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五百二十三章 落棋局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二十三章 落棋局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如果说,要论在废太子风波中过关,贾环完全可以带着贾府平稳的过度。别以为,他真拿贾赦在平安州生意没办法。他现在是贾府的话事人。

    他若是以贾政的名义去信给平安州节度使章时呢?或者,派人去见章时。再若是派人半路截杀贾政的门客呢?贾赦的门客,还不够他从扬州带回来的精锐军士砍的。

    大把的手段,可以压服贾赦。

    但是,贾环怎么做的呢?他只是搬出贾母去压贾赦。不痛不痒。贾赦能收手才有鬼。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贾环和王子腾见面是什么时候呢?九月下旬。九月二十五日,王子腾才上奏章面见天子,拉太子下马。

    京城之中,关于贾赦通敌流言的起源,其实并不是汝阳侯赵豫,谢大学士等人推动的,真正的推手,是贾环。他的心腹大将张四水、柳逸尘帮他办的。

    流言起,再加上王子腾的压力全部反馈至贾赦的事件上。所以,御史纷纷上书。官面上的力量,是谢大学士等人的手笔。贾环还没有这么大的能量。他只是因势利导,制造了一个可以攻击王子腾的流言在京城中传播。

    贾环决意在这次巨大的政治风暴中,借刀杀人,干掉贾赦。所以才有如今这样的局面。

    死掉的猪队友才是好队友!

    贾赦已经入彀。他犯的罪,通敌肯定是不算的。但走私铁器给草原蛮族却是坐实的。

    贾环将贾赦送进去,接下来,朝廷怎么判贾赦的罪,贾环决定不了。但,他杀贾赦之心,不变。

    贾环现在所面临的问题是,如何避免贾府被贾赦所牵连。后手,他早就准备好。急切之间,确实联系不上贾元春。但,他自是早提前和贾元春说过。

    贾环关了窗户,遮挡住月色、清寒,穿着厚厚的棉袄坐在书桌后.今天在贾府的演戏,是累的宝姐姐她们都信以为真,以贾府即将不保。这让他心中有些内疚。

    不过,贾赦一死,贾府所有的内患基本可以说是扫除,富贵无忧。总体来说,还是值得的。等这件事完了,他再补偿受惊吓的宝姐姐她们。

    贾环收拾心情,喝了一口热茶,仔细的推敲着元春在宫中的行动,以及后续的各种可能。

    …

    …

    贾环在自己的书房中沉思时,已经是深夜十点多。时间往回前调几个小时。

    数十名御史集体上书,这样的大事,朝野瞩目。军机处很快拟定处理意见,并送到宫中。但几个大学士,谁都没冒头。公文、奏章按流程走。

    雍治天子不算是个懒政的皇帝,但政务是永远都处理不完的。皇帝也是人。特别是他即将离开皇宫,前往承德。事务繁多。

    当天傍晚,雍治皇帝其实还没有得到消息,他陪着怀孕数月的杨贵妃用过晚餐之后,说了一会话,外头就报贾贵妃求见。这让雍治天子很是奇怪。

    贾贵妃在宫中向来很守规矩,识大体,知进退。有人情味儿。有着百年世族女子浸润出来雍容华贵、娴雅端庄。他早和元春说了,准备带她去承德。

    “让元妃进来。”雍治天子随意的道。坐在塌椅上,手扶着杨贵妃的腰肢,喂她吃了两颗清香的大枣。杨贵妃嫣然一笑,另有一种成熟的风韵。

    贾元春身穿汉服宫装,二十出头的年纪,美丽如花,带着宫女抱琴走进永寿宫中,给天子、杨贵妃见礼,“臣妾参见陛下。”又对杨妃道:“见过杨姐姐。”

    “嗯。”杨妃笑眯--眯的打量着贾元春,这位宫中第二得宠的贾贵妃,比她年轻啊!

    雍治天子在宫女服侍下擦着手上的水,微笑道:“元妃有何事来找朕?”

    贾元春低头,道:“臣妾之事有些为难,不敢叨扰杨姐姐养胎,恳请陛下借一步说话。”

    红楼原书中,贾元春虽然流产,政斗失败,但她久在宫中,权术、心计还是会的。她的事,当着杨贵妃的面说,若是杨贵妃插一句,怎么办?

    雍治天子现在对元春的感官是很好的,笑着站起来,道:“不用借一步了。去凤藻宫。朕正好去你哪里坐一坐。”不管天子多么喜欢杨贵妃,她现在是不能侍寝的。

    当即,天子摆驾凤藻宫中。贾元春亲自倒茶,然后屏退左右,跪在地上,哭泣道:“臣妾罪该万死,不敢为大伯求情,只恳请陛下饶恕贾府其他人。”

    雍治天子给贾元春搞的一愣,随即,细细的问起来。这才明白怎么回事。

    原来,贾元春宫中的小太监小黎子外出闲逛,听到京城中的关于荣国府一品爵一等将军贾赦通敌的消息,一打听,御史弹劾贾赦,赶紧回来禀报元春。

    雍治天子沉吟不语,想了想,将太监总管许彦叫进来,吩咐道:“去查一查。”再道:“元妃,你先起来吧。”贾元春起来,俏丽的脸蛋上还有泪痕,侍立在一旁。

    许彦带着黎小太监出去,过了大约半个时辰,许彦带人将装着公文的箱子抬过来,将公文找出来。小声回道:“确实如元妃娘娘所说。”小太监出宫,同样是有记录的。只要一查,就知道贾元春有没有骗天子。小太监确实在今天外出过。

    “嗯。”雍治天子点点头,确信贾元春不是与宫外串通好。她只是听到了消息,临时求他。雍治天子非常讨厌别人设计他。简直是在侮辱他的智商。

    天子将赵俊博的奏章看了看,上面有谢旋的意见:下狱,彻查。这是符合他的心意的。一帮混账东西,当朝廷的法令是儿戏吗?

    见天子思索,元春再次恳求道:“陛下,臣妾大伯走私可能是真的,但他绝不至于通敌。臣妾家世受皇恩,历经已是百年,岂有背国的道理?臣妾不敢为大伯说情,唯愿陛下赦府中他人之罪。臣妾愿责府中,将走私所得,十倍返还,用于供边军使用。”

    这番话说的是非常得体。首先,贾元春明说,贾赦的死活,她但凭天子处置,不敢多说。只是求天子赦免府中其他人。即,不要扩大化。

    其次,贾元春愿意出钱。她没说钱是交给国库,还是交给天子内帑,这完全看天子的需要。天子最近因为没钱闹的头大,给何大学士、韩大学士劝谏,不要开木兰射圃。

    现在去承德射猎近一月,还是晋商“赞助”的一百多万两。

    雍治天子微微点头,道:“朕知道了。”说着,脸色微沉的拂袖而去,离开凤藻宫。

    一帮子太监、宫女连忙收拾着东西,追随着天子离开。

    天子没有当场表态,让贾元春心中七上八下。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既担心贾府的结果,又担心她在宫中的地位,她好不易才将天子的好感刷回来,别又恶了天子。

    雍治天子带着太监、宫女去往周贵妃的宫中。

    他心中有他自己的考量。他这位元妃,容貌、性情、才华都没的说,就是喜欢为家里说话、求情。既是有人情味的一种体现,又会让他觉得她事多、麻烦。不过,这次算是符合他的心意,懂得为他着想。没让他为难。

    荣国府是开国元勋之后,真正的与国同体,这种勋贵都通敌的话,他宁家未免太失败了些。他难道是亡国之君吗?治理的天下如此不堪?

    走私铁器是真的,他不会轻饶贾赦。但是,他在一个多月前,将贾政树立为“典型”,将贾政官升两级,派到福建担任学官。这个典型倒了,不好。贾政才是正牌子的国丈。贾赦只是元春的大伯。

    再一个,元妃说十倍返还。少说有几十万两。这也足以堵住一些人的口。他不株连贾府,并非无因。

    还有,王子腾是他手上的刀。和贾府是姻亲,他正要用这把刀宰人,并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给出一些晦涩不明的信息。

    一路思考着,雍治天子抵达周贵妃住所。

    …

    …

    雍治十三年九月二十七日晚,天子夜宿周贵妃处。二十八日,上御批,收贾赦入狱。彻查平安州走私大案。

    二十八日下午,御驾启程,前往承德。贾贵妃随行侍驾。

    贾赦通敌,引得几十名御史集体弹劾,这算是大案,要案。天子的谕令到军机处,很快就形成圣旨下发。二十九日上午,贾赦在荣国府家中,给刑部尚书华墨带人给拘走。

    到底是贵妃的府上,外戚,一流的勋贵之家。拘捕其家主,还是很有“难度”的。这种难得的,没有风险的刷名声的机会,华尚书亲自带队。

    整个京城议论纷纷。大有山雨欲来的架势。这件事本来就是热点事件。

    从一些人的角度而言,很难判断,到底是天子先带贾贵妃出行,再发圣旨拘捕贾赦,还是先拘捕贾赦再带贵妃出行,这个时间点不同,得出的结论是完全不同的。

    前一种,就意味着,天子不会看贾贵妃的脸面,要公事公办。后一种,则意味着天子只处罚贾赦,不会动贾府。

    当然,承办圣旨的朝臣们都是清楚的。圣旨发出,它需要时间。再到拘捕,一样要时间。只是,官场的消息并没有立即传开。短时间内,舆论汹涌。

    荣国府中,因为贾赦被刑部上门抓走,上下的氛围有些惨淡。感觉一颗心总是吊着,即便贾环明言,事情就此过去。但这话并不能宽慰贾母、王熙凤、贾琏等人的心。

    因为,从贾母等人的角度看,贾环还没来得及去找贾元春。贾蓉知道啊,那天晚上没有联系上。

    而贾环心中非常明白,元妃继续随驾,这意味着他的计划取得了最完美的结果:贾元春顺利的说动了天子。他接下来只要准备赔钱就可以“过关”。预估数额会在三五十万两白银左右。

    数额巨大。但不是不可以接受。但为一个贾赦的小命,这个代价未免贵了些。但是,经过这件事,天子心里怎么看贾元春呢?

    这才是重点!

    感情啊,看法啊,都是互动出来的。

    贾环微微一笑,派了小厮去请贾琏,准备一起前往刑部大牢探望贾赦。贾赦的事,要做一个了结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