。

    贾赦还真是挺怕死的。不过,这在他的意料之中。今天过来劝劝,不过是尽尽人事。不是主要目的。

    他今天过来,主要是警告贾赦:有些话,不要乱说。锅该给谁背,心里要数。同时,探望贾赦,也是做给贾府,旁人看的。走形式。

    …

    …

    探望完贾赦后,贾琏回府。贾环就近去翰林院上班。天子幸承德,翰林院中也空不了少。木兰射圃虽然是武事,但少不了词臣献诗词,助氛围。

    王子腾是叫贾环参加木兰射圃。但现在的情况,贾环自是要留在贾府主持大局。

    检讨厅中,翰林们各忙各的。贾环到翰林院后院散步,青松郁郁,小亭翼然。贾环漫步着,神思飘扬。

    刚刚探视完贾赦,贾环心中倒没有多少报复后的快意。虽说,他和贾赦的关系已经恶化到几乎要动武的地步。虽说,他杀死贾赦的心很坚定。

    贾赦落到这个地步,纯属咎由自取。

    他心中,更多的是,是一种甩掉包袱的轻松感。贾赦,对于贾府来说,就是包袱。他即将被甩掉。

    到现在为止,在京城这场巨大的政治风暴中,贾环可以说,贾府这艘船现在安全的驶过所有的暗流漩涡,平安抵达正确的航道。自来红楼世界以来,他所有的奋斗,都是为了今天。

    他为这件事耗费了太多的心血啊!

    京城这场巨大的政治风暴,为了保证拥有话语权,以便于站队,他为此花费了五年多的时间,取得翰林的官身,执掌贾府。而今,总算达成所愿。

    当然,等他到达这个时间点,站在翰林,贾府执掌者这个地位、高度之后发现,带领着贾府平安躲过政治风暴,只是最基本的需求。他还要的更多。

    王子腾的权势大涨,对贾府来说,可以算利好,但是较微弱。贾环谋划到今,所拿到的好处是:第一,杀贾赦。第二,元妃固宠。

    杀贾赦不难。难的是借刀杀人,顺便将贾环自己洗白。否则,贾母只要发现一点蛛丝马迹,自由心证,认为是贾环干掉了她的儿子,后果,很严重。

    贾母如果和贾环撕破脸,扣贾环一个“不孝”的帽子,基本不是太大的问题。

    贾环已经完成了这一步。贾赦入狱问罪,接下来的事,不过是一杯毒酒而已。

    而杀贾赦的这个局,必须要避免被贾赦牵连到贾府。否则就是前功尽弃。整个布局的谋划,最核心的,便是元春劝说天子这一步。看起来很轻松,但实则不然。

    贾环在见王子腾的时候,心里就确定,他不会将贾府的生死寄托在天子一念之间。所以,为此,他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来“改变”天子的看法。

    首先,洗脱贾元春和宫外联系。变成贾元春心系家人,自己做出的决定。

    其次,发动的时机。正所谓时间,地点,人物。时间点,是最重要的一环。贾元春向天子求情,一定是要在王子腾还在帮天子“当刀”的期间。

    否则,雍治天子这种政治动物,会不会给贾元春一个面子,还真的很难说。雍治天子爱江山不爱美人。

    最后,赦免的条件。如何说动天子。这种事,涉及身家性命,贾环和雍治天子没有直接的接触,怎么判断、操盘、冒险?这一个,太子在不久前,给贾环做了一个完美的示范。打亲情牌,献银子。贾环基本照搬太子的套路。

    所以,才有贾元春按照贾环通过陈太监传来的话,在天子面前说要“十倍返还”。所以,才有这样的胜利成果,贾府成功脱险。

    雍治天子御极十三年之后,横扫太上皇余孽,解除文臣制约,独揽大权,权威达到顶峰。但是,登基时间越长,他的执政风格,性情,恐怕即将被大臣们摸透。

    贾环能看的出来,能打的牌,满朝之上,从来都不缺乏聪明人,怎么可能不会?遛猴的时代,即将到来了!

    想到这里,贾环微微一笑。他现在还不具备“遛猴”的地位、资格,朝廷重臣才有。他能做的是:元妃固宠。

    这个收获,或许当前还显现不出来。天子现在还是潜意识。而一旦天子脑海中形成了固定的印象:元妃虽然时常多事(有人情味),但却知道进退,不会令他为难(没有为贾赦求情)。这份宠爱,可就是实实在在的。

    贾环与王子腾各打各的牌,他同样借力,打出一个好结果。贾元春的地位稳固,这对于贾府的利好,可比王子腾权势增长,更胜一筹。

    贾环走至柯亭中远眺,身在玉堂,手叩栏杆。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

    …

    …

    雍治十四年春,荣国府袭爵一品爵一等将军贾赦,参与平安州走私贸易,定罪夺爵、罚没走私所得,十倍之,流配辽东。末几,身死。疑为仇家所为。

    这是后话。

    十月初三下午,贾环还在翰林院中坐衙时,贾府中一匹快马冲进来。却是贾蓉。

    “快,我要见老太太、太太。”

    管家们去牵马,另有人往府内传信。贾蓉喝了几口水,急冲冲的往贾母上房处汇报。

    贾母早迎出来,贾蓉跪在庭院的台阶下回道:“老太太,环叔的判断是准确的。我见着贵妃身边的陈太监了。贵妃早向天子求情。只罪大老爷一人,罚脏银十倍。”

    贾母先是一愣,随即高兴的舒出一口气,“阿弥陀佛!天恩浩荡。”贾母身边的鸳鸯、琥珀都是连声恭喜。罪责只在大老爷一人,这难道不是最好的结果吗?

    稍后,王夫人、邢夫人、薛姨妈、王熙凤等人赶来,听到贾蓉的消息,顿时心里的石头挪开,笑起来。

    贾府之中沉郁的气氛顿时清扫一空。欢声笑语,逐渐的布满整个府中。

    破防盗完美章节,(),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